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55 豪華舞台

肥宅鯊J shark | 2021-08-03 10:00:12 | 巴幣 162 | 人氣 690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我們靠著人數的優勢以及戰術解決魔獸們,等到魔獸們都倒下後,我忍不住湊近觀察魔獸,感覺真的跟精靈有點相似,但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

  當我們決定繼續前行的時候,本應失去意識的魔獸卻緩緩爬起來,然而我感受不到他們是清醒的,就像是被魔法或是藥物控制一般。

  「沒想到有機會來處理你們,真感謝父親大人給我這個機會。」梅里絲站在一隻獅子魔獸身上出現在我們面前,她高高在上地看著我們,手中握著一個牽繩,那條牽繩並不是接在魔獸上,而是接在身旁女僕的項圈上,可以看得出來女僕是被迫加入這場戰鬥,因為她渾身顫抖不已。

  梅里絲本身受到父親大人的教育,個性上有很大的扭曲,曾經聽過她的癖好就是拿自己發明的毒或是用器具凌虐女僕們。

  「梅里絲妳真的要站在虛那邊嗎!」我忍不住大聲詢問她,面對我的提問她只是無趣地看著我笑。

  「對我而言權力才是最重要的,我才不管父親大人要做些什麼,我只確定他的計劃如果成功我就能夠擁有權力,這樣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梅里絲說話的同時輕撫身旁女僕的臉,就像是在對待寵物一般,「所以為了向美好的權力前進,請你們為了我死一死吧。」

  說完的她馬上指揮魔獸進行攻擊,而在我身旁的魔法師們早已編制好魔法陣準備反擊,然而魔獸變得彷彿不怕疼痛一般,只是一股腦地向前衝,想也知道是因為梅里絲的藥物。

  「艾爾夫那個女的交給你,這邊的魔獸由我們處理!」泰拉在一旁大喊,以她的能力來說,配合大家跟魔獸戰鬥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當我要準備攻擊梅里絲的時候,身體瞬間被魔法強化,原來是溫蒂正在對我使用魔法,「哥哥我和你一起!」

  溫蒂沒有等待我的答案,馬上編制魔法攻擊梅里絲,結果一隻魔獸突然出現保護梅里絲,看來這才是她主要的護衛。

  一條巨大的白蛇用猩紅的雙眼看著我和溫蒂,或許是因為梅里絲的命令,牠十分戒備地看著我們,而牠與一般的蛇除了體型不同以外,還有反射光芒形成美麗景象的白色鱗片,規律整齊地排列在牠的身上,然而這個鱗片可不只是漂亮而已。

  從牠輕而易舉地擋開溫蒂的魔法動作來看,鱗片很有可能擁有魔法抗性,讓我更了解眼前的魔獸不是普通的魔獸。

  「溫蒂我們上!」此時我不會選擇詢問溫蒂是否要戰鬥,很明顯她已經下定決心,現在我只要跟她一起戰鬥保護大家就好。

  「嗯!」溫蒂回應我的同時使用魔法,狂風瞬間從地板上升起試圖擾亂巨蛇,然而牠明顯提早感受到魔力反應,迅速扭動身軀移動躲避。

  如果溫蒂想要攻擊梅里絲的話,牠就會馬上選擇防禦,如果牠覺得難以防禦就會攻擊溫蒂,然而牠的防禦方式不只侷限身軀攻擊而已,同時還會從口中噴出毒液。

  如果牠只對魔法有防禦就好,牠的鱗片同時兼具物理防禦的效果,如果這時候溫蒂有學習強力的攻擊魔法或許會更好。

  沒想到計畫剛開始沒多久就遇到一個難纏的對手。

  ~★~

  「喂喂!要戰個死活就不要一直在意別人啊!」崔朗厄不停地猛攻托蘿碧雅,然而托蘿碧雅卻是一直保持防禦的姿態,不停在意解放軍的夥伴們,他們一遇到生命危險托蘿碧雅就會使用魔法保護他們。

  「我與你不同。」托蘿碧雅淡定地防禦並回應崔朗厄。

  「哪裡不一樣!我們都是享受戰鬥之人不是嗎!」崔朗厄燃起更大的火焰試圖將托蘿碧雅吞噬,對手則是馬上施展魔法防禦,烈焰絲毫沒有傷到托蘿碧雅的身體。

  這點讓崔朗厄更加憤怒,雖然自己還沒使出全力,但是對手居然是如此輕鬆的感覺,一邊防禦自己的攻擊又一邊保護隊友,就像是在小看自己。

  「我什麼時候享受過戰鬥?」托蘿碧雅反問崔朗厄。

  「妳不是一直訓練自己、加強自己,然後一直到處戰鬥!甚至成為S級魔法師後還是到處戰鬥!」崔朗厄回應托蘿碧雅的反問,在他的記憶中,托蘿碧雅是一直專心在力量的人,不管是體術還是魔法都一直不停磨練自己直到成為S級魔法師。

  就算成為S級魔法師,托蘿碧雅沒有安逸下來,而是繼續出任務,甚至跟其他S級魔法師戰鬥,彷彿是在享受戰鬥一般。

  「原來在你眼中那是享受,我不過是想活下去而已。」托蘿碧雅瞪視崔朗厄,用惡狠狠地口氣繼續說道,「我活在恐懼之中,為了活下去我需要強大的力量,加上我肩上背負的人可不只是一兩個人,而是無法用單位衡量的生命。」

  崔朗厄面對憤怒的托蘿碧雅被震懾住了,從小崔朗厄受到的教育就是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生命,這次帶著騎士團過來只是為了讓他們成為戰力,就算他們死掉崔朗厄一滴眼淚也不會掉。

  「那妳就保護他們吧!」崔朗厄灌注魔力於劍上,馬上顯現出一個魔法陣,崔朗厄沒有馬上使用,而是加上一點自己的巧思,魔法陣瞬間變得複雜無比,「吞噬罪惡的靈魂,地獄犬之焰!」

  火焰從魔法陣中奔騰而出,隨後化身成神話中的三頭犬,在場的人都不禁停下來,被眼前的事物驚嚇到。

  「你是要連自己的夥伴都牽扯進去嗎?」托蘿碧雅不屑地說著。

  「沒用的人就是沒用,如果他們能夠成為火焰的糧食,就是他們最大的作用!」崔朗厄大喊道。

  「早知道我應該要好好地跟你們相處而不是讓你們完全接受虛的教育。」托蘿碧雅對著崔朗厄露出哀傷的眼神,這點讓崔朗厄更加憤怒。

  「我才不需要妳的同情!」崔朗厄馬上指揮三頭犬,試圖將周圍的一切燃燒殆盡。

  「原來在你眼中是同情嗎?我只是後悔不已而已。」托蘿碧雅迅速地編織出魔法,握著手中的兩把劍面對眼前即將噴湧而出的火焰,藍與綠的魔力蜂擁而出,瞬間比三頭犬還要高大,「天魔界•降魔束縛!」

  面對火焰,無數的防禦魔法陣伴隨托蘿碧雅的魔法出現抵擋火焰,隨後冒出鎖鏈衝向三頭犬,試圖躲避的三頭犬被鎖鏈捆綁住,牠憤怒地噴出火焰試圖將鎖鏈燒斷,然而一點效果也沒有。

  三頭犬看向使用魔法的人,匯集全身的魔力形成一擊,彷彿要將靈魂燒盡的火焰從三頭犬口中噴出,然而這招並未擊中,正當三頭犬疑惑的時候,托蘿碧雅彷彿死神一般出現在三頭犬身旁,乾淨利落地將無法砍斷的火焰一分為二。

  托蘿碧雅從未熄滅的火焰之中穿過看著崔朗厄,「我不想殺了你,投降吧。」

  崔朗厄沒想到自己的招式居然那麼容易就被破解,站在原地一時之間愣住了,隨後才反應過來。

  「我不會投降的!」崔朗厄瞄準托蘿碧雅的脖子揮舞手中的劍,托蘿碧雅一個晃身就躲開,舉起手中的劍毫不猶豫揮出斬擊,一瞬間狂風呼嘯而過,配合著無情之風,血紅的液體在大地上畫出一幅潦草的畫。

  崔朗厄露出痛苦的神情抓著自己的左臂,他左手的前端已經掉落到一旁,這個畫面讓騎士團忍不住放棄戰鬥這個選項。

  「因為你離光柱很遠,我就饒你一命。」托蘿碧雅簡單地說完後看向周遭的敵人,他們紛紛將武器丟棄投降,托蘿碧雅馬上命令身旁的人去通知沒有參與戰鬥的解放軍成員,要他們好好看管這些敵人們。

  「希望艾爾夫那邊也順利進行。」托蘿碧雅喃喃道,並使用魔法治癒崔朗厄的傷口,就算他真的是惡,他還是有著血緣關係的弟弟。

  ~★~

  「快點啊~不是要打敗我~」梅里絲面對溫蒂和艾爾夫挑釁地說道,而被挑釁的兩人正在盡力面對巨蛇魔獸。

  巨蛇能利用迅速的動作躲開魔法或是迎擊,而堅硬的鱗片讓艾爾夫的斬擊難以造成嚴重的傷害,但有一點造成戰局的改變。

  周圍的魔法師們漸漸擊倒魔獸們,就算他們感覺不到疼痛,但只要到達一定的程度,疼痛會反映在身體上,魔獸們逐漸倒下,開始有其他人可以幫助艾爾夫。

  「那些魔獸真沒用。」梅里絲鄙視地看著魔獸們,明明剛才是魔獸為她拼命,她卻是完全無所謂。

  雖然將魔獸們擊倒,但梅里絲還有獅子以及巨蛇兩隻魔獸,而獅子還沒有做出什麼特別的動作,除此之外,她的身旁還有一位女僕。

  梅里絲利用牽繩將身旁的女僕拉近,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架在女僕的脖子上。

  「原本我還以為可以輕鬆解決掉你們,但很明顯是不行。馬上放下所有的武器,不然我就殺了她。」梅里絲眼中的兇狠以及女僕的顫抖,能夠清楚感受到她不是在開玩笑。

  雖然那個女僕跟我們沒有太多的關係,然而生命是無法衡量的,溫蒂在一旁露出希望我救出女僕的眼神。

  「梅里絲現在回頭…」

  「不要廢話那麼多,我再說一遍,權力對我而言才是最重要。」我希望能夠利用話語說服梅里絲,然而梅里絲的中心思想很簡單,就是權力。

  「那至少放過女僕吧,他們從來沒有對不起妳,一直為妳鞠躬盡瘁。」

  「我其實看他們很不順眼,但是他們很好用,我可是捨不得他們離開呢。」說著這句話的梅里絲將刀刃離女僕的脖子更近,紅色的血液從她的脖子上緩緩流下,這個動作讓巨蛇轉過頭,「等等再讓你好好享用人類。」

  我沒有放過巨蛇這個動作,馬上擺出風神流衝刺的姿勢,一瞬間數十個魔法彙集在我身上,強大的魔力使得巨蛇趕緊轉過頭,然而牠的反應已經來不及。

  「化為風之疾刃,風神流•鐮鼬!」

  在我的視野之中,場景快速掠過,來不及的巨蛇毫無抵抗之力,反而是獅子趕緊轉過身想防禦,然而牠沒有任何的機會。

  「怎麼了…」梅里絲話還沒有說完,巨蛇的脖子出現斷層,由於魔獸並不是正常的生物,沒有噴灑出血液,然而這個畫面讓梅里絲愣住了,沒有發現手中的匕首以及女僕已經消失不見。

  「結束了。」艾爾夫將劍抵在梅里絲的脖子上,不管是不是親人,艾爾夫都不想隨意傷害別人,更不要說是殺人。

  梅里絲陷入這種狀況後,她盡力思考是否有辦法讓巨蛇以及獅子行動,然而獅子不知何時也被殺死,梅里絲只能夠屈服現狀,「我投降…」

  ~★~

  托蘿碧雅之所以一開始沒有使用全力,是因為害怕敵人會留一手後路或是有援軍等等,在戰鬥中不停地使用魔力以及魔法偵查周圍,等到確定沒事後才真正地發動攻擊。

  托蘿碧雅並沒有讓大家馬上繼續前進,而是決定先休息並派出幾個人偵查,結果如托蘿碧雅所想,已經有敵人在前方駐足,同時魔法的影響些微地加重,不知道到光柱前大家又能夠使出多少力量。

  「大家先休息吧,辛苦你們了。」托蘿碧雅看著大家忍不住咂嘴,沒想到第一戰而已居然就出現這樣的情勢,實在是不樂觀。

  而另一邊艾爾夫的狀況也不是很好,魔獸群加上梅里絲耗盡許多人的體力,如果只有這樣就好,居然還要受到巨大魔法的影響,有些人甚至出現膽怯考慮退出這件事。

  而且也不能好好休息,必須要先用魔法將周遭的毒排除,以免發生什麼意外讓人中毒。

  結果這樣處理完就已經快晚上,晚上光線不足視線不佳的情況下,移動這件事風險很高,不如待在原地紮營還比較好。

  「看來七天內要安然無恙地到達光柱那裡是不可能的。」泰拉坐到我身旁與我討論計畫的內容,或許是見識過許多戰鬥,泰拉比起其他人反應還要更為迅速。

  「的確不可能,但為了拯救世界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得努力。」

  「努力是件好事,但不要過度操勞。」泰拉溫柔地提醒我。

  「現在可沒有時間好好休息。」我帶著苦笑回應泰拉,心頭上一直有種壓力壓著我,我相信在場的人都有這種情況。

  「嘿咻!」溫蒂一個飛撲趴在我的背上,「只要我在哥哥身旁,哥哥就能夠減少不少壓力吧。」

  「當然可以。」我親暱地轉過身將溫蒂抱在懷裡,但礙於泰拉在,我就只有抱住她而已。

  「你們兩個如果要曬恩愛請不要在其他人面前。」泰拉無奈地說道,「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我會選幾個人站夜哨。」

  隨後她就離開我和溫蒂身旁,留下我和溫蒂兩人。

  確認周圍沒人後,我就頭埋進溫蒂的秀髮中,有點油油的,但是好香,我肆無忌憚地聞著。

  「哥哥壓力很大對吧?」溫蒂用溫柔的口氣開口。

  「有點。」

  「那哥哥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喔。」溫蒂轉過身用綠寶石般的雙眼盯著我,感覺此刻做什麼都能夠被原諒,然而我沒有這樣做,只是將溫蒂抱進懷裡。

  「這樣就好了…」

  ~★~

  當早晨再次到來的時候,魔獸的屍體都化為魔力消失,而這股魔力自然而然地流入光柱內。

  目前這股光柱還在吸收魔力,然而要前進並不是很簡單,我們的隊伍因為有人選擇放棄進而減少幾人,最後只能夠拜託他們帶著被束縛住的梅里絲回去監禁。

  我們吃完乾糧後就準備上路,我相信此時托蘿碧雅也在前進,而如同她說的,前天以及昨天都有許多魔獸以及敵人,但現在視野內已經看不見任何的敵人,代表對方已經準備好守城了吧。

  「艾爾夫我們先不要急,先派幾個人去偵查吧。」

  「這是個好選擇。」

  我按照泰拉說的派幾個人前去偵查,我們待在原地等待,目的是為了安全。

  過沒多久,突然發生大爆炸,由火焰組成的巨龍出現在其中一個偵查小隊那邊,我趕緊指揮大家過去。

  這條龍我還有印象,但問題是這次我難以窺見其中的真實。

  「四處逃竄吧!」伴隨著敵人的嘲笑,烈焰從火龍的口中噴出,我們的偵查小隊放棄防禦而是選擇躲避,正常來說應該會選擇防禦才對,代表他們的防禦魔法沒有什麼好效果。

  「薩摩曼…」使用火龍的人正是薩摩曼,而近距離觀察後我明白了,那條火龍不全然是幻覺,更多的是他被加強後的力量。

  「在這裡埋伏你果然是對的!為了你我已經準備最豪華的舞台!」薩摩曼憤怒地看著我,沒想到他對我的執念居然那麼重。

  而我最擔心的是他口中最豪華的舞臺,一開始我以為是有許多敵人,稍微感應過後發現周圍只有薩摩曼一個人,但他並不是空手而來,而是早已準備好數十個魔法陣,目的就是想要殺死我。

  我還來不及阻止他啟動魔法陣,整個空間開始扭曲變化,同時地板上出現火焰,火焰開始蔓延燃燒形成數道牆壁穿過我們之中試圖隔開我們,我毫不猶豫拉住溫蒂把她抱在懷裡,如果可以我自然會選擇保護所有人,然而這種情況我會先以溫蒂為主。

  但溫蒂在我身邊會出現一個問題,薩摩曼一定會以全力面對我,我必須要保護住溫蒂。

  「沒想到我最討厭的兩人會一同隔在同一個區域,這真是太棒了!我一定要把你殺死後再把旁邊那個女的做成娃娃!」薩摩曼露出醜陋的嘴臉看著我們。

  「噁心。」溫蒂厭惡地看著薩摩曼,同時心中十分憎恨薩摩曼,因為是他和蘇帝魯使用幻覺魔法讓她被洗腦。

  「妳可以等被做成人偶之後,再看看妳會不會這樣說。」

  「我絕對不會讓那種狀況發生的。」我加速魔力運轉準備攻擊薩摩曼,然而薩摩曼並不打算正面交戰,空間扭曲的程度越來越嚴重,甚至整個地面開始翻起來,造成上下左右的觀感開始錯亂,我一時之間也無法看透這種幻覺。

  「如果只是單純地擊敗我一點也不好玩,讓其他人也參與到戰鬥裡面吧!」我能夠感受到多起魔力反應,他貌似又啟動其他魔法陣,由於幻覺地形變化的關係,我發現有些人開始跟薩摩曼利用魔法創造的動物戰鬥。

  發現到這一點的我開始緊張,如果不快點的話一定會造成許多人傷亡。

  ~★~

  「真麻煩…」一早我就派出偵查小隊,每個偵查的人回報都說沒問題,等到向前行之後才發現根本不是沒問題,「蘇帝魯是你吧?」

  沒有任何人回答我的問題,大家都露出戰戰兢兢的表情等待我的命令,幻覺實在是很麻煩,我難以判斷何為真何為虛。

  現在我身旁的隊友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我附近的路到底是安全還是危險呢?

  「我果然不怎麼喜歡幻覺。」我看著身後的夥伴們開始構思如何有效地突破,同時能夠讓大家安然無恙地度過。

創作回應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看來這些魔獸很強呢,不過感覺好像還有些未解之謎在?
2021-08-03 10:36:38
肥宅鯊J shark
我倒覺得好像把魔獸寫太弱了點w

魔獸的秘密會在之後的篇章出來,謝謝觀賞
2021-08-03 10:55: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