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Seals and Their Origin 01

維特夏 | 2021-08-02 23:32:40 | 巴幣 120 | 人氣 170

連載中Seals and Their Origin(海豹與牠們的產地)
資料夾簡介
那是一個有點奇幻氣息的世界,人們能與生物們交談,並且一同生存著,是個生物能互相幫助共存的一個世界。 然而我們的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那是一個有點奇幻氣息的世界,人類與生物們能交談,是個生物之間能互相幫助共存的一個世界。
  
  然而我們的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在這片祥和且自由的大陸上,不知曾幾何時出現了一隻吸血鬼,凡是到了夜深人靜的夜晚,他就會悄悄地出現。
  
  那隻吸血鬼有幾個明顯的特徵,其一就是他的身後披著一件可以包覆他全身的黑色披風,使他可以更容易隱藏在黑幕之中,其二就是他在奪取人類血液時,嘴角會露出與人類不一樣的白色大尖牙,但凡是被那個尖牙給咬到,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都將受到他的詛咒,變成如幼女體態般的精靈外貌,並且在臉上露出如高潮一般的奇特神情,隨後就會興奮抽蓄而死亡。
  
  「修旦一下,你到底是嗑了什麼?才會寫出這麼ㄎㄧㄤ的報導。」
  
  這時房間內的一處沙發椅上,躺坐著一隻米白色皮毛的豎琴海豹,他正用著他圓滾滾的海豹小手,一手捧著我剛寫好的文稿,一手指著我的臉上,並且一臉疑惑地向我問道。
  
  是的你沒看錯,確實是一隻海豹,正是那種生存在極地寒帶圈上,會嗷嗷嗷叫的哺乳類生物。
  
  而眼前的他,是我在世界旅行的時候,在一座很神奇的湖旁遇到的,那座湖十分的特別,湖裡充斥著大量濁白色的液體,看起來就像是有人在這裡倒滿了牛奶一樣,有著牛奶湖的別稱,是做很特別的湖泊。
  
  但是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有研究指出那種白色的液體密度十分高,與其說是湖倒不如說是沼澤還差不多,而且那些液體散發出的味道也不是奶香味,是一種不知名且有些難聞的味道,所幸那種液體的營養價值十分高,所以附近種植的蔬果的農家,多少會拿去種植出高營養價值的東西。
  
  我也是因為這點,前去調查那座湖的相關事蹟,也因為這個契機,認識了那隻海豹。
  
  還記得那一天,剛去調查牛奶湖的我,忍著空氣中散發的不好聞味道,在牛奶湖的附近調查,恰巧在湖岸旁遇到了一隻嘴裡吐著白色液體,躺平在那裏的他。
  
  我從他口吐白色液體,一副神情痛苦白眼都快翻到頭頂的模樣,馬上判斷出眼前的這隻海豹,肯定是誤飲了這個牛奶湖。
  
  所以我便馬上從我的背包中,拿出了隨身攜帶的保溫瓶,並從裡頭倒出了一杯清澈的白開水,遞到了他的面前。
  
  「給──」
  
  原本還在痛苦的米白色豎琴海豹,聽到了我的聲音後,身體似乎抖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的他,把視線看到了我的身上,看著我遞出的杯水後,他馬上明白了我的用意,並用著他圓圓的小手,小心接過了杯子,然後遞到自己的嘴巴前面,簡單的漱了幾下口。
  
  就這樣接過幾次杯水後,豎琴海豹的神情似乎輕鬆了不少,痛苦的表情也慢慢變成了原先海豹可愛的模樣,黑色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及時不時透露出的可愛嘲諷表情,就這麼朝著我微笑著,看樣子似乎是很高興我救了他一樣,然後對著我開口說道。
  
  「你救了我,我會永遠感謝你。」
  
  「沒事沒事,只是舉手之勞而已。」面對豎琴海豹的道謝,我揮了揮手表示沒什麼。
  
  「不行──媽媽說過,如果被人救了一命就要付出相應的感謝。」
  
  聽見了我所說的話,豎琴海豹跳到了我的面前,然後一臉氣憤的表情,用著他圓圓的小手指著我的臉這麼說道。
  
  「痾……你真的太客氣了,報恩什麼的真的不用,對了──我還有事,我要先離開了。」看著豎琴海豹的模樣,我總感覺有點不妙,於是準備想要轉身逃跑。
  
  「不是你先別走,等一下啊──」
  
  一看到我轉身有意要離開,豎琴海豹二話不說,上來就是直接抱在了我的大腿上。
  
  「……」面對海豹突如其來的舉動,我被嚇得不敢輕舉妄動。
  
  你們要知道,雖然人類在智慧上,確實是贏過很多生物沒錯,但在體質上這方面,人類實在是太脆弱了,即便是眼前這隻身長大概一米,體重大概7~80公斤的海豹生物,只要他有心的話,肯定能輕鬆咬穿你的大腿。
  
  感受到威脅的我,瞬間停在了原地,深怕我隨便一個舉動,他就會開口咬我。
  
  「嗷?怎麼停住了?」看到忽然定住的我,海豹把頭歪到了一側,然後一臉疑惑地向我問道。
  
  「你會不會……忽然咬我?」
  
  「嗷?保護你都來不及了,我怎麼會咬你?放心吧──我可是知恩圖報的海豹。」豎琴海豹聽見我所說的話,原先歪到一邊的頭,又歪向了另外一邊,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信心十足的表情對著我說道。
  
  「嗯……」
  
  於是就這樣,在無法推拖掉這隻海豹的情況下,他成為了我的夥伴,一直跟隨著我的身旁,陪伴著我旅行。
  
  有人陪伴我旅行是一件感覺很好的事情,目前我的身份是一名四處旅行的記者,會記錄各地大大小小的事情,然後投稿到各地的新聞專欄,有了這隻海豹的陪伴,他就成為了我最重要的讀者,每次在投稿之前,我都會把寫好的報導給他查看,而他每次都能給我一些不一樣的看法以及意見。
  
  而這也是為什麼這隻海豹在接過我的紙稿後,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亞瑟──你覺得這篇新聞寫的不好嗎?」
  
  是的,那隻米白色的豎琴海豹叫做亞瑟,所以我叫了叫他的名字,向他詢問了意見。
  
  「我覺得不行。」亞瑟把頭轉過了一邊,一手推在了紙搞上,然後一臉嫌棄的回應道。
  
  「那這次你有什麼樣的建議?」
  
  「怎麼可能會有被吸血鬼咬到後,就變成精靈幼女,這麼不科學的事情,讀者看到後一定都覺得是騙人的,要不你再改改?」亞瑟用著他圓滾滾的小圓手,一手抓著紙搞,一手又拍了拍它,指著上頭我所寫的報導,一臉氣憤地說道。
  
  「可是……我覺得標題還滿聳動的說。」
  
  「你就是這樣,總是寫與事實不符,專寫這些花裡胡哨的東西,到現在才還是個三流記者。」
  
  「嗚……我不是三流。」面對亞瑟的指責我悲痛的跪坐在地板上。
  
  「好好好──不哭不哭,既然這樣的話,我還是帶你去現場看看好了。」亞瑟從沙發上跳了下來,來到了我的身邊,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接著開口這麼說道。
  
  「現場?」聽到亞瑟說要到現場,我緩緩地抬起了頭,然後有些疑惑的看向了他。
  
  「對──報導這種東西,就是親眼見識過,才能寫出比較真實的描述啦。」
  
  「哦!所以我可以看到幼女精靈,高潮完畢死亡的經過嘍!」聽到亞瑟這麼一說,我直接高興地從地板上跳了起來。
  
  「……我說小夏,被吸血鬼咬到幼女精靈化,然後高潮死掉什麼的,那都只是你的妄想,請立刻停止你的妄想好嗎?」這時亞瑟瞇著雙眼,像是在看什麼垃圾的表情,一臉嫌棄的看向了我,然後這麼說道。
  
  「沒有幼女精靈嗎……」聽到了亞瑟的回應,我難過的蹲坐在地板上劃著圓圈。
  
  「痾……有是有,但至少被吸血鬼咬到不會有出現。」亞瑟看著一臉失望的我,無意見說出了這番話。
  
  「欸?所以……幼女精靈那是存在的生物嗎?」聽到了亞瑟所說的話,我猛然的抬起了頭,並把視線看向了他。
  
  「嗯,是存在的生物。」
  
  「哦!走走走──我們去找幼女精靈。」確認了有那種生物的存在後,我馬上拉起了亞瑟的右手,朝書房的大門那走去。
  
  「欸欸……等等等,那你吸血鬼報導怎辦?」被我拉著走的亞瑟,臉上的表情似乎越加錯愕了。
  
  「吸血鬼什麼的不重要,我要看幼女精靈。」聽見亞瑟的話,我馬上揮了揮手,表示那個根本就不重要。
  
  就在我滿腦子都是幼女精靈,亢奮到把亞瑟拉出書房外,才剛走到客廳正中央的時候,亞瑟這時忽然把我拉住了。
  
  「欸不是──就算你要看幼女精靈好了,你至少先把旅費給賺足吧?」
  
  「嗯?旅費?什麼旅費?」聽到亞瑟所說的話,我納悶的皺了一下眉頭。
  
  「你以為那種生物會隨便在城鎮裡出現嗎?」
  
  「難道不會嗎?」
  
  「……並不會,精靈什麼的,只會在原始叢林裡出現。」亞瑟用著其中一隻小圓手,搔了搔自己的頭毛,看樣子似乎很納悶的樣子。
  
  「啊咧……原始叢林,這不就要搭飛機繞半個地球了嗎。」
  
  聽見亞瑟所說的話,我直接呆坐在了原地,原本生活還勉強過得去的我,依照現在的經濟情況,要搭飛機去原始森林找幼女精靈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對,好好加油寫報導吧。」亞瑟拍了拍我的肩膀,對著有些失落的我這麼說道。
  
  「嗚嗚嗚──亞瑟導遊。」
  
  「……嗯?」
  
  「我好想要幼女精靈……」
  
  「好好好,先寫吸血鬼報導。」亞瑟聽到了我的話,無奈地抓著我的手,把我拉向了大門的方向。
  
  於是就這樣,我與亞瑟出門一同尋找吸血鬼蹤跡,好讓我能寫出更加真實的報導,賺取去原始森林旅行的旅費。
  
  
  

創作回應

玹竹以墨
還是熟悉的海豹最對味(x
2021-08-03 12:17:42
維特夏
讚啦
2021-08-03 12:23:04
奇竅的七夜寫手
好ㄎㄧㄤ的文
2021-08-04 09:35:59
維特夏
ㄎ一ㄤ起來\owo/
2021-08-04 09:56:36
CFP
?小夏繼承海豹的黃金精神了ㄇ
2021-08-05 00:59:19
維特夏
要久久更新了嗎xd
2021-08-05 08:35: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