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嗆辣巫女 04坦言

藍飛璃 | 2021-08-02 19:30:00 | 巴幣 20 | 人氣 75


隔日,儀式即將開始進行。白芸雪淨身過後,穿著巫女的傳統服裝,雪白色的絲綢衣裳,展現出她柔美的氣質與姿態。
在巫女實習生的陪同下,她緩步走上祭壇,經過巫女守衛的身邊,看見真葉,心是一震,腦海閃過昨夜的畫面,她別過眼,不看他。
發現到她這細小的動作,真葉微皺眉,他看見那眼神有些厭惡,疑惑之餘,礙於工作,也就把這事放一邊,專注在保護作業中。
白芸雪走上祭壇,拿起眼前的天庭樹樹枝,周圍擺放著白靈花和雪蓮花,雙手握著樹枝,開始祈禱,口中低唸著一些咒語,身邊隨著咒語詠唱,逐漸出現許多聲音和身影,周圍的人看來,全都是一團黑霧。
她知道那是纏繞著龍神的靈,在神殿中,龍神的力量雖減弱,但依舊足以鎮壓這些帶有怨念的靈體。
當詠唱一結束,祭壇發出一陣白光,那些靈瞬間被淨化得一乾二淨,結界也已經設置完成,然而那些黑霧中,卻唯獨一個,絲毫沒有動靜,且那黑霧也特別明顯,幾乎是個影子,氣息也特別強烈。
芸雪起身,看向祂,平靜說:「我知道妳心頭有恨,但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把無辜的人拖下水,當初虧欠妳的人已經為此付出慘痛代價了,是該放下心繼續往前的時候了吧!」
「妳懂什麼......」那抹黑影帶著悲憤,粗嗄的聲音,悲傷哭喊,「他們該死......他們本就該死......願望......嗚......」
「願望?」芸雪困惑地問,下一秒,那抹黑影突然擴大,悲傷的聲音轉成了滄桑銳利的話語。
「對!願望!只要實現願望!一切就會結束!」瞬間,那黑影突然撲向芸雪。
「啊!」她困惑那願望是什麼,但來不及追問,也來不及閃躲,驚叫一聲,黑影完全包住她。
「巫女大人!」真葉見了,趕緊衝上前,但卻來不及,那黑影瞬間消失,而芸雪則已經昏厥在地,一動也不動。
「巫女大人,巫女大人!」真葉抱起她,不斷呼喚,但她卻臉色蒼白,呼吸微弱,一顆心被懸在空,害怕,讓他的身體有些顫抖,「該死,芸雪!」
他大喊,抱著那氣息微弱且逐漸冰冷的軀體,但不管如何呼喚,她卻沒有反應,一旁的人也因此景紛紛開始找人的找人,找東西的找東西。
「真葉大人,請讓敝人看看吧。」神殿祭司溫聲道,來到他身邊,蹲下,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頸,摸上她的手,感受著她的氣息,緩緩地,祭司放下她的手,無力道,「巫女大人的靈魂受到黑影的汙染,她的生命受到威脅,如果不盡快剷除這黑影的力量,巫女大人的靈氣會被吸收殆盡,然後......死去......」
「開什麼玩笑!」祭司的話語,讓抱著她的手忍不住收緊,「難道沒有方法救她嗎?她只是替我們處理這些事情,如果因此丟了性命真的太冤枉了啊!」
「真葉大人,敝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您要知道,巫女大人美其名是被龍神選上的人,但實質上卻是國家的祭品,如果她的犧牲可以換得國家穩定,這樣也值得了。」
「我聽你在胡扯!在這個國家,她根本沒有義務做這些事!既不生在這裡,也不曾在這裡得到過什麼,憑什麼要這樣犧牲她!」真葉憤怒大吼,他記得祭司們始終以服侍巫女為榮,但現在卻說出如此喪盡天良的話,憑什麼!
「也許,只要實現那黑影......我是說已故王后的願望,或許能夠拯救巫女大人也不一定,只是......不知道王后的願望是什麼......」一旁的實習生,緩聲提議。
「願望......現在只有她才知道願望了,不知道那黑影是否還在,如果可以與之對談的話,應該可以處理......」低下頭,看著抱在懷裡的芸雪,真葉無力低語,他竟然眼睜睜看著她被黑暗吞噬,但卻無力幫上忙。
「總之,先讓巫女大人在祭壇的結界中休憩吧!也許這裡的靈氣可以慢慢淨化掉巫女大人體內的瘴氣。」祭司提議道,指著祭壇旁的一個小房間,那裡是祭司們在進行長時間祈禱時會用的休息室。
「嗯......」他沒有這種靈力,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幫助到她,默默的,他抱起她,走往休息的小房間,在實習生們的幫助下,讓她安穩地躺在床上。
望著床上的她,過去那總是活潑朝氣的表情閃過腦海,與此刻的她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別,咬牙,轉身對著實習生們說道。
「巫女大人的一切就拜託你們了,我們會負責外部的守衛工作,如有什麼問題叫我們一聲。」
「是。」他們恭敬的回應,真葉只是深深看了床上的她一眼,沉重的閉了閉眼,轉身離開這小房間。
臥倒在床的芸雪,閉著眼,身體深處的靈魂逐漸被黑暗侵蝕吞噬,意識被困在漆黑的黑霧裡,無法掙脫,噩夢般的畫面不斷上演,死亡、悲傷、背叛、仇恨,不停的湧現,逐漸將她淹沒。
*****
「你是怎麼保護她的!明明就在場!」從城外忙完禪平王交代的夜鳹,一回到城裡,就聽到巫女淨化儀式失敗的消息,現在正躺在神殿中的休息室,緊抓住真葉的衣襟,夜鳹咬牙憤怒低吼。
原本在房內翻著有關淨化儀式古書的真葉,被他突如其來的闖入,那憤怒的樣子讓他是震驚到無法言語,一向沉穩冷靜的哥哥竟然生這麼大的氣,且一臉想將他碎屍萬段的樣子,這到底是......
困惑思緒閃過,一道可能性讓他抓住,收起震驚,他平靜開口:「你......喜歡芸雪。」
那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因為過去,他多少能知道芸雪對哥哥的好,因為她總是兇自己,雖會陪著他,但她總會說哥哥的實力有多堅強,羨慕身為弟弟的他有這樣一個好榜樣可以學習。
只是真心來說,他一點也不高興,因為大家的目光永遠繞著哥哥轉,只有他,同為雙胞胎,同樣的身世,但卻是不同的能力發展和結果,他一直認定芸雪是喜歡哥哥的。
「......」他的肯定話語讓夜鳹沉默,原本盛怒的眼瞬間盈滿痛苦,他鼻息粗喘,似是在忍隱,真葉以為他會憤怒的出手打他,雖然他見過哥哥打過別人,那是為了自己,但此刻,夜鳹的表情就像當時憤怒時的模樣,想一洩心頭緒。
然而,下一秒,他卻同洩了氣般的鬆開手,扯動嘴角,苦澀一笑,緩緩的,他啞聲道:「我承認,我喜歡她......」
看向他,痛苦低語:「我愛她,但......她選擇的人不是我......」
「你為什麼會知道她選的不是你?」瞇起眼,質疑瞪視著他,不懂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認知。
「我......就是知道......」看著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弟弟,他苦澀的搖頭,因為知道弟弟總是不如自己,所以他總是忍著,讓著,只希望他能好過一些。
「你知道?」真葉疑惑,赫然想起早上她上祭壇的時候,那個表情,邁步,他朝他逼近,同高平視,真葉直視著他悲傷的眼,冷聲質問,「你對她做了什麼?」
他的逼問,他沒有回答,只是眼神閃爍,了解他的自己,看出夜鳹眼中的思緒,咬牙,他再次追問:「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讓她露出那種表情?今天早上在儀式開始前,她的眼神,我清楚看見了她迴避我,我什麼事也沒做,所以她會有這種表現是很奇怪的,而會讓她對我有此反應的,只有你。」
他始終沉默,真葉瞪著他,內心有說不出的怒火。一直以來,他一直在他眼前扮演好哥哥的角色,雖然他口口聲聲喊那女人喜歡他這沉默寡言的哥哥,可其實,他也知道,這男人就和他一樣,也看上了她,他是他唯一的親人,怎可能看不出他的心思?
當十三年前,白芸雪出巡協助受瘴氣影響而暴動的人民,回來時是帶著嚴重傷勢,他親眼看見夜鳹時不時的就守在她身邊,直到傷勢痊癒,之後他更是小心翼翼,且是緊緊黏著她,不肯離去,他的眼神始終追隨著她的身影。
最後,當一切都結束,身為巫女的芸雪,必須離開襄陽國回到自己的世界,他看著夜鳹目光緊鎖著芸雪,直到她被龍神大人送回去,他的視線依舊沒有離開。
襄陽國就這樣恢復以往的祥和日子,而夜鳹也莫名的辭去了巫女守衛隊長的職務,轉戰到皇家禁衛軍裡擔任隊長職務,雖然他看似和平常一樣,練兵、習武、巡邏,可身為弟弟的他早已看出他的變化,他更是沉默寡言,對他這個弟弟的表現雖不太明顯,但他就是知道,當芸雪離開,他的心也跟著消失了。
「哥......」他喊,無奈一嘆,「我雖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但我是你弟,我們同為雙胞胎這麼多年,你的一舉一動,你的心思我不會看不出來,我也知道你總是為我好,總讓著我,但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過去的我,我也是個成年的男人,爭取芸雪的目光,是我倆小時候在做的事。
我知道你總是忍耐著,遠遠看著她,因為她總是幫著我,而我總會說她喜歡你,是因為,她雖幫我,可是她看我的時候,在她眼裡,我真的是個弟弟,可她看你不一樣啊!」
他說著,搖頭苦笑:「你可知道,雖然當時我們都還小,可是她看你的眼神更多的是賞識和溫柔,她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因為她一心只把我們當弟弟們看待,而你會沒有注意到,是因為你的目光一直看著我,完全沒看見她對你所做的。」
「不可能......」輕輕地,他痛苦低語,抬眼,看向真葉,「她看的人......不是我......」
「你怎知道不是你?你又沒......」
「我做了!」夜鳹打斷他,痛苦低語,「就在昨天......」
「昨天?」真葉困惑,注視著夜鳹,他口微張,又緩緩閉上,似是想說,卻又不知如何開口,他靜靜等待,直到他做了深呼吸,啞聲開口。
「昨夜......我在夜間練武......因為昏暗,她以為我是你,對我說了一翻話,我就假借這個誤會......刺探了她......」他說著,逼迫自己冷靜地看著露出震驚神色的真葉,繼續說:「我......吻了她,以你的身分......然而......她卻有了反應......是身為一個女人渴求男人的反應......」
「你......」聽到他如此褻瀆身為巫女的她,憤怒充斥他的思緒,沒有思考的,直接伸手一拳打上他的臉。
碰磅!
他撞到桌椅,倒躺在地,怒視著他,真葉怒吼。
「我真是錯看你了!」深呼吸,咬牙,他低吼,「你竟然用這種方式去了解她到底愛的是誰,你明知道我們非常相似,她也幾乎不會認錯我們,可是你卻利用夜晚,利用人最容易誤認的時刻做這種事!」
「她以為是你,所以才會......」
「你錯了!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她一定早有所覺,只是她不肯定,也不知道那個人真的是你!」煩躁的扒過髮,瞪著夜鳹的臉,怒聲道:「你沒有被她打對吧!在夜晚,你一定能看見她的表情,她一定有遲疑,只是你這該死的刺探想法,完全忽略了這個訊息,她喜歡的人是你,告訴你,我敢保證,如果當時真的是我,以她的個性她絕對會直接給我一拳!」
「............」她確實沒有打他,他知道她忍下了,但他不知道她為什麼能夠忍下,唯一知道的是,她因為那件事哭了,雖然她把自己當作真葉罵了一頓,但......她真的會因為是真葉吻她而哭嗎......?
「馬的!我現在才知道你是個白癡!」他低咒,煩躁的在房間來回踱步,「你什麼事情都處理得很好,就唯獨這件事是個超級白癡,而且還很無腦!」
他不斷來回走動,也不斷咒罵,「我雖喜歡她,但因為知道她喜歡的人是你,所以我才會故意每次都要把這件事提一下,就是要讓那個遲鈍的女人注意到她的內心,結果你還給我搞這套。」
突然,他停住腳步,轉身,居高瞪著坐在地上的他,冷聲道:「既然你幹了這種鳥事,那就藉此乖乖去賠罪!反正我們是雙胞胎,要演戲也不是不可以,巫女守衛的工作,從今天起,老子不幹了,你給我來接這個位置,我們交換,反正她也只對你比較好,現在她昏迷不醒,你就老老實實的服侍她,直到修成正果!」
「我......」
「沒有你啊我的!你給我做就對了!要演你這沉默裝死的個性還不容易?你就給我乖乖的擔下這份工作,反正要演我,那就給老子演得像一點,我們就來看,到底是我說得對還是你那自以為的想法說了算,既然你認為她喜歡的是我,那就來看她對你的反應是什麼!」真葉打斷他要說的話,邁步,他朝外走去,轉過身,抓住大門,「現在開始,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這房間,你收下,去真的瞭解她,拿出你的真心!白癡大哥!」
碰!
他把門關上,轉身就走,彎過一處長廊,他停下腳步,無奈嘆了聲。
他真的沒有注意到,芸雪在對他們兩人時的不同,如果是跟哥哥對話時,她會露出甜美的笑,以及沉熟穩重的表情,就像他們是對等的一樣,可如果是對到身為弟弟的他,她就總會拿出大姊姊的架式,一下東一下西的唸個沒完,如果夜鳹有把心思打開,放在芸雪身上,相信他一定會發現到這些小細節的。
再次沉重嘆息,看來,多年後的今天,應該是角色對調的時候了,他果然真的成長了,確實不再是過去那個小毛頭了。揚唇,他再次踏出步伐,如果哪天那女人再說他是小鬼,他一定要拿這件事來堵她。
小鬼?哼哼!如果是小鬼,怎有那能耐做出這種讓渡的肚量,讓他們修成正果呢?到時候,一定要好好酸她一頓。
夜鳹錯愕的看著緊閉的房門,真葉的話、態度,讓他也感到震驚,吞下口水,順了乾澀的喉,她陷入昏迷的訊息閃現,心一陣抽痛,悲從中來,想到此刻互換身分的情況,這個時間,他必須在神殿守著,但......
想到她過去因自己錯誤判斷受傷的畫面,踏出的步伐頓時產生了質疑,他有能力保護她嗎......?
閉上眼,他告訴自己遺忘過去,因為此刻的他已經成長了,不管能不能,至少現在的他不是夜鳹,他的身分是真葉。
換過衣服,走出房間,他朝著神殿走去,他就扮演好真葉的角色,陪著她,度過災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