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零二章 一人對二人

草士 | 2021-08-02 19:00:02 | 巴幣 100 | 人氣 56


第三百零二章 一人對二人

李若虛陷入思考的泥濘,不停想著:「父親的話……絕千閣柜主的話,作為閣中子弟理應遵照,萬不能違悖。我自小聽從父親諄諄教誨,莫不敢忘,莫敢不從。但是先哥和昊弟待我如是真正親人,只要和他們一塊兒,我便歡喜地無法自拔,我、我真要對他們刀刃相向,見死不救?」她苦惱之極,一想到袁昊、都爭先若是命喪於此,今生往後永不得見,只覺整個人好似摔入一潭酷寒冰池,冷冽寒意沁入骨隨百骸,嬌軀顫抖不止。

其實李若虛鮮少會對一件事猶豫太久,她平時要處理繁俗雜事甚多,該舍便舍,該拿便拿,絕不會多加思索,然而此時當下,絕千閣和袁昊二人雙方,對她而言都是極其重要的事物,絕非是能舍去一方,而選擇一方如此簡單。加上李正志自幼對她灌輸理念,要她凡事當以絕千閣為重,不得因個人兒女情長,壞了閣中大局。奈何李正志怎地都料想不到,李若虛和都爭先兒時懵懂無知,卻皆是一見鍾情,思慕之情歷經多年光陰,早已紮根入心,實是牽掛太深,要她乾脆放下,為了大局嫁給趙元佑為妻,哪裡會是容易事?

就在李若虛糾結萬分之際,一旁都爭先、小琉璃二人打得愈發激烈,如火如荼,兩把長劍劍光頻頻閃動,妳一來我一去。小琉璃的種種招數都是攻向都爭先周身要害之處,劍擊呼呼,劍上勁力十足,絲毫沒有半分留情,反之都爭先招數中大有顧慮,不知是念及舊情,還是心有歉疚,招式躊躇居多,就算明白小琉璃一心想殺他為快,兀自狠勁尤少,不敢強攻。

小琉璃怒而極攻,陰寒道氣都已使將出來,長劍如怒濤般連連猛攻,她手中使的雖是峨山四劍,但早已失了峨嵋派劍法的要旨,僅有力而無招。都爭先劍法所學不多,不敢胡打亂來,只謹記當初二位師太所教方法,所使出來的劍路,不儘然準確,卻是完好體現峨山四劍的連綿變化。二人武功境界相差不遠,這一人精一人劣,一人無旨一人有旨,雙方優劣互抵,竟是雙雙持平,誰也不弱於誰。

遠遠觀望的孫翠兒、王芫兒二人,見此情況,目光互對,點了點頭,孫翠兒靠後一步,一人撐住趙元佑的身子,王芫兒則上前一步,朗聲道:「江姑娘,我來助妳一臂之力!」

說罷,大步上前,身子大開,乍看是如破綻百出,手中銀光迸現,四柄短飛刀紛飛而出,正是絕千三十六絕的『擲步流星』。

都爭先右手忙著施展劍法,耳中聞得聲息,不看也知王芫兒的意圖,當下長劍施畢業,突然向旁跑開兩步,左手拿了四枚銀錐,頭也不回向後激射出去。

叮叮叮叮,眾人耳中只聽得連連脆響,細細一算,好巧不巧正是四聲。

袁昊看得吃驚步小,不僅僅是他,連同小琉璃、李若虛、孫翠兒、趙元佑等人皆感吃驚。

王芫兒眸子睜大,不敢置信道:「不可能!」要知道當初在撫仙鎮時,都爭先還得和袁昊合力,以出其不意的法子才能打得她敗下陣,現下居然連袁昊也不用,他自己邊和人過武,邊投以暗器,卻絲毫不弱下風。

她手上又拿飛刀,暗器生勁,接連使出三十六絕的招數。

李若虛見此情狀,知王芫兒認真起來,深怕都爭先為此受了傷,忙喊道:「先哥!那招是『樹上開花』、『無中生有』,最後是『隔岸觀火』,唉喲,快、快躲,快躲!不要慢了。」

王芫兒回過頭,氣苦道:「小姐!那大惡人殺了人,妳、妳怎麼⋯⋯」她本想說「妳怎麼還心向外人?」,可是轉念一想,小姐素來把袁昊二人當作自己人,甚至比待自己和翠兒還親還恭,會有這般情狀,該是預料之內的事。

只見都爭先哈哈大笑,手上應付小琉璃的劍招,同時左手射出銀錐,竟亦是「樹上開花」、「無中生有」、「隔岸觀火」三招。只聽得一陣叮叮噹當,星火點點,銀錐和飛刀紛紛落地,自又是一番聲響不斷。

都爭先不回頭,朗聲道:「多謝王姑娘有意相讓,實在感激不盡。在下騰不出手,絕非瞧不起姑娘,請多多見諒,包涵。」

王芫兒聽到這話,更覺氣惱,心下動起殺意,周身爆發出殷綠色本源道氣,她心想:「絕千閣三十六絕用不了,我便近身和你打,任小姐想喊也沒辦法再告知於你。」正當她拿了飛刀,就欲沖向都爭先。

忽見李若虛倩影閃動,擋其去路,喝道:「還不快停手,芫兒!」

王芫兒停了下來,驚道:「小姐,妳、妳怎麼會⋯⋯妳,妳快讓開!」

李若虛面有苦色道:「不行,芫兒。妳要是敢動先哥,我,我絕不饒妳。」卻原來自剛才王芫兒偷襲了都爭先,李若虛就時時關切對方的動向,她一見對方有了動作,想都不想,立時上前,就為替都爭先爭取時間。

王芫兒怎麼也想不到,李若虛真會付諸行動,公然阻礙自己。當此先前,李若虛頂多出聲喊話,從未親自動手,要知道除掉袁昊、都爭先二人,這是絕千閣柜主,也就是李正志的意思。

都爭先暗暗感謝李若虛相助,當下總算能專心應付眼前的小琉璃,他連使雄、靈二種劍勢,邊運起大量道氣,抵禦小琉璃劍上寒勁,心念一動,不顧對方長劍挾勁襲體,陰寒道氣如數萬根細針同時紮入皮肩頸皮膚,一陣刺痛。他一劍向前挺出,劍鋒忽沉,即而上撩,最後一帶,劍鋒直直指天,莫名有股志在沖天之感。

小琉璃見此招數,臉上詫異,倒抽一口冷氣,趕忙暴退開來,劍刃和她下巴僅有一寸之差,勉強避過,她面容一緊,怒道:「那是『高聳入雲』!都爭先,我不許你這惡人再使本門劍法。你若還存有一點憫人之心,就不要再用這套劍法,令本門蒙羞。」

都爭先淡淡一笑,道:「師姐,妳不總說劍是人在用,不是劍在用人,如何使用,取決人的初心,初心為好是善,初心為壞是惡,我使劍自然是一心為好,怎麼會是惡人?」

小琉璃知悉都爭先嘴巴厲害,她受峨嵋派薰陶已久,根本不能也不會去和人辯論太多,當下面容更緊,道:「莫要笑掉別人大牙,你這惡人還有臉自稱好人?你……你和袁昊殺了我爹娘,如此狼心狗肺,會是甚麼好人?」說到這裡,思至爹娘,她聲音哽咽,有些抽噎起來。

都爭先臉上頓愧,想道:「人家剛失了爹娘,以為仇人在前,大仇未報,當如深陷水深火熱,痛不欲生,換作是我,我便已沖上去拚死拚活,哪來那麼多廢話?我又怎能像平時那般調笑師姐?這絕非大丈夫所為。」他立刻神色收斂,恭敬低頭道:「師姐,妳說得對,是我錯了。」

此話一出,小琉璃、孫翠兒、王芫兒、趙元佑四人均是一愣,齊想:「他幹甚麼認錯?為甚麼認錯?莫非他自知有罪,總算忍不住承認了?」

小琉璃又驚又疑,長劍一勒,目光一低,道:「你、你幹甚麼認罪?你以為就是俯首認罪,我會饒了你小命,不報爹娘的仇?」

都爭先聽她雖然這麼說,實則聲音軟下不少,苦笑一聲,搖頭道:「師姐,我不是要認罪。」

小琉璃聽聞這話,臉色又變,一雙漂亮眸子瞪大,咬牙切齒,氣得渾身發抖,道:「那你認甚麼罪?」

都爭先正色道:「我知師姐你剛痛喪至親,不該拿這事說笑,是我王八蛋嘴巴犯賤。」說著,啪啪兩聲,自掌嘴巴兩下,只見他嘴唇紅腫,嘴角淌下殷紅鮮血,足見掌上勁力如何。他毫不在乎,雙膝一沉,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磕頭認錯。

小琉璃見他又是掌嘴,又是跪地磕頭,心中不禁大疑,愣愣凝望對方,哪怕明知父母仇敵在前,現下只需一劍刺出,就能輕易了結對方性命,報得父母血海深仇。然而都爭先突來此舉,令她稍稍冷靜下來,暗道:「莫非爹爹和娘真不是都爭先和袁昊所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