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Ⅱ:桃花源篇》第1回:妖精年會

玉龍文 | 2021-08-02 17:58:03 | 巴幣 10 | 人氣 61

連載中《神與魔Ⅱ:桃花源篇》
資料夾簡介
神與魔系列第二集,這次童子傑和李雪曼兩人要去尋找傳說中的桃花源……。

神魔語錄
神說:「做大事,為民興利」;魔說:「做大官,為已謀利」。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1]

「從口入、從口入……,搞什麼鬼啊!神門弟子竟然還要考筆試,背誦這些古文。我的天啊!我不行了,我背不起來啦,這次的進階考試,我大概又要被當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飽受打擊的子傑已無任何鬥志,全然頹廢樣平躺在仙鶴的背上,任憑仙鶴自由翱翔,所幸仙鶴有其靈性,仍能維持平穩的飛行,更沒讓子傑掉下去。

「明明我都通過了神魔試煉了,結果還只是一個見習生,一年一度的拜師大會就要到了,錯過了這次就要等明年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就要稱呼我一聲師姐嘍!」
「什麼?連雪曼妳都嘲笑我,我難過……」。
「別抱怨了,這次任務結束後給我好好的念書,通過補考不就行了。」雪曼試著安慰子傑。
「我就搞不懂,為什麼神門的弟子要背這些有的沒的,又不是要當中文系的教授?」

「我就知道你沒聽進去,守道掌門猜測,像桃花源這類傳說中的秘境很有可能是神門的前輩所建,所以我們要熟讀這些文章……」。

「然後才有機會找到這些祕境。」子傑打斷語涵的話。
「童子傑,你在尋我開心嗎?明知故問?」

「不是,我的意思是既然桃花源是我們的前輩所建,那現在為何不出來,亂世都已經過了幾百年、幾千年了,幹嘛還躲在祕境裡?」

「不知道,或許他們有什麼難言之隱!」
「算了,我還是先做我擅長的事好了,我們這次要收拾那一種妖怪?」子傑說完,煞有精神地坐直身軀,一臉興奮地望著雪曼。

「你不要給我亂來,我們這次是參加會議不是來打架的,守道掌門有特別交待,一切以和為貴,化解歧見尋求合作的可能是這次的目標,所以這次你就乖一點,自己找時間背背書,不然你就真得要當我的師弟了!」
「不會吧,我唯一的樂趣都被剝奪了!」哀嚎之後,子傑又再次躺平在仙鶴的背上,了無生氣。
「雪曼小姐,我們在這。」小蛛的聲音傳來,給了雪曼和子傑一個明確的方向,讓在空中的兩人得以在一片雪白的世界中,看到小蛛在風中揮舞的纖纖玉手。仙鶴一降落,雪曼就迫不急待地從仙鶴的背上跳下來,飛奔似地跑向小蛛,並給小蛛一個大大的擁抱。同樣的,小蛛也是熱烈地擁抱雪曼,足見兩人深厚的友情。

「原來是梅花啊,可是現在應該不是冬天啊?」落地的童子傑環顧四周,注意到盛開的梅花,也理解到剛在所見到的一片雪白。
「這是今年主辦人所愛好的花種,放心的,凡人看到的只是油桐花。」小蛛解釋道。
「原來如此。對了,怎麼沒看到魅豔呢?」子傑接著問到。
「首領已經先到會場了,並要我們在這裡迎接兩位,同時要我轉告,等會千萬要謹言慎行,尤其你們神門的身份絕不能曝光,現在的妖精族群都不大喜歡你們神門。」

「我們做了什麼嗎?」子傑一臉困惑。
「其實神門沒做什麼,但凡人倒是做了不少。」小蛛無奈地搖搖頭。
「所以守道掌門才會派我們前來調解,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雪曼表明兩人此行的來意。
「希望如此順利!」

看著小蛛略帶哀怨的語氣來看,似乎小蛛並不看好雪曼和子傑,心思細膩的雪曼也不再追問,連忙挽起小蛛的手臂,讓兩人宛若閨蜜般親密。靠著小蛛的帶領,子傑和雪曼兩人方能穿過這片蜿蜒曲折的梅花林,走出梅花林後,映入眼廉的是一座清澈的湖泊和一座瀑布,從瀑布落下的水流直接衝擊湖面,激盪出漫漫如煙的水氣,加上日光的照射,豔麗的彩虹漂浮在湖面上。

「這真是一個打卡的好地方。」子傑沒來由的冒出這句話,讓小蛛及其隨從等人均一臉狐疑地看著子傑。
「打卡?」小蛛不解提問。
「凡人用語。」雪曼連忙解釋,「意指可以向朋友炫耀的意思」。

小蛛似懂非似地點點頭,隨後從懷中拿出一面蜘蛛造型的鏡子,並將鏡子對準彩虹,接著一道光線射向彩虹,隨後彩虹、湖泊和瀑布都逐漸消失,最後出現一個山洞。

「這招漂亮。」子傑十分讚嘆這種神奇的開門方式。
當眾人走進山洞後,瀑布、湖泊和彩虹又再次出現,一如往常。山洞內,先是崎嶇難行的羊腸小路,洞壁不時還滲出水珠,滴滴答答的聲音增添了不少詭異的氛圍,但是經過幾個分岔路口後,道路開始變寬、變平整,很明顯是有經過處理,眾人繼續前進,最終又來到一個瀑布的面前。

子傑見狀,走到小蛛的身旁,對著小蛛說:「小蛛小姐,這次可以讓我來開門嗎?」
「開門?」小蛛愣了一下,「這沒有門啦?」
子傑聞言,手指向眼前的瀑布,再用表情動作告訴小蛛,就是眼前這道「門」啊?小蛛看了子傑的表情和動作後,微微一笑,因為小蛛意識到子傑誤會了。

「卸甲瀑布」,雪曼道出瀑布的真名,小蛛點點頭表示認同,只是童子傑仍沒捉到重點?還在等待小蛛的答案。

「卸甲瀑布是真的瀑布,不是剛剛那個幻影」,小蛛先是對子傑解釋,並接著說道:「妖精年會是不允許攜帶武器進入,所以要麻煩兩位先將隨身的武器交給我們的族人保管。」

聽完小蛛的解說後,子傑和雪曼才注意到瀑布旁有數個形態各異的妖精族代表,有犬妖、猴精、媚狐等動物系的妖精,也有樹怪、花仙和靈草等植物系的妖精,各自的身後都有數把奇形怪狀的兵器。正所謂入鄉隨俗同時也是為了展現誠意,子傑和雪曼也將隨身攜帶的太虛劍、穿穹弓及迴箭筒交給蛛妖保管,坦蕩蕩地走向卸甲瀑布,準備接受瀑布的洗禮。

「不是說是真的瀑布嗎?這不是水啊?」走過瀑布的子傑發現自己的衣褲並沒有被淋溼,故好奇地詢問小蛛,只是雪曼卻搶先回答:「卸甲瀑布是女媧神所施展的法術,雖是瀑布的形態,但本質還是『氣』,我就知道你沒念書。」

雪曼說到「氣」時還特別地做出引號的手勢,說完後便跟上小蛛的腳步,留下一臉尷尬的童子傑,看著身旁的蛛妖那種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讓子傑只好尷尬地笑笑後加快腳步跟上。

經過卸甲瀑布的洗禮後,映入眼廉的是一座半圓形且極具現代感的會議室,鑲嵌在屋頂的投影機、大尺寸的布幕、舒適豪華的坐椅,連發言用的小麥克風都是一應俱全。

「若不是有這些迥異於凡人的妖精族群,不然我會以為這是那家跨國公司在召開新產品的發佈大會呢?」

子傑有感而發的言論打擾到入口附近的妖精,引來妖精族的側目,為了避免任何的紛爭,雪曼連忙壓低子傑的頭來向妖精賠罪,敢緊隨著小蛛來到蛛妖一族的區域就坐。

兩人甫坐定後就看到魅豔一人走向中央的舞台,子傑和雪曼還刻意對魅豔揮手,只是相較於兩人的熱情,魅豔就像是看到陌生人般的冷淡,毫無任何的回應。

「妖精一族的代表們,我知道你們有滿腹的苦水,但請聽我一言,不論如何我們都要服從女媧神的指示,嚴守中立不得介入神門與魔門的戰爭。」

「妳們蛛妖一族就曾經介入,還敢大言不慚地要求我們不要介入。」舞台上另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打斷了魅豔的話。

「這個男的是誰?」雪曼問起小蛛。
「虎妖的首領—虎嘯天,主戰派的代表!」
「主戰派?」子傑驚訝地回應。
「我說過,我們是去營救我族的首領而不是介入神門與魔門的戰爭,在我們確保首領平安無事後,我們就撤退,回到盛世酒店,不再過問神門與魔門之間的戰爭。」

魅豔極力地對著台下的妖精族代表解釋,眼看各族代表沒有反應,魅豔深吸口氣,用著沈重的口氣緩緩說著:「再者我妹妹的遭遇難道不能讓你們覺醒嗎?」提到妹妹兩字時,魅豔微閉雙眼,臉上閃過一陣哀痛的神情。坐在台下,親眼目賭魅影慘狀的雪曼、子傑,兩人也是心有戚戚焉,心疼起魅豔來。

「魔門只是在利用我們,當我們沒有利用價值時,我們就會被一腳踢開。」魅豔繼續苦勸台下的妖精族代表。

「好,算妳有理。但凡人不斷地破壞環境已經危及到我們妖精一族的生存空間了,濫墾、濫伐,再這樣下去我們的棲地就快要消失了,我們的兄弟姐妹就要被滅族了。」

原先魅豔的悲情攻勢,已讓台下的各族代表猶豫,但虎嘯天這番激昂的言論瞬間引爆妖精一族壓抑已久的情緒,整個會場瞬間沸騰,反擊、對抗、咒罵之聲不絕,魅豔苦口婆心的勸告聲音完全被壓制,不管魅豔說什麼?台下已沒有人願意聆聽。眼看情勢即將失控,雪曼不顧危險地衝向舞台,並從虎嘯天的手中搶走麥克風。

「各位,我知道我們凡人對不起你們,但凡人也嘗到苦果了,現在也開始在反省了,所以希望各位可以再給凡人一個機會!」

虎嘯天不斷地打量突然闖入的雪曼,並且質問雪曼:「妳又是那位?」雪曼的亂入,讓會場的氣氛稍稍平靜下來,同時大家都在等著雪曼的答案,雪曼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莽撞,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她是我們蛛妖一族的前任首領—李雪曼。」魅豔搶在雪曼之前回答,並不斷搖頭示意雪曼不要再說話,然而這時一個莫名的聲音傳來:「同時也是神門的術士!」

子傑、雪曼和魅豔等人還來不及找出誰在說話時,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會場再次炸開來了。「下台」、「滾出去」等言論不斷的傳來,接著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一個茶杯摔落在雪曼的腳邊,雪曼和魅豔還來不及反應時,會場的所有妖精代表都加入丟擲的行列,有的丟擲茶杯、有的丟擲文具,子傑見狀後也立刻衝向舞台,並站在雪曼的前面替雪曼擋下所有擲來的物品,毫不閃避。

「如果這樣可以消除各位的怒氣,我願意站在這讓大家丟個夠,但就請各位給凡人一個機會,我們凡人雖然常犯錯,但我們會改進的。」

子傑語畢深深的一鞠躬,默默地承受所有妖精的物理攻擊,接著連雪曼也站出來向台下的妖精們鞠躬。魅豔見狀立刻打蛇隨棍上:「一種米養百種人,有好人也有壞人,我們不能一桿子打翻一船人,而且重點是我們一定要相信女媧神的智慧,女媧神創造人類一定有祂的用意,再者,你們難道忘了女媧神的恩情嗎?」

子傑和雪曼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行為感動了妖精代表?又或是魅豔的言論打動了妖精代表,兩人只知道飛來的物品漸漸減少,只是有了之前的經驗,兩人只好靜靜地站在魅豔的身後,靜觀後續。

「好,既然妳一直抬出女媧神的名號,我就給妳一個面子。除非妳能請出女媧神或是擁有女媧神的聖物,否則就維持各族自主,要和的就和;要打的就打,誰都別想要干預對方。散會!」

在虎嘯天的宣告下,妖精年會正式結束,群妖們一個接著一個離開會場,有的直接消失、有的變回其動物型態,植物系精妖更直接潛入大地。只是,這些奇幻的式術,並沒能引起雪曼的興趣,只眼雪曼一臉挫折地走向魅豔,兩人深深擁抱,相互安慰。

另一方面,子傑則是繼續維持驚戒,繼續目送離去的妖精們,突然間子傑發現虎嘯天的身旁有一個人正對著他揮手,子傑不看則以,一看之下終於發現了幕後黑手了,也終於知道是誰掀了他和雪曼兩人的底牌了。


[1] 《桃花源記》,晉朝文人陶淵明作於永初二年(西元421年)。
[2」縮圖來源:pixabay 作者:QSF2018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