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1-6.假設:「如果我們家變得有錢的話」

CE | 2021-08-02 09:00:02 | 巴幣 10 | 人氣 93

連載中《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資料夾簡介
世界的組成,是由許多人類可以控制與無法控制的變因而成。 「只要稍微小變動的改變世界的流向,將世界以極小的改變收斂到假設的如果,這就是收束重構,也就是假設世界」


  下午終於能上個正課了,沒想到升到了高中,聽課還是一樣那麼累人。

  比起國中的生活,高中翹課的人大有人在,睡覺也不會有人管。學生們的程度參差不齊,看教室裡同學們的學習態度就有所得知。

  雖然高中教的內容大多數在國中就有接觸過了,但是國中聽不懂的東西高中怎麼可能聽懂。聽課就想睡的老毛病又犯了,揉了一下眼睛再堅持一下。最後還是敵不過睡意的招手,稍微趴下瞇一下。游走清醒與沉睡的邊界,是我向睡意提出的妥協。

  直到手機來電鈴聲的呼喊,將我拉回了睡意邊界,才發現已經睡掉了好幾堂課。

  叫醒我的正是我爸打給我的那通電話,難不成睡過頭太晚回家被我爸擔心了嗎?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17:10,原來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真是太好了。

  這個時間點,我爸應該還在開車工作吧?我爸很少會用手機跟我聯絡,除非是有緊急的事情才會打電話給我。

  短短的十秒之間,大約是手機在第五聲鈴響之前接起來的那一刻,我就給自己做了沒有睡過頭的結論。

  「世超,你放學了嗎?」

  「是放學了啊。等等就要回家,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回來我有話要回家跟你說,你可能要有心理準備。」

  睡醒到現在的情報量真的有點大,如果不直接問清楚的話,我真的會往壞的方面去想。

  「到底是什麼事情?你現在不跟我說個所以然來,我會被你給擔心死。」

  「電話上講我會講不清楚。電話費很貴,那我就先掛了,早點回來。」

  「喂!」

  …

  已經掛斷電話了啊?

  再次看著手機上的時間,沒心思猜測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收拾好書包之後,我趕緊跑步趕上公車回家。

  往常玩著按鍵手機內建的遊戲,是我國中時期在車上的消遣娛樂。但唯獨這次,沒有什麼心思去玩了。

  回到家裡,我爸還沒有回來。

  拿著櫃上的泡麵撕開來,麵塊泡著熱開水撒上調味料,平時都是我準備泡麵回家等我爸吃麵,然後看著電視。

  習慣拿著電視遙控器的手,還沒按下遙控器就放了下來。

  遙控器扔向沙發,我已經沒有什麼心情看電視了。

  因為我很清楚,我們家可能要發生大事了。

  等待難熬,也特別的漫長,我躺在沙發上,闔上了雙眼,想著不愉快的回憶——

  ——就這樣到了晚上八點半。

  「我回來了,對不起叫你早點回家等我,卻讓你等太久。」

  是我爸回來了。我趕緊起身,揉了下雙眼,「不要緊,我已經習慣了。」

  桌上的泡麵應該已經泡爛了,不過還是能吃就是了。

  「我要跟你講的,就是跟住宿有關係的事。」

  「房東不是願意讓我們慢慢償還房租嗎?」

  「房東說下個月房租要漲價了,因為菜價油價上漲,希望我們能共體時艱。」

  「『共體時艱』這個成語很方便是吧!要人家共體時艱,然後再叫人家替她承擔她的『時艱』,到底在說什麼屁話!」

  一切都變得安靜。要怪都怪睡醒的我情緒不是很好,眼看父親的情緒低落,我不應該大發雷霆的。

  「對不起,是爸爸不夠努力。如果我能再兼更多差的話,我們就不會被房東要求搬家了…」

  「為什麼要為這種事情道歉?你已經工作到勞累生病了幾次,即使如此還是一直工作下去,你以為自己是鐵打的嗎?」

  「我們已經欠繳房租半年了,再拖下去的話,負擔只會越來越大。我已經決定好要全家搬去叔叔家住了,中午我也跟叔叔聯絡了。」

  「你不是討厭叔叔嗎?難不成你已經忘記他們是怎麼對待我的嗎?」

  「我知道很難受,但是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對不起,世超。」

  「不要再說了。」

  「搬到叔叔家住的時候,記得要跟他說對不起,曾經對他的無理說抱歉。」

  「不要再說了!為什麼我們都沒有錯,我們卻要一直說抱歉!」

  我連一口晚餐都沒進食,就回到房間用力的甩門關上。


  運氣本無情,而我的父親似乎是被惡運纏身的人。

  我爸以前從事秘書,投標是他的工作,二十五歲那年,因為詐騙集團的綁架電話信以為真,而放棄了當天的招標。

  據說原本如果我爸沒有因為那通詐騙電話而放棄投標的話,標案應該就能到手。當時沒有投標代理人到場而棄權,所以公司處分了我爸,「虧損」由我爸一個人承擔。工作沒了,我媽也因為這件事情跟我爸吵了好幾個禮拜,最後離婚不歡而散。

  父親為了扶養我,奮力尋找正職卻屢受阻擋,過了半年才知道,原因是人事會蒐集前雇主對員工的評價做參考,但得罪了自己的前雇主,哪能從他身上獲得好評價呢?

  在我五歲時,就搬到叔叔家住,這幾年叔叔常常對我們使眼色,用話數落我爸,說是寄生蟲、米蟲、垃圾敗類等令人不快的詞彙。

  有一次我受他毆打所賜,我爸看不下去跟叔叔吵架之後,決定自立自強搬出去住。

  雖然沒辦法找到能讓他足以養家的正職,不過找了一份可以兼職的工作,週六週日做輪班技術員,剩下的平日時間就開計程車載客。

  每個月所賺不足兩萬五,扣掉生活費、學費、每個月定期償債等必要支出,勉勉強強能過個正常人該有的生活就該偷笑了。

  但是這幾年下來,生活支出成本越來越高,即使節省支出卻還是入不敷出。

  明明下定決心說好不會再見到那勢利眼的叔叔,所以才搬出去到便宜的地方住。聽到要回到叔叔的公寓住的時候,我的反應真得太過激動了。回想起叔叔以前是怎麼對待我跟我爸,我就難受得令人想吐。

  是啊,如果我們家運氣很好的話——如果我們家變得有錢的話,就不用再苦惱房貸與債務了。

  如果我們家變得有錢的話,就不用再思考下一餐該如何籌劃了。

  如果我們家變得有錢的話,就不用再看見那些人的臉色了。

  「如果我們家變得有錢的話——該死!」


  語音剛落,一陣機械的鳴音使我回過神來,至少我已經聽過這個聲音兩次了,不可能不認得這個聲音!

  我絕對沒有聽錯,那個聲音是假設發動的聲音!

  難不成我剛剛的自言自語,讓假設發動了嗎?時空課老師不是給我解除假設世界的權限了嗎?

  累詞?難不成還能看到嗎?我四處尋找被稱為累詞的積木文字,發現視野裡的那個掛在門邊的棕色水晶,裏頭居然能看到積木文字,積木文字就在棕色水晶裡面不停地變換著。

  怎麼為什麼我還能看得到那個積木文字?我很確定時空課老師已經給我解除權限了,當時在眼前所有的累詞都消失了才對,但是累詞這次怎麼會出現在水晶裡面?

  雖然只能看見一個累詞,但看得很清楚,他正在裡面不斷的變形,不斷地轉動切換結構。

  這次的機械鳴音異常的漫長,難不成這個世界會因為這個假設產生劇烈的變動?

  雖然事發突然,感到意外是真的,但說不定這是一次機會,這是讓我能改變人生的一次機會!

  仔細看好了,這個世界到底會改變了什麼?等著瞧好了,所有瞧不起我的傢伙!我一定要給他們好看!

  「…」

  直到鳴音結束,萬物寧靜,視野的東西完全沒有任何變化。

  房間裡的東西沒有因為這個假設產生改變,床還是我的床,桌子還是一樣不變。

  原來,是我在幻想嗎?

  只是一個BUG,讓我能看見積木文字罷了,而我還以為我能假設世間所有的一切。

  那個聲音,說不定是鄰居家的電腦喇叭發出的聲音。

  在無數的巧合之下,還以為自己能用假設改變世界,實在是太可笑了。

  我低著頭哭泣,無助與失落感湧現上來。

  看來,我永遠都逃不出去這個注定失敗的世界。


  一通電話在我失意的時候打來了幾次,我過了許久才拿起手機接通聆聽。

  「陳世超,你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喔。」

  「蛤?什麼?什麼事情都沒有變化好嗎?」

  「再次觀察一下這個世界。」

  「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那是時空課老師打來的電話,我立刻關掉了手機,才發現我身上的折疊式手機怎麼變成了平板手機?

  手指很清楚手機的開機鍵,但是連剛剛手機怎麼解鎖圖形驗證的,印象都沒有。

  試著再解鎖一次,成功畫出了圖形解鎖,難不成這真的是我的手機?

  假設,應該是發動了。

  試著摸索了幾次,屢次成功解鎖了手機,嘴角微微上揚的我得意了起來。這是時空課老師還沒有告訴我的一個重要的消息。

  即使不明白假設世界是如何構成的,但我還擁有這個世界的唯一關鍵情報——習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