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來自絕境 From the Edge 第三章:黑色的訊息

春捲^_^ | 2021-08-01 21:38:17 | 巴幣 12 | 人氣 53


       在一個祥和的冬日早晨,木屋外的森林小空地,有兩人拿著劍互相對練、拆招。少年動作飛快的不停出劍,身影幾乎要模糊成一片,令人無法看清。中年男子則是精準無比的打偏或接下攻擊,儘管處於被動,卻是絲毫不亂。
 
       這是兩人每天的例行公事。作為雷克利斯的養父,狄恩盡力傳授劍術給少年,讓他能夠保護自己。不過,狄恩從來沒有正式教導他特定流派的招數。
 
       他所做的,只是在十多年間,天天和雷克利斯對練,讓他累積實戰經驗,而不是教給他完整的一套劍法。事實證明,與其硬塞東西給雷克利斯,不如讓他自己領悟,培養戰鬥直覺比較有效。
 
       「看招——」雷克利斯連續刺擊,手法輕盈多變,虛實相間,每一次都瞄準不同要害,為的就是要迷惑他的對手狄恩。
 
       「太急躁了。」狄恩輕鬆閃過劍刃,然後一把抓住雷克利斯的手,將他拋飛到半空中。
 
       「哇嗚——」雷克利斯高高飛起,一頭栽進旁邊新積的鬆軟雪堆裡。
 
       「好賊喔~怎麼可以用手?」
 
       「誰叫你要露出那麼大的破綻。」狄恩冷峻的面容似乎添上一絲笑意。
 
       「可以先拉我出來嗎?雪堆裡很冷欸。」雷克利斯掙扎著想從雪堆爬出,鬆軟的雪卻讓他難以施力,於是只好無奈的伸出雙手。
 
       「真拿你沒辦法。」狄恩讓雷克利斯攀住自己手臂,一把將少年從雪中拔出。
 
       「唉,感覺每次都只差一點……」少年垂著頭嘆了口氣
 
       「要打贏我,你還差的遠呢。」
 
       狄恩拿起抹了油的布塊,坐在大石頭上仔細擦拭劍刃,利用太陽的反光檢查劍上有無刮痕或破損。
 
       「真是的,狄恩你為什麼那麼強啊?」
 
       「多練習。」狄恩頭也不抬。
 
       「又是這句……我要去換衣服了。」雷克利斯拖著被雪浸濕的衣服,走向木屋方向。
 
       「雷,別忘記要去河邊打水、劈柴還有清理屋樑上的冰霜。」
 
       「盡是些體力活嗎?饒了我吧。」
 
       「你最欠缺的就是體力,給我多練練吧。」
 
       「是——
 
       等到雷克利斯走遠之後,狄恩才緩緩站起身來,收劍入鞘。
 
       「感覺自己老了呢。」他自言自語
 
       不知何時開始,雷已經從原本搖搖晃晃,連路都走不好的小小孩,長成清秀漂亮的少年,而且劍術十分了得。再過不久,也許是一兩年之後,又或是隔天早上,他就會擊敗自己了吧,狄恩心想。
 
       他一如往常,在木屋周邊巡視,查看地上是否有野獸或者魔物足跡,以確保危險的生物不會突然攻擊房子,讓冬日累積的存糧和物資付之一炬。
 
       偶爾會有普通狼群或是赤熊等潛在入侵者在附近徘徊,不過這些都還算小事,雷自己就能解決了。
 
       真正麻煩的是一種叫做「吉爾多」的獸形魔物。牠們全身長滿尖刺,橫衝直撞起來非常危險,而且很堅硬,得用強力的弓箭或弩才能貫穿他們的護甲。
 
       不過,今天不是吉爾多,是比那還糟上一百倍的東西。
 
       「這是……人類的足跡!」
 
       狄恩在一棵樹下,發現被踩斷的樹枝,以及雪地上凹陷下去、不算淺的靴子踏痕。地上的足跡十分明顯,而且連續不斷,可見對方要不是笨蛋,要不就是完全沒有要隱匿行蹤的打算。這時,他聽到了腳步聲。
 
       狄恩瞬間一顆心沉了下去,像是被人綁著一顆大石,拖進冰冷黑暗的湖底。一切都完了。
 
       「好久不見啊,我的朋友。」一人身穿黑色披風,五官藏在陰影之下,站立於狄恩後方。
 
       黑色的披風,捎來黑色的消息。
 
       「用不著說反話。來自西方大陸,精靈王國,世界樹的刺客,布萊克 · 希爾。」
 
       一陣風吹過,揭露披風帽之下男人的身份。端正五官、修長優雅的身形、夢幻如紫水晶一般的眼珠子,以及標誌性的尖耳朵。他就是狄恩口中的刺客,布萊克 · 希爾。
 
       「彼此彼此。來自蘭德爾王國,無人能敵的『劍鬼』、前紅鷲傭兵團團長,狄恩。」
 
       「別用那種方式叫我,我承受不起。」狄恩冷冷說道
 
       「我找了你好久好久呢。十年以上了吧?沒想到你們居然躲在這麼難找的地方。」
 
       布萊克撫摸臉上唯一一道醜陋疤痕,從額頭延伸到眼睛,再到嘴角附近。那道疤痕所經之處,皮膚全都扭曲變形而焦黑,澈底毀了他的半張臉。
 
       狄恩永遠忘不了,自己那天是如何的憤怒,如何的絕望,以及如何瘋狂的在這位精靈法師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你們的目標不是雷克利斯嗎?」狄恩一隻手緩緩移向劍柄
 
       「你說那個有特殊體質的小鬼啊……那是女王的命令。不過我比較關心你呢。」
       「自從你殺了我妻子,然後在我臉上烙下這醜陋傷痕,我就沒有一天不想起你這張有如屍體般僵硬噁心的臉。」
 
       「彼此彼此。你殺我同伴的時候也沒手軟過。誰知道美麗的外表底下,流的是惡魔之血呢?」
 
       兩人同時拔出武器。
 
 

創作回應

朝祈
繪師覺得你可憐送你ㄊㄓ
2021-08-29 22:51: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