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9喪失魔力

藍飛璃 | 2021-08-01 19:30:02 | 巴幣 20 | 人氣 96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你出來找我,就是為了要跟我說七英雄的事情嗎?那艾莉亞怎麼辦?留她一個人在塔裡?我擔心……她會不會又弄得一身傷……然後沒人照顧……」或是不小心把塔給炸了……
想到身為賢者的我們,雖說沒有規定不能隨便晃出塔,但要這麼都跑出來,那還有誰能管理塔的大小事?難道要丟給長老們?
看著凱伊洛,我有些憂心,但他卻看向我,露出微笑:「其實這點妳不需要擔心,因為那些黑魔法其實都傷不了她的。」
「為什麼?這是什麼意思?」想到她老是把自己弄得大傷小傷的可怕場景,甚至還有幾次把自己炸得皮開肉綻,那畫面,每每想起,嚇都嚇死我了……
「我想,妳還不知道她為什麼用此種方式鑽研黑魔法吧?」
聽著他的問話,我搖了搖頭,他才又微微一笑,再次說:「我想也是,畢竟我們都不曾提過,而且主要在照顧她的都是我。」
他停頓了一下,才又開口:「細項的部分,我就不贅述了,簡單的說,她的身體受到了詛咒,是一種傷了馬上會好的詛咒。」
「詛咒……」我張大嘴,不敢相信的看著他,因為我從沒想過是這樣的答案。
「對,」他點頭,臉上掛著淺笑,繼續道:「她所受的傷,遠比妳能想像的更深、更黑暗,所以當我知道時,一開始我覺得不可思議,然而久了,我卻深受她吸引,因為同樣有過傷痛,她卻表現得比我堅強、樂觀,清楚她受傷一樣會痛、會難受,這讓我很不忍,所以我無法不為她做點什麼,如同她總是幫助我們一樣。」
「所以,為了不讓我知道,才會都是你照顧她?」想到那些日子,凱伊洛真的是時常當起了全職照顧者,把艾莉亞照顧得無微不至,在旁邊看得我都羨慕了,但說實話,我並不想把自己弄成那樣……
「也不算,會不讓你接觸,就只是純粹希望妳能專心在學習、精進自己上,她那樣做,單純是因為方便實驗,畢竟能承受黑魔法傷害的人是少之又少,所以她那不要命的行為看過就好,不用太在意,因為我們需要更加成長的妳,畢竟妳可是利斯登多年來少見的天才兒童。」
「你知道,我已經不是兒童了,凱伊洛……」聽著他的用詞,我無奈的對他抗議。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幾歲,而那句天才兒童也聽多聽膩,說真的,我沒有多聰明,就只是懂得探究和解決問題而已,此外,對於一個二十五歲的成年女性來說,這種歲數還被叫兒童,不要說其他的,光感覺就有自己是不是腦袋哪裡出了問題,長不大,然後才以此稱呼……
「我知道,但在我們眼中,妳依舊是個小女孩啊。」他笑得溫柔,我卻看得無言。
算了,小孩就小孩吧,換個角度去看,他們就真的像我的父母,同時也像我的導師,照顧我並教導我許多事情。
「好了,晚了,好好休息,我想,等妳的腳傷好了,也可能差不多是出發的時候,到妳完全康復之前,我都會全程照顧妳,另外,這段期間都嚴禁使用魔法,明白嗎?」他起身離開前,不望對著我叮嚀囑咐。
「是──」雖然是碎碎唸的叮嚀,但聽起來還是很窩心。
在他離開後,我也拉了被子,放鬆自己,好好大睡一場,畢竟難得嘛,不用做事,也不用研究,完全的放空,什麼事都不用想,真好!
數日後,在凱伊洛的細心照料下,我的腳傷終於完全康復。
於房間中,他替我拆開裹布,同時看著幾乎沒什麼疤痕的小腿,稱讚的說:「妳所研發出來的藥物真的很有效呢。」
「當然,這都多虧了你還有艾莉亞啊!」凝視著腿上已癒合的皮膚,我開心的說,抬頭望向他,直接問道:「傷好了,那我能用魔法了嗎?」
他看了看我,然後伸手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完全沒有說話,這些如安撫一般的動作,讓我無法理解。
「還不行,因為傷會好這麼快,是依靠藥效的關係,魔物的毒素還未完全解開,暫且還是不能運用魔法。」他收回摸著我頭頂的手,惋惜的說。
「那到底是怎樣的魔物,竟然這麼麻煩……」得到這樣的答案,我忍不住抱怨。
「不清楚,畢竟屍體已經被妳給燒毀了,除非遇到第二次,否則沒辦法進一步了解。」他帶著淺笑,無奈的說。
「如果不能使用魔法,那還是一樣不能出發,對吧?」嘟起嘴,我不滿的看著凱伊洛,照這樣下去,要何時才能去就托馬殿下啊……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只能都先暫緩,等妳的狀況好一點再說了。」他溫和的回應,水藍色的眼眸如同看孩子般的凝視著我。
「說是狀況好一點,可是我完全沒有任何感覺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雖說不能使用魔法,可是也好像哪裡怪怪的,因為我對魔力的感受是毫無感覺。
「……蕾伊,妳感覺不到自己的魔力很混亂嗎?」看著我的反應,凱伊洛豎起了他那好看的眉,擔憂於臉上一覽無遺。
「……」他的提問,讓我此刻才緩慢的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我好像……」思緒轉動,思考著他的話語,內心的慌張,忽地不受控從心底竄出。
那樣的可能性,我開始緊張了起來,恐懼隨著思緒擴散至全身,深入每一個細胞,慌忙地,我站起身,快速地衝出房間,跑到了樓下客廳,而此刻,正在討論事情的葛爾路克、蘇菲亞以及部分騎士團的人,全停止了聲音,一臉不解地看向我。
但我根本無暇理會,拉出放於樓梯下的大箱子,手忙腳亂地翻找出裡面的一個魔道具,那是塊黑色的板子,稍微有些重量,是以黑魔石製作而成的魔力感應裝置,能拿來測量周圍魔力。
算是專門用來找魔石而設置的道具,只因為一般人根本無法不透過魔法師,自行探找出魔石的地點。
瞪著手上的東西,只要是魔力源,都可以拿來測量,但是我的魔力……
看著上頭的顏色,從拿起到現在,它始終都是黑色,正常狀態下,在沒有運作魔力的同時,身體也是會散發魔力的,所以它應該要有反應,要變成其他顏色才對啊……
想到自己喪失魔力的可能性,心臟開始慌亂的狂跳,吞下口沫,抿著唇瓣,如果……如果我開始運行魔力的話……
「蕾伊!不可以!」凱伊洛阻止的聲音,從樓梯旁傳來,我轉頭看向他,慌張的開口。
「只要一下,我只要一點點的測試就好,我要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驚慌思緒壟罩了我,幾乎讓我無法再進行思考,只想著該怎樣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喪失魔力,如果一旦真的失去魔力的話,那我就……
想到自己再次成為一個無用之人,那唯一的棲身之所,利斯登,失去魔力的我,肯定會被迫離開那裡……
那是我唯一的家啊……
「蕾伊,這種現象可能只是暫時的,應該過一陣子就會好轉的。」凱伊洛在我身旁蹲下,對著我安撫。
「什麼叫應該!如果永遠都沒有恢復呢!如果一輩子都是這樣,那我要怎麼辦!魔力是我現在唯一的寄託,那是我僅存的東西!如果沒了的話……如果真的是那樣……」咬住唇,我忍住那將衝出口的哭泣聲,想到那樣的未來,內心的恐懼與不安便開始吞噬著我。
身為魔法師的我,從小就拼命地,努力的,好不容易才在利斯登得到一席之地,證明了自己的存在價值,然而,現在卻失去了它,失去了魔力,如果這是真的,那我……還剩下什麼……
驚恐的瞪著眼前的黑石板,雙手因恐懼而顫抖了起來,慌亂的淚水無聲的佔據了我的眼,如斷了珍珠的線,開始不斷落下。
「凱伊洛……告訴我……告訴我這是假的……這是假的!」我抬頭望向他,丟掉手中的石板,抓住他法師袍的袖子,聲音顫抖的對著他喊。
「拜託你告訴我這是假的!是假的!哇啊──」我最後仍是克制不住情緒的痛哭失聲,靠向他,恐懼與悲傷完全掩蓋了我的思緒。
「蕾伊……」他伸手擁抱住我,緊緊的,將我抱在懷中。
「我不要!我不要!嗚嗚──利斯登、利斯登是我唯一的家──沒有了魔力,就等於失去了那裡──嗚──我不要!那是我唯一的棲身之所啊──」我大聲的哭喊著,對於周遭的一切根本感受不到,僅有的,只是絕望……
「蕾伊,不會有事的,不要想那些,這一定只是暫時的。」
凱伊洛的安撫,完全沒辦法進入我的耳中,我只是不斷地哭著、喊著:「好不、好不容易找到的地方……嗚……沒有魔力的我……就什麼也不是了啊……嗚嗚……」
我好痛苦,真的好痛苦,為什麼這世界要對我這麼不公平,讓我失去原本的家,現在,好不容易在新的地方建立起自己的一切,為什麼卻又這麼輕易的把我努力得來的所有都奪走……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發生什麼事了?」葛爾路克關心的聲音,此時傳了過來。
凱伊洛抬頭看向他,沉默了下,擁緊懷中的我,安撫的輕拍著我的背,嘆了聲後,對著葛爾路克說道。
「上次使她受傷的魔物,疑似有透過毒液來干擾魔力流動的能力,現在她的魔力混亂,無法凝聚。如此分散的狀態下,一些魔力感知的東西自然是感覺不到什麼。」
「那、這種情況有解嗎?」他問,語氣明顯多了擔憂。
「目前還不知道,我想進一步的檢查確認,應該是能夠找出方法。」凱伊洛說著,擁著我的手輕撫過我的長髮,給予無聲的安慰。
但我只是不停的哭,不甘心、憤怒、悲傷,全在我的腦海中不斷盤旋,我好恨,真的好恨,為什麼要奪走我好不容易擁有的一切……
凱伊洛的想法說出後,沒有任何的回音,只剩下我難過地哭聲,充斥著屋子的每一個角落。
片刻後,我聽到爾葛路克沉重的嘆了一聲後,他蹲下身,頭頂上傳來了溫暖的熱度,他摸上了我的頭,然後開口。
「別哭了,妳的魔力並沒有消失,只是似乎被某種東西干擾而變得混濁而已,相信過一陣子一定會恢復的。」
他的體溫,透過那粗糙的大掌傳來,平穩低沉的聲音,如安撫的魔咒,輕易地揮開我心中的黑暗,緩緩的,我停止了哭泣,抽噎著,離開凱伊洛的懷裡,轉頭看向他。
「你、你說的……是真的……?」望著他,我的眼淚依舊無法控制的從眼眶滑落,抽著氣,不解的問,「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
「是魔力的感知,他擁有魔力探測的能力。」凱伊洛說,同時低頭看向我,溫柔的笑著繼續道:「他說的是事實,只是妳太心急了,魔力的混濁,使得擁有魔力者本身無法運用自如是很正常的事,因為這明顯是一種咒術,只要找到解開的方法就好,那不會是永久的。」
我沒有回答,只是困惑地看向凱伊洛,因為我不明白,為何會有這種咒術存在,而且還發生在我身上……
再轉看向葛爾路克,針對他剛才的說法,為什麼他能擁有高階魔法師才有的魔力感知能力?而且還能準確地感受到魔力中的差異?這明顯的不是普通魔法師會有的力量,更弔詭的是,他本身並不是魔法師……
「蕾伊,妳忘了?並不一定是魔法師才有魔力感知的能力,只要有魔力的人,稍加練習一下都可以學會的,只是相對的,其他方面的魔法能力就會無法使用,沒辦法像魔法力強大的人一樣,有全向的發展。」
聽著凱伊洛的話,我凝望著葛爾路克,回憶起過去與他的對談,確實,我僅知道他懂魔法,也知道他好像清楚一些魔力的相關知識,但我卻不瞭解,原來他是把魔力的學習往另一個方向去發展。
只不過,綜觀來說,我根本沒有想過他會把他自身的魔力拿來學探知,因為絕大多數有魔力的人,都是朝攻擊魔法或強化魔法優先學習的。
「因為哥哥總是要面對魔物嘛,所以為了大家的安全,他除了一點治癒術外,魔力的探知能力可是很強的喔!」蘇菲亞解釋,並來到我眼前,蹲下身與我平視,伸手,她也同對孩子般的摸了摸我的頭後笑說。
「我們雖不是魔法師,但仍有一些魔力可以用,所以就學了如何協助騎士團的能力,其中最好用的就是治癒術和魔力的探測囉!」
「蕾伊,」凱伊洛輕喚了我,我看向他,伸手,他以拇指拭去我的淚,溫柔的說:「我相信這件事只是暫時的,因為妳的身上只是魔力變得混亂,無法輕易使用,並不是真正的魔力消失,只要找出方法,肯定能夠解決的。」
「嗯……」我低應了聲,低下頭,靠向凱伊洛的胸口,悶悶地想著。
如果真如他們所說的,我的魔力可以再次恢復,那……我就可以繼續待在那裡,不用離開了……
「如果……妳真的被趕出利斯登,坎伯蘭永遠歡迎妳。」
「哥!」蘇菲亞聽了,趕忙出聲,並打圓場的說:「他是說,要妳不要擔心,一定不會有事的,所以妳也不會被利斯登驅逐,而我們坎伯蘭隨時都歡迎妳過來!」
葛爾路克的話,使我的心同被尖針刺中,隱隱痛著,我緩緩轉看向他,只見他神情平淡,可是黝黑的眼瞳卻帶著認真,好似完全不清楚自己說的那句話有多狠。
雖然在蘇菲亞的解釋下,我的心情稍稍撫平,然而那個男人出口疑似安慰的話語,卻扎扎實實的刺傷了我,因為那裡是我好不容易擁有的棲身之所啊……
悲傷再次席捲而來,淚水又開始不受控制的從眼中掉落,顫著唇,我難過開口:「難道你真的希望我被利斯登敢出門嗎?是要我滾出那裡嗎?你、你太過分了……」
「蕾伊,妳別哭啊!」見我再次落淚,蘇菲亞慌張地說,隨即瞪住葛爾路克,責罵道:「你真是的,安慰人也不是這樣說的,利斯登對她有多重要,難道看不出來嗎?」
葛爾路克沉默的接受了妹妹的責難,好看的濃眉悄悄豎緊,注視著我的眼明顯透出了苦惱,唇瓣微抿,幾分鐘後,才緩緩出聲。
「對不起……」他明顯的不知該再說些什麼,僅能簡單的吐出道歉的話語,垂下眼,嘆了聲後,便起身朝同樣在屋中的騎士團成員走去。
「對不起,他就是那樣子,人雖體貼,但就是不懂得說好聽話安慰人。」趕忙的,蘇菲亞再次對著我解釋,希望我不要繼續掉眼淚。
但,我雖清楚他們的想法,可是我仍沒辦法適應現在的狀況,因為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畢竟魔力本就一直是我從小唯一的精神寄託……
「蕾伊,就算沒有了魔力,妳還是有能作的事,難道忘了妳最喜歡的東西了嗎?」凱伊洛再次摸了摸我的頭,溫和的說。
「喜歡的東西……」我咕噥低語。
思緒轉了轉,是啊……就算沒有魔力,不能使用魔法,我最喜歡也一直在作的事情,還是一樣能持續,因為那些東西的目標,就是為了沒有魔力的人而做的啊……
凱伊洛的提點,使我那被烏雲罩頂的思緒再次燃起了希望,望向他,我感激道。
「謝謝你,凱伊洛,我想我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了!」
「很好,這才是我所認識的蕾伊娜芙。」他微笑,水藍色的眼瞳欣慰的著凝視著我,「即使不能使用魔力,相信妳也一定有辦法做到妳想做的事,不過記得,這是暫時的,利斯登是永遠不會放棄妳,畢竟,妳可是一個得到紫晶賢者稱號的魔法師啊。」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