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二一

Ej | 2021-08-01 19:00:14 | 巴幣 14 | 人氣 66


《雙面少女》


  「為什麼啦——!?」

  「抱歉妙純,只是妳這張嘴有點太沒大沒小了。」我每次揮刀都完好的擊中她,頭、腕、膝、腰、胸,開始到現在五分鐘內她沒擊中我一次,倒是我手中的竹刀被我揮到快散了。

  「對不起啦——!」她邊哀嚎邊後退,最終被逼至牆角...

  「將軍下手好重...」

  「太不留情了...」

  「齋藤小姐都哭出來了...」其餘隊員在指指點點。

  妙純雙手抵擋我的竹刀,我不斷加大力道「將軍好可怕——!」

  「有破綻。」用刀柄勾住她的刀用力扭轉,把她給繳械,然後來個正劈「面!」

  「啊——!」她本想來個空手接白刃,然而落了空「好痛...嗚嗚嗚...」

  「呼~舒暢...花島!換你!」

  「咿!可...可貧僧只是為了勸架啊...」就他的說詞,兩三天前他們鬥毆時他是為了制止才加入的,但還是被我罰了。

  「我只是想找人打而已,快點~拿真傢伙也無所謂,反正我只用竹刀~」經過墨山那次的無人道試煉後,我光用竹刀就能一次打十個拿真刀真槍的「快點~」

  「唔...貧僧知道了...」他不拿真槍,而是木棍「貧僧知道實力不如,但貧僧也絕不以真槍對著將軍。」

  「哦~不錯...彌生一彎新参上!」

  「花島胤風,僅尊教誨!」

  十分鐘後~

  「呵...呵...呵...哈哈哈哈~你好厲害啊!」我撐著竹刀站著,花島倒在地上,他的木棍被打成兩截掉在一旁。

  「將軍在大笑!?」

  「將軍看起來很開心?」

  「...將軍...沒事吧...?」

  「別光故著看,快練習~」

  「「「是!」」」

  「為了將軍的笑容!」

  「「「在所不辭——!哦——!」」」

  我把花島拉起來「槍術哪學的?」

  「奈良寶藏山興福寺,師傳寶藏院。」

  「嗯嗯...下次教我啊~回去對練吧。」拍拍他肩膀「阿武松!換你!」

  「唔欸?」

  「對,快拖著那坨脂肪過來。」看著他步履蹣姍的移動,緩慢的拖著身子靠過來。

  「戰場跟相撲可不一樣哦。」

  「這俺知道...將軍是想對練吧?總之先打再說。」

  「真積極啊...好啊,來吧。」舉起竹刀「開始!」

  口令一下,他直直用頭衝撞過來,我躲開後用刀擋住他的推掌,迅速跳開避免被奪刀。

  他迅速的跑過來,我壓低身姿朝他肚子一捅「什麼!?」完全沒用,被一把撞了出去。

  一起身他就已經逼近,雙肩被抓住往後摔,騰空翻滾避免了衝擊,再次壓低下盤朝腳踝攻擊,但他扔聞風不動。

  兩隻手掌不斷的推,其速度足以形成一道牆「這就是橫綱...不只...是更上乘的功夫。」我全力後撤,加快步伐蹬上牆壁以超過他推掌的高度躍起,全力往他腦袋劈下去。

  咚——嗡——嗡——嗡——嗡——如寺廟的鐘聲響起,竹刀成了碎片,巨掌直撲而來,我借力跳開。

  「嘖...嘗試看看吧...」我深呼吸,氣沉丹田,調整體內氣的流動。

  這時他再次以頭為武器衝撞過來。

  在他即將擊中我的時候,我開始吐氣「二十吋...十八吋...十三吋...十吋...不行了...」氣沒了的瞬間便打出右掌「吋勁!」

  「唔哦...呃啊!」右肩被我擊中,阿武松被彈了開來,退了幾步後他跪在地上「認輸...」

  「呵...呵...呵...呵...咳咳...痛死了...」在墨山修行那時,被軒轅大帝用這招壓著打,之後回來鑽研後,最多只能到十吋,離最高境界的零吋還差太遠。

  看著有些瘀青的右手腕「喂阿武松,你是什麼做的啊?硬死了...」不知道是我不熟練還是這傢伙太硬的關係,整隻右手到肩胛骨都隱隱作痛。

  「天生的。」

  「唉...見識到了好東西呢...」我走到道場正前方的台階上「好!今天到此,想繼續的可以繼續,其它的就地解散!」

  「「「收到!」」」

  拖著有點運動過度的身體直接往道場前沒幾步的家裡走。

  上了樓,給浴缸灌水「啊~舒服...」整個身體泡在浴缸裡,享受這份悠閒的幸福。

  花去天守那給總督幫忙了,光信那幾個小鬼頭在樓下和室玩遊戲玩的不亦樂乎。

  享受著溫熱的水溫,放鬆全身的沉入水下。

  這時門被大力打開「將軍!有狀況!」難得看到羽月那麼慌呢...

  我緩緩從水裡坐起來,撥了下濡濕的頭髮「我說過就算是我還是會害羞的,不是說進來之前要先說嗎?明明有念話。」我站起來用毛巾擦乾身體「你先去外頭等,我馬上好。」

  羽月禮貌的鞠躬後出去了。

  儘管很掃興,但還是得進將軍的本分,迅速把身上的水都擦乾淨趕緊離開浴室。

  「好了,什麼狀況?」羽月拉起我的雙手展翅,往天守飛去。

  「總督中邪了。」

  「說人話。」

  「有種詛咒混雜在空氣中,伊吹的鬼族居民都身體不適,總督跟花最為嚴重。」

  「有頭緒嗎?」

  「八岐大蛇。」

  「...唉...又是什麼狀況...」總覺得我開始對這種神話級的怪物見怪不怪了...

  「赤符已經去天沼海峽調查了,等等應該會傳念話來。」

  「難道你們沒事?」

  「只有真正定義上的鬼族有這症狀,天狗只是過去被鬼族併吞才統稱為鬼。雖然不是沒事,但鬼族以外只要不要太接近源頭,理論上症狀都相當微小。」

  「繞一下路,去一趟常磐神社。」

  「請神主幫忙嗎?好主意。」

  「不,是把神主綁去幫忙。」

  「...也行。」



—————————»旭視角~

  出雲國東岸中部,時間已經到了下午。

  抵達海岸後跟魑魅觀察著浮在海面的巨大身軀好一陣子了。

  令人難以言喻的龐然大物伴隨著濃霧自海面浮現出來,壟罩四周的雲霧連太陽也難以穿過「下手為強嗎?」

  「不,保持距離,不知道防毒膜能撐多久。」

  「魑魅弄的結界不會多脆弱啦~」

  「別掉以輕心,總之先保持這個距離觀察。」

  「嗯...以浮出水面的尺寸來看應該有近千公尺吧?」

  「霧這麼濃妳能看清楚?」

  「嗯,用八尺鏡當手電筒可以照很遠~」把射出光芒的鏡面對著魑魅開開關關。

  「...算了...旭,妳有沒有感覺詛咒魔力比預料中來的少很多?」

  「因為封印還沒完全解開吧?也許牠還在睡夢中吧~」

  「真是如此就好...我們可是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霧絲毫沒有消散的跡象,但魔力確實有在漸漸減弱。

  「吶魑魅...為什麼爸爸的姓氏也有八岐?跟大蛇有什麼關系嗎?」

  「八岐說白一點就是八座山脈,傳說八岐叢雲的始祖是在八座山的靈脈交界處誕生的,而且伴隨著名為叢雲的霧氣。而八岐大蛇會這麼叫是因為他的八顆頭有如八座山脈巨大,且身體排出的毒氣有如叢雲一般。」

  「太好了~還以為會是祖先什麼的,還好不是。」

  「妳也知道八岐大蛇是人民給的稱呼,牠的本名是伊吹大明神,叢雲古時的蛇怪。」

  「...說到底,我們還是只能等牠醒來嗎?安倍晴明會封印牠是因為打不贏吧?更何況是我們...」緊盯著海面上的大蛇身軀,不禁擔心起來。

  「這也是我擔心的,就算牠醒來,我們也只有拖延的手段。」

  我們沿著沙灘走著,被霧染成灰色的天空令人心情不好...

  「啊,牠下沉了...」

  「想鑽回海底還是純粹沒力了...」

  雖說是下沉,但總覺得哪裡不對。

  向後退以防被海嘯般的波浪波及。

  我們兩人在濃霧中的礁石上設了個結界,並簡單的搭起棚子「我們的工作是隨時回報大蛇的動靜。」魑魅注意到我因為霧氣而有些冷,便把大衣脫下仍在我頭上。

  有點害羞的臉紅「嗯,我知道...」好溫暖~有魑魅的味道~

  在魑魅身旁的我能感受到他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向外散發一波魔力,利用類似聲納的原理取代視覺,來獲取四周的情報。

  濃濃大霧中,只有海面上大蛇的巨大身軀格外明顯。

  把八尺鏡放在地上,上頭冒出微微火光。

  「魑魅,可以說說你用了什麼術式才讓身體變成這樣的嗎?」無聊的開始找話題。

  魑魅沒什麼動作,表情也沒變化,直勾勾的盯著霧中的大蛇,說「那是一種用信仰來獲取力量的術式,無神論者貿然使用就會這樣。」他輕描淡寫的帶過。

  雖然對這種事毫不在乎的反應也不是第一次看了,但魑魅這樣還是會因擔心而有些不滿「你真的沒事吧?」

  魑魅看向我,似乎是在確認我的眼神「...沒事,今天好好休息就差不多好了。」

  「那我先休息一下,晚上換你。」靠在他身上閉著眼。

  安靜了一會兒...

  「旭,有動靜。」

  「我知道。」

  睜開雙眼,金色的瞳孔盯著沙灘遠處,那傳來了不該在這的魔力...

  隨著她一步步接近,聲音也越漸明顯。

  「媽的,都是霧是要怎麼走啊...這裡也設一個...」看魔力我能確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但這語氣卻截然不同「那蘿莉老太婆盡使喚人幹活,薪水倒是給多一點啊!還逼我穿這種衣服有夠難動。」

  我拿起八尺鏡往她的方向照射,魔力的光線揭開濃霧,一個纖細矮小的身影出現,粉色的頭髮跟平時不同亂糟糟、厭世的表情跟平時判若兩人,身後還拖著一車的錐狀金屬棒。

  「啊啊啊啊!老子幹嘛做這些啊!重死了!」見她把拖車的繩子摔在地上,躁動的踢腳下的沙,然後勾到繩子而跌倒,一臉栽進沙子裡「唔嗯嗯嗯嗯!!!!」

  我看了眼魑魅...

  他搖搖頭,似乎也不懂發生啥事。

  我從礁石上跳下,向跌在沙中的女孩伸出手「呃...阿蘇,妳還好嗎?」眼前的女孩正是阿蘇,正是那個溫文儒雅、積極向上的西洋女孩阿蘇。

  她抬起頭瞪我,我被嚇了一跳。

  阿蘇迅速爬起來,把身上的沙子拍掉,拖車上抓起有跟金屬錐用力插進我面前的沙子裡。

  「咿!?」我被這一舉動又嚇了一跳。

  接著她把拉著拖車的繩子丟給我「我要下班了。」然後爬上礁石,無視魑魅冰冷的視線,就這樣躺下,翹著腳睡覺。

  雖然很混亂,但我姑且吧拖車給弄到礁石上的結界中。

  「阿...阿蘇...妳今天心情不好?」

  她翻個身側躺面向我「哈?心情不好?這不是當然的嗎?穿著這種衣服整天東跑西跑,薪水還只有那一點點誰心情會好啊?說啊?哈?」

  阿蘇怎麼變這麼不良啊啊啊啊!!!

  「啊...那個...薪水部分我在幫妳商量~...不要生氣啊~」從包包裡拿了預先準備的饅頭出來「要吃嗎?」

  她看到食物,眼神就變得沒那麼銳利了「哼,拿來。」她一把搶去,兩三口就吞下去了...

  「那個...妳...不是阿蘇吧?至少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儘管很怕,但還是努力問出想問的。

  眼前的阿蘇坐起來「對,我是蘇也不是蘇,妳認識的那乖乖好學生是亞伯,是我覺得應付人類很麻煩做出來的分裂人格。」她得意的笑了。

  這態度真令人不爽「那妳怎麼讓這人格出來了呢?」

  「還不是因為那膽小鬼連詛咒也清理不了我才出來的啊~...還有那蘿莉老太婆根本就是早知道我的存在才丟這該死的工作給我...」她把瀏海掀起來嘆氣,然後把視線飄向我。

  「欸...怎麼?」

  她賊笑了一下,側躺倒在我身上「還是旭對我最好了~常請我吃點心又不會逼人穿一堆不知羞恥的衣服~咿...痛痛痛...」

  我捏住她躺在我腿上的臉,硬把她的頭提起來。

  「咿咿呀呀!痛痛痛痛痛!!!為什麼啦!」

  我小聲的在她耳邊說「剛剛妳的話乙姬都聽到了,我現在先罰一下妳給乙姬看,等等回去免得妳被關進地牢。」鬆開手。

  她痛得眼淚直流「唔唔唔...堂堂本天才居然要受這種罪...」

  我再讓她躺在我腿上「好了,說說你是誰還有阿蘇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她意外安靜的乖乖躺著,還以為她會掙扎什麼的。

  她開口「我的名字是該隱 伊瑪麗薇,亞伯的姐姐。」

  不知怎的,跟剛剛比起來,她躺在我腿上格外安靜「那妳怎麼說阿蘇她是...」

  「因為我是天才,把死去的妹妹加工裝進自己體內只有我做得到。」她靜默了一會兒「對,因為我是天才...」

  輕輕撫摸她的頭,溫柔的撥開她的頭髮,在她耳邊說「獨自離家這麼遠...辛苦了。」

  「突然說這些幹嘛啊...白癡...」她摀住臉,捲起身子「這個拿去,沒事我要繼續睡...」不久後,開始規律的呼吸著...睡著了...

  「...魑魅,我有點亂,剛剛發生了什麼?」

  「原來妳根本沒搞懂嗎!?」一直安靜的魑魅因我的問題而有點傻眼。

  魑魅看著睡去的阿蘇「這傢伙有五種魔力在體內,只有一個是她自己的,其他都不知道是誰的魔力。」魑魅似乎對阿蘇身上這不尋常的現象很感興趣。

  我仔細觀察她的魔力流向「嗯...嗯?」突然注意到不尋常的地方,我把她的領口拉下來,出現一條縫合的疤痕,從右胸連至後頸。

  有些驚恐的我捲起她的袖子「唔...這是...」她的雙手手臂上緣都有縫合過得痕跡,總覺得毛骨悚然。

  「魑魅...這魔力迴路...」

  他看著「嗯,她體內有三個魔力源頭。」

  「唔!這不就代表...」

  「對,她有三顆心臟。」

  這下我真的亂了,現在是怎樣?這麼可愛的小女孩是科學怪人?三顆心臟?該不會腦子也有三顆吧?

  甩甩頭,放棄思考,至少她看起來沒什麼大礙「魑魅...」

  「噓...」魑魅打斷我,我因而警戒起來。

  「該不會...」

  下一秒,一隻巨大的怪物衝破海面,浪濤打散雲霧,無數觸肢在空中扭動。

  「咿!!??魷魚!!??」

  「冷靜,大概是被大蛇逼出海面的,把它做掉。」魑魅起身跳下礁石跑去。

  把阿蘇輕輕放在地上,一同跑過去「"火拿"!」紅焰從手掌上竄起,大力抓住魷魚的腳,將火焰注入牠體內。

  「吱——!」

  魑魅靈巧的躲開牠胡亂揮舞的觸手,直直往牠的頭跑去「嘖...連復健都不夠...」利用利爪,他一手插入魷魚的腦袋裡,接著一根根的火柱從魷魚體內炸出。

  我抓起手上的烤魷魚腳,咬一口「嗯,好吃。」把一條觸手切下來拖上岸。

  這時看到阿蘇站在礁石上。

  「阿蘇~很危險哦?」

  她跳下來漂亮落地,直直往我這走來,抓住我的衣領「把我兩小時的心血還來啊啊啊!!!」她淚眼汪汪不斷拉扯我的衣服,但力氣小到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欸...?什麼意思?」看向海岸,注意到被烤焦的魷魚屍體邊有數根被弄得東倒西歪的金屬錐「啊...該不會是那個...」

  「妳知道我弄那弄得很累嗎!那蘿莉老太婆啥不讓我做偏丟給我體力活!」她對於自己費力費心完成的工作成果被破壞而憤怒,但她的力氣真的小到可以用可愛形容...

  「那個...阿蘇妳先冷靜,我等等幫妳弄好...」

  「老子是該隱!」

  「欸...原來阿蘇不是共用名字嗎?...總之妳不要生氣,乖乖~」抱著她的頭給她摸摸。

  「唔嗯...好啦...」她乖乖地靠在我懷裡...這樣子撒嬌的時候倒是挺可愛的...

  過後把那些金屬錐都弄回原位,魑魅則把魷魚拖上岸支解當晚餐吃了。

  我爬回礁石上「那些鐵柱是什麼啊?」

  「蘿莉老太婆說是什麼電網的,好像要防止什麼東西上岸的樣子。」

  看來是沒跟阿蘇說過大蛇的事...不,亞伯那邊一直跟我在一起一定知道,所以不知道的是該隱...原來她們倆不能共享情報嗎?還是其實她根本知道,只是沒興趣所以不記得...?

  阿蘇看著我「有什麼問題老子可以回答哦?」

  「那...既然是電網這類的東西,那為什麼剛才魷魚出現沒有啟動呢?」

  瞬間她僵住了,然後眼神飄往一旁「...忘記啟動了...」

  我掐住她的臉頰。

  「嗯...嗯...好痛...對不擠啦...呃呃呃...」

  「真是的...是說能跟原本的阿蘇...亞伯她說些話嗎?」

  「跟老子說就好啦,我再告訴她。」她揉著紅腫的臉頰「人格切換太頻繁會傷腦,短時間內應該都是老子了...哀...想睡覺...」

  我想了下「好吧...」於是把大蛇的事都說給她聽。

  說完,她的反應倒是意外的冷靜「嗯嗯嗯...叢雲的怪物啊...也沒什麼嘛~」

  仔細一看,她全身都在抖「...需要的話可以讓妳先回去休息哦?」

  「哼~!老子才不西...唔嗯...」她很可愛的咬到舌頭,摀著嘴、滾滾淚珠滑落側臉。

  抱著她讓她安心點「乖乖哦~不痛不痛哦~」這孩子跟平時的阿蘇比起來有另外一種萌感呢~

  突然想到剛剛從她那拿到的東西,是一個紙袋。

  我坐著,阿蘇就這樣靠著我睡著了,看來是真的很累了。

  我打開紙袋看,裡面是乙姬寫的那些金屬錐的說明書、一封信、兩個金屬圓餅狀物跟另外一封信。

  我先拿出一封信,上面的字有些潦草,很明顯是阿蘇寫的。

  把它打開來

  "Ms. Asahi
  可能會有一段時間見不到面,這期間姐姐還請麻煩了
  非常對不起這麼緊急,我馬上就會回到工作岡位的!

  然後袋子裡的東西是姐姐的見面禮,怕她害羞不敢給您在這邊跟您說一下~
  那個是姐姐跟千本小姐一起製作的血清,能免疫大蛇的毒性跟詛咒,因為暫時只有兩劑,所以優先給您與魑魅先生使用,剩餘的血清雖然只能排解毒性,但量不多,已經在趕製中了。

  然後該隱是個好女孩,雖然口氣不是很好,但很溫柔,麻煩您照顧她了。

  From  Su Abel"

  「關係很好呢...」

  「旭,快休息吧。」魑魅開口。

  「嗯,時間到了一定要叫我起來哦,你也要休息。」把一劑血清給魑魅,自己也先施打一劑,確實身體舒服多了。

  我躺了下來,阿蘇...不對,是該隱...他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跟著躺下。

  下午五點左右,我睡著了...希望魑魅時點會乖乖叫我起來換班...還是嘗試自己起來好了...

創作回應

一彎新現在是在測試升級後機体強度嗎...?
2021-08-01 19:21:40
Ej
對啊,找部下鍊手,順便試試看部下多挨打(X
2021-08-02 06:15: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