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柯爾霍格帝國篇 第三章 增進 6

黑漆 | 2021-08-01 11:20:56 | 巴幣 16 | 人氣 77


6.
  戰王殿以近距離觀賞顯得特別森嚴,穿著重型盔甲的士兵站在門口維持著秩序,巨大的石像屹立在入口旁,如同城門般巨大的的敞開著,一些信仰者紛紛走入內部參拜。

  「教會有士兵站崗,有點特別呢。」愛蘭訝異的說著,我也跟他有一樣的感想,白神教的教會不是時而時刻都有士兵站崗的,而且這些士兵看起來還是精兵。

  密絲媞偷笑了一陣,隨後解釋:「嚴格來說那不是士兵,是一種名為神殿戰士的神職,要說起神殿戰士的地位就要先說說戰王教的神職分配,一邊走一邊說吧。」她說完後帶頭走入戰王殿。

  亞瑟笑了一陣後說:「依我的角度,神殿戰士也可以說是一群精兵,他們非常可靠啊!」他的笑聲非常豪邁,神殿戰士們看見他與密絲媞和歌利亞時突然的行禮,似乎是他的笑聲讓他們注意到的。

  「都叫做神殿戰士了,不能算是士兵?」這一點讓我相當遲疑,總覺得聽著就不對,當我有這般疑問的同時愛蘭跟著問:

  「戰士是神職人員?」

  芙蘭兒認真的回:「隨著國家的文化與信仰不同,同一件事情的定義也會不太依樣,所以在戰士是神職人員這點應該不是那麼需要感到訝異的地方。」

  密絲媞聽聞後微微揚起嘴角,保持著壞笑接著說:「芙蘭兒說的沒錯——文化總是會不同,好比精靈族大多不吃肉這點也讓我們很困惑,但今天不是要論這些差異啦!先來說說戰王教的神職人員。」

  「神職人員分為兩類,戰王與神主類,戰王就是字面意思,在神職中負責戰鬥的一群,從高到低排下去就是:戰王、戰主、戰旗、戰者,他們四者都可以統稱為神殿騎士,而神殿騎士主要負責保護受傷的戰士與神殿。」

  「這也促使他們非常擅長打防禦戰,固守在一個據點或神殿中抵禦對手的攻勢,一般都是由戰王帶領整支軍隊,戰主帶領部隊、戰旗帶領小隊、戰者就是單純負責作戰,他們不負責侵略等行為,就是負責保護人與神殿罷了。」

  愛蘭露出了一副頓悟的神色,肯定的回:「我明白了!就類似專門保護其他受傷士兵的軍團,可是這麼說還是個士兵呢?」

  我覺得愛蘭得出的結論沒錯,就實際情況來說,神殿戰士還是一群士兵,只是專門負責防守。

  「確實還是一群士兵。」

  芙蘭兒則追問:「那他們除了負責防守神殿與傷者之外沒有其他的責任義務?」

  亞瑟此時一臉驚訝的說:「其實這我也不清楚——」

  歌利亞從亞瑟後方敲了一下亞瑟的頭並嚴肅的說:「整天只知道戰鬥與鍛鍊可不是好事啊!外地人都在問,你個本地人竟然說我也不清楚,還是貴為『戰神』之稱的男人。」

  「哈哈哈哈——亞瑟還是一樣蠢。」密絲媞冷笑著,語氣中滿是嘲笑的意味,但是亞瑟卻絲毫沒有生氣的意思,而是跟著放聲大笑。

  密絲媞接著說:「神殿騎士的義務主要就是防守據點與傷者以及維持大型儀式的秩序和基本的排場等等,原則上不負責直接祭祀,就是在祭祀時站在旁邊增添嚴肅氣氛的人。」

  「也就是說祭祀方面是由神主一類進行?」如果神殿騎士不負責,那就是神主方面負責了吧?

  愛蘭露出了一副思索的神情,過了幾秒後說:「所以神殿騎士比較像是教團的單獨部隊吧?」

  歌利亞卻否定的說:「不能這樣說,因為神殿騎士的指派也可以透過皇帝下令,所以應該說是皇帝的其中一支軍團。」

  當討論的同時,我觀察著戰王殿的內部景色,看起來比白爾希特亞教堂森嚴許多,壁面都是厚重的石磚堆砌打造,巨大的深色石柱屹立在通道的兩側,透明的窗戶外加裝的厚重的金屬條加固,內部有著許多紅色與黑色布幔懸掛以及當成地毯放在地面上。

  一盞盞放在燈架中的蠟燭發散著溫暖的熱光,神殿騎士整齊的站在一旁維持著基本秩序,而通道的兩側還不時可以看見一些石像,不過我看不出來是誰的雕像,密絲媞此時接著說:「沒有錯,是由神主一類的人員負責。」

  「神主是個最高階的稱呼,實際上分為神主、神祀、神官等三職,神官是最低階的,再往上就是神祀跟神主,神主可以想做你們白神教的教宗,不過他們是五位分權,神祀則是類似於大神官的感覺,他們是負責祭祀與文書管理的神職。」

  「順帶一提,戰王教的神職是可以結婚生子的。」密絲媞說完後停在第一個大廳的石像前,那是一尊穿著重盔甲的男子石像,基座下的名諱寫著「佩西利卡爾王」

  密絲媞單單看著石像說:「這是傳說中的初代魔人族領袖。」

  亞瑟跟歌利亞跟著站到前面時一齊單腳下跪,姿態看起來非常虔誠,一旁的神殿戰士走過來將長戟遞給兩位,單手拿著架在地面上,看起來有著不同的意義。

  當愛蘭準備跟著做同樣的動作時,神殿騎士溫和的說:「不須要強迫自己去做自己信仰之外的禱告,戰王教的信徒是不會要求非信仰者一定要成為信仰者的。」

  看著前方的密絲媞,她也沒有跪下,大概也是同樣的意思吧,而這可能跟此處的國家概況有關,由於是帝國,軍政掌握著宗教,不是宗教掌握著國家,所以才能有如此自由的宗教風氣吧。

  待兩人禱告完之後我們走離石像前,密絲媞開口問:「接下來要往哪裡走?其他的石像?」

  歌利亞思索了一會後說:「就算我們去其他的魔神尊下禱告,他們也不是很感興趣吧。」

  「我是沒有問題,看著異國的禱告也有點意思。」芙蘭兒溫柔的回應。

  對我來說是可以多參觀,所以也沒太多意見:「我是覺得可以。」

  愛蘭露出了一陣燦笑,愉快的答:「我也沒問題!」

  密絲媞點了一下頭後開始帶路,從大量的人中穿梭,許多人從前方走過時看不見前方的眾人身影,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單獨落在戰王殿的其中一條走廊上。

  「走散了——」張望四周都找不到熟識的身影,我一時之間得出的結論顯然是正確的。

  慌慌張張的四處找應該也沒有用,可站在原地又會堵住後方的眾人,所以要先找個可以停下來等待大家的地方,順著這樣的想法四處的走著,不過多久就來到了一個中央的小庭院。

  庭院的植物大多呈現灰色調,看起來有一點陰鬱,無論是草地還是樹木都是如此,中間有個涼亭正好可以坐著休息,不過有一個穿著大斗篷的人正坐在哪裡,可我沒能多想什麼,便走了過去在涼亭內坐下來休息。

  本來很晴朗的天氣也蒙上了一層灰並飄散著小雨,穿著大斗篷的人低著頭,幾乎看不見她的臉,不過從穿過斗篷的犄角來看是魔人族,那對犄角有著黑色漸層至紅色的特殊色澤。

  他的手上拿著一小桶的酒桶,看起來相當袖珍,顯得特別可愛,我一時之間突然好奇的問:「在神殿喝酒沒關係嗎?」

  他看了一眼我提在手上的鳥籠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在意這個?牠是我的寵物,海爾。」當我將鳥籠放到桌面上時,海爾也跟著啼叫了兩聲並開始睜著大圓眼賣弄可愛。

  他此時才開口說:「挺可愛的,另外戰王殿中喝酒是很常見的。」他的聲音是女性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些陰柔。

  「可以請問你的名子嗎?」不知道其他人找到這裡要多久,也許可以多跟這個人談話。

  女性思索了一會,一陣風吹過的時候她壓著斗篷,似乎不想讓人看見臉部,隨後她說:「妳高興怎麼稱呼都可以。」

  「不過妳的犄角長的跟皇帝真像。」仔細一看非常的相像,無論是形狀還是色澤,說是一模一樣也沒有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