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54 洗腦狀態

肥宅鯊J shark | 2021-08-01 10:00:31 | 巴幣 80 | 人氣 623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快點使用魔法!」魔法師協會的負責人大喊著,試圖讓慌亂的魔法師們冷靜下來,然而大家突然受到爆炸、魔獸來襲以及虛的魔法影響,一時陷入混亂的狀態。

  不只是魔法師,手無寸鐵的普通人更是四處逃竄,只擔心自己會不會被魔獸壓死。

  尤其王都中央還出現不知名的光柱,更讓大家不知所措,正當負責人思考要用什麼方式讓大家冷靜下來對付魔獸的時候,強大的魔力反應攻向魔獸,當魔獸抬頭想查看的時候瞬間被擊倒在地。

  原本恐慌的大家看到這種情況忍不住停下來注視擊倒魔獸的人。

  「大家沒事吧?」托蘿碧雅站在倒下的魔獸上詢問。

  「沒什麼事。」知曉狀況的負責人趕忙上前跟托蘿碧雅對話,「托蘿碧雅大人我們現在該做什麼?」

  「趕緊按照計畫行動,你們和解放軍一同先保護民眾,由於這個巨大的魔法,你們可能會受到很多影響,小心行事。」托蘿碧雅向負責人說道,負責人點點頭後照著托蘿碧雅說的指揮大家。

  托蘿碧雅透過魔法師們的狀況確定這個魔法的額外效果,主要的目的是削弱魔法師們,無魔力者們倒是還好,至於托蘿碧雅和艾爾夫沒有受太多影響或許是因為有著血脈的關係。

  而遲來的艾爾夫看見托蘿碧雅又輕鬆地解決一個魔獸,希望自己也能夠如此強大。

  「托蘿碧雅姐姐現在該怎麼做?」艾爾夫開口詢問托蘿碧雅。

  「不用急著攻打對方的主營,因為他們計畫的前半段會派出兵力將潛在因素消滅,所以我們要盡可能集結能用的兵力慢慢包圍他們後一次進攻,這也意味我們只有一次的機會。」托蘿碧雅告訴艾爾夫現在的打算。

  在兩人討論計畫內容的時候,開始有一大群的魔力反應靠近,然而這群東西跟魔獸相比體型差太多。

  「艾爾夫你能夠對人下殺手吧?」托蘿碧雅看著艾爾夫問道。

  「我…」艾爾夫還沒有回答,托蘿碧雅大概就知道答案,沒有理會艾爾夫向前衝出去,艾爾夫只能夠跟在她身後。

  艾爾夫馬上就看見騎士團的一個小隊拿著武器對抗衝過去的托蘿碧雅,托蘿碧雅沒有任何猶豫地使用大範圍攻擊魔法,騎士團沒有驚慌失措,而是趕緊使用防禦魔法。

  然而防禦魔法不是很有效果,一瞬間就被打破,有好幾個人直接被打飛,他們如同薄紙一般,面對強者絲毫無還手之力。

  托蘿碧雅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就將他們全數擊倒,但她並沒有下殺手。

  「騎士團…」沒想到連國家的騎士團都會參與到虛的計畫之中,到底還有多少人或是多少勢力介入其中?

  「不只是騎士團,還有很多人參與虛的計畫。」托蘿碧雅看出我的疑惑說道,「你要記得一件事情,這個魔法擁有強化他們的能力,現在是因為他們離中心很遠,所以我沒有下殺手,但是一到中心點敵人就會變得更強,必要時你必須要毫不猶豫地殺了他們。」

  托蘿碧雅擺平所有人後認真地說道,因為她很清楚腳底下龐大的魔法能夠強化敵人,而且越到中間效果會越強,敵人將會變得更難對付。

  魔法師們冷靜下來後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的魔法師拿出魔法道具束縛住這些騎士團的人們並準備將他們帶走關起來,從他們的口中可以得知他們都是受到誘惑才會幫助虛。

  另一個部分則是趕忙去幫助民眾解決魔獸或是敵人,同時發生多起魔法以及爆炸反應,是保護民眾的解放軍以及魔法師們。

  「今晚我們先將這些侵入者以及魔獸解決,明天再…」托蘿碧雅話還沒說完,一陣狂風突然襲向我們,托蘿碧雅反應迅速地展開魔法防禦。

  「艾爾夫對於我剛剛說的話你可能要考慮一下,現在你可能就要考慮殺人這件事。」托蘿碧雅看著敵人說道,明顯是因為敵人的強大以及麻煩性。

  我看著托蘿碧雅看的方向,一個熟悉的身影看著我,而她沒有露出以往溫柔的微笑,而是飽含殺意的看著我,「你這個殺人兇手!」

  「殺人兇手…」我雖然知道溫蒂是被操控的,但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稱呼我。

  「想必是蘇帝魯做的,他很清楚支撐溫蒂以及能驅使她行動的最主要關鍵。」托蘿碧雅看著我,「就是你。」

  語畢,托蘿碧雅馬上使用魔法反擊,溫蒂馬上張開防禦魔法。

  「為什麼要妨礙我!」溫蒂衝著托蘿碧雅喊道,「那個人可是殺了哥哥!絕對不能夠讓他活下來!」

  「要解除被操縱的狀態可不容易。」跟溫蒂進行攻防的托蘿碧雅忍不住喃喃說道。

  而我明白蘇帝魯為什麼要這樣做,他或許是透過魔法的關係,了解溫蒂的心理狀況,居然讓溫蒂心中出現我已經死去的假象,甚至是把我捏造成殺害自己的兇手。

  「霞有沒有什麼辦法解除精神控制?」我詢問霞的想法。

  「針對精神治癒的魔法是最好的,但是你不太會魔法,我現在教你也來不及,所以你得想辦法喚醒溫蒂被幻覺蓋住的精神。」

  喚醒溫蒂被幻覺蓋住的精神…溫蒂是可愛又認真的女孩子,現在使用魔法攻擊托蘿碧雅的她根本不是真正的她。

  所以我現在要做的就是用全力面對溫蒂,溫蒂本來就不弱,現在更是被洗腦,導致她被仇恨驅動著,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在托蘿碧雅因為狂風退開的關係,我將魔力纏繞在身上向前衝,沒有猶豫地揮下斬擊,溫蒂馬上就發現並且展開防禦魔法。

  被擋住的瞬間我就馬上利用風神流離開,隨即一股龍捲風從我站的位置升起,風的聲音如同憤怒的嘶喊,像是要把一切粉碎。

  「不要模仿哥哥的招式!」溫蒂大喊的瞬間編制完兩個魔法,強烈的旋風隨即從左右進攻,我馬上使用魔法升起土柱防禦。

  這時候我就慶幸溫蒂並沒有學習太多的攻擊魔法,否則我可能招架不住。

  「溫蒂!難道你忘記我是誰了嗎!」我嘗試性地朝溫蒂大喊。

  在我朝著她大喊的時候,她明顯的露出不舒服,我無法判斷那是因為想起我而跟洗腦相互衝擊的影響還是因為被我叫名字。

  「不要叫我的名字!」看著溫蒂憤怒的模樣我實在是難以判斷,在我思考下一步怎麼辦的時候,托蘿碧雅再度施展魔法攻擊。

  「難得你堅持要對抗精神控制嗎?」托蘿碧雅一邊戰鬥一邊詢問我。

  「我要!而且我相信溫蒂如果能成為我們的戰力的話一定很有用!」我試圖說服含有殺意的托蘿碧雅,她笑了笑後退到我身旁。

  「看著你如此堅定的表情我就相信你吧,那將溫蒂脫離洗腦狀態的任務就交給你,我會在一旁協助,如果快要失敗我就會出手。」托蘿碧雅把讓溫蒂清醒的任務託付給我,而我點點頭保證我一定會讓溫蒂脫離洗腦狀態。

  托蘿碧雅說要在一旁協助完全沒有開玩笑,她不停地利用魔法掩護我,讓我有機會能接近溫蒂,然而溫蒂看我靠得更近,釋放的魔法也就越加強大。

  面對我最愛的人,此刻我一定要拯救她!

  ----------(溫蒂)

  哥哥是我這世界最愛的人,殺死你這個殺人兇手以後,我會自我了斷,並不是沒有哥哥而活不下去,只是想要永遠地跟哥哥在一起。

  都不知道被哥哥殺掉多久,如果太晚死去可能就無法見到哥哥,所以現在我要趕緊殺了你陪伴哥哥!

  但為什麼我的腦海內完全沒有哥哥屍體的印象,正常來說我應該會抱著哥哥的屍體痛哭,但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還有為什麼這個灰暗的模糊人影叫我的名字時,我的頭彷彿要炸開一般不舒服,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困惑以及憤怒。

  我現在能做的就是不停使用魔力張開魔法陣,將眼前這個殺人兇手殺死!

  ----------

  狂暴之風中,我能夠清楚感受到溫蒂的憤怒,沒想到我居然有機會跟自己的妹妹戰鬥,然而這場戰鬥我完全不想沉浸於其中,我只想拯救我的妹妹而已。

  當我穿過狂風來到溫蒂面前,我趕緊抓住她的手,「溫蒂是我!我是艾爾夫!妳的哥哥!」

  「你不要想騙我!」溫蒂憤怒之下編制數個魔法陣將我震飛,但是從她的眼中,我看出她的確產生些微的動搖,我更加確信自己能夠拯救她。

  「艾爾夫你稍微堅持一下,我要使用魔法幫助你。」托蘿碧雅說完後就開始編制魔法陣,溫蒂沒有妨礙她,而是全神貫注地盯著我。

  「沒問題!」在我說話的同時得一直躲避溫蒂的魔法,此刻的她明顯不在意魔力到底會不會用完,就只是一股腦地想將全部的魔力傾瀉而出。

  溫蒂小時候就擁有強大的魔力,甚至是難以控制,而我花了一段時間才讓溫蒂冷靜下來面對自己的天份,甚至到最後她為了想跟我住在一起還拼命讓自己變得更強。

  這樣的溫蒂才是溫蒂,被憤怒以及仇恨洗腦的溫蒂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如果她再繼續這樣使用魔力的話,遲早會傷害到自己的。

  在我如此思考的時候,托蘿碧雅發動魔法。

  在魔法發動的一瞬間,托蘿碧雅的身影突然消逝,我完全感應不到她的魔力,就像是完全融入空氣之中。

  「放開我!」在我不明白托蘿碧雅到底施放什麼魔法的時候,溫蒂突如其來的吼聲讓我趕緊轉過頭看過去,才發現是托蘿碧雅居然出現在溫蒂的身後,並用魔法道具拘束住溫蒂,讓溫蒂無法使用魔法。

  「這樣近身戰就沒問題了。」托蘿碧雅看著我說道,隨後就將溫蒂從高處推下去。

  「啊!」無法使用魔法的溫蒂就跟一般人沒有兩樣,無力地放任重力將她往地面拉扯。

  如果此時此刻哥哥能夠在這裡就好…然而那是不可能的,哥哥已經…已經…

  「溫蒂沒事吧!」明明應該是要繼續墜落最後砸到地面上死去,為什麼會有如此熟悉的懷抱。

  「你!殺人兇手放開我!」無法使用魔法的我利用拳頭攻擊殺人兇手的胸口,然而攻擊力基本為零,他完全不受影響。

  「妳的拳頭還是這麼弱。」他笑笑地說著,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放開我!放開我!與其被你抱著我寧可現在死一死去找哥哥!」他聽到後緩緩將我放下,當我雙腳碰到地面終於能站穩的時候,他緊緊將我抱住。

  「不要隨便將死這個字掛在嘴上。」他口氣溫柔地說道。

  明明就是殺人兇手為什麼要那麼溫柔?明明自己應該要對他很生氣、憤怒,甚至是想殺了他,為什麼我卻是安靜地享受著這份溫暖的擁抱。

  「哥哥…」哥哥應該已經死了,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

  「哥哥在這裡。」他抱著我輕拍我的背部安撫我,不對,哥哥應該已經死了。

  「你才不是哥哥…不是,絕對不是。」雖然嘴巴上逞強著這樣說,但我卻無法脫離他的懷抱,不管是味道、觸感,一切的一切都跟哥哥一模一樣。

  「真的不是嗎?」他輕撫我的臉龐使我只能夠正視他的臉那張臉模糊且黑暗,然而我卻無法將視線從這張臉移開,而是靜靜地看著。

  此刻我不在乎其他的事情,只在意眼前這張臉,或許是太過於思念哥哥,漸漸的那股黑暗慢慢地消退,在那黑暗之下是我本應無法再看見的臉。

  「哥哥…」溫蒂盯著我許久,像是在確認自己到底有沒有眼花,最後終於放鬆下來,任眼淚從她的眼眶中飛奔而出。

  「你還活著!還活著!」溫蒂窩在我懷裡痛哭流涕,此時如果沒有危險在逼近我們,我肯定會一直抱著溫蒂一整天。

  「沒想到你真的做到了,現在趕緊重整姿態吧,敵人可能隨時會攻過來。」托蘿碧雅走到我身旁說道,隨後命令我帶著溫蒂回地下訓練場,她自己則是要到處去支援,畢竟除了這裡還有多個地方有魔獸或是敵人。

  溫蒂或許是緊繃太久,現在放鬆下來後直接睡著,我只好背著她回到地下訓練場,地下訓練場中此時有不少平民,看起來是解放軍為了保護他們帶他們來這裡。

  我選了一個角落後就坐下,讓溫蒂能夠好好地休息,期間越來越多人進入地下訓練場,能夠感受到大家都在希望外面的狀況能夠穩定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頭的爆炸終於停歇,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以及劇烈的搖晃消失不見,同時我也感受不太到魔獸的魔力反應,看來暫時是安全了。

  當大家覺得狀況都穩定下來的時候,解放軍和魔法師的出現證明這一點,有不少人急著跑出去想看看自己的家園變得什麼樣子,但怕他們會有危險,解放軍和魔法師只好分出一部分的人當任他們的護衛。

  「艾爾夫你怎麼在這裡?」沒想到泰拉居然會出現在這裡,看到她身上許多傷痕就知道她剛剛可能在跟魔獸或是敵人交戰。

  「這說來話長。」我別開視線不去看她身上衣服破掉的地方,泰拉發現後只是笑笑的而已。

  「我等等要帶著學生們回到學院內蒐集必要的裝備,你要一起過來嗎?」泰拉詢問我,看來托蘿碧雅有跟她說一些事情,她打算帶著學生們成為戰力。

  「不用了。」但我隨即想到一樣物品,除了我腰際上的這把劍以外,我還有另一個武器,用那把武器搞不好我的能力可以再上一層樓,雖然我很不想使用,但現在是必要時刻,「可以拜託妳去我們的房間拿一把有著媒介魔法的劍嗎?我要在這裡照顧溫蒂不方便離開。」

  「當然沒問題,你先好好休息吧,你可是拯救世界的關鍵。」泰拉說完後就帶著部分學生前往學院。

  而對於泰拉說的拯救世界的關鍵我沒有太多想法,自從我接受精靈界的力量後就一直不停給自己心裡準備。

  等到真正面對的時候,感覺…好沈重,但至少現在還有溫蒂陪伴在我的身旁。

  「不睡一下嗎?」回到訓練場的托蘿碧雅詢問我,明明自己在外面跟魔獸還有敵人戰鬥那麼久,卻只看得出有些微的疲憊而已。

  「感覺睡不著,我在這裡休息就好了。」雖然成功把溫蒂救回來,內心卻只是稍微放鬆一點而已,離真正的安心還差得遠。

  「好好休息,明天我打算讓目前派得上用場的戰力兵分兩路,你和我各自帶一個小隊,另外其他地方還有已經準備好的魔法師們,加上我們總共會有四組人馬一齊進攻光柱。」沒想到托蘿碧雅居然還有那麼多人力能做使用。

  而托蘿碧雅繼續向我解釋道,「之所以四組是我不放心一組人馬就能夠突破,同時我也清楚集中力量是比較好的選擇,然而這樣子做也有可能一次被收拾。」

  「托蘿碧雅姐姐妳很清楚虛的力量對吧?」我忍不住開口詢問,想知道托蘿碧雅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反抗虛。

  「沒錯。」托蘿碧雅笑笑地坐到我身旁,「你是想問我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反抗他的嗎?」

  「嗯。」被看穿的我點點頭回應。

  「講實話,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我瘋了,居然要反抗如此強大的人,然而我還是做了,真不知道當時是怎麼下定決心反抗的。」

  托蘿碧雅說完的同時輕輕地抱著我,「當時聽見你沒有魔力的時候,我其實有點羨慕你,不需要知道這些。同時,我覺得你很可憐,出生在魔法師家族中魔力卻很稀少,這樣的你能夠平安長大…該說是好還是壞呢?」

  說出這句話的托蘿碧雅無奈地笑了笑,畢竟誰也不知道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居然會發生這些事,最後竟然是需要我拯救這個世界。

  「但不論如何,現在的你站在正義這一邊就是對我們最好的事情。」托蘿碧雅隨意地搓揉我的頭髮,當我以為她要繼續說些什麼或是去思考計畫的時候,聽到陣陣規律的呼吸我就明白了。

  「姐姐辛苦了。」我調整姿勢讓托蘿碧雅能夠安穩地靠著我睡覺,看來等等還是睡一下好了。

  ~★~

  「溫蒂確定要一起來嗎?」我詢問身旁的溫蒂,她點點頭堅毅地看著我。

  托蘿碧雅醒來之後就趕緊整頓所有人並分成兩組。

  我帶領著從魔法師學院出來的魔法師以及魔法師協會的部分魔法師,總共快百人的小隊,明明那麼多人卻不知道能不能與虛一戰。

  「走吧!」雷爾達姆大喊道,看著他的樣子大家都激起幾分信心。

  這時芙妮雅過來,毫不猶豫地挽住雷爾達姆的脖子然後親吻他的臉頰,用親暱的口氣開口說話,「絕對要活著回來。」

  「我跟你保證。」雷爾達姆說完後就馬上親回去。

  大家忍不住別過頭去,但是受到他們的影響,大家紛紛去跟自己的親人、愛人或是重要的人告別。

  「希望倒數第二天的時候能夠一同在虛的面前,最後集結力量擊倒他。」托蘿碧雅說完後就帶著自己的隊伍往另外一個地方前進。

  知道該執行任務我就馬上帶著小隊往光柱前進,透過托蘿碧雅事前的提醒,有告訴我們一些基本的事情,至於有些突發事項就只能夠靠自己。

  當我們出去沒多久,馬上就注意到遠方有魔獸正在提防周遭,按照托蘿碧雅說的,她只是將周圍會影響到一般民眾的魔獸擊倒,至於其他的就先不管。

  「以擊倒那些魔獸為目標然後前進吧。」我下第一個命令後大家開始行動,希望到最後大家都能夠平安無事。

  ~★~

  當我帶著解放軍前往光柱的路上,才剛出發不久,就突然出現熊熊烈焰包圍住我們,周遭的人不需要我的命令就進入警戒狀態,但我還是多提醒他們以自己的安全為重。

  「沒想到姐姐妳居然會選擇背叛父親大人。」使用火焰的人用粗魯的口氣對著我說話,來者是崔朗厄以及他的小隊。

  「父親大人是錯誤的,但跟你說再多都沒有用,你是不可能回心轉意成為好人的。」我淡定地回話並拔出天魔界戒備著崔朗厄。

  「看來妳跟我一樣不會回心轉意,那我只好殺了妳。」崔朗厄撂下狠話。

  「如果你辦得到就試試看。」他沒有馬上進攻,而是開始指揮騎士團進行魔法攻擊。

  我這邊的魔法師們馬上展開防禦魔法,然而這樣子進入戰鬥並沒有好處,我這邊大多是無魔力者,要盡可能速戰速決才可以。

  這時候崔朗厄才拔出武器,全身的魔力高漲,讓在場的人忍不住緊張起來,「讓我們戰個你死我活吧!」

  「當初真的不該讓你受父親大人的教育。」我同樣加速魔力迴路的運轉,如果沒有隊友的話我應該能夠更輕鬆對付崔朗厄。

創作回應

無詞
雷爾達姆這個旗子立得又直又高欸
2021-08-02 21:00:39
肥宅鯊J shark
立好立滿
2021-08-03 00:47: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