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After the story--杖義之後)III

鱷魚蘇打 | 2021-08-01 08:55:21 | 巴幣 182 | 人氣 236


    純白與天藍相交而成建築,在這一帶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裡是托福家的大宅。原本一度面臨沒落的托福家,在合併成為雷諾爾家族的一員後,終於起死回生。雖然未能恢復過往作為水屬性魔法領頭羊家族的地位,但總算是從斷崖式的沒落當中抓住一線生機。雖然他們抓住的那『一線生機』,就是害得整個托福家族瞬間沒落的元兇。
 
    不知從何時竄起的雷諾爾家,忽然開始破解各個領域的屬性魔法,並將其系統化分級,也將魔法標準化,使更多人可以更輕鬆地學習魔法。這使得原本幾乎壟斷『魔法』這一知識的各大家族如坐針氈。許多家族開始向雷諾爾家族發起挑戰,但結果無論是知識上的辯論,又或者是實力上的魔法決鬥,所有前去挑戰的家族都紛紛落敗。此舉反倒使得雷諾爾家一躍成為查爾斯帝國魔法師界的中樞。
 
    在那之後,許多魔法世家在學術上或在政治上的地位便逐漸被邊緣化。如果不向雷諾爾家稱臣,那麼淡出魔法師的舞台也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而托福家便很明智地選擇以聯姻的方式向雷諾爾家族投降。
 
    一個黑影以焦躁的步伐踏在純白的走廊上。詹姆士很久沒有回家了,自從他被雷諾爾家收養並栽培考上國家法師之後,便前去托爾瓦傑學院任教。在此期間,他從來沒有向學院請過假,就算是寒暑假,也都沒有回過托福家。詹姆士一直兢兢業業地準備上課的教材以及學習最新的魔法知識。因為他知道,唯有對雷諾爾家有所貢獻,並獲得其認可,才能拯救托福家。要不然一旦被認為是無用的家累,雷諾爾家便會毫不猶豫地將兩家族之間的關係斷開。
 
    然而自己的努力,就因為自己的傻妹妹在上週做了蠢事,眼看可能就要付諸流水了。
 
    上週,克莉絲汀在魔法比賽奪得優勝後,在頒獎台上當著全國魔法師的面向拉普拉斯‧雷諾爾發起挑戰。這件事情在整個魔法師界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人敢挑戰雷諾爾家了。更何況發起挑戰的竟然是一個小女孩。
 
    詹姆士站在會議室門前,心中竟然有些惴惴不安。他回想以前被家人責罵的經驗,那時候的詹姆士才九歲,而在那之後他再也沒有任何被責罵的記憶。啊,因為十歲的時候自己就成為雷諾爾家的一員了。
 
    詹姆士敲了敲門。
 
    「進來。」詹姆士認出這是當家的聲音。他硬著頭皮將門推開。一進門,會議室裡的所有視線同時轉向自己,其中多半是帶有責備的眼光。看來為了這次的事件,托福家久違的大集結了。詹姆士印象中從來沒看過會議室座無虛席的樣子,更不用說連兩旁都站滿了人的盛況。不過說的也是,畢竟是攸關整個家族存亡的大事。還真是『幹得好』啊!老妹。
 
    母親急急忙忙跑到詹姆士身邊,滿臉擔憂地問:「克莉絲汀呢?」
 
    「不知道。」克莉絲汀在向拉普拉斯‧雷諾爾宣戰後,便從學院裡人間蒸發。詹姆士找遍了整個學院,甚至去問了以前S班的學生,但都沒有人知道克莉絲汀跑到哪裡去了。
 
    「我以為她回來了。」詹姆士說。
 
    「總之你先去跟當家的解釋清楚吧!」跟在母親身後的父親既失望又自責。如果看到爸媽現在的表情,妳還能那樣一意孤行嗎?還是跟妳的憤怒比起來,這種事情妳根本就不放在眼裡?愚蠢的老妹。詹姆士心想。
 
    詹姆士來到會議桌前。托福家的當家還沒等詹姆士向自己行禮請安,便立刻說:「克莉絲汀‧托福為什麼沒有一起回來?」
 
    「她失蹤了。」
 
    「失蹤?」當家接著拍桌,氣急敗壞地說:「最關鍵的人沒來,那大家在這裡幹什麼?」
 
    我也想知道自己特地請假,還大老遠回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詹姆士心想。
 
    「詹姆士,你怎麼沒有阻止這件事發生?她不是你妹妹嗎?」當家看向詹姆士的父母,繼續說:「為什麼你們家老是喜歡給大家找麻煩?」
 
    一股怒火讓詹姆士的思緒瞬間斷開:「當家,您這話說得太偏頗了。」
 
    會議室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以『你怎麼敢……』的表情看著詹姆士。
 
    當家聽見後表情抽搐了一下,他站起身來問:「我哪裡偏頗了?無論是莉莉的事情,還是現在克莉絲汀的事情,每一件都跟你們家有關!這樣你還能說我偏頗嗎?」
 
    詹姆士深吸了一口氣,過去的回憶彷彿隨之而上。莉莉是克莉絲汀的表姊,她與家裡的關係十分融洽。詹姆士小時候也常常跟莉莉還有克莉絲汀玩在一塊;但她卻成為托福家與雷諾爾家聯姻的棋子。雖然過程發生甚麼事詹姆士並不清楚,不過莉莉最後貌似是因為龐大的壓力而自殺了。
 
    「當時雷諾爾家挑選你跟克莉絲汀去他們家學習魔法,結果克莉絲汀竟然自己跑去托爾瓦傑學院就讀。」
 
    如果自己當時積極一點,也許現在就不會變成這樣吧?詹姆士原本打算成為托爾瓦傑學院的教師之後,就利用違反校規這個理由將克莉絲汀趕回去。這樣一來,她也沒有理由不去雷諾爾家學習了。結果沒想到克莉絲汀不是自己班上的學生。以她的魔法天賦,照理來說應該絕對會被排進A班才對。這是詹姆士的一大失誤。
 
    「現在她竟然又跟雷諾爾家發起挑戰!你們這樣,難道雷諾爾家不會覺得我們托福家處處在跟他作對嗎?如果他跟我們徹底斷絕關係,你知道我們家族,還有在場的各位會怎麼樣嗎?」當家愈說愈大聲,整個會議室都迴盪著他的怒火。
 
    詹姆士自知理虧,他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後說:「這件事情還可以補救。」
 
    當家聽了之後一愣,問:「怎麼補救?」
 
    「兩個方法。第一,克莉絲汀當時說自己是以『個人名義』向『拉普拉斯‧雷諾爾』大人發起挑戰。也就是說,這不是家族對家族的決鬥。我們可以跟克莉絲汀切割,讓她自行去承擔後果。」詹姆士彷彿感受到母親愕然的視線。
 
    「別傻了!你覺得拉普拉斯家的人會相信嗎?第二個方法呢?」
 
    「第二個方法就是由我們家族對克莉絲汀發起通緝。然後我會負責在克莉絲汀惹事之前把她帶回來。」
 
    當家沉默了一陣後,問:「你知道克莉絲汀在哪裡?」
 
    「現在還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動員在法師界認識的人脈幫我尋找她。」
 
    「看來這是唯一的方法了。我們也會繼續跟拉普拉斯家聯繫。今天就這樣吧!散會!」在當家一聲令下後,所有人紛紛起身離開會議室。
 
    會後,詹姆士向母親問:「當家剛才說『繼續跟拉普拉斯家聯繫』是什麼意思?」
 
    母親並沒有回答詹姆士的問題,她擔憂地問:「詹姆士!你怎麼能對自己的妹妹發起通緝呢?」
 
    「這才是保護克莉絲汀最好的辦法。無論如何她也是拉普拉斯家欽點的人才,就算抓回來家法審判,結果也會是輕輕放下。母親大人,當家剛才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拉普拉斯家跟我們家已經斷絕聯繫了嗎?」
 
    「在事件發生後,當家的馬上派人送信與拉普拉斯家賠不是,但是拉普拉斯家到現在都還沒有回覆。」
 
    難道事情比自己想得還要更嚴重?那看來得加快腳步找到克莉絲汀了。不過在那之前,詹姆士要先頭痛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在法師界真的有所謂的『人脈』嗎?無論他怎麼回想,自己好像都沒有能夠被稱為是『朋友』的存在。
 
    這下麻煩了。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此時詹姆士的表情:(つд⊂)
雖然他很厲害,但他的個性與人際關系...這對他來說真的是一大考驗
2021-08-01 09:36:16
鱷魚蘇打
沒朋友的感覺我最懂了(X
2021-08-01 09:40:44
見朕騎姬の時刻
妹妹不見了...
2021-08-01 10:22:48
鱷魚蘇打
原本有一個妹妹在我身旁,但我不珍惜。
直到她不見了,我才後悔莫及。 by詹姆士
2021-08-01 12:01:50
weiting
跟石內卜的感覺很像
2021-08-01 18:36:27
鱷魚蘇打
都是黑袍(O
都很不會表達情感(O
從來沒有一起出現過(O

這麼說來還真有點像
2021-08-01 18:40:3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