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下雨哭,能遇到晴天嗎?8 人生不只一二三

星鴞 | 2021-08-01 00:34:30 | 巴幣 0 | 人氣 82




  「你就是……盾語?」

  一個女孩走到我身邊,頭髮刮到我的臉,淡淡的薄荷香,讓人精神稍微好了點,背光讓我看不清楚長相,但光影的輪廓能判斷身材相當好。

  「和奈?」眼睛習慣,看出了是誰。

  「對喔!是和奈喔!」

  「回去了。」

  我原本以為會來一個我不認識的人,至少聊天能很輕描淡寫的抹過,但是和奈的話,估計甚麼都知道了,我不想被挖苦,更不想面對她另一個個性所襲來的說教。

  「喂!別走啊!」

  「妳不是我的粉絲好嘛,我只是想跟一個不認識的人聊天而已。」

  「我答應你,不會怪你任何事。」

  我嘆氣,再次坐下,看著和奈,她有刻意打扮,把頭髮放了下來,脫下外套,是短毛衣加上黑色短裙,完全襯托出纖細的身材,但矮小的身高讓整個搭配很柔和。

  為了我刻意打扮嗎?還是為了回來見她的爺爺?

  她坐到我旁邊,我嘆氣,不再掙扎,她從以前就是這樣,接近我,但會抓著微妙的距離。

  「所以啊,做出選擇了嗎?」

  「選擇遠比想的還沉重。」

  「是嗎?那要都放棄嗎?」

  「然後選擇妳嗎?妳知道我的問題是甚麼,不是跟誰在一起的問題。」

  「內心缺了一塊、沒有因為選擇而快樂,其實你一開始就已經疲憊了,只是沒有改變的勇氣而已,這時坂本凝雨出現了,成為了你的跳板,然後呢,實際上也只是一個不為失的選擇。」

  「我希望能跟可愛的妳多說說話。」

  她的說法一針見血,雖然沒有想到過,但實際上可能確實是那樣,我厭倦了現在的生活嗎?所以才會在過年的時候出現了結婚的打算?我不知道,或者說我沒主見?別人講甚麼很容易套到上面?

  「耶?不是你說我不可愛的嗎?」

  「唉,我道歉,妳很可愛。」

  和奈愣了一下,我很少老實的說她可愛,或許是因為這樣才有這個反應,我嘆氣,先暫時這樣吧,我也不知道心裡在想甚麼。

  「誰叫你一開始跟不喜歡的女人在一起,才會有現在的狀況。」

  「說好的可愛的妳呢?」

  「沒有那種東西好嘛,快醒醒。」

  她直接拍我的臉,嘗試把我打醒,我抓住她的手,放到旁邊,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




  「你孫女確實好看呢,讓我想起了我妻子。」

  「當然好看,也不看看是誰的孫女。」

  看著兩個年輕人,互動,卻沒有越矩,看起來是認識很久的朋友,耀壹的表情明顯放鬆許多,剛剛到這裡的時候一副苦瓜臉,真一加深了他的痛苦,所以才先叫他滾。

  「老鬼,你說他們結婚怎麼樣?」

  「也不錯啊!反正現在開新路,她們回來也不用多久,多好啊!」

  雖然我不知道其他跟耀壹相處的女人怎樣,但我認為,這樣的相處才會最好,朋友般的相處才能在枯燥乏味的生活中有了一絲甜蜜,生活中不管哪部分多了都會讓人想要尋求改變。

  


  我嘆氣,為什麼我會在學妹面前完全抬不起頭?我應該不差吧?能力上來說的話。

  「喂喂,你的眼神很明顯的反抗喔。」

  「我還不想回去,跟爺爺相處好像也滿好玩的。」

  「實況不管了嗎?」聽到這裡,我躺在地上,確實不能不管「不然你來我這裡工作好了?」

  「啥?」

  「我的工作室,你以為虛擬偶像那麼簡單嗎?還要剪片,準備文案之類的好嘛。」

  去跟她工作嗎?確實是個想法,畢竟我也很少接觸外人,或許能學點東西也說不定,沉浸在工作也不錯,話說最近實況的時間確實偏少。

  「好吧,我同意,但我沒辦法給妳甚麼實質上的幫助。」

  「你知道我人數最高的時候是跟你合作的時候嗎?會有很多女性觀眾有湧入。」

  「這我倒是不知道,畢竟我沒有跟妳計較那個錢。」

  我起步的比較早,對於錢的部分一直不太在乎,只是到後面和奈的人氣比我高了許多,畢竟我基本上都在玩一個遊戲,人群有基數,但延展性堪憂,後面才開始有嘗試玩別的,不過還是以凱爾特為主。

  「錢我還是有老實打給你,那就這麼決定了?」

  「我要把我的設備移過去?」

  「我跟宅女說一聲就好,先這樣吧,我想睡了。」

  「小孩作息?」

  「想死嘛!」

  她想要揍我,卻被我按著頭,只能對空氣揮拳,直到她放棄,我揮手看著她離開。

  
  晚上,我從陌生的房間醒來,對了,我不在家,這邊是父親師父的家,起身,來到道場,比起劍道,我更喜歡用拳頭,雖然很少用到,但口袋會固定放輕便手套,拳節部分有四片鐵保護,加減能有點效果。

  閉著眼睛,幻想著假想敵,對著空氣揮拳,現在有點輕鬆,雖然逃避了所有問題,但心裡已經舒服了不少。

  「耀壹。」

  「是的,爺爺沒睡嗎?」

  「老人是很淺眠的,跟我打一場?用拳頭。」

  我點頭,打算戴上手套時,爺爺丟了一雙拳套過來,我撿起來仔細看著,長度到半個手肘,金屬覆蓋的同時兼顧了靈活性,但沒有增加殺傷力的尖刺。

  「那是真一的,雖然一開始是玩那個,先說!我沒有阻止他,是他自己選擇劍的。」

  「防備拳套嗎?真有父親的風格。」

  看著爺爺,他手上的刀在月光下閃耀著寒光,都給我這種東西了,他拿真刀好像也是理所當然。

  爺爺直接衝上來,直劈,我利用拳套上的金屬片架開,同時拉近距離,揮拳的瞬間被刀柄擋下,一聲清脆的聲音,我的骨頭似乎裂了。

  「繼續嗎?我聽到骨頭裂的聲音。」

  「繼續吧。」

  從痛的位置大概推測是手背的骨頭,但我想繼續,無處發洩的力量需要一個完整個宣洩口,連續幾次下來,我都沒有嘗到甜頭,右手還被爺爺用刀背打斷,痛的坐在地上。

  我為什麼要這樣?幸和瑤兩個人都沒有給予我懲罰,只有和奈有給我有用的負面的回應,或許因為自責,我才想要受點傷,或者做點甚麼傷害自己的事,聽起來很白癡,但這樣心裡確實好了點。

  「夠了吧?把自己搞到遍體麟傷只有自己會獲得救贖而已。」

  「爺爺你還真沒有手下留情。」

  「有了,光用刀背打這部分」說完走到我旁邊,熟練的摸著我的右手,一陣刺痛後「我去拿木板固定,你別亂動啊。」

  爺爺很快就拿木板回來,幫我固定右手。

  「別怪真一,他就是那樣,你要知道跟我相處這幾年來說,他已經軟化不少了。」

  「我知道,父親他不太會表達,但他是關心我才會把我帶過來,畢竟爺爺處理得比他好太多了。」

  「明天再去醫院吧,生活還是要繼續不是?記得有空多回來看看我。」

  「我會的,謝謝您。」

  回想著爺爺的刀法,完全是圍繞在防守上,跟父親的完全不同,但能感覺出來是同流派,劍術隨著使用的人,給人的整體感覺會差異這麼大嗎?

  「對了,你想好要保護誰比較好,跟你扯上關係的女人都不是平凡的存在。」

  「甚麼意思?」

  「這要你自己體會了,治安可沒有想像的那麼好。」

  看著爺爺離開,隨後聽到他大喊大叫,笑了,原來被爺爺奶奶疼是這種感覺。

  


  一離開道場,立刻慌張的撥起電話,手肘骨頭是有分兩部分的,頭尾相連,我估計打斷了其中一邊。

  「喂!老鬼!」

  「幹甚麼東西?這麼晚打來……」
  
  「我把孫子的手打斷了!該怎麼辦!」

  「啥?你把人家的手打斷了?」

  「總之你快叫你孫女起來就對了!讓她把人帶回去,不然等等又逞強。」

  「啊你是幹甚麼?打傷人家幹嘛?」

  「他就一臉想要打啊,我沒有辦法拒絕。」
  
  「我知道了。」

  掛上電話,稍微推開門縫看了耀壹的狀況,感覺沒事,但看醫生是一定要的。

  


  
  「小奈、小奈?」

  沒有反應,看來睡了,那我要直接把人挖起來?

  「老頭?」

  這時老婆突然出現在旁邊,我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說一遍,結果她笑了,笑得很開心。

  「笑啥?」

  「你第一次抱小奈的時候也是這樣小心翼翼的,我知道了,我來吧。」

  看著老婆走入房間,在小奈耳邊說了幾句,人立刻從被窩裡面彈起,打開燈開始穿衣服。

  老婆笑呵呵的走出房間,我好奇跟上去問。

  「妳在她耳邊說了甚麼啊?」

  「就只是說『妳喜歡的人受傷了喔』重複了幾次這樣,女人的行動力可是比男人強的。」

  「唉!反正動起來了。」

  放棄思考,這老太婆壞的很,不過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被綁住一輩子。




  我坐在道場裡面,腎上腺素慢慢退去,手開始會痛了,左手是手背,右手是手肘,嘆氣,用力過頭了,這樣估計一段時間都沒辦法碰電腦,先不說右手,手掌的骨頭其實比想像的脆弱很多。

  一個人突然打開門,殺氣騰騰的看著我,走到我旁邊開始摸著我的手,月光照下來,是和奈,雖然頭髮有點亂,鼓起的臉很可愛。

  「為什麼把自己搞受傷了?」

  「想要發洩一點體力。」

  「體力?幹甚麼東西?」

  「沒事啦。」

  剛說完,她已經找到受傷的位置,稍微出力捏了一下,我強忍著表情不變。

  「有點常識好嘛,肌肉反射都出來了,還在逞強?」

  她去旁邊撥電話,很快又回到身邊,生氣的看著我,坐在我旁邊,隨後神情開始失落,女孩子的情緒變化也太大了。

  「抱歉……都答應不怪你了。」

  我搖頭,想要用左手摸她的頭,剛伸過去,刺痛使我縮回。

  「聽話啦!幹甚麼東西!」於是,在她的堅持下,我老老實實坐在原地發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