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小說] 海格德日記 外傳 樹下的約定

銘叔 | 2021-08-01 00:11:32 | 巴幣 12 | 人氣 122

連載中第一部 黑蛾降臨
資料夾簡介
為了殺了"牠",這些人賠上了多少代價?死,在這一切中猶如解脫,但不甘與怨憤,早已是他們活下去的動力,或許有一日,他們終會知曉"渺小"為何物?

  晴朗炎熱的正午,溪澗女童與男童嬉戲著,若仔細看去,卻只見男童朝著女童低頭摀臉,將女童潑灑而來的冰涼溪水全盤接受,而不做絲毫反擊,說這是嬉戲,倒不如說是單方面的欺負更為合適。


  盡管男童如此逆來順受,在女童眼裡,男童的行為不僅讓她感到無聊,甚至有些氣憤,於是女童潑水的頻率越發快速,就算男童摀著臉也無法完全擋住溪水侵入他的口鼻,這讓男童感到有些難受,猶豫著是否要轉身躲避一會兒,但他又怕女童不滿,於是輕咬著下唇決定再忍一下。


  就在男童做好心理準備之際,水卻沒有再潑灑過來,男童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停歇感到奇怪,雙手微微鬆開,映入男童眼簾的卻是女童不屑的神情與蓄勢待發的右腳,雪白透紅的纖纖玉足,毫無遲疑地踢向男童的門戶大開的胸膛。


  「嘩啦!」男童直接跌坐在溪中,所幸溪水不深,只到膝蓋,但如此也足以讓男童倖存的後背也完全浸濕,全身溼透的感覺,讓男童眉頭緊皺,情緒再也無法壓抑,終是流露出怨憤,雙手在溪底緊握成拳。


  「都是你的錯!難得我們偷偷跑出來玩,你還是這模樣!」女童通紅的雙眼,不知是為了方才的魯莽舉動感到後悔?抑或是心中滿腹的委屈?「爹爹不在這,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好!」


  男童鬆開拳頭,心中的怨憤在看到女童通紅的雙眼時,已然消散,似乎無論自己遭到何種待遇都不願讓女童傷心,而在聽聞女童的話語後,心中更是滿溢著愧疚與歉意。


  昨日夜裡,女童在晚膳後,將餐具交給男童清洗時,悄悄地對男童耳語道:「明天爹娘要去跟爺爺們開會,我們去後山的溪澗玩水。」


  男童詫異地望著女童俏皮的笑容,便呆呆地點頭,在那一刻女童對他而言宛如天使,是他悲慘生命的救贖,盡管女童的爹娘待自己甚好,但他知道自己是個孤兒,也是這家人的奴僕。


  男童望著淚水幾欲奪眶而出的女童,心中的不捨迫使他急切地開口說道:「小、小姐,對不起,是我太……」


  「轟隆隆!」男童話才說到一半,天空卻在頃刻間變得烏雲密布,雷鳴響徹震懾兩名孩童的心,女童更是害怕地摀著耳朵,男童盡管對於雷鳴也感到驚懼,但比起害怕,他更不願看到女童變得如此嬌弱無力,於是男童再也顧不得主僕分寸,起身後便一把將女童拉上岸。


  天雷滾滾,轟鳴不絕,女童被嚇的嚶嚶不止,兩人才一上岸,粗大的雨珠便紛沓而至。


  須臾,女童便與男童一般,渾身濕透,雨水比之溪水不僅多了份寒意,更有著濕黏令人難受的不適感,男童本以濕透身體又被雨水如此拍打,沁入心脾的冰冷,使得他指尖不由得顫抖,他咬著牙,更用力地拉著女童奔向溪旁一棵最為蔥鬱的樹下。


  蔥鬱的大樹有著駁雜無比枝脈,宛如一把巨傘將兩人從滂沱的大雨中隔離出來,樹下的乾燥,帶給女童祥和的氛圍,彷若這裡便是雨的世界中唯一的香格里拉,雷聲依然響徹,但在大樹下的女童卻不再為之感到害怕,不過她便感受到來自手掌的異樣,直到剛才手掌都帶著一股溫熱,而如今卻只剩下逐漸冰涼,所剩無幾的餘溫殘留,她四下看去發現男童背著蹲在地上,似乎在搗鼓著什麼似的。


  女童好奇的走向男童,正要好好看看男童在忙些什麼,忽然一道橘紅光芒從男童手中閃耀。


  「蓬!」橘紅光芒搖曳著,熱浪也隨之傳遞,熱氣蒸騰著孩童們濕淋淋的衣裳,男童回頭看向女童,並拍了拍一旁的草地,示意讓她坐在這,女童露出笑容,走跳似來到男童身旁,月牙般的笑靨便是給予男童最大的讚賞。


  樹下的兩人,圍在小小的火堆前不發一語,近一看,似乎沉默的令人尷尬,遠一看,樹外的世界,滴滴答答的雨聲恍如人們的細語讓人心煩,隆隆頻率不一的雷聲,宛如情緒不穩的孕婦,讓人望而生畏,相比樹外的吵雜紛亂,樹內的寧靜顯得尤為珍貴,讓人捨不得破壞。


  火光映照在女童眼中,本被雨水打濕而有些冰涼的臉龐也隨之溫熱乾燥起來,帶給她一股暖洋洋的氛圍,然而此刻的她神情卻有些黯然。


  雖說兩人都沉默著,但男童卻不時用餘光看向女童,自然也察覺女童似乎不太開心,正當男童想說些什麼時,兩人不僅異口同聲,甚至四目交接:「我……」


  如此巧合,惹得兩人都感到驚訝,女童在吃驚之餘,也發現男童擔憂的神情,沮喪的情緒更是轉化成滿滿的安心。


  「似乎是自己想太多了」女童對著自己如此說道,接著她再次開口說道:「我剛剛踢了你,對不起。」


  男童望著女童神情依然擔憂地說道:「沒關係,我並沒有放在心上,剛剛確實是我不好,反倒是小姐,你還好嗎?剛剛你看起來有點難過。」


  女童聞言一愣,方才的沮喪便是來自於自己魯莽的一腳,生怕自己的這一腳不僅踢傷了男童,更踢碎了好不容易構築的友情,但如今男童不僅沒往這方面想,反而是擔心自己為何難過?女童在這一瞬,感覺自己的心中滿溢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幸福?滿足?年紀尚幼的她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詞語來形容,但她知道這是她人生中最感動的一瞬。


  女童望著男童依然憂心臉龐帶著一股呆氣,這股呆氣讓她感到可愛,更讓她不由得笑盈盈地望著男童。


  男童奇怪問道:「小姐,你真的沒事吧?怎麼一會兒難過,一會兒開心的?」


  「哼,還不都是你的錯!」女童聞言,臉頰瞬間通紅,所幸在火光的照映下,男童並沒有發現,隨即嬌哼一聲,撇過頭努力地平復自己的情緒。


  「對不起。」男童聞言低聲回道,眼中籠罩著一股落寞,望著女童的雙眼也隨之低垂。


  女童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一次次的指責,似乎讓男童真的誤以為都是自己的錯,其實這一切都只不過是自己的情緒作祟,但她卻也不想就如此乾脆地承認錯誤,畢竟在她心底,自己的情緒起伏會如此大,還不都是男童害的,一番思量下,於是說道:「好,本小姐原諒你了,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男童聞言,雙眼似乎奪回了一絲光彩,再次抬起目光渴望的望著女童問道:「什麼條件?」


  女童狡黠的微微一笑道:「以後我們只要是私下相處時,你就要叫我的名字,不准再叫我小姐了!」


  男童愣了半晌,不知道猶豫什麼,惹得女童本來開心的心情再次化作不滿,並語帶脅迫的問道:「到底怎麼樣?艾克!」


  艾克的嘴微微開闔數次,話語才來到嘴邊卻又被恐懼與擔憂拉回內心的深淵,女童語帶威脅的話音,到了艾克耳裡,卻是天使之音,那是救贖更是勇氣,讓年幼的艾克勇於對抗自己的命運。


  「盡管身為奴僕又如何?我也要追尋自己的幸福!」艾克對著自己如此說道,但當他開口答覆女童時,語句到了嘴邊卻依然卑微:「是的,小姐。」


  女童一聽心底大大的歡喜,甚至沒來由地感到一股羞怯,但她卻對於艾克的回答依然不滿:「還叫小姐!」


  「我、我是說,愛麗莎。」艾克不自然的說出這三個字,而這三個字也是他夜裡最魂牽夢縈的存在,盡管的夢話都是叫得依然是小姐。
  

  愛麗莎盡管感到羞怯,但比起羞怯,心中的歡喜早已掩蓋過所有不開心的一切,此刻的她只想好好享受這兩人時光,享受這不受禮節、世俗所牽絆的霎那。


  盡管樹外的世界才是真實,但此刻在樹下的兩人卻無須去面對,至少在此時,不用。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