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57 換裝人偶的丈夫候補(上)

空想能手 | 2021-07-31 23:22:48 | 巴幣 28 | 人氣 89


  現在,我正在當大家的換裝人偶。

  「喔喔!這件好啊!和她媽媽一樣散發銀光的長髮,搭配純白無瑕的禮服,就像是鑽石一樣的動人,和我女兒真配。」父親一臉自豪地說到。

  「可是…這件禮服的胸口到袖子,全部都只有蕾絲和薄紗,這樣艾格妮絲的肌膚不就被看得清清楚楚了嗎?」澤維爾哥哥有些不認同的搖了搖頭。

  「唔,你說得有道理,還是不要讓那些臭蟲看到我女兒的肌膚才好。」父親也認同的點了點頭,並對侍女下令:「好,那就下一件。」

  下一件禮服是有著花朵花紋,並且有著數層薄紗的粉色長袖禮服。

  「嗯,艾格妮絲這樣穿果然很可愛。」澤維爾哥哥這麼說著,和父親一起連連點頭。

  「但是太過可愛了吧?艾格妮絲這次不只是要交朋友,還需要找丈夫,雖然也存在那些喜歡年幼、可愛感的貴族,但是父親和兄長敢把艾格妮絲嫁給那種傢伙嗎?」亞德里安哥哥用審視的眼神上上下下的不停掃視,神情嚴肅地說著。

  「絕不!」「不可能!」父親和澤維爾哥哥神情猙獰的否定到。

  「那就對了,不只是可愛的花紋,粉色系也應該要排除才行。」亞德里安哥哥拍拍手,對侍女說到:「下一套。」

  下一件是有如夜晚一般的黑色長裙禮服,不規則的固定在裙子上的少量水鑽就像是夜空中的星星一樣閃耀著光芒。

  「這…雖然是不算太可愛的風格了…好看也的確是好看…但是…。」澤維爾哥哥猶豫的打量著禮服。

  「這樣難道不會有點太陰暗了嗎?就算有這些寶石增加一些活力,但是畢竟是相親宴會,一個婷婷玉立的未婚少女穿全黑不太合適吧…雖然還是很好看沒錯。」父親也很猶豫地說著。

  「怎麼會不合適,那是那些臭蟲不懂得欣賞,如果能就此嚇走一些臭蟲那才是再好不過,這樣成熟、美麗,又不失可愛的裝扮,我們自己懂得欣賞就好了。」亞德里安哥哥似乎很神氣的說著,並得到了父親和澤維爾哥哥的認同。

  好啦好啦,估計就算我全身只披著一身舊報紙他們都會說我可愛吧,感覺他們的評價真的完全不能相信…—這樣想著,我只能把目光投向了同樣站在一旁看著我換了一套又一套禮服的伯爵夫人『卡桑德拉•蘇葛玫』。

  察覺到我的求助的目光後,卡桑德拉便微笑著向我眨眼,似乎是在表示自己知道了,並接著開口說到:「好了,那些寵溺妹妹的臭哥哥們,就算真的很好看也是需要看場合的,表現成熟沒有什麼錯,但是穿黑色就有點太過了,一個五歲的孩子就算穿全黑的裝扮又能多成熟呢?反而會有點太刻意的感覺吧。」

  卡桑德拉微笑著拿起其中一名侍女拿著的淡藍色的小禮服說到;「這件如何?不會像白色完全表現著純潔與清純,又不會像粉色過度的表現可愛,更不會像是黑色一樣的過於成熟。」

  卡桑德拉把禮服放在我的身前,比對著我的身形,柔和的笑著說到:「果然很合適,雖然因為袖子是短袖,裙長也只到膝蓋附近,如果你們會擔心裸露肌膚的問題的話,就給艾格妮絲準備一副長手套和褲襪吧。」

  父親和哥哥們也湊上前打量了一會兒,然後似乎都很滿意的連連點頭,看來應該是沒有人會再反對了。

  事情辦妥的卡桑德拉也向我眨了眨眼,我也回以感謝的笑容。

  在艾德琳幫我從禮服換回日常服時,我也在換衣服的房間內向外問到:「那個…父親,您有幫我找到地位比較高的合適未婚者了嗎?」

  「咕!咳咳咳!咳咳咳!」看來對突然的問題太過驚訝,父親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連連咳嗽起來。

  「父親,您沒事吧?」

  「咳咳咳…當然…咳咳…妳剛才是說地位較高的未婚者是吧,這個嘛…或許還需要一些時間的分析和討論才能—。」「夠了,父親您就是不想讓艾格妮絲嫁出去,所以才故意沒有篩選過人選吧,但是我已經先做好一份比給艾格妮絲的那份更精簡的名單,您的拖延是毫無意義的。」亞德里安哥哥毫不客氣地打斷了父親的話。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這臭小子…咳咳。」被戳破後的父親這次似乎是因為尷尬而乾咳了起來。

  看著小女僕貝琪遞來的那疊紙,上面的內容就像奴隸拍賣會的商品目錄一樣,甚至更加詳細的說著同一個人的情報,四等親內的親族全都會被寫入其中,四等親以外的有力遠親及四等親內的交友狀態也都是一部份的內容,這也導致每個人最少都有三十頁以上的內容,而在我面前的就算已經只有三個人的份量,卻還是輕易的超過了一百頁……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在參加宴會前就看完啊。

  暫時別開臉不再去看貝琪手上的那疊文件,我擠出應該不算太尷尬的笑容說到:「亞德里安哥哥有哪個比較推薦的人選嗎?」

  「艾格妮絲妳想要比較有權勢的,還是名聲比較好的?」亞德里安哥哥反問到。

  「那個…亞德里安可以都跟我說一下嗎?」

  雖然感覺真的會麻煩到亞德里安哥哥,但是一下就讓人看一百多頁寫得密密麻麻,像是論文一樣文件,還要在四、五個小時內看完什麼的…真的是看不下去啊…。

  「好,那就從權勢大的來說吧—掌管王國東部的『巴勒笛費羅侯爵家』,現任家主的目前明定的繼承人是家主自己的獨子『阿爾貝托•巴勒笛費羅』,只是他在嬰兒時期就受到了詛咒,雙腿完全無法動彈,只能依靠輪椅來進行移動;雙眼也同樣因為詛咒而連一絲光線都無法看見,就算有著如此殘破的身體,他還是依靠自己魔法方面的才學,爬到了宮廷魔法師裡的後段席次,現在年齡大概在二十五歲左右。」亞德里安哥哥這麼說到。

  「已經是宮廷魔法師了嗎?可是這樣如果再加上侯爵家繼承人這個身分,就算身上帶有詛咒,也應該會有很多人想嫁給他吧?」我問出自己心裡的疑問。

  「的確如此,不過目前『阿爾貝托』本人一直以來都沒有結婚的打算,所有相親一概推辭,所以仍然保持單身的狀態,這樣的他卻說要參加今天的晚宴,或許就代表他現在有娶妻的打算,既然他有如此嚴重的殘疾,妳也有爭一爭的可能。」亞德里安哥哥說到。

  這…雖然我是不太在意對方有殘疾,但是…五歲跟二十五歲啊…有這種年齡差不可能還爭得了吧…。

  「亞德里安哥哥…我還只有五歲喔…有什麼本錢讓對方喜歡我呢?」

  「正因為妳還只有五歲,所以才有機會—。」「「啊?」」亞德里安哥哥的話被父親和澤維爾哥哥同時發出的聲音給打斷。

  「剛才才說要去除戀童癖,你倒好,居然找出這麼個危險人物給自己妹妹安排上了。」父親生氣的說到。

  「亞德里安…你這就太過分了,就算是為了我們家族,也不能這樣來犧牲艾格妮絲…。」澤維爾哥哥也用沉重的語氣說著。

  「你們都想到哪裡去了…『阿爾貝托』才不是戀童癖,他只是一個很容易對小孩子心軟的人而已,這點我已經有仔細查過了,他從來沒有對小孩子做出不好的行為,甚至牽手和摸頭都會事先確認對方的意願才敢做。」亞德里安哥哥接著說到:「對付這種人,只要艾格妮絲接近他,然後找個好時機把現在自己的困境告訴他,然後再痛哭一下賣個慘,『阿爾貝托』一心軟,說不定就能成了。」

  「可…可是…我還不太會演戲…。」

  亞德里安哥哥似乎帶著笑意說到:「怎麼會?暗殺事件之後妳就成熟了很多,我覺得妳就照平常的來就好。」

  難道我平常的演技都被看出來了?也是,亞德里安哥哥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呢…可是…我其實是其他人…他有沒有看出來呢…—心中浮現出這樣的不安。

  「有必要這樣來到貼那些男人嗎?艾格妮絲可是很優秀的孩子啊。」父親有些不服氣的說著。

  「有必要,因為我們只不過是子爵家,想和任何一個伯爵以上的繼承人通婚,需要展現出誠意的絕對是我們—這點父親應該也很清楚才是。」亞德里安用斬釘截鐵的語氣說著,讓父親無法反駁。

  於是亞德里安哥哥也接著說下去:「『巴勒笛費羅侯爵家』控制著東部的大部分產業,並受到當今的國王陛下信任,本家和分家的人有許多人在王都任職,其中現任家主最小的叔叔就是統領皇家衛隊第二軍團的軍團長,有著『鋼殼爆彈』之稱的S級戰士『阿雷西歐•巴勒笛費羅』;整個家族就是這樣受到國王陛下信賴的純正王室派,如果能成功的和他們聯姻,就算是那個國王陛下想對我們出手,也應該會忌憚個幾分吧。」

  「這…雖然很有道理,可是要是國王陛下要他們不要娶我,那做為王室派的他們應該也不會拒絕吧…。」我再次提出疑問。

  「嗯,這的確算是一個問題,不過如果妳說服了『阿爾貝托』,讓他為了保護妳,連對家人都保守秘密的話,我覺得還是有可能可以成婚的。」亞德里安哥哥回答到。

  哇,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那不就是個古裝劇常說到的『白蓮花』了嗎?雖然為了家人要我這麼做也沒關係,但是真的感覺有點討厭呢…先聽聽另外一個再看看吧。

  「那個…亞德里安哥哥,另一個人呢?」

  「喔,另一個是領地位於王國東北邊『丹魯千多伯爵家』,家中產業有幾間店鋪,收入普通,大概只有我們家族的三分之一;軍事力量與我們家相當;政治上不受任何勢力重視,家中的嫡長子『孟格列•丹魯千多』是A級的戰士,目前正在『北方城塞』中擔任騎士團的大隊長,母親的娘家『亞特涅伯爵家』是他的上司,只要我們攀攀亞特涅伯爵家,這段姻緣就可能能成。」亞德里安哥哥說到。

  「…可是這樣對家裡的幫助很有限吧?既然都是伯爵家的話,母親的娘家『亞特涅伯爵家』不是更好嗎?」

  「是啊,確實更好,但是—亞特涅伯爵家一直都是強盛的家族,就算是親戚,對方也不可能看得上我們。」亞德里安哥哥毫不掩飾的說到。

  是啊…要是沒有一點問題的話,怎麼可能會讓子爵的女兒成為下一任家主的夫人呢…亞特涅伯爵家作為鎮守北方的重要家族,絕不可讓我成為家主夫人的…。

  「…那麼如果我嫁去『丹魯千多伯爵家』能給我們家族帶來什麼利益呢?」因為從剛才的言詞中實在找不出可以勝過『巴勒笛費羅侯爵家』的地方,所以我也直接的向亞德里安哥哥再次提問。

  「『孟格列』是個正直的人,在無聊的北境也不吸毒、不嫖妓、不喝酒、不賭博,信奉女神教所以會幫助弱小,嫁給他的話他一定會對妳很忠誠,應該不會納妾,這樣妳就能幸福生活,我們也都能安心—。」

  聽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沒等仕女們畫好妝,就轉過頭拉開遮擋的簾子說到:「這樣就沒有意義了。」

  「艾格妮絲妳會獲得幸福,就是重要的意義,艾格妮絲,就算妳是我妹妹,哥哥我也不允許妳否認獲得幸福的重要性。」亞德里安哥哥神情嚴肅的用堅定的目光和我四目相對。

  「亞德里安哥哥……。」

  「而且並不完全只有這個意義—。」亞德里安哥哥從空間袋中召喚地圖到自己的手上,並伸手指著一處,把地圖湊到我面前,接著說到:「看這裡,這是『丹魯千多』伯爵家的位置,妳看到了什麼?想到了什麼?」

  看到了什麼?不就是周圍有幾個男爵家和抵禦帝國的城牆嘛,這有什麼…等等,難道說!—我露出驚訝的神情反覆看著地圖和亞德里安哥哥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該把答案說出來。

  「如果那位沉迷於復仇的國王陛下想讓我們家族嘗盡苦痛,那麼我們當然也不能讓他好過,如果他真的向我們發起進攻—。」亞德里安哥哥按在地圖上的手指加重了力道,用冰冷的語調接著說到:「那我們就從這裡引進帝國士兵,看到時候到底是誰更痛苦一些。」

  真的就是我想的那樣!可是這是叛國啊!要是事情真的到這一步的話,我們家也不可能繼續生存了,所以,我必須說—

  「不行!絕對不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