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嗆辣巫女 03黑夜中的窺探

藍飛璃 | 2021-07-31 19:30:00 | 巴幣 138 | 人氣 104


兩日後的深夜時分,白芸雪睡不著,無所事事之餘,她只好走出寢房,到處遊蕩,來個深夜探險。靈異體質的她,雖然白天就看得到某些東西,但此刻夜深人靜之時,那些好兄弟更是活動猖狂,但她不在意,早已習慣這些東西的她,就當他們是同樣活著的人,陪她在夜光下行走。
走在月光照耀的大地上,她只能無聲地在心底哀嘆,自己的世界可是有很多好看好玩的,電腦啊,手機什麼的,應有盡有,甚至還有便利商店,肚子餓了還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果腹。但這裡,根本遠古時代,啥都沒有,睡不著,就只能發呆,或是像這樣,半夜到處瞎晃。
她到處亂走,無意間,她來到了訓練場,看著擺放著一些武具的門口,屋子的門後就是放著士兵們平時練習用的東西,她聳聳肩,反正她對這個也沒興趣,正當她準備離開時,眼角餘光發現訓練場上的某道身影。
本以為那是某些生靈在那駐留,但仔細一看,那是確確實實的人,因為地上有月光照耀的影子。
皺眉,這三更半夜的,誰會在這訓練場罰站啊?
但僅幾秒,她便意識到,那個人不是在罰站,而是在練武,只是前面似乎是在做暖身,現在才準備正式開始。
那人擺出馬步,穩穩地,一拳,有力的擊出,當另一拳也跟著出手後,迅速站直身,腳踢出,很直,動作也很俐落。
她看著那人一個又一個的動作,從原本的穩紮穩打,逐漸動作越來越快,明顯的逐漸進入狀況,她目不轉睛,因為那動作打得很實,很穩,更重要的是,還很帥,不為什麼,只因為她喜歡武術的那些姿勢。
抿唇,她困難的吞了口水,心忍不住砰砰作響,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臉上的燥熱,不是她要吹牛,這裡的士兵,很多都還打不贏她呢!
因為從小她就對武術有興趣,爺爺本來就是個武者,家中又沒有男丁,所以他就把自身所學的武術全教給了她這唯一的孫女,因此她可說是個陽剛味半滿的女人,能打又能治療人,根本威的很。
而因為這樣培養出來的興趣,她對人體的肌肉線條就非常有感,因此在讀醫學院時,生理解剖上就特別強,分數永遠是滿分。
因為她的個性如此,加上能文又能武,在現代已經不需要戰爭的年代,武術自然成了修身養性用的一種運動,只是這種訓練不是一般人可以學的,畢竟武術這種東西,自古就是用來打架用的,要學起來自然不是那麼容易。
只是回歸現場的狀況,古人半夜都馬在睡覺,很少有人半夜在這打拳。要馬是個瘋子,不打拳就睡不著,不然就是個一心想精進自己的新兵或練武者,只是不管哪個,她都已經看到入迷,無法自拔。
舔唇,她提著一顆心,悄悄、緩慢地走近,無聲地,她來到離那人最近的柱子後面,偷偷看著他練得渾然忘我的武姿。
但走近一看,她才發現,是他!只是因為黑夜中,她不太確定是哪一個,不知道是真葉還是夜鳹。
偷看著他,沒想到他會晚上這麼勤勞的練拳,可,白天帶兵時不就練得很足了嗎?怎麼還需要晚上偷練?難道自認武藝不精?
如果是這樣,那應該就是真葉了,因為那傢伙在這方面真心沒有什麼強大天賦,他總要比人多花一些時間去努力,才能追上別人,想了想,沒想到那傢伙也有這麼努力的一面,果然是長大了,那愛哭的真葉已經不見了呢!
想到當時真葉愛哭的樣子,她忍不住掩唇低笑,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樣子,雖可憐,但真的好可愛啊!只可惜,如果她說他可愛,他就更傷心,害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是誰!」
她低笑的聲音,在這無人的黑夜中非常明顯,威嚇的聲音也因此特別宏亮,被那聲音一嚇,她一震,知道自己躲不了,畢竟同為練武者,會對聲音敏感是常態,舔了唇,她壓下心頭亂撞的小鹿,緩緩走出柱子的陰影,看向他。
「巫女大人......」見到是她,他低喚,眼中同時閃過一絲不明思緒,直視著她,他不慍不火的問道:「深夜時分,為何您還不休息呢?」
看著他,因練拳而滲出的汗水,在月光照耀下,於他皮膚上透著光亮,那結實完美的肌肉線條,胸肌腹肌明顯劃分,手臂的肌肉分線,也在月光中閃著白光,那如太陽神阿波羅一樣的俊帥外表,這萬惡的黑夜中,狠狠勾出她「慾女」的深層妄想,不對,是「玉女」內心的妄想!
「痾......」她的思緒完全繞在他的身形上,他的提問讓她腦袋一時轉不過來,下一秒,她清了清喉嚨,拉回思緒,跨步跳下圍欄朝他走去,「當然是因為睡不著啊!」
走近他,她露出微笑,且明顯有著讚賞,「沒想到你這麼認真,難怪能進步這麼多,能當上巫女的侍衛隊長,想必是費了不少苦心,真的辛苦你了。」
她的話語,他沒有回答,只是略挑了眉,望著她的眼稍稍變了神色,但這黑夜成了保護色,讓一向善於察言觀色的她毫無所覺。
「怎麼了?我說錯什麼嗎?」見平常話多的真葉,此刻安靜得像隻小貓,她有些疑惑,皺了眉,直視他的眼,她不解,但卻也沒有多想,只是好奇的問:「白天不是應該帶兵就練過了嗎?怎麼晚上還要練?再怎樣,好像有點練太多了點。」
她皺眉,不太能理解他的舉動,雖然勤勞練習不是壞事,但練過頭,反而對身心有害,某方面來說,就是所謂的走火入魔,凡是適度就好,過度真的沒好處。
「妳這是在關心我嗎?我以為妳討厭我,比較喜歡夜鳹。」他說,眼中閃爍著某種火光,直視著她,似是在等待某種機會。
「哎!我說啊!你就不能把我的話聽進去嗎?都說了,你們就跟我弟弟一樣,哪還有比較喜歡誰之分?」他的問話讓她無奈瞪向他,隨即抱怨道。
「難道你們是在爭寵?這種關心就是真的關心,喜歡就是喜歡,沒有特別誰多誰少啊!就像父母愛自己的孩子,那是不分多寡,一樣疼愛的,只是可能做得不完善,如果讓你們覺得有比較,那我就少做就是了。」
「如果我說是呢?」他開口,問得很輕,揚唇,勾起一抹笑,「妳知道我們是孤兒,對我們來說,妳的關心,有如天降的甘霖......」
他伸手,輕觸她的臉,帶著一絲不安,害怕她的閃躲,但當觸摸到後,她沒有躲開,撫上她的粗糙大手,食指輕輕的畫過她細白滑嫩的臉龐,帶著某種情感,拇指緩慢斯磨的輕觸著她的唇瓣,直視她的眼微微瞇起,視線增加了些許溫度。
他的動作,輕柔緩慢,明顯帶著慾望,她的心被牽動著,她清楚那是什麼,因為她是成年人,當然知道這些動作代表著什麼,她不是沒交過男朋友,只是因為她的個性太過男人婆,加上又是個女漢子性格,大多數的戀情都是無疾而終。
但,雖然她喜歡這對雙胞胎,可是他們是她的弟弟啊!他們的歲數有差......
不對,因為世界的時間差,他們已經比她還大了,而且還大了一歲,這下,他們不再是她弟了,根本變成她哥了吧!
她的思緒在他的觸碰下早已成了一團軟泥,他的凝視讓她開始注意到他的意圖,那眼神,是渴望,是渴求,他想要她,不是弟弟想要姊姊的關注,而是男人想要女人的那種火熱視線。
那幾乎想把她吞噬的眼神,他的渴望從身體如輻射般的射向她,喉頭一緊,她發不出聲音,心在狂跳,她想退開,但卻無法動彈,彷彿他對自己施了咒,雙腳有如鉛塊般沉重,她只能直視著他,看著逐漸靠近自己的俊顏,移不開視線。
他越來越靠近,她呼吸,慢慢能聞到他身上的味道,很熟悉,但她無法思考,氣息揮灑在她的唇上,心臟不斷狂跳,緊張的思緒緊壓著她,她覺得自己快喘不過氣,口微張,想多吸點空氣,但吸入的是他的吐息,唇上傳來一陣溫熱的觸感,輕輕一點,似乎是在刺探,發現她沒有抗拒,才輕而緩的,加深了剛才的淺吻。
她的唇被他的覆上,她震驚,但卻不知做何反應,腦袋絲路依舊卡在他們是她的弟弟,是她關心疼愛的對象。
那親吻,在她思緒的混亂中悄悄奪去了她的呼吸,微張的口,想要更多的空氣而張開,讓原本僅是加深一點的吻,一發不可收拾,伸舌,他探入她,奪取她口中的芬芳。
「唔嗯!」感覺到他的侵入,思緒被拉回,瞪大著眼,她呼吸一置,一陣慌亂瞬間充斥她的心肺,淚凝聚她的眼,奪眶而出,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吻了她。
狠狠的,她用力推開他,伸手就想朝他打一巴掌,但舉起的手,卻即時被理智拉住,雖不知道為什麼,卻沒有揮下,瞪著閉眼等她落下那一掌的他,她確實是該打他的,因為他不經她的同意直接吻了她,她沒有那種古代的節操情感,但他跟她的關係沒有說清楚,怎能這麼隨便就吻她?
萬萬沒想到這傢伙看起來保守古板,卻竟是這種人,咬牙,她低聲怒斥。
「混帳!」她怒瞪著他,混亂的思緒讓淚流下,無法控制,「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噁心!完全不尊重別人!夜鳹比你沉熟穩重,比你好太多了!至少他還懂得明辨事理!爭寵什麼的,要怎麼想都隨你便!幼稚!」
她怒罵完,無法控制內心強烈的混亂思緒,抹去臉上的淚痕,轉身憤然離去,只剩下那男人一個人,孤寂的,佇立在月光下。
望著她離去的身影,深黑色的眼中逐漸流露出諸多情感,痛苦、悲傷、不捨、愛戀,緊握雙手,他沉重的閉上眼。
手上隱隱傳來剛才觸碰她的溫熱觸感,唇上仍殘留著她的氣味,她的淚如熱鐵一般的灼燒他,心緊抽著,疼痛著,咬牙,他逼自己抽開情感,只因為他對她做了不該做的事,如同過去,他害她受傷一樣。
他想幫她,想要她,但不能,她是個高高在上的巫女,是全國百姓愛戴的對象,是王重視的人,而他只是個保護他的守衛。
過去,他就知道她是個很有能力的女人,即是巫女,更是個能夠自保的女性,當時他擔任保護她的守衛,可是卻在一次人民動亂中,她為了制止人民而親自走入群中,本來他能保護到她的,但卻因為同隊的士兵被人民包圍,他選擇先拯救隊友。
當他抽出身,要趕往她身邊時,她被困在被瘴氣控制的人民中,且手臂與大腿被他們拿著的刀具所傷,滲著血,他趕緊擊退那群人,而她也在及時間淨化掉那群人身上的瘴氣,雖然最後順利平息了那場暴動,但她卻受傷了,且還是在有他們這群護衛保衛的情況下受傷,這明顯就是他們的失職。
雖然她沒有責怪他們,也安慰他們,但他仍無法原諒自己,因為她有恩於他,他卻負了她,不僅沒有顧好她,還因此讓她的身上留下刀傷。
最後在一切都結束後,她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他也毅然決然的請辭了巫女守衛的工作,他自認自己沒有能力保護巫女,如果下一任巫女是別人,即使有下次,他也一定沒辦法保護她們,她們絕對會因為他的無能而受傷。
如今,自責與痛苦的罪過多加了一條,只因為他利用了黑夜,利用了他們雙胞胎不易分辨的特性,讓誤以為他是真葉的她再次受傷,這次,是心靈上的傷。
而這一切都源自於他的嫉妒,他清楚她對弟弟真葉的關心,一開始他雖不喜歡她兇真葉,但久了卻發現,她真的很關心他們,因為真葉總因他而哭,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哭泣的弟弟。
直到她出現,她改變了真葉,同時也改變了他,更多的是,他發現她對自己的關心雖然同真葉一樣,但她其實更關心的是真葉,只因他沒有習武天賦,她本身懂武術,她會幫他,會陪他。
慢慢的,他多少感到些許失落,同為雙胞胎,同樣的遭遇,她雖對他們很好,可卻因為能力的不同,她的視線、關懷,永遠圍繞著真葉,直到某天,性情直爽簡單的真葉,說出他喜歡她時,黑暗,緩慢的在他心底種下了種子,隨著時間的推演,現在已經萌芽茁壯。
瞪著剛才觸碰她的手,他早在她離去後的某年某日,遲鈍的發現自己不知在何時已經愛上了她,只是她的身分是巫女,是被龍神大人召喚至此的異界人,她不會停留,她是會離開這世界的外來者。
他知道自己不該期待,不該奢求,曾經期望在與她相見,但卻隨著時間而壓在內心,小心翼翼的,擺放在內心角落,等待那顆心,隨時間死去。
但她的再次出現,讓他震驚,甚至難以平復那被自己遺忘已久的心,直到前幾天,她撞進他的懷裡,在他受命要去找她的路上,那一瞬間,那顆心開始跳動,他從沒想過自己能與她有這麼近的接觸。
當他觸碰到她時,下意識的,他無法鬆手,她牛奶般的肌膚,摸起來細緻滑嫩,她身上有著花朵氣味的薰香,她的體溫,在接觸中透入他的心底,但讓她受傷的記憶卻逼得他不得不捨棄。
他陰鬱,他沉默寡言,嚴格說來,她比較適合真葉,他活潑開朗,有許多話可以說,他們能偶爾吵嘴,能有說有笑。
然而,她雖會注視自己,卻始終是那溫暖疼惜的眼神,他想要她,比真葉更早,可他是哥哥,他會的,擁有的,比真葉多上許多。
他花三天學會的事,真葉卻必須努力更多倍才能學會,他不怪她關心真葉,因為真要關心他們,誰都會最先注意到真葉的狀況。
所以他雖克制自己不該和真葉搶白芸雪的心,但他無法控制自己,多年來他努力壓抑,努力捨棄遺忘的情感,在觸碰到她的剎那間,全數解放。
今夜,他利用了這夜色試探了她,試探了她對真葉的反應,他利用了她的誤會,親吻了他朝思暮想的唇瓣,然而這樣的測試,他錯了。
本以為她會做出選擇,本以為她會推拒假扮真葉的自己,但她沒有,即使他吻上她,她依舊沒有推拒,甚至還有了渴望的衝動與反應。
他們是雙胞胎,被認錯是人之常情,但她卻不曾誤認過他們,只有這次,在月光下,他有看出她的疑惑,但他仍刻意以此進行著他心中的盤算,雖知道這樣會破壞她和真葉的關係,但他渴望她,他想要知道,在他們之間,她會選擇誰。
可是在那親吻中,他的心,在她的反應中,被狠狠撕扯,她認為他是真葉,所以她的反應因為是真葉而表現。
咬牙,心狠狠抽痛著,緊握觸碰過她的手,他知道自己很卑劣,知道自己錯得離譜,但他只是渴望得到她,他只是想要知道,她雖誇著自己,但她會不會選擇他,即使她對著他們說,她只將他們當作弟弟般看待。
而最終,他得到的是,她選擇的是他的弟弟,真葉,而不是他。
痛苦在他的身體蔓延,深吸氣,努力平息那椎心之痛,望著夜光照耀的土地,他淒楚一笑,邁步,離開訓練場。夜,越來越深,他的心,也隨之遺留在這黑夜中,逐漸被黑暗吞噬,永不翻身。

創作回應

小馬
錯認雙胞胎,這樣的感情習題如何解?
2021-08-06 11:16:12
藍飛璃
天黑嘿,總有錯認之時。感情習題,總有解開的一天~~XDD
2021-10-02 05:57: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