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章 怒火

草士 | 2021-07-31 19:00:05 | 巴幣 0 | 人氣 53


第三百章 怒火

聽到都爭先這般信誓旦旦的話,李若虛眸中閃過歡喜之色,整個人心花怒放,臉上笑意愈甚,不過她一想起都爭先如今身處窘境,心中一冷,腦中迅速冷卻下來,低著頭,淒然道:「先哥,你用不著說這種話尋我開心。百姓讒言謬論的厲害,我還會不清楚?你在他們口中,是……是……」她本要說「是背負兩條人命的殺人兇手」,話哽在喉中,只替他感到委屈,怎麼都說不出口。

江大叔、江大娘是不是袁昊、都爭先二人所殺,當時惟有李若虛一人在場,自然只有她知道真相。然而真相如何,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此時之際,黃灣村所有百姓認定人是袁、都二人所殺,一人難敵眾人嘴,李若虛就是說得再多,眾口鑠金之下,亦是無能為力。

都爭先明白李若虛想說甚麼,達觀一笑,輕輕摸著李若虛的背,道:「那有甚麼,咱們出島以來,受過的罪可還少過?古人不都說『冤有頭,債有主』,事情必會有真相大白的一日。在真相到來之前,我和姓袁的得好好活下去,妳明白嗎,若虛?」

李若虛沒有應答,嬌軀微微發抖,任由都爭先的雙手胡來摸去,最後點了點頭。都爭先笑了笑,道:「好啦,咱們趕緊上山,妳瞧,姓袁的都在瞪咱們。哈哈!那小子不敢靠過來,更不敢喊話,早快憋屈壞啦。」說完,雙手放開李若虛,躍石而上,和袁昊你一言我一語鬥起嘴來。

李若虛凝望二人身影,心中百感交集,千頭萬緒奔流而過,也不知是喜還是悲。就在這瞬息之間,她腦海閃過一絲大膽想法,眸中一亮,念頭如同邪念,勘勘壯大起來,但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下來,歎了口氣,連連搖頭,黯然心想:「李若虛作為絕千閣少柜主,終究是把先哥和昊弟當成外人。這少柜主的身分處尊居顯,好似身在雲端之上,萬人為之臣服,將我捧在天上,事實卻真是如此?」

她喃喃道:「若是能還先哥和昊弟一個清白,我、我……」當下不願再想下去,向袁昊二人所在奔躍過去。

三人自小道一路向上行,不知過了多久,那些喊「救火」的人聲漸漸散了。又過少頃,耳中不再聞得任何聲息。

袁昊覺得奇怪,撥開綠蕪叢草,探頭出去,見峨嵋山道冷冷清清,無人來往,當即轉了出去,等得片刻,還是無人經過。都爭先、李若虛二人同樣撥草而出,回頭往山下望去,見團團黑煙自山腳升騰,向峨嵋山巔飄然過去。

隱隱約約間,二人聽得山腳下有陣陣騷亂,以及兵刃鏗鏘的金屬撞擊聲,都爭先和李若虛互望一眼,皆從彼此眼中見著吃驚,卻未告知袁昊。

三人接著提氣上山,這一路順遂無阻,只拚命奔上山,用不了多少功夫,便見著山巔那尊普賢菩薩金像,隨後來到華藏寺。

袁昊左瞧右看,發覺連平時佇候寺旁的幾名峨嵋女弟子,同樣不見蹤影,不禁大感納悶,齊想:「這就怪了,莫非所有弟子通通下山去看熱鬧?這怎地可能?守在寺前的幾位師姐,入派已有十餘年,她們向來視派規如山,沒有二位師太命令,絕不會違背派規下山。」愈想愈覺奇怪。

袁昊卻是不知,峨嵋派自創派以來享譽江湖數百載歲月,加上山勢陡峭秀麗,古有「震旦第一山」的美譽,人人觀之只無限感慨,從未有過哪方歹人膽敢放火燒山,是以適才山下燒起的團團黑煙,當是驚嚇了山巔二位師太,連忙命所有弟子拿桶拿水,趕緊下山救火。而那些各派掌門,心思端正者,不願見峨嵋山被燒得一乾二淨,多半有意相助,而剩餘多數人,則是純粹討個熱鬧看,紛紛跟著下山。

都爭先、李若虛想起方才聽到的山下騷動,以及兵器鏗鏘聲響,心中微微動容,料想那些峨嵋弟子和江湖豪客應是和蕭矮漢碰個正著,因而大打出手。他們又想江湖豪客人多勢眾,那蕭矮漢孤身一人,雙拳已是難敵四手,何況是抵禦眾人之勢?怪不得他特意囑咐袁、都二人不得多嘴一句,事情辦妥就趕緊下山。

都爭先忙道:「別管那些,既然她們不在,倒省了咱們功夫,咱們把事情說了,就趕緊下山。」袁昊喔了一聲,點點頭,逕自往寺旁庵屋而去。

正當袁昊走出三步,忽覺左頰生風,眼皮頻跳,才剛聽得都爭先喊出一聲「小心」。袁昊反應過來,率先「唉喲」一聲,匆忙向右滾出一圈,怒道:「哪方卑鄙小人?龜爺爺的,偷襲我一個小孩娃兒,算甚麼英雄好漢?」

只聽有道森寒聲音冷冷道:「那你狠心殺害無辜良民,就不是卑鄙之舉?你是孩子不錯,心思卻比任何人都要狠毒百倍,千倍!」話中含著莫大怒意。

袁昊聞得這冰冷聲音,當覺熟悉異常,呼吸頓窒,目光向前一看,見著來人面目,白髮高束,手持長劍,眼眶噙淚,臉上帶著莫大憤懣和不解。袁昊心神大愧,不敢和來人目光對視,低頭道:「小琉璃師姐。」

小琉璃冷冷瞪著袁昊、都爭先二人,只見她身上的峨嵋派袍子血跡斑斑,膝下附近渾是黑血,她叱道:「別叫我師姐!我沒你這等狼心狗肺的師弟!」長劍淩空一指,嗤的一聲,劍上勁風朝袁昊臉上罩去。

袁昊不敢動彈,任由劍上勁風掃面過來,勁風飽含莫大殺意,直讓他縮起肩子,後頸汗毛直豎。他心中冰冷冷一片,懊悔之情又生,咬著牙,不知該如何啟齒才是。

小琉璃淚水奪眶而出,簌簌淌落,問道:「說!袁昊,都爭先,你們為何要殺……殺我爹娘?他、他們誰也沒招惹你們,你們如何能狠下心腸,痛下殺手?」

一旁都爭先忍之不住,忙搶道:「師姐,事情並非如妳所想,江大叔、江大娘並非咱們所殺。」

小琉璃抹掉淚水,冷喝一聲,憎惡道:「胡說八道!師……師叔說是你們……我本也不信。可是村中人家無論是誰,全都指著你們大罵,說你們忘恩負義,是卑鄙小人……你們卻和說我,爹娘不是你們殺的,那是誰殺的?說啊!你說呀!」

都爭先艱難道:「師姐,妳冷靜些,倘若是咱們所殺,咱們哪裡還會跑回峨嵋派?再蠢的人都曉得,凶地不得久留,早該逃之夭夭去了。」

小琉璃臉上冷意兀自不改,冷笑道:「都爭先,我不知道你們想甚麼,又要做甚麼,我不是你們。你們想殺人,我可不想殺人。」

都爭先登時啞口無言,道:「這……這……」

小琉璃似乎對都爭先的反應不感意外,冷笑又道:「你既然說不出話,那就是承認,我爹娘是你們兩個惡賊所殺?」她說著說著,目中殺機愈來愈盛,幾乎快使一旁的袁昊喘不透氣。

江小二夫妻究竟是讓何人所害,都爭先同樣極欲想知,奈何現下留給他的時間實在不多,沒辦法潛心思慮,而且他倆答允了蕭矮漢,絕不多說無意的話,此時此刻,惟有闖過小琉璃,和二位師太說明簡要經過,趕緊下山才是。

都爭先無奈一歎,自袖中拿出銀錐,道:「師姐!失禮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