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我是蝴蝶,你願意以交配為前提當我的戀人嗎? 番外 洗澡

Nobody班導 | 2021-07-31 18:58:16 | 巴幣 1512 | 人氣 349



洗澡


  「你們三個,吃飽飯休息一下就要去洗澡囉!」


  「好~」x2&「汪!」


  深白在廚房的洗碗槽前,轉頭看著在客廳中的一大一小一狗。


  坐在沙發上的真司,正在用深白去年買給對方當作生日禮物的11吋小筆電寫碼字。


  萌白趴在地毯上拿蠟筆跟畫紙塗鴉,蛋白則像一坨圓圓的長條麻糬一樣,趴在一旁慵懶地欣賞萌白的作品。


  洗完碗後,深白把手擦乾、脫去圍裙,看了看時鐘,短針剛剛好指到八點。


  「哼哼哼~嘿!」


  深白哼著歌,連跑帶跳地來到真司旁,看上去好心情一覽無遺,猶如蝴蝶般飛舞(雖然本來就是),然後重重躺入沙發。


  豐滿沉重卻仍具彈性的身軀坐上沙發的瞬間,讓真司打錯一個字了。


  「電視我轉了哦!」深白禮貌性地講,但其實這個時間點的電視根本沒人會看,只是開著讓聲音發出而已。


  這個時間點會看電視的也只有深白了,因為現在會播出廣受人妻婆婆們好評的電視劇。


  深白左右找尋著可以抱的枕頭,但是大多的枕頭都還在洗,僅存的一個被萌白拿去了。


  「麻糬——啊不對......小蛋!小蛋!快過來這邊!」


  「嗚......」蛋白看起來不想過去的樣子,貼萌白貼得更緊了。


  「『對不起,但我不想過去』?欸欸欸!?為什麼呀?」


  「媽媽,妳忘記上次看電視看到睡著,結果把小蛋當成麻糬,在屁股的位置咬了一口嗎?」


  深白這才想起來這齣好笑的事情,傻傻笑著道歉:「抱歉嘛!原諒媽媽一次好嗎?」


  即使這家的女主人都這麼說了,蛋白依舊不動。


  「『對不起,但我怕這次我的尾巴會不保』?姆嗯嗯......那好吧。」


  語畢,深白就勾住了旁邊的丈夫手臂。


  「嗯?我是備用品嗎?」真司默默心想。


※     ※     ※


  電視劇播了半小時,半個身體都貼上真司的深白挪開眼球去瞄瞄時鐘,然後再快速放回電視上,用靈活的觸角戳戳真司的臉頰。


  「真司,已經可以去洗澡了吧?」


  「再等一下......還是說一起洗?」


  「妳帶著小萌一起洗啦,啊,順便連小蛋也一起帶著,也該洗一下了。」


  「那妳呢?」


  「我想要把電視看完再洗,不想漏掉任何一點劇情」


  「妳可以看重播啊。」


  「重播的時候我們在營業耶!」


  「那......我也等一下再洗好了。」


  「真司早就已經沒在寫作了吧?偷追劇以為人家不知道嘛?好啦快去快去......屁股動起來!」


  被抓包的真司苦哈哈地關掉平板,牽著把枕頭一起帶走的萌白,再叫著蛋白離開客廳。


  客廳剩下深白一個人。


  「嗯......沒東西可以抓了。」嘴巴這麼說完,便屈膝抬到沙發上,自己抱著雙腿了。


※     ※      ※
  「深白,電視看完了吧?換妳洗囉?」


  真司洗好澡後回到客廳,便發現對方側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姿勢呈現胎兒式抱膝。


  嘗試把對方搖醒,結果沒反應,所以直接把電視關掉,將對方抱起來抬回掛著「把拔和馬麻的房間」牌子的房間去。


  「去洗澡啦——洗澡洗澡洗澡......」


  不管怎麼叫怎麼搖怎麼捏,深白就是睡得死死的。


  「……我先去幫妳放熱水哦,快點醒來了。」


  真司走去浴室時心想:「雖然說人一上了年紀就會越來越愛睡,但有這麼快的嗎?現在也不是冬天呀……」*昆蟲會以休眠(夏眠、冬眠)等來應付環境中溫度的改變。


  總而言之,放好熱水,回到房間以為對方應該起來了,但還是一樣,而且還自己拉起棉被蓋好了。


  「喂喂!別再睡啦,老婆大人。」


  真司直接用食指、拇指將對方的雙眼皮給強行睜開,對方扭頭迴避掉說「讓我瞇一下下……」然後就把棉被拉上去蓋住臉了。


  「深白,妳身體不舒服嗎?最近好像很愛睏?」真司跪在床邊,手往被對方豐滿的巨乳給挺得凸起的部分戳著問。


  「就是想睡嘛……」


  「那好吧,但是過十二點之前一定要去洗澡哦。」


  「遵……命~」


  真司打算拉下對方的棉被,被對方用很微弱如剛出生幼貓的聲音問:「……幹嘛?」


  「不要晚安吻嘛?」


  「哦……對唷……啾。晚安……」


  「要記得起床洗澡啦。」


  這時萌白和蛋白一起從門邊探出身,兩個都露出擔心的神情,萌白問:「媽媽不舒服嗎?明明還沒冬天啊?」


  「媽媽只是一天工作下來很累了,讓媽媽休息吧?快去睡覺吧。」


  「媽媽不要死哦!」&「汪!(同義)」


  「哦……在看到結局之前不會死的……」


※     ※     ※


  現在的時間是半夜2點,趴在桌上打盹的真司猛然從電腦前驚醒,這才意識到自己寫稿寫到失去意識了。


  「兩點了啊……深白有去洗澡吧?」


  真司關掉電腦,站起身伸了個大懶腰,但睡意依舊相當沉重的堆積在眼皮上。


  他轉身看到深白全身上下一絲不掛,然後把棉被掀了大開,呈現大方裸睡的狀態。


  真司有些困惑地想:「這是……有去洗澡了嗎?我好像有聽到深白說要去洗澡的話?」


  他大可以去浴室看看狀況,但是睡意壓垮了他的意志,果斷相信對方應該是有洗,所以幫對方撿好衣服、粉色蕾絲內衣褲隨便一放,就上床替自己與對方蓋好被子,倒頭就睡。


  接著就直接一覺到鬧鐘響,真司起床按掉鬧鐘,發現枕邊人消失了。


  「應該是去浴室刷牙洗臉了吧?」他一邊這麼想一邊去浴室去,不料他一打開門,看到浴缸放滿不確定熱還冷的水,然後裡頭躺著闔眼一動也不動的深白。


  「喂!深白!」仔細一瞧對方的胸脯還有一絲絲的起伏,不然真司第一眼還以為對方泡昏在裡頭很久了。


  上前跪著搖晃對方的身體還拍拍臉頰,深白緩緩睜開眼睛,一副剛睡醒的空靈模樣讓真司得默默在心中坦白「確實蠻可愛的」。


  「嘿嘿,早安……」


  全家齊聚客廳吃早餐時,深白這下總算是恢復精神了,她抓抓還沒有乾,用毛巾包起的頭說:「啊哈哈……我好像是從半夜三點起床才去洗澡的吧?本來一點我已經起床脫衣服了,好像還說了句『我要去洗澡囉』給你聽,但你好像睡著了。之後我脫內褲的時候坐回床上,接著身體就很順勢躺回去睡了。」


  「所以只是把衣服脫掉然後繼續睡覺啊……」真司喝了一口咖啡說。


  萌白看起來有話要說,被真司注意到後關心一下,隨後就開口:「其實……我好像知道媽媽躺在浴缸裡面睡覺……」


  「半夜我想要去上廁所,但是眼睛睜不太開看不清楚,進到浴室坐上馬桶,然後就……也不知不覺睡著了,大概四點才醒來,這個時候還有點昏迷昏迷的,就看到媽媽躺在浴缸裡睡覺,我以為是夢……就沖完水洗洗手回去房間睡覺了。」


  「小萌啊……下次如果還有這種情況,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去測試一下哦!不然媽媽像這樣躺在冷水裡面會──」


  「哈啾──」


  「……感冒的,知道了嗎?」


  萌白點點頭,隨後真司又補充:「還有下次要記得不要在馬桶上睡覺,這樣也很容易──」


  「哈啾──」


  「……感冒的。哈──我還是少說點話好了……」


  

靈感取自──我家的日常owo

創作回應

一二三四
有其母必有其女
可見一斑
是說蝴蝶娘我有一部分沒看到
因為不知道所謂的老地方是哪
也不知道號碼什麼的…
2021-08-01 00:57:25
Nobody班導
那些部分不影響劇情就是了owo
2021-08-01 21:53:19
一巴掌爽飛天
我怎麼好像知道了什麼?
2021-08-01 10:10:58
Demon616
不只是母女吧 真司都有睡在椅子上啊
2021-08-01 11:25:08
Nobody班導
這一家人都喜歡睡在奇怪的位置ww
2021-08-01 21:53:35
・ω・)っ大根
泡澡睡著不會很危險嗎?
2021-08-02 07:53:54
Nobody班導
我後來看到留言才意識到危險性xdddd
2021-08-06 22:23:02
藍淚
都市傳聞 笨蛋是不會感冒....一家都睡在古古怪怪的地方就只有男主沒感冒呢 我好像突然多懂了一點人設.....[e5] (玩笑)
2021-08-02 12:09:10
Nobody班導
這是遺傳owo!!!www
2021-08-06 22:23: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