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燃盡的炎龍姬:反逆的守護者 真相篇

花梨.奇跡の狭間 | 2021-07-31 18:05:01 | 巴幣 2070 | 人氣 1300


  人物原案:馬克杯



  「請英勇的護國騎士進場!」司儀大聲地說。

  席列姆的宮廷裝飾得金碧輝煌,銀色小紙片自上方灑落,浮華的紅色地毯一路延伸到王位前,儀隊奏起悠揚的交響曲,文武百官群集於兩側,每個人都以欽羨和佩服的目光,注視著出現在門口的芙蘭。芙蘭穿著自己的鎧甲,披著象徵榮譽、繡上席列姆國徽的藍色披風,展現出無懈可擊的救世主形象。

  芙蘭緩步走向前,腦海裡響起艾米利歐的聲音。

  『芙蘭,先讓我們快速回顧整個事件。幾天前,妳來到席列姆,被國王委予重任,於王室遊行期間擔任公主的護衛,在突如其來的混亂中保護公主,殺死意圖行刺的宰相一行人,將公主毫髮無傷帶回來。我知道妳很不以為然,不過這就是王室的觀點,而且是絕對不容質疑的觀點,國王已經用絞架和車輪證明這一點。』

  『妳這幾天被軟禁在王宮,想必很想知道外面的風向,我可以告訴妳,外面已經掀起一陣腥風血雨。在官方連日的宣傳下,宰相的惡行迅速傳遍全國,這位昔日英雄頓時淪落為人人喊打的老鼠。國王展開恐怖的政治清算,任何親近宰相的人,或是膽敢質疑國王決定的人,不是被處決就是被抄家入獄,現在沒有人敢替宰相說公道話。』

  『然而這整個事件疑點重重。國王要求妳保護公主,卻不讓妳攜帶武器;刺客大費周章在公主寢室留下犯罪預告,卻沒有趁機行刺;有人意圖朝公主射箭,卻射中一旁的馬;妳殺了宰相與護衛,國王卻沒有召見妳探究原委。不合理的事情實在太多,套句盜賊的俗語「用耳朵思考也知道有問題」。』


  「芙蘭小姐,請上台。」司儀說。

  號角手吹動號角,帶動演奏的高潮,群眾也更加歡欣鼓舞。

  『首先就是犯罪預告,這是最不合理的地方。我對刺客這行相當熟悉,就算是最低階的刺客,也不會刻意留下犯罪預告,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刺客是一種空虛的生物,只在乎殺死目標,對其他事情毫無興趣,只有玩法弄權的政客才會留下犯罪預告。「讓公主死在遊行會場才能打擊席列姆」,這句話同樣有問題,要打擊席列姆,直接殺掉公主就行了,死在哪裡根本無所謂。加上後來的各種詭異跡象,像是沒有加派護衛保護公主、公主身邊不能攜帶武器、有人放箭卻沒有射中等等,我可以大膽推定,整個事件根本是一場騙局。』

  『為了印證我的假設,我做了一些調查,但是結果並不理想。後來我決定冒個險,前去拜訪一位關鍵人物,安妮公主。我趁著夜色溜進公主寢室,公主見到我可不怎麼友善,要不是我將她壓制在床,她一定會招喚門外的護衛。我提出交換情報的要求,公主起初不願合作,直到我說出她想知道的關鍵情報,她才決定配合。經過一番交流,我釐清了許多疑點,並證實自己的假設。芙蘭,我先說在前頭,我的結論充滿主觀意識,帶有許多臆測,但是絕對比其他說法更接近真相。』


  芙蘭緩步踏上樓梯,走到王座前,等著她的是席列姆現任國王,愛德蒙三世。國王注視著芙蘭,眼中醞釀著某種芙蘭無法理解的情感。站在一旁的是安妮公主,表情冷若冰霜,曾經活潑的眼眸變成一對黯淡的空洞。

  「辛苦了。」國王簡短地說。

  芙蘭沒有答話,她單手放在胸前,微微向國王行禮。

  『二十多年前,愛德蒙三世坐上王位,憑著強勢的鐵腕統治,加上迪凡將軍的鼎力協助,讓席列姆迅速成為首屈一指的強國。時至今日,衰老的陰影慢慢覆蓋在國王身上,國王的健康狀況近年來迅速惡化,雖然沒有公開承認,但是他一定清楚自己來日不多。為了席列姆的存續,國王決定了繼承人,也就是安妮公主。』

  『在這個以男性為尊的世界,讓女性坐上王位簡直是匪夷所思,為什麼國王會做出這種決定?我運氣很好,從公主口中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愛德蒙三世沒有納妾,王妃是他唯一的伴侶,還替他生了一對男女,分別是理查王子與安妮公主。王妃和理查王子在十二年前的灰色瘟疫期間染病去世,國王沒有續弦,安妮公主就成為王室的唯一血脈。』

  『照理來說,公主應該與鄰國的王子聯姻,但是席列姆與鄰國的關係緊繃,國王找不到一個關係好到足以聯姻的國家。此外,愛德蒙三世的自尊強烈,要他將唯一的女兒,以及畢生精力打下的江山,全部送給某位乳臭未乾的王子,他絕對不可能接受,於是扶植安妮就成為國王的唯一選擇。』

  『國王對安妮公主施以嚴厲到近乎殘忍的教育,雖然安妮公主還不夠成熟,卻已經具備成為女王的資質。國王也修改了延續百年的王位繼承法,確保安妮即位的合法性。然而要坐上王座,光有資格是不夠的,還需要獲得人民的認同,而這也是安妮公主的最大罩門。』

  『席列姆是一個重男輕女的國家,數百年來的國王全部是男性,如果安妮公主繼位,人民一定會感到無所適從。人民喜歡安妮,卻不見得願意接受安妮的領導,沒有人願意讓家裡養的狗爬到自己頭上。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傷人,然而在許多人的眼中,公主只是一個政治工具,一個替未來的國王生孩子的女性,而不是國家領導者。安妮公主透露,席列姆的大臣與將軍普遍反對國王的決定,那些人抱持著非常傳統的觀念,認為只有優秀的男性才有資格成為未來的國王,而王國裡面正好有一個人能夠滿足他們的條件,那個人就是迪凡將軍。』

  『宰相是一個活生生的傳奇,其聲望甚至凌駕於國王,許多人認為宰相才是理想的王位繼承人。曾經有人建議國王將公主許配給宰相,那個人被國王下令從露臺扔出去,半身不遂的他只能躺在床上度過餘生,簡直是個白癡,哪有人願意把女兒嫁給年紀足以當她父親的人呢。』

  『既然宰相深得人心,想當然耳擁有一群堅定的支持者,有些還是朝廷的重臣。一旦國王去世,這些支持者很可能會擁立宰相為王,搞不好還會發動叛亂。國王很早就看出這點,為了讓安妮順利即位,他決定除掉這些威脅,那怕是居功厥偉的宰相,也要將其連根斬除-不只要殺死他,更要消滅他的影響力。』


  一位侍女端著精緻的銀盤走了過來,盤上放著一枚華美的勳章。

  「我以席列姆國王之名,賜妳護國勳章。」國王說。

  國王捧起勳章,將其別在芙蘭的披風上。

  『國王放出有人意圖行刺公主的消息,將妳找來擔任公主的護衛,不讓妳與其他人接觸。隨後國王命令宰相拜訪妳,宰相照辦了,事後國王便根據這點,指控宰相意圖攏絡妳。這是一個莫須有的指控,卻沒有人敢質疑國王的決定。遊行當天,國王給妳塔尼利斯王國的短劍,和妳道別後回到自己的帳篷,召見宰相與王室護衛,指控妳可能與塔尼利斯勾結,要求他們好好盯著妳。聽到這裡,妳應該知道國王的目的是什麼了吧?』

  『簡單地說,國王打算誘導宰相攻擊妳,而且是在全國人民面前。這麼一來,國王就可以用意圖刺殺公主與叛國的罪名處決宰相。記得嗎,國王說過自己不相信英雄,所以我可以合理推測,國王打算拿妳來血祭。雖然後續發展超乎預期,然而就結果來看仍舊算是成功,宰相死了,他的名聲毀了,國王的目的也達到了。』

  『這裡還有一個值得玩味之處,既然公主需要一名護衛,為何國王不在國內尋找對象,而選擇了妳?這點我想了很久,最可能的理由有兩個:第一,妳對席列姆的環境不熟悉,不知道塔尼利斯徽記的意義,所以國王將帶有塔尼利斯徽記的短劍交給妳,讓宰相有充足的理由攻擊妳。第二,妳是一位女性,妳的捨命護主可以提振女性在席列姆的聲望,有助於安妮將來的統治。我再強調一次,這些只是我的臆測。』


  芙蘭保持沉默,抿緊雙唇,銳利的目光對上國王。國王好像沒注意到芙蘭的情緒波動,他轉身離開,沉重地坐回王位上。

  「接著進行冊封儀式。」司儀說,「芙蘭小姐,請跪下。」

  芙蘭按照指示跪了下來。

  『最後,當我準備離開時,公主要我轉述一封口信給妳。我建議公主直接向妳說,公主拒絕了,根據口信的內容,我可以理解她為何不願意見妳。』

  『芙蘭,我感激妳對我做的一切,對妳冒著生命危險保護我致上最高謝意,但是我無法心平氣和地面對妳。每當我想到妳,就會想到那個血淋淋的場面,接著感到反胃,心中充滿憤恨。我曾經告訴過妳說,自己不知道該對誰生氣,那是真的,但是現在的我卻無時不感到憤怒。我氣自己必須經歷這一切,氣大家不聽從我的命令,氣父王謀害迪凡將軍,氣妳為了我而大開殺戒,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居然擁有這麼強烈的負面情緒。我無法克制對妳的恨,所以我選擇拒絕相見,我怕自己會失控,怕自己會掐住妳的脖子。我感謝妳,卻無法原諒妳,如同我無法原諒用卑鄙的手段陷害迪凡將軍的父王,為了我們彼此,我選擇避不見面,妳是一位睿智的女士,我知道妳能夠理解。』


  一名侍衛走上前,恭敬地雙手奉上一把精緻、沒有開鋒的儀式用劍。公主接過劍,踏出一步,將劍刃置於芙蘭的肩膀上,以約定成俗的動作進行冊封儀式。現場觀眾歡欣鼓舞,然而除了芙蘭,沒有人注意到公主持劍的手因用力而顫抖,仇恨的目光如同處決犯人的劊子手。芙蘭繃緊身體,隨時準備採取行動保護自己。

  「請公主宣示冊封。」司儀喊道。

  照理來說,公主應該唸出冊封的宣言,但是公主沒有開口。慢慢地,公主收起劍,將其交還給一旁的護衛,走回原本的位置,不再看芙蘭一眼。

  現場響起轟然掌聲,興奮的群眾絲毫沒注意到剛才的異狀。

  芙蘭站起來,慢慢走下階梯,走向宮廷大門,神情不帶絲毫喜悅。

  一名騎士見習生的少年興沖沖奔了過來,將手上的花束呈給芙蘭。他的年紀很輕,不超過十五歲,見到傳說中的偉大英雄令他振奮不已。芙蘭沒有停下來,她與少年擦肩而過,留下少年捧著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

  芙蘭離開席列姆王城,騎著馬走在路上,時而皺眉,時而搖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親愛的芙蘭,需要幫忙嗎?」艾米利歐出現在芙蘭身邊,與她並肩行走。

  芙蘭不理會艾米利歐,她正試圖解開盤在心頭的疑慮。艾米利歐見芙蘭沒有反應,不開心地嘟著嘴,像是鬧脾氣的小孩。

  「芙蘭,我把重要的內幕挖出來讓妳知道,妳卻連個謝謝都沒有說。」艾米利歐抱怨道。

  「抱歉,我在想事情。」芙蘭將思緒轉回現實。

  「什麼事情?」

  「艾米利歐,妳認為愛德蒙三世是什麼樣的人?」

  艾米利歐訝異地望著女戰士,顯然沒料到對方會有這種念頭。

  「我不知道妳為何要問一個有答案的問題,既然妳問了,我就回答吧。」艾米利歐掐起手指,「陰謀陷害功臣,將妳當成犧牲品,以血腥手段清算異己,殘忍的作風完全就是一位暴君。妳應該也是這麼認為吧?」

  「既然國王是那種人,為何宰相願意犧牲?」

  「犧牲?」

  「別裝糊塗,妳一定也看出來了。宰相明明知道國王打算取他性命,卻沒有任何反抗,死前還替國王說情,這到底是為什麼?」

  「芙蘭,我認為妳太鑽牛角尖了。」

  「我認為那是至關重要的關鍵。」

  「所以,妳還打算挖掘殘餘的真相。」艾米利歐無奈地雙手一攤,「我不知道妳居然這麼固執。」

  「妳的說法等於承認,妳沒有把所有事情告訴我。」

  「當然,我同意對妳攤牌,不等於同意交出底牌。」艾米利歐用交叉的食指回應芙蘭的懷疑,「別急著反駁我,芙蘭,我明白妳打算追根究柢,但是這張牌會動搖一個人的基本信念,所以我選擇保留,也不打算退讓。而且老實說,妳已經知道夠多了,我不會為了滿足妳的好奇心,把汙濁的事實撈出來給妳看。」

  芙蘭沉默著,過了一會才回話。

  「或許,我已經知道了。」芙蘭說。

  「是嗎?」艾米利歐似乎沒有感到驚訝。

  「我把自己的推論告訴妳。」芙蘭提議道,「如果我搞錯,整件事就到此為此。相對地,如果我說對,妳就要把那張底牌亮給我看。」

  「妳打算抱著輕率的心態,掀起那張底牌嗎?」

  「我很認真的。」

  「那就來吧。」

  芙蘭說了一句話,艾米利歐閉上眼睛,似乎是在掙扎著,最後搖搖頭。

  「照這樣子來看,我隱瞞下去也沒有意義。」艾米利歐說,「跟我來。」

  芙蘭在心裡深深嘆息,她害怕的想法成真了。

**

  艾米利歐領著芙蘭走上一條熟悉的道路,芙蘭對此記憶猶新,她幾天前才從這條路經過。

  「前面是王室陵墓,我們去那裡做什麼?」芙蘭問道。

  「妳很快就會知道。」艾米利歐說。

  「城門的衛兵不會讓我們通行的。」

  「喔,他們會的,妳等著瞧。」

  熟悉的城門再次出現在芙蘭面前。兩名衛兵與護衛長迪凡擋在門前,懷疑地打量面前的不速之客,然而當護衛長看見艾米利歐時,突然瞪大眼睛。

  「哈囉,大家好,請讓我們過去吧。」艾米利歐堆滿笑容,手裡捧著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三顆蘋果,「來,這些蘋果給你們吃。」

  護衛長盯著蘋果,有這麼一瞬間,芙蘭以為護衛長會嚴厲地訓斥半精靈,或是命令衛兵逮捕她們。出乎意料的是,護衛長用僅存的手接下蘋果,自己留下一顆,剩餘兩顆分給左右的衛兵。他咬了一口蘋果,蘋果發出清脆的聲響。

  「好好吃。」護衛長笑著說,心滿意足地享受蘋果的香甜滋味。

  衛兵們訝異不已,他們第一次聽到護衛長用這麼柔軟的口氣說話。

  「過去吧。」護衛長恢復原本的嚴肅姿態,朝城門上方大喊,「上面的,把門打開!」

  「她們沒有通行證。」一名衛兵提出質疑。

  「我替她們擔保,趕快給我開門,不然就等著被我踢屁股!」護衛長吼道。

  芙蘭不敢置信地通過城門,她回過頭,看見護衛長拿著吃到一半的蘋果,恭敬地朝自己這邊行軍禮。

  「妳認識護衛長?」芙蘭問道,「不然他怎麼會讓我們通過?」

  「我曾經請他吃蘋果。」艾米利歐不勝懷念地說,「他挑了最紅的蘋果,害我只能吃又酸又澀的青蘋果,光是回想就讓我的舌頭發麻。」

  要不是情況特殊,芙蘭一定會追問這個故事的前因後果。

  很快地,兩人來到王室陵墓。王室陵墓一往如昔,被永恆的寧靜所壟罩。兩人踏上石橋,穿過大門,走了一段路,在某個陵墓前停下來,這個陵墓是最近蓋的,外觀很新。芙蘭檢視墓碑,墓碑上面沒有姓名,沒有生卒年,只有一句簡單的文字。

  「『偉大的守護者長眠於此』。」芙蘭喃喃念道,「這是誰的墓?」

  「妳認為呢?」艾米利歐賣了一個關子。

  「宰相?」

  「以及王室護衛。」艾米利歐補充道。

  「是誰將宰相葬在這裡?」

  「芙蘭,妳這是明知故問。」

  一時之間沒有人開口,冷風刮起地面的枯葉,枯葉掃過地面的窸窣聲帶來莫名的孤寂感。

  「芙蘭,我現在要把底牌掀起來。」艾米利歐柔聲說道,「我向妳保證,我接下來說的內容句句屬實……」

**

  王室遊行開始前夕,國王與宰相在帳棚內小聲地交談。

  「……我會暗中用弩箭射擊殿下的馬,迫使那位女戰士挺身保護殿下。」,宰相的聲音充滿決心,「等她亮出短劍,我就發動攻擊,你就可以將我處死,事後再指控我叛國,除掉親近我的重臣。這麼一來,殿下即位就可以掌握實權,擺脫我的陰影。」

  「非得除掉那些重臣不可嗎?」國王問道。

  「他們遲早會對殿下造成威脅,你必須這麼做。」

  「他們是那麼的信任你。」

  「那他們就更必須死。」

  「人民不會相信的。」

  「把質疑的人全部吊死,直到沒有人敢質疑為止。」

  「關於那名女戰士,我希望你留她一命,她是無辜的。」

  「對不起,我辦不到,在那種情況下,手下留情是不可能的。別擔心,如果她的英雄事蹟屬實,就有辦法活下來。」

  國王痛苦地雙手掩面,「我以為自己是公正的君王,到頭來還是雙手沾滿血腥。」

  「抱歉,老友,害你必須做出如此痛苦的決定。」宰相溫和地說,「當上神站在我的面前,細數我的罪惡時,我會告訴上神,你只是按照我的建議行事,我才是罪魁禍首。別擺出那個表情,老友,這一切都是為了席列姆,為了安妮殿下,我是自願這麼做的,你沒有強迫我。時間差不多了,請容許我告退。」

  「我的好友。」

  「是的。」

  「你這麼做,值得嗎?」

  「你給了我一切。」宰相微笑著,「我終於可以報答你了。」

  宰相走出帳篷,國王蒙著臉,低聲啜泣。

**

  「陛下,請您再多考慮一下!」一位大臣著急地說,「宰相不可能叛國,這一定是誤會!」

  「他在眾人面前公開行兇,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國王沉聲說道,「我以國王之名,收回他的所有榮譽與頭銜。我也下令逮捕宰相的同夥,維利歐、百諾、奧斯汀、塔謝拉、洽奇希爾,把他們全部押入地牢,現在就去做。」

  「但是陛下-」

  「任何膽敢替宰相說情的人,都將以叛國罪論處!」國王喝道,「全部給我退下!」

  大臣們連忙逃離現場,就怕自己的言行觸怒國王。國王轉身面對窗外,握住權杖的手指因激動而泛白。

**

  「我簡直不敢相信您會那麼做!」安妮公主激動地說。

  「我握有他叛國的證據。」國王口氣嚴峻。

  「迪凡將軍至始至終都相信您,如同我相信您一樣,而您卻抹煞他的貢獻,連他身邊的人都不放過。」

  「他們意圖顛覆席列姆,我是為了國家才這麼做。」

  「您只是為了自己!」公主生氣地說,「您認為迪凡將軍功高震主,才用莫須有的罪名害死他!我對你太失望了,你是暴君!暴君!」

  公主流著淚,對國王投以鄙視的眼神,然後轉身跑開。整個房間只剩下國王一人,他跌坐回椅子上,垂著頭,顯得十分渺小。

**

  冊封護國騎士的前一天晚上,國王獨自離開王宮,來到王室陵墓。在這個孤獨的場所,愛德蒙三世不再是國王,而是一位身體疲倦、歲月刻畫的臉龐充滿憂愁、內心滿是悔恨的老人。他跪在宰相的墓前,輕撫墓碑上的文字,眼淚從布滿皺紋的臉上不住滴落。

**

  芙蘭聽完艾米利歐的描述後,默默翻找背包,取出冊封時披在身上的披風,將繡有席列姆國徽的那面朝上,覆蓋於墓碑前方的地面,再找來幾塊石頭壓住披風,以免披風被吹走。最後她取出國王賜予的護國勳章,把勳章放在墓碑旁邊。

  「他們才是真正的護國騎士。」芙蘭低聲地說。

  芙蘭拔出紅色長劍,劍鋒朝下,單膝跪在墓前,低頌亡者的禱文。艾米利歐將雙手交疊於胸口,手心向內,微微低頭,這是精靈對逝者致敬的姿勢。

  致敬完畢後,芙蘭放下劍,轉向艾米利歐。

  「王城在哪個方向?」芙蘭問道。

  「大約是東北東。」艾米利歐指著她所說的方向。

  芙蘭拾起長劍,將劍鋒置於面前,朝著王城的方向,輕輕唱出一首祝福的歌曲,內容是讚美一位正直的勇士,即使被人誤解與鄙視,依舊遵循信念奮戰不懈,直到在戰場上嚥下最後一口氣。上神被這位勇士的信念感動,將他的英靈昇華為神祉,這位神祉就是寇德斯,力量之神,芙蘭的信仰主神。

  艾米利歐對各種信仰知之甚詳,知道這首歌是寇德斯信徒替對方祈福的儀式,也是給對方的最高榮譽。即使是走上黑暗之路的人,只要具備勇氣與信念,依舊可以獲得寇德斯的肯定。艾米利歐心想,如果愛德蒙三世能夠知道,這位女戰士能夠理解他的犧牲,想必十分感動,可惜他永遠沒有這個機會。

  數年後,愛德蒙三世死於肺炎,許多人認為這是他作惡多端的報應。安妮公主繼任為女王,有別於父親的暴政,安妮以仁政治國,贏得人民由衷的認可,替席列姆迎來數十年的盛世,人們尊稱她為「賢王安妮」。然而自從繼位後,安妮再也沒有去過王室陵墓,一次也沒有,她還立下遺囑,要求死後不要葬在王室陵墓,因為她不想和暴君長眠在一起。

  在那之後又過了十餘年,日神艾培諾的牧師,佛蘭森.喬希爾,獲得賢王安妮的應允,前往王室陵墓替逝者祝福。喬希爾發現大部分的陵墓已經被雜草掩沒,只有兩個陵墓例外,這兩個陵墓整理得相當乾淨,周邊園圃花朵盛開,墓碑旁邊分別種了一顆蘋果樹。現在正逢蘋果的收成季節,樹上的蘋果彷彿是紅色的繁星,替陵墓增添豐富的生機。喬希爾相信這是神蹟使然,證明長眠於此的逝者受到神的眷顧,然而他卻不免感到困惑,其中一位逝者是被世人唾棄的暴君,為什麼神要眷顧一位暴君呢?大概是他智慧不足,無法理解神的旨意吧。
其他連結

創作回應

Reineke
治於神者,眾人不知其功QQ
2021-07-31 19:07:11
Reineke
感謝花梨大大寫出如此傑出的故事![e19]
2021-07-31 19:09:46
白煌羽
辛苦啦
2021-07-31 23:02:53
圖圖
辛苦了~~~
2021-08-01 01:06:41
奈恩斯-冬
太棒了……(詞窮)
2021-08-02 19:17: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