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謀士對呆瓜的挑戰書(8)

瀨葉 | 2021-07-31 11:12:49 | 巴幣 4 | 人氣 79


8 各種迷人(?)

  路毅靖愣了大概一秒半,錯失拒絕的時機,只剩下被成磊拖著走的份。成磊拉著他穿過校園,繞過女生宿舍穿出側門,那邊的巷子是學生經常聚集吃飯的區域之一,早上十一點已經有店家在準備迎接中午的人潮。成磊選了一間小吃,剛好店裡還有最後兩個位置。等到落了座、點完菜還付了錢,路毅靖才首次開口講話:「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怎麼我好像完全沒有選擇權?」
  「有哇。雖然我個人比較推薦水餃,但鍋燒意麵可是你自己選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也是啦,這間不是最好吃的,可是看了一下別間店都滿了,不排隊優先。」
  「這樣講還是滿微妙的……」
  路毅靖再度換上一副寫著「你是白癡嗎」的表情,因為已經是一個小時內第三次看到,成磊完全沒有放在心上,逕自拿出免洗筷跟湯匙遞給路毅靖:「我就是沒有要給你選。她也沒讓你選不是嗎?」
  接下來是三秒鐘的沉默。因為路毅靖沒有答話,成磊立刻開口追擊:「我說真的,你幹嘛那樣順著她?」
  「什麼意思?」
  「她要你去接你就去,不要你去接你就不去,你幹嘛那樣?」
  路毅靖的眉毛往上挑起:「好笑了,你在我面前這樣說嗎?」
  「啊?」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錯的話──」路毅靖故意在下半句話之前喝了一口湯,停頓一秒半之後才往下說:「──你至少,嗯,在寒假之前,還能稱為小莉的『男朋友』?」
  成磊的臉紅了。
  「多久?」
  「啥?」
  「我說你當她的『男朋友』多久?」
  成磊實在非常感謝路毅靖故意在途中低頭吃東西,不然接下來的話他實在講不出來:「……大概,三個月。」
  「還算可以。那所以,三個月當中你不也是處處順著她?」
  「呃……」
  路毅靖說得一點也沒錯,成磊稍微回顧一下那三個月的歷程:首先,問候是基本常識,而且每天傳LINE是不夠的,最少不能低於一通電話;再來,接送也是必備,游莉穎早上搭公車到學校,要備好早餐,在公車站接她,送到教室;中午要去接她,帶她去吃午餐,下午若是她沒課,必須陪她去逛街。最後則是各種所謂的暖心舉動,稱讚她的髮型、衣服、記住她一個月一次的特殊日子,隨身備好巧克力。看著眼前路毅靖的頭頂,成磊有點發窘,無法回話。
  「所以囉,如果你自己也做一樣的事,現在是不是就沒法講我?」
  成磊花了足足十五秒才想出反駁的詞彙:「是沒錯,不過我被她分手了之後才覺得奇怪,這是不是就叫做,那個什麼……旁觀者清?」
  路毅靖被湯嗆到,差點噴到成磊身上,總算在最後一秒抓過紙巾蓋住,成磊倖免於難。
  「幹嘛!」
  「抱歉、抱歉。」
  嘴上在道歉,路毅靖的咳嗽聲跟笑聲混在一起,成磊半張臉還發紅,忍不住罵了一句:「笑什麼!」
  「沒事,我只是覺得很有趣。」路毅靖好不容易止住嗆咳,放下紙巾,嘴角還是上挑的:「關於『這種話是由你跟我講』這一點。」
  成磊塞了一顆水餃到嘴裡,暫時拒絕回答。路毅靖再喝了一口湯之後,換以慢條斯理的語氣講話:「小莉那一型的女生,要的東西很簡單。她要,而我給得出來。你也可以說這是一種相互關係。」
  成磊又塞了一顆水餃到嘴裡。路毅靖瞟了他一眼,維持原本的語氣繼續說下去:「然後,小莉是一個容易厭倦的人。你能撐三個月還算是可以的,我看過最短好像是兩個星期。」
  「──你看過?」成磊匆匆把水餃吞進嘴裡,最初的幾個字還有點不清楚:「我沒聽錯,你看過?」
  「看過。我還親眼目擊那個人被甩掉的景象。」
  成磊的眼鏡差點滑下鼻樑:「你──這樣會不會太扯了?!」
  「哪方面?」
  「很、很多方面!」成磊用筷子指著路毅靖:「比方說──我本來還以為她對你多少會遮掩一下的,竟然不會嗎?」
  「遮掩?」路毅靖笑了:「會啊。」
  「會?!那樣叫做會?」
  「這樣說吧。」路毅靖放下湯匙:「從小莉的角度看,多少算是有在遮掩,至少有那個意圖,比方說她今天傳給我的訊息,只說中午她要去買必修課教授開的新書,不能一起吃飯,就這樣而已。她並沒有在說謊──但就是少講了幾個字而已。」
  成磊嘴巴張得開開,過三秒後又閉上,半晌說不出話來;路毅靖挑了一下眉:「幹嘛,很奇怪?」
  「超奇怪的!」
  「怎麼說?」
  「一般人根本不會這樣吧?!我當初聽到她除了我還劈別人的時候超級不爽,我看她大概也不敢當著你的面承認她腳踏好幾條船,怎麼你還可以平心靜氣地跟我講這些?」
  店裡有幾個人被成磊的聲音嚇到,紛紛將視線往這邊轉過來,路毅靖卻彷彿完全不在意,兩隻眼睛直視著成磊:「……想知道原因嗎?」
  成磊下意識地吞了一口口水,只覺得喉嚨很乾,胸口好像被揪住似地抽緊,心臟怦怦亂跳,一半是因為被路毅靖突如其來的態度轉變嚇到,一半是被正前方八十公分處那張臉迷得頭昏眼花,畢竟他可是第一眼看到路毅靖的照片(而且還是IG上的小張照)就當場被迷住的男人。現在不是夏天,路毅靖沒有當時照片上那麼黑,因為場合的關係,他的表情也不是燦爛如陽光的笑容,但近距離正面看本人跟照片畢竟就是有差,他得要多花個一秒半才擠得出答案:「想。」
  「不告訴你。」
  「喂!」
  「正確來說是──『現在』不告訴你。」
  成磊在凳子上挺直背脊:「意思是,你『以後』會告訴我?」
  「可能,如果你贏了的話。」
  面對路毅靖充滿挑戰性的微笑,成磊在桌下握緊拳頭,以同樣等級的語氣回答:「那你就備好答案等我!」

#BL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