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書評】讀《刺猬的優雅》

旅人 | 2021-07-31 10:45:01 | 巴幣 12 | 人氣 76

《刺猬的優雅》是少數用典甚多頻頻掉書袋,卻能讓我看得津津有味的書。起初,對這本小說的印象是愛鑽牛角尖的純文學,實際閱讀後,卻發現此書蘊含的哲學與美學信手拈來,像是和主角對坐,相互交談一般親切。兩位女主角並行的敘述,為讀者帶來兩種富哲理的詩意思辯。

她們如何看世界,如何旁觀同一棟公寓裡發生的事,又將如何使彼此停滯的世界重新運轉,使我在意得無法停止翻頁。好喜歡她們的互動,與此書真是相見恨晚啊。

五十四歲和十二歲,對我而言,一個已經過去,只留下青春期惶惑的記憶,一個尚在未來,是只有淡淡輪廓的影子。雖和她們過著毫無相似處的人生,但這兩人喜好沉思與文學的嗜好,帶點精神潔癖的傲骨,在在都使我產生共鳴。

年幼的芭洛瑪頗有目空一切和尋求毀滅的傾向;同樣與世隔絕厭惡媚俗,飽經歲月的荷妮則已漸漸馴服內裡和外在的矛盾,然而過往經歷難免讓她對自己的看法帶著宿命論的悲觀。

芭洛瑪起初讓我有種同類相斥的厭惡,尤其她讓我想起自己青春期時自認為成熟的許多叛逆行徑。覺得雖然早慧使她的思維能力遠超同齡人,性格卻還沒經過時間粹煉,顯得恃才傲物,彆扭得有點討人厭。

然而繼續讀下去後,才發現我錯怪了芭洛瑪,她其實是個率直可愛的女孩子啊!

庸俗的成長環境雖使芭洛瑪產生厭世之感,但她懂得欣賞他人,儘管觀點敏銳近乎辛辣卻不失孩童特有的通透純粹。

而身為門房的荷妮,在長年的幽居生活裡養成內向的性格,也因年歲而磨去棱角,變得柔和。在作者筆下,她是個將對智與美的渴望藏於粗鄙表象之下,隱士般的知性孀婦。

儘管聰慧敏銳,她們並非完全拒人千里之外。

荷妮親愛的朋友是有著貴族般生活態度,活得精緻的葡裔女傭曼奴拉,而芭洛瑪打從心裡欣賞她爽朗又頭腦敏捷的好友瑪格麗特。面對朋友時的坦率,使她們的形象更為平易近人。

一度覺得這兩人刻薄帶刺心胸狹隘,但世界的確待她們很不溫柔。然,孤高和智慧不一定需要為伍,即使外在如刺猬,內在的優雅又何嘗不能與世界和平相處?

有時你覺得世間過於寬廣,沒人能理解渺小的自己,只是由於少了另一個人,和你並肩站在窗口眺望風景。

至於那個並肩的人是誰——儘管作者為荷妮安排了一位來自異國的老紳士做她的白馬王子,但我想,沒有男主角小津先生的追求,荷妮和芭洛瑪兩人,依舊能彼此救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