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鬼滅之刃戰鬥潮流。第一話 鐵達尼號

伊凡凡 | 2021-07-31 01:15:01 | 巴幣 1120 | 人氣 494



邀請函

致遠東的血族公主 竈門禰豆子 閣下
遵循吸血鬼一族悠久古老的傳統,余將在數月後委由SPW財團舉辦鬼王之選
新任鬼王將繼承鬼族秘寶海洋之星;竈門閣下如有意競逐鬼王,請帶著您的石鬼面與鐵達尼號船票,並於規定日前抵達大英帝國 南安普敦港口
依照女性參選慣例,您可指定一位非血族男性擔任您的騎士,與您同行

署名 德古拉




  英國 南安普敦港


  今年的英格蘭南部迎來史上最漫長的冬天。本該是溫暖和煦的四月,海岸線竟終日飄雪,迷霧繚繞,到了仲冬,極端氣候開始超出北方蘇格蘭人對冷的理解。港口之外,無時無刻可見海上風暴,閃電奔騰。


  不過,繞開風暴,沿航線航行仍是非常安全的。南安普敦是當時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碼頭上人聲鼎沸,車水馬龍。汽車、郵務車、貨運車頻繁穿梭,戴著往返旅客與海員。常有送行人與圍觀人潮聚集,形成一幅無比壯觀的景象。


  若要說什麼是南安普敦港中最大、最受矚目之標的,那肯定就是鐵達尼號!這艘由美國SPW財團委由白金之星船運公司製造,原定於春季啟航的奧林匹亞級郵輪,是世界上最豪華,最具規模的船隻。『海上宮殿』、『永不沉沒』,華麗美稱如影隨形。奧林匹亞級郵輪建造之初,飽受政商名流期盼,對於尋常階層,能夠搭乘這艘夢幻之船橫越大西洋,更是無數百姓心之所向的美國夢。


  然而,就彷彿波賽頓嫉恨這艘由人類親手打造的克林匹亞級鋼鐵,英格蘭南方的宜人氣候,也約莫是在此時出現變異;鐵達尼號下水時,港口竟飄來無數浮冰,那些經驗最為豐富的船長、水手都說,他們這輩子從未見聞這般景象。有人甚至笑稱,或許這艘船受詛咒了!對多數人來說那都是子虛烏有的事,即便風暴在即,凜冬襲來,現在畢竟是科學昌平,人類戰勝大自然的二十世紀。


  半年後,鐵達尼號順利啟航,風暴仍未散去,烏雲依舊如萬丈高的巨大怨靈,虎視眈眈盯住港口。不過海員們早已習慣面對變幻莫測的大海,一旦得知風暴只會留駐在固定海域,海員們便不放在心上;若連可以預測的事都要大驚小怪,是無法成為航海王的。


  出航日,一對日本籍的年輕旅客抵達碼頭,置身圍觀鐵達尼號的人海。


  「禰豆子!妳快看!這船真的好大好大啊!」俊秀的金髮少年手舞足蹈,興奮直嚷。他清澈的眸子,因船匠的精工妙手閃爍佩服神采。上一次讓他無比讚嘆的是蒸汽列車,當時的他還又驚又怕,然而踏上漫長旅程的他已長了見識;我妻善逸依舊披著昔日的黃羽織、黑高領服,稚氣未脫,卻不再怯懦膽小。


  少年的同伴立於身旁,那是一位容姿端秀的少女。她穿著縫上簡單斜疊紋圖樣的櫻色和服,披著黑色羽織,黑髮綁著的整齊髮髻梳於額後。她揹著一個漆木箱,在以紳士風度聞名的大英帝國,有男性陪同的情況下,由女性獨自背著行李無疑非常怪異,比起陌生目光,竈門禰豆子更重視善逸。另外,這也有優點,不知為何,海關對女性檢查特別寬鬆,漆木箱內除了衣物,日輪刀和石鬼面同樣藏於其中,那是他們跋涉至此少數能夠信任的事物。這段旅程,禰豆子只能依賴善逸。


  和人們不同的是,禰豆子並未對稍後即將登上的鐵船感興趣。禮炮接二連三響起,彩帶飛舞,群眾熱情喝采,禰豆子的思緒越飄越遠,她望著天空厚雲,白霧飄渺繚繞,讓她想起記憶中寒冷熟悉的雲取山。


  「爸爸、哥哥。」


  千里迢迢跋涉到世界的另一側,終點竟帶給她故鄉熟悉的感覺。禰豆子彷彿能看見幼時的她和哥哥坐在屋前,目不轉睛盯著父親穿梭在齊立燃起的火柱,為火神獻上祭典之舞。耀動的光影如此美麗,禰豆子凝視父親身影時,覺得她小小的世界是平靜的,她可以一直看著,直到名為火之神神樂的舞步願意終止。


  「禰豆子?怎麼了?」直到,金髮少年的聲音傳至耳際,禰豆子這才願意回到現實。她想自己是想家了。想著哥哥。禰豆子淡淡一笑,告訴善逸他沒事。


  「對了,禰豆子──」


  「嗯?」群眾鼓譟,禰豆子仍將善逸細若蚊聲的呼喚聽得一清二楚。見少女空靈的雙眼直盯,善逸滿臉通紅,半晌,他仍是鼓起勇氣,大聲道:


  「我們打敗那些鬼後,就回故鄉結婚吧。禰豆子,我愛妳。」


  「善逸──」和服少女手拉住金髮少年。她張顧四周,幸好人群注意力多半仍放在鐵達尼號首航,沒人聽見他們說鬼的事。半晌,認為自己該是反應過度的禰豆子,這才聽明白善逸再次向她表白,羞赧的她將目光移開,讓善逸瞧著她緋紅雙頰。那讓少年永遠目眩神迷的臉蛋。


  「妳答應我嗎?妳答應我嗎?答應我嘛。答應我嘛。答應我嘛。」


  面對同伴開始變得難纏,皺眉的少女臉龐逐漸轉為平靜,稍後,她含蓄做了表示。本不抱希望的少年,起初還露出一貫的哭喪神情,他以為這次又要失敗了。過了好一會兒,善逸才發現這次的禰豆子不太一樣。


  「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善逸!」禰豆子心裡急得不得了,寒著聲,要少年不准再別鬧。現在哪是思考這事的時候,被禰豆子喝止,善逸終於理解到若不再擠入剪票口,進入碼頭內為讓乘客上船而建的木造塔樓,那艘夢幻巨輪真的要開走了,只能勉為其難壓下心中澎拜──


  太好啦!哇!豆子要嫁給我啦!啊啊啊啊!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豆子!豆子!


  跟在少年身後,在走廊間聽著鐵地板因步伐踏出的啷哐聲響,禰豆子默默望著前方的少年背影。走上層層樓梯。現在她才想到該把船票拿出,不對,剛剛那個接待員就為他們剪過票……原來自己是如此緊張。


  「善逸。沒有你,我不可能走到這裡。」禰豆子在心中說道。有一度,禰豆子想把手放上善逸肩頭,塔樓內的喧譁聲與雪茄味很快讓她放棄這道想法。橫越歐洲,禰豆子至今無法習慣紳士們吞吐的黑霧。明明他們家就是燒炭的,媒材不同,竟讓人無比難受。


  通過僅能雙人並行的狹長空橋,禰豆子和善逸終於鑽入船身外殼,進到接待艙室。不久,走上樓層的她於欄杆外看見方才他們停留的碼頭,人們正開心朝他們揮手──原來,是這幅風景啊。她不自覺露出微笑。


  禮炮再次響起,如背鰭般豎立於船中心線的四根煙囪,正噴發濃密黑煙。汽笛長鳴。在船內可直接感受到這艘龐然大物的隆隆震動。鐵達尼號終於要出海了。


  善逸以英語和侍者溝通,在西藏修行時,師傅就有囑咐他們必須抽空學習語言,藉此降低長途跋涉的風險。他們很快找到前往頭等艙的豪華樓梯。這艘巨輪乍看四通八達,依照船票等級,人們能活動的區域,其實充滿嚴格的階級隔閡。若沒有SPW財團提供的VIP船票,善逸和禰豆子只能待在下層甲板,忍受鍋爐高熱與引擎震動時傳來的噪音。稍後,他們才知道其實有一個專為頭等艙旅客而設的關卡,只是登船時的延誤,導致他們繞了許多路,不過這並無大礙,搭乘電梯,他們終究到達只有頭等艙旅客方能前往的豪華接待廳。


  這該是世界上最豪華的地方吧?自登船開始,最令禰豆子印象深刻的,其實是全新油漆散發的淡淡香味。我和善逸怎麼會來到這樣的地方呢?晉升名流,明白自己其實是被排除在外的禰豆子,不由得在心中產生疑問。可無論如何,這裡都美極了……牆壁是桃花木雕琢的繁複鑲版,漆成了象牙般光滑的白色,自然採光為寬敞空間賦予格外舒適的氛圍,貴婦們坐在藤條椅上彼此親切交談,地板鋪有地毯,壁龕旁放著棕梠盆栽。


  此時正有樂隊演奏。彈鋼琴的是一位穿著紫色緊身衣的義大利美少年,他留著格外吸睛的金色漩渦頭瀏海,不知為何,禰豆子總覺得少年的髮型好像這陣子他們路途上偶爾會吃到的黃澄澄麵包。賓客們多半在圍觀牌類賽事,這讓兩人意識到他們已在船上待了一段時間。


  「第二回合即將開始,慘遭三隻寒鴉燒灼,比分大幅落後的傑洛特大師並未更換領袖牌。他依舊使用他最擅長的北方領域牌型,然而在手牌所剩不多的情況,傑洛特少數能逆轉比賽的方法,就只有回合開始時,使用誘餌重新打出國際昆特協會以他命名的金卡『傑洛特-伊格尼』。這場表演賽雖不影響他的積分,可依舊會衝擊數天後慈善世界昆特邀請賽的賠率。幸運女神會願意眷顧他這位冠軍!?還是在邀請賽開始前,重挫他的銳氣呢?」


  高聲說話的是賽事主持人,善逸覺得那人就像途經鐵達尼號主樓梯時,壁毯上畫著的神采奕奕老人,事實上那真是他──史比特˙瓦根,他正是白金之星航運公司的幕後出資者,SPW財團的老闆。


  「傑洛特先生就在那兒。我們等比賽結束再去找他吧。」禰豆子雙手搭上善逸雙肩,稍使勁,讓少年將她抬了起來,視線因高度變得開闊,遠遠望去,禰豆子很快確定和美國挑戰者對立於牌桌,皮衣勁裝,背兩柄劍,留白長髮壯碩的中年男子,就是他們所要找的傑洛特大師。


  善逸並未見過這位波蘭鬼殺隊長,但少年曾聽禰豆子說過傑洛特的事。之所以會去西藏修練正是傑洛特的建議。能夠保護炭治郎和禰豆子,善逸想傑洛特肯定也是柱等級的高手!


  「這是妳的棺材嗎?小小的,好可愛哦。」正當牌類賽事即將進入最終回合,一道輕柔的女性聲音,從後叫住觀賽的少年少女。兩人嚇了一跳。善逸反射性將禰豆子護在身後,出手擋著.禰豆子則順勢將背上漆木箱解到地面,這是為方便善逸取出箱中日輪刀。漆木箱雖在地毯上發出悶沉聲響,但賓客大多專注在賽事上,無人注意到他們。


  鬼就在船上──直到聲音出現,兩人才感應到此事。她是如何隱匿氣息?她一直都在監視他們嗎?


  然而,當又驚又怕的兩人轉過身去,身後所站的竟是一位讓人讚嘆不已的年輕貴婦。禰豆子和善逸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女人。她和這裡出沒的那些社交名媛都不同,她的肌膚是小麥色,卻如嬰兒般光滑嬌嫩,纖瘦身段套著一襲白薄紗裙。女人有著黑緞般的柔順秀髮,將其編織成繁複交疊辮,髮辮末端竟以黃金裝飾,她佩戴的珠寶及其奢華能事,玉腕套著的蛇形金環,讓人聯想到遙遠沙漠的王后公主。在禰豆子眼中,對方說不定是這世上最富有,最神秘,也最美麗的女人了!


  可是,這麼一位不可思議的美女,她身上竟散發出和鬼舞辻無慘極為相近的氣味?善逸、善逸……禰豆子從後搖著少年,發現善逸此刻竟鼻血直流,魂不守舍,不知是中了血鬼術還是被美色迷倒。嘆氣之際,禰豆子心裡也放鬆不少,因為她已經從那雙畫有深遂眼影的和善眼神看出,這位優雅的貴族女鬼,不打算傷害他們。事實上,直到最近禰豆子才明白:鬼也必須遵守人類秩序,否則他倆不會收到SPW財團的邀請,跑來遙遠的英國搭船。


  「噢,我知道妳是誰了。妳就是狼柱說的那位,要代替哥哥的日本女孩。」貴族女鬼忽然像是想到什麼,友善的笑容直呼。


  「妳認識傑洛特先生?」禰豆子仍不敢大意,直問。


  「當然囉,我們可是好朋友呀……先失陪了,祝你們在船上玩得愉快。若等等傑洛特贏了,就替我加油吧,嘻嘻。」貴族女鬼回以柔媚笑容。她一笑,彷彿女神嶄露絕世艷姿,接待廳內的賓客很多人皆注意到她的到來。接著,她推著擱於一旁的黃金棺材,朝比賽場地走去。不知是貴族女鬼過於美麗,還是棺蓋上躺直的人形塑像過於駭人,在場賓客很快讓出一條路。也有人在認出貴族女鬼的身分後議論紛紛。鎂光燈閃爍不停,許多紳士拿著相機拍了起來。


  棺材。禰豆子很快意識到對方所指何事。漆木箱上殘留禰豆子還是鬼時的淡淡氣味,而那個沉重金棺,蓋上塑像就是女鬼自己。禰豆子曾在伊斯坦堡的書報攤聽鄂圖曼商人提起,好像叫木乃伊什麼的。


  「下一場表演賽依舊是我們最愛的傑洛特大師,這一次,他將對上埃及王國的亞曼蕊公主。亞曼蕊公主曾在1908年極限昆特牌賽事中擊敗傑洛特大師,終結傑洛特大師蟬聯多年冠軍寶座的輝煌紀錄。和多數昆特牌選手不同的是,亞曼蕊公主擅長使用松鼠黨牌型,女性玩家們因而熱衷她獨特華麗的玩法。這是她們首次在表演賽見面,沒有積分包袱,兩人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我是史比特˙瓦根,且讓我們稍待片刻,拭目以待。」解說的聲音再次從遠方傳來,知道表演賽結束前都不會和傑洛特說到話,禰豆子和善逸只能耐心等候。




鬼滅之刃戰鬥潮流 故事介紹
改編自人類史上最著名船難。治理百年封地的血腥女伯爵、因牌技和美貌聞名於世的埃及公主、盜走《蒙娜麗莎》的羅浮宮屍生人,以及繼承東洋鬼王資格的竈門家長女。為了得到海洋之星,鬼之四天王的對決就此展開!


創作回應

狂暴修道士
居然是昆特牌
2021-07-31 09:39:52
夜梓的臨殃
覺得這種故事好特別也好棒!!
2021-08-01 01:18: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