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The beginning of the shadow demon 章2-05

狼喃 | 2021-07-30 23:54:56 | 巴幣 16 | 人氣 79

連載中TSD
資料夾簡介
只能80個中文大概連標題都介紹不了所以算了

天氣有些冷,但在厚實的棉被包裹下,韓宇爵就當作吹冷氣那樣舒適。
他好久沒有這麼熟睡過了。
稍微被外頭的鳥鳴聲給吵醒,恍惚間,韓宇爵扭頭把棉被給蓋到了頭上。
 
『已達最大上限,技能無法再生效。』
「?」
一個小聲但足以讓他聽清的提示聲,讓韓宇爵恍惚的抖了一下。
 
枕頭有種清香。不是曬陽光後的味道,稍微有染上某種香水味,加上不比尼龍還差的布料質感,這顆枕頭比他在原本世界的愛用枕頭還要更高級。
那個懶骨頭……不對,他已經穿越到了異世界了,沒有人會製作懶骨頭了。
 
『目標獲得狀態:靈魂連結。外界精神狀態影響效果大幅降低,由連結對象傳遞之精神效果將會大幅提升。』
「甚麼東西啊……」
 
被一連串的提示音給打擾,韓宇爵一邊抱怨一邊想要揉揉模糊的視線。
但他卻感受到自己的手被甚麼東西給壓住了。
「?」
他稍微用力,但手卻依然沒有照自己的意願來行動。
左手好像能夠自由移動,他掀開了被窩。
 
壓住他右手的,是還在熟睡中的薰央。
──韓宇爵的手緊密地貼在薰央柔軟的臉蛋上。沒有手套保護的貼著。
 
他持有名為『被神眷顧的手』的技能,其效果是只要自己碰觸到別人,就會提升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好感度。
而因為不希望自己成為玩弄人心的存在,所以韓宇爵平常活動的時候,都會用皮手套將自己的手給包覆起來,但會在洗澡與睡覺時解下──這是為了方便與舒適。
 
然而現在,在他解下手套的現在,他的手確實的覆在薰央的臉上。
 
「──薰央?」
「唔……嗯?」
薰央在一陣搖晃後迷迷糊糊地回應,從那慵懶的聲線可以聽出,她待在這張床上絕對不是一下子的事情。
 
「……啊。」
不過隨著一聲短語,薰央的臉瞬間變的清醒,通紅的同時還帶有了不安與驚慌。
女孩焦急的坐起身,同時迅速的往後退去,似乎非常害怕韓宇爵生氣而慌張低下頭。
「對、對不起!薰央沒有經過哥哥允許就……」
 
但韓宇爵並沒有在乎禮節的問題,他只因為方才像是系統提示的腦中告知而覺得很不妙──方才的告知似乎暗示了甚麼,他不敢去多想的事情。
他只能略帶強硬的把手給抽回。
 
「──薰、薰央昨晚都一直抱著哥哥的手嗎?」
「欸?是、是的……」
薰央有些失措的點了點頭。
 
「除了今天,薰央還有在其他時候偷偷碰到哥哥的手嗎?」
「……」
看著韓宇爵認真的表情,薰央非常不安的低下頭,眼角的淚水隨時都準備潰堤……但儘管如此,薰央還是咬著牙老實地承認了。
「自從哥哥變了一個人以後,薰央每天晚上……都……都會偷偷在哥哥睡覺時,用哥哥的手摸薰央的頭……!」
「!」
 
見韓宇爵震驚的表情,薰央的淚水終於止不住地滑落。
「對不起…!對不起!……薰央也知道哥哥不喜歡直接碰薰央……可、可是哥哥的手不知道為甚麼……摸了薰央頭的時候,薰央就覺得很安心……!」
女孩哭哭啼啼的想阻止自己掉淚,但卻越哭越大聲。
 
「……」
韓宇爵這才明白,為何身為受虐兒的薰央,對自己的態度可以好到如此不可思議。
 
是因為早在他沒有發現的時候,薰央就自己利用了韓宇爵的技能,在給自己進行好感提升了啊。
 
所以如果薰央所說的事實,偷偷觸碰韓宇爵的手是在他穿越那時就開始,那洗腦的影響就超過兩周以上。
每晚,每晚薰央都被他的雙手給逐漸洗腦……所以方才的提示聲音正是在告知自己,對薰央的洗腦已經到達了最上限,無法再讓薰央更喜歡自己了。
 
雖然薰央可以對他無條件信任是好事,但韓宇爵真心不想用這種粗魯的,損害他人意志的方法去達成,這簡直就是在汙衊薰央的人格與心靈,他成了薰央心靈的二度加害人。
 
無法再繼續想得更透徹,韓宇爵的眼眶不禁泛紅。他不知道,原來自己在睡夢中都在扭曲自己最想珍視之人的心靈,該怎麼去挽回這個失誤──
 
他眼角很快的累積起淚水,而看到韓宇爵的表情後,薰央更是不知所措。
「欸?哥、哥哥哭了…?」
「對不起,薰央,對不起……」
「嗚哇哇哇哇──!哥哥不要哭嘛──!」
畢竟還是個小孩子,薰央很快的大哭了起來。
 
但韓宇爵此時也是十分迷茫,他只能把薰央抱入懷裡不停道歉。
──如果、如果自己能夠不要睡得這麼沉,如果自己能夠再更小心一點……!
 
「薰央不是想要讓哥哥難過……嗚哇哇哇哇──」
「不是的,是哥哥的錯……不是薰央的錯……」
 
 
「──我說,可以不要一大早就在哭嗎?很吵。」
無視兄妹兩人悲傷的氣氛中,門口的芙蕊沒好氣的大聲說道。
已經穿了正裝,一臉沒好氣的芙蕊插著腰不屑的看著韓宇爵。
 
「我不知道你們是為了甚麼在互相道歉,但總之,應該是韓宇爵犯下了甚麼不可挽回的錯誤吧?」
「不、不是哥哥……」
「好了,我都知道。」
看著焦急想要解釋的薰央,芙蕊大聲地嘆了口氣。
 
「反正就是這傢伙跨出了某條界線,薰央覺得沒問題,但你哥哥事後覺得很愧疚吧。」
「……芙蕊?你是不是誤會了?」
聽到這個結論,韓宇爵突然意識到芙蕊的猜測似乎有些問題。
 
「閉嘴,你這發情的蠢豬。」
「慢著,我想你真的誤會……」
 
「──誤會甚麼!除了那種事情,還有甚麼事情可能愧疚成這樣啊!」
芙蕊臉紅的蹬腳。
「而且做了還不承認有比較好嗎!?接受這個事實,記取教訓,給我有點責任感啊!」
 
「……!」
雖然確實是芙蕊會錯意了,但這段發言還是瞬間點醒了韓宇爵。
現在的他不管多後悔都來不及了啊。根本不該浪費時間哭哭啼啼,他應該要將這份愧疚感化為愛護薰央的動力才對。
 
「……你說的對,現在再怎麼後悔都沒有用……」
「哥、哥哥?」
薰央似乎也感受到韓宇爵的信念,啜泣聲停了下來。
 
韓宇爵強壓下心中的悲傷,試圖對薰央露出堅強的微笑。
「──先吃早餐吧。」
 
 
 
 
因為韓宇爵跟當家的關係目前還算僵硬,從安弗那邊得到的消息是,當家希望芙蕊幾人就在房裡用餐。
 
沒有必要去過度正式的場合用餐對韓宇爵和薰央來說都是好事,所以他並沒有反對這樣的提案。而看到五六個女僕將巨大的餐桌搬進房間,韓宇爵只當作是有錢人的排場──
直到看見桌上豐富的菜色,韓宇爵打從心底被震撼了。
 
餐桌在女僕們如同跳舞般的接力中,迅速的擺上了各式各樣的食物。
映入眼簾的是擺在最遠處的玉米濃湯鍋。鍋裡散發出的濃郁香氣也第一個傳進他鼻裡的誘惑氣息,韓宇爵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一旁的歐姆蛋表皮光滑均勻,金黃色更給他垂涎欲滴的感覺,如果一旁從蛋中流出的東西沒有猜錯,那是韓宇爵到了異世界後就再也沒有嘗過的山羊起司,酸甜的味道淡淡的刺激著他的食慾,起司配上歐姆蛋實在是殺傷力驚人。
 
接著是切工精緻的燻鮭魚,雖然韓宇爵並不是特別喜歡吃魚的人,但那煙燻的料理方式還是讓他看見了從魚肉中,飽滿的油質隨時都要逸散在空氣之中。
 
看到桌子已經被擺的無法再放下更多盤子,韓宇爵知道自己沒有時間一個個欣賞,他只好很快的掃視完還沒看到的菜色。
 
香腸、薯餅塔、番茄酪梨拼盤、培根、烤麵包、沙拉、豌豆伴菜、奶油貝果……他自認不是個貪食的人,卻在這個時候,他非常客觀的意識到自己腦海中只剩下吃這個念頭。
他甚至產生了「這是最後一餐也值得」的可怕想法。
 
「……開動吧?」
芙蕊自然是看得出兩眼發直的兄妹倆有多麼努力克制行動,擺擺手示意僕人退下。
 
薰央幾乎是在聽到的瞬間就舉起了叉子,對準培根狠狠的插了下去。
 
「……」
對於薰央粗魯的用餐方式,芙蕊猶豫了一下決定不做反應──反正之後也不會再像這樣用餐,那自己也沒必要去要別人做好禮儀才對。
 
「……」
另一邊,在韓宇爵把薯餅放入嘴中的那一刻,男孩的世界彷彿凍結了。
 
外皮被炸得十分酥脆,裡面的薯泥卻又能瞬間融化在嘴中……鹽巴微鹹的襯托在此刻也顯得完美,他內心的感動無以復加。
從裹粉開始就顯現差距,這樣一流的炸物技術就算是原本那個世界,也沒多少店家可以辦到吧?
 
「很好吃欸,薯餅。」
「我覺得沒什麼特別。……說起來,你料理技術好嗎?需要叫一個廚師來嗎?」
「──總感覺你爸會故意派一個戰鬥型廚師啊。」
「那傢伙不是說不干預你嗎,頂多派個二階術使來當隨身廚師吧。」
「二階術使聽起來還是很有壓力啊!」
 
二階術使,指的是可以操縱元素離體的魔力使用者。相較於一階僅能催發魔力的人類來說,二階術使的戰鬥力遙不可及。
 
「不是吧,為甚麼你要怕區區二階術使啊?」
「居然說區區二階……芙蕊難道是三階嗎?」
「……嘛,嘛!單看魔力量的話,我確實是三階沒錯!」
──那就是還在二階嘛。
韓宇爵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三階與二階的差異在於對魔力的駕馭性,以及魔力量每秒輸出的上限。
身為斐迪勒的直傳後代,按照那個歐格魯之眼的說法,芙蕊的魔力上限與輸出上限肯定是超出常規的高,但從上次的狀況可以判斷,芙蕊現在對於魔力的駕馭還是十分笨拙。
 
「哼!要是你可以好好研究怎麼幫上忙,要我這個準三階術使當你的保鑣也沒什麼問題啦。」
「但當芙蕊能夠自在的駕馭魔力時,你父親絕對不會讓你繼續跟著我到處走啦。」
「……」
 
芙蕊無視韓宇爵的發言,抬著下巴優雅的切開盤裡的歐姆蛋,起司從切口緩緩流下。
韓宇爵轉頭看看薰央。當薰央的視線和韓宇爵對上後,女孩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說起來,你接下來有甚麼打算呢?」
芙蕊的提問讓他回到了現實。
女孩的表情不安中帶了點期待──顯然這個問題不是她隨口問問,而是真心想要知道韓宇爵未來的規劃。
 
「啊,未來的打算嗎……」
韓宇爵有些尷尬。他其實並沒有對這方面做太多的藍圖──召喚他前來的人皇雖然提示六位穿越者可以朝人皇之路邁進,但以他目前的技能與戰力來說,參與這場鬥爭顯然是過於草率……。
 
「──總之,先提升自己的實力吧。」
「蝦?這是甚麼無趣的選項啊。」
芙蕊用不屑的表情立刻抱怨。
「趁著現在有靠山趕緊找誰算帳,或者是仗著斐迪勒的名義賺些橫財甚麼的不是比較有意義嗎?」
 
──喂喂,這個傢伙真的是當家親生的嗎?
韓宇爵忍不住又在心裡吐槽了一句。
「怎麼說呢,先提升本身的實力,將來要做甚麼事情都比較好上手不是嗎?」
「──我接下來可是得在你身邊好一陣子!不要盡做些無聊的事情好不好!」
「如果客人的目標如此,也許可以考慮留在斐迪勒中學習──」
 
「誰叫你說話了!閉嘴!」
在門外斗膽插話的執事立刻被暴躁的芙蕊給喝斥,雖然韓宇爵提議對她來說相當無趣,但那也是比繼續被關在家裡的提案吸引人。
安弗立刻畢恭畢敬的鞠躬表示歉意。
 
「呃,不管是我還是薰央……留在這裡甚麼的,果然還是吃不消啊。」
韓宇爵也謝絕了安弗的提案,不帶一點負面情緒。
 
雖然昨天他確實被這個看起來十分溫馴的執事給壓在地上欺凌,但他並沒有對這個執事感到反感。畢竟他就只是個完全效忠斐迪勒當家的忠犬。
對著忠犬發脾氣實在是沒什麼意義……他還是傾向於排斥斐迪勒當家的偏執。
 
但這個地方並不是真的接納了他,說到底只是暫時的利益合作關係,他實在是不敢放心待在這裡過久……。
說起來,那個叫做歐格魯之眼的人,到底是暗示了當家甚麼東西,讓本想殺掉自己的男人決定放下身段請求合作呢?
 
「嘿,我突然想到……昨天那個保護了我們的歐格魯之眼……究竟是甚麼來歷啊?」
「欸?你居然不知道歐格魯之眼嗎?」
「──我們不知道,因為平常沒人會提到,或者遇到啊。所以你們是知道它的嗎?」
看芙蕊一臉疑惑的表情,韓宇爵猜測歐格魯之眼也許是個眾所周知的人物。
 
「人族帝國所管轄的四大都市,都有一人會被人皇賦予權能『都市之眼』。這些都市之眼會和當地的統治者合作,維繫都市的運作以及傳遞立即的情報。」
「啊,原來是監視網啊。」
韓宇爵聽完以後理解的點點頭。
 
「監視網?甚麼東西?」
「沒什麼。所以昨天是我們的騷動剛好被它給看見嗎?」
「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父親影響力很高,歐格魯之眼原本來就一直盯著我父親也說不定。」
芙蕊不太肯定的點了點頭。
「──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聽見都市之眼的聲音呢。」
 
「是很少見的狀況嗎?」
韓宇爵記得那時候的當家一點都不訝異,為何芙蕊會一臉稀奇?
 
「當然。因為都市之眼的權能效果『謝禮』,所有聽到都市之眼說話的人,靈魂都會逐步強化,強化效果還會隨交流時間越發顯著。雖然對受話人來說是好事,但都市之眼好像因為權能的契約內容不能濫用這個能力。」
 
明明廳上去沒什麼缺點……難道跟自己的神手一樣,雖然對自己沒有負面影響,但過度使用就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韓宇爵突然覺得自己找到了與神祕人的共同點。
 
「真是麻煩的能力……不過,那個聲音是假音吧?那個像小孩一樣的聲音。」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辦法知道歐格魯之眼的真實身分。」
「也是呢……」
 
雖然韓宇爵從工作性質上聯想到的背後人物雛形是個肥胖的成人,但也不能肯定不會是其他答案。
也許是個白髮蒼蒼的老爺爺,也可能是個和芙蕊差不多大的女孩……
 
關於都市之眼的情報和韓宇爵的處境一樣模糊。
雖然從芙蕊口中已經獲得了大量情報,前一個韓宇爵所持有的記憶也幫助他了解了這個世界,但總感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還是太少。
 
──不管是對這個都市,還是對這些暗潮洶湧的勢力,都還需要做更仔細的理解啊。
低下頭,已經有點飽的男孩忍不住開口。
 
「順帶一提,這些早餐可以帶走嗎?」
「──別給我講出這種寒酸的發言啊。」

創作回應

五夜的午日
薰央的舉動實在是太可愛了~
2021-07-31 00:02:52
狼喃
五夜大大好久不見RR,謝謝尼來看我女兒ˊ ˇ ˋ
2021-07-31 00:06:22
路邊的野貓
難道薰央是好感度提升過高反而觸發了病嬌這條道路了嗎ww
不過也因此讓靈魂連結了w
感覺是不管兄妹倆身在何方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與確切位置[e15]
2021-07-31 01:28:27
狼喃
設計概念來說,是因為薰央曾經被虐待,又遭遇非正規方式提升好感,兩種矛盾情緒下所得產物。至於靈魂連結...確實有那個意思:D不過沒那麼明確,是模糊的感覺XD謝謝路喵大大閱讀與交流設定~~
2021-07-31 10:53: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