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八十四章 既然沒把握,就別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Mouse | 2021-07-30 23:35:11 | 巴幣 8 | 人氣 38


  「你們兄弟吵架,怎麼會扯到我身上?」

  眾人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紛紛轉頭看了過去,各個展露驚訝。只見里拉站在廊道,左手拿著布包,右手插在腰上,對著眾人露齒笑道:「我來了,但我來得好像不是時候?」

  「里拉!」寇斯摩驚愕地看著他說:「你什麼時後到的?」

  「我一進門,亞當就讓我上三樓找你們了。」里拉輕鬆地說,踏步走向寇斯摩,輕拍他的肩膀,「寇斯摩,我知道你很厭惡這種行為,但他們也有他們的原因,你不妨聽聽他們怎麼說,別一昧的否定兩人。好嗎?」

  寇斯摩沉默片刻,點頭答應:「好吧,就先這樣。」,接著看向蒙特說:「留下來吧!我會試著理解你們。不行的話,我也會睜一眼閉一眼,只要你們不要負氣離家,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蒙特仰望瑞德,左眉微微往上挑,紫瞳透著疑惑,頭稍稍傾斜,好似詢問他要留下嗎?

  瑞德勾起唇角,頭輕點了一下以示同意。

  蒙特見瑞德答應留下,瞟了寇斯摩一眼,態度高傲說:「既然你說做什麼都願意,那我要跟瑞德同住!」

  「不行!」寇斯摩堅決反對,聲色俱厲道:「什麼都可以唯獨這項不行,分房睡都這樣了,讓你們睡在一起還得了!」

  「不行就算了!」蒙特揹起背包,瞥了寇斯摩一眼,不悅道:「連這點都做不到,就不要亂給承諾!」,說完又哼了一聲,握著瑞德的手,面帶微笑說:「瑞德,我們走,不要待在這裡惹人厭!」

  蒙特前腳才剛踏出,寇斯摩立即擋在前方,輕嘆道:「好──我答應讓你們同住!但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蒙特滿臉疑惑。

  「不准你們夜夜笙歌!」寇斯摩義正嚴詞道。

  「好啊!」

  蒙特嘴裡雖答應,但心裡卻想著,反正不要被你抓到,你怎麼知道我們在房裡做什麼。想著想著,嘴角不由得往上揚。

  「那我今晚就要住瑞德的房間!」蒙特指著地上的木門,輕笑道:「門是你踹壞的,你要負責修好!」,說完便推開寇斯摩,帶瑞德往對面的房間走去。

  寇斯摩手扶在額上,朝天長嘆,無奈地搖搖頭說:「這小子怎麼這麼固執!」

  里拉哈哈笑著,拍了拍寇斯摩的肩膀。

  「我覺得你們兄弟倆都一樣。」

  寇斯摩苦笑著,輕嘆一聲,搭著里拉的肩膀說:「既然你來了,就到大廳喝幾杯吧!」

  「好!」里拉點頭回應。

  「緹娜,把我私藏的紅酒拿出來,再幫我準備幾道小菜。」寇斯摩才剛說完,又想起木門的事,接著說:「還有,幫我請亞當來修木門。」

  「好的。我先請亞當來修門,再幫你們備酒菜。」

  「麻煩妳了。」

  緹娜輕抹一笑,向兩人點頭致意,轉身往前方離去。

  寇斯摩往對面看了一下,輕搖了搖頭,無奈全寫在臉上,忍不住又嘆了一聲。

  「走吧。」

  里拉拍了拍寇斯摩的背,溫潤地說:「別氣餒。」

  寇斯摩輕點著頭,兩人便下樓飲酒解憂。


  翌日。暖陽高掛天空,刺眼的金線從木窗進到房內,替這寂靜的空間注入光明。

  瑞德坐在床邊,俯看滿地的衣物,不禁輕嘆一聲,彎腰撿起地上的褻衣。回頭看蒙特睡得香甜,想到昨晚一進門,兩人便因意見不合,而起了些爭執。雖然是以歡愛收場,但心裡的煩憂仍無法消退。

  「唉……雖然結果是好的,但看寇斯摩殿下堅決的態度,要他認可我們不是件簡單的事。」

  叩叩!

  「蒙特,瑞德,起床了!」

  寇斯摩敲打木門,爽朗又宏亮的嗓音呼喊。

  「寇斯摩殿下來了,趕快把衣服穿好,免得他又怪罪蒙特。」

  瑞德穿上褻衣,再拿起褻褲穿上,想到還要穿上中衣及中褲才算正常裝扮,便又拿起中衣及中褲穿上,才敢走到門口迎接寇斯摩。

  「寇斯摩殿下,早安。」

  瑞德一開門,便帶著燦笑向他道安。

  「早安。昨晚睡得好嗎?蒙特有欺負你嗎?」

  瑞德見寇斯摩邊問邊靠近他,語氣也隨著話語漸漸強烈,尷尬地笑了幾聲,回答:「寇斯摩殿下,您放心,他沒有欺負我。」

  「那就好。」寇斯摩探頭往房內一看,見衣物散落一地,撇頭看著瑞德,遲疑道:「地上的衣物是怎麼回事,你們昨晚做了什麼事?」

  瑞德尷尬笑著,「我們沒做什麼事。蒙特習慣裸睡,所以他都會把衣褲脫掉丟在地上。」

  「那你的中袍跟外袍,還有腰帶又是怎麼回事?不要跟我說,你也習慣把衣服丟在地上。」

  面對寇斯摩的疑問,瑞德乾笑幾聲,略顯尷尬道:「對……我也會把衣服丟地上。」

  寇斯摩頓了一會,溫潤地說:「沒事就好,去把蒙特叫醒,下樓用餐。」,拍了拍瑞德的肩膀,便往前方走去。

  「好的。」

  瑞德目送寇斯摩遠去,立刻關上木門,撿起地上的衣物,來到床邊叫醒蒙特。

  「蒙特,快起來,別睡了。」

  「嗯……不要吵啦……再讓我睡一會。」

  蒙特呢喃幾句,翻身繼續賴床。

  「蒙特,你再不起來,寇斯摩殿下就要來囉!快點,別賴床了。」

  蒙特聽到寇斯摩要來,半開眼簾瞧了瑞德一眼。

  「他來幹嘛。」

  「來叫我們下樓用餐。快點起來穿衣服!」

  瑞德輕拍蒙特的臉頰,溫潤地說。

  蒙特慵懶地點了點頭,下床站在瑞德面前,仍帶著睡意說:「幫我穿。」

  瑞德柳眉彎了彎,輕嘆一聲,拿起衣褲幫他穿上。

  「好了。你先下樓用餐,我待會在下去。」

  蒙特點了點頭,左搖右晃走向門口,拉開木門出去。


  一到大廳,蒙特看到眾人圍在一起,似乎在討論什麼,便上前一探究竟。

  「你們在聊什麼呀?」

  寇斯摩見蒙特來了,起身走到他身旁,面帶微笑說:「我們在討論戰略,你和瑞德的餐點我放在那裡。」,伸手指著右前方,「你先去用餐,待會再來跟我們討論。」

  「喔。」蒙特點頭回應,便往寇斯摩所指的方向走去。

  不一會,瑞德也來到大廳,寇斯摩指著蒙特所坐的位子,讓他先去用餐,再來加入討論。瑞德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點了點頭便走了過去。

  隨後,兩人用完餐便來聽取戰略。

  寇斯摩見兩人來到,中斷原本的話題,為兩人重新講解現況。

  「各位,他們初來乍到還不了解情況,我先向兩人簡短說明一下現況,我們再繼續討論。」

  眾人點頭應允。

  寇斯摩輕抹一笑,看向兩人說明。

  「首先,我先跟你們說一下目前的戰況。大王子『宇都』目前武力大勝二王子『宇文』,且宇文節節敗退,手上握有的兵力只剩十萬,宇都則還有百萬。土地部分,宇文的領地只剩蘭州,宇都則繼續擴大領地。」

  兩人點頭應允。

  寇斯摩繼續說:「目前宇士握有的兵力約二十萬人,是軒轅劍所統領的軍隊,而原先效忠他的軍人則只有百餘人,所以加起來也不夠去攻打兩人。糧食軍火部分則由司馬戰及軒轅悠悅來提供,以目前的戰況來看,只要打倒宇都就能結束這場內鬥。」

  「那還不簡單!」蒙特打著呵欠,一派輕鬆說:「找人去暗殺那個叫宇都的傢伙就好啦!」

  「如果真有這麼容易,這場內鬥就不會持續那麼久了。」寇斯摩輕嘆道:「宇都身旁有大內高手在保護他,宮殿內外也有數百名錦衣衛看守,距離王城不遠也有數十萬大軍駐守,他一發射信號彈,那些軍隊一擁而上,你能逃得了嗎?」

  「那你找里拉去探聽情報,不是讓他去送死嗎?」

  蒙特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挑著眉,滿腹疑惑。

  「蒙特,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里拉頭往右傾斜,對蒙特淺抹一笑。

  「你不怕那些大內高手喔?」

  蒙特狐疑地看著里拉。

  「不怕。我當騎士這麼多年,比這更危險的任務我都能達成。何況只是蒐集情報,要我當場了結他的性命也不是難事。」

  里拉勾起唇角,手放在頸部比出割頸的動作。

  「你還真厲害,那全靠你就好啦!」蒙特笑了笑。

  「也可以!早點解決我就能回國了。」里拉輕笑道。

  「等等!」宇士高舉著手,接著說:「我還是想讓瑞德假扮嬪妃入宮。」

  「你這傢伙,幹嘛一直覬覦瑞德,要色誘你不會自己去喔!」蒙特大力拍打桌面,怒氣沖沖地瞪著宇士。

  「我也有疑慮,為何要找瑞德,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里拉也直勾勾地盯著宇士,語氣顯得不悅。

  「我也反對!既然里拉能做到,就依他的想法去完成。何必牽扯到瑞德!」寇斯摩也持反對意見,神情嚴肅地看著宇士。

  面對兩人的質疑,宇士沉思片刻,開口道:「第一、我沒有不相信里拉的能力。第二、我會請瑞德幫忙的原因,是因為宇都是個好色之徒。若以美人獻計,不僅能得到宇都的情報,連同宇文的也能一併拿到。以我對宇都的了解,他這人只要遇到美人,什麼話都會跟她說,我自然也有想找美人給他,但那些人都比不上他殿裡那兩位妃妾。」

  宇士起身走到瑞德身旁,勾起他的下巴,淺笑道:「以瑞德的美貌絕對勝過他殿裡兩位妃妾。不找他假扮美人,還要找誰?」

  「混蛋,放開你的髒手!」蒙特口手並用,大力拍掉宇士的手,伸手把瑞德摟入懷裡,對著宇士大聲斥罵:「你要用美人計去找別人,不准你找瑞德!」

  「我同意!宇士,既然里拉來了,就不需要用美人計,宇文那邊可以找斯諾或蒼大去。」寇斯摩淡淡地說。

  「我反對!既然美人可以去,何必這麼大費周章另外找人,就交給美人去做就好。」斯諾冷傲一笑,「我聽說美人當過騎士長,還是里拉的愛徒。既然如此,他應該有能力保護自己,我不懂你們在反對什麼?」

  「吵死了!瑞德是我的,我說不准就是不准!」蒙特噘著嘴,大聲怒罵。

  「不然來舉手表決。同意讓瑞德假扮嬪妃的人請舉手。」

  宇士話一說完,便有兩人舉手,分別是斯諾及蒼大。

  「包含我在內,總共有三人同意。」宇士頓了一會,看向雷伊說:「雷伊,你也不同意?」

  「對。就算瑞德能保護自己,殿內有數十名大內高手,瑞德若有危險誰要負責?請問您能保證瑞德這一去,能完好無缺的回來嗎?」雷伊眼神銳利,話語中夾帶著殺氣。

  「五比三,你們別再打瑞德的主意了!」蒙特輕哼一聲,不屑地掃過三人。

  「蒙特王子,您算錯了,是三比三。」宇士輕勾起唇角,冷魅一笑,「寇斯摩,里拉,雷伊,而您和瑞德算是寇斯摩的親信,不能算在內。」,接著看向瑞德,淺笑道:「瑞德,我想聽聽你的想法,你願意幫我嗎?」

  「我……」瑞德低著頭,仔細思量。

  「瑞德,別理他!他根本只是想利用你而已,他連雷伊的問題都回答不出來,這種人渣管他幹嘛!」

  「蒙特王子,您這話就不對了。我並不是答不出來,而是不願回答。」

  「那你說啊!你能保證瑞德完好無缺回來?」

  「能!」宇士篤定地說,眼神毫無閃躲,堅定地看著蒙特,「蒙特王子,我絕對能讓瑞德完好無缺歸來,若您們擔心可以加派人手保護他。比如說……」

  宇士指向雷伊,淺笑道:「你。聽聞你的劍術了得,曾經得過全陸劍術大賽的冠軍,稍微打扮一下,當個丫環也不錯。若讓你假扮瑞德的貼身丫環,就算外貌略顯遜色,仍可充當瑞德的貼身護衛,保護他的安全。你覺得如何?」

  「要派人的話,派我也可以啊!為什麼要派雷伊?」

  「蒙特王子,您的脾氣不適合臥底,派您去簡直是自投羅網。」宇士輕蔑一笑,語氣也顯出對蒙特的不屑。

  「你那什麼態度啊!既然看不起我,那就不要找瑞德啊!」蒙特起身看向瑞德,氣呼呼地說:「瑞德,我們走,別理這些人!」

  「等一下!我……我覺得可行,有雷伊陪同……我也有個依靠。倘若遇到突發狀況,他也能及時救援,憑雷伊的劍術應該不會輸給大內高手。」瑞德抬頭望向雷伊,接著問:「雷伊,你願意保護我嗎?」

  「如果你想當臥底,我當然願意幫你,但那可是他國的王城,文化禮儀都不同,一個不小心可是會喪命!瑞德,你要想清楚呀!」雷伊深切地看著瑞德。

  「雷伊說得對!」蒙特指著宇士,惡狠狠地說:「你別被那混蛋蒙騙了!」

  「好了!這件事我會斟酌處理,現在先以里拉為主,別再牽扯到瑞德了。今天就討論到這裡,散會!」寇斯摩看向宇士,淡淡地說:「宇士,我有話跟你說,跟我到外面。」

  宇士點頭應允,便隨寇斯摩離去。

  蒙特望著宇士的背影,小聲咒罵:「混蛋!你敢再打瑞德的主意,我絕不饒你!」

  「瑞德,你不用擔心,我會順利完成任務,不會讓你去冒險。」

  瑞德抬頭仰望里拉,輕點著頭,「好的。」,沉默片刻便又開口:「里拉,如果我假扮美人,能讓你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去探情報。我……我願意幫你們,反正我有法寶在身,若有問題我會使用它。」

  「什麼法寶?」里拉滿臉疑惑。

  「毒針。一扎下去,不到十秒便會喪命。」瑞德淡淡地說。

  「是我上次看到的那個銀針嗎?」蒙特接著問。

  「對,所以我才不讓你碰。」瑞德苦笑回答。

  「就算有毒針,你有機會使用嗎?」

  雷伊不知何時走過來,神情嚴肅地問瑞德。

  「不曉得,只能賭賭看了。」瑞德輕抹一笑。

  「既然沒把握,就別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雷伊嚴厲怒斥,「等你有把握再說,現在就先交給寇斯摩殿下及里拉先生處理。」

  「好,我知道了。」瑞德點頭應允。

  「既然大家都反對,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蒙特開心地笑著,「瑞德,我們去外面賞花吧!」

  「好。」瑞德雖點頭答應,神情仍顯得心事重重。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