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56 必然的橫生枝節

空想能手 | 2021-07-30 22:10:28 | 巴幣 18 | 人氣 68


  就在灰髮的中年男性最後整理了自己軍裝外套的衣領,準備和身旁的女性軍官一同離開時,房門被敲響,沒有先得到回應,一名把頭髮綁成偏向左側的短馬尾的鐵灰色髮色、看起來大概七、八歲的女孩就一臉不安地打開了房門。

  女孩身上所穿的雖然也是帝國制式的軍服,不過在原本單調的裙角、衣襬、袖口、衣領等衣服的邊緣上都有著蕾絲的點綴,胸口的位置上還有著一顆如同髮色一般的鐵灰色寶石。

  而與寶石接觸、作為襯托寶石的純金底面上則有著一個身披黑色斗篷、手持長柄斧、斗篷下的身影露出只剩下白骨的面容和四肢,就是這麼一個與死神的裝扮極為相似的骷髏兵圖案。

  「那…那個…大舅舅—。」「要叫我司令官,或是上將大人,我說過好幾次了,貴族訓練兵團新兵『柳德米拉•優波拉契』。」灰髮的中年男性把雪茄從嘴中取下,語氣中帶著嚴厲。

  「是…是的…大舅…司令官。」女孩『柳德米拉』挺直身體,勉強做出了一個還算正式的軍禮,有著蕾絲的裙襬也因為這樣的動作而飄盪著。

  「也罷,現在不是糾正妳的言詞、儀態的時候,說吧,我那個姊夫,妳的父親,那個『優波拉契侯爵』又想做什麼?我不是已經同意他可以一起參加庫雷格斯侯爵家的晚宴了嗎?」灰髮的中年男性毫不仁慈的朝自己的外甥女投去銳利的目光,讓柳德米拉不禁一顫。

  「父親他…他…。」柳德米拉擺出欲言又止的表情,雙手的十根手指也放在腹部前,看似十分緊張的攪動著,最後才終於像是豁出去了一般,閉起雙眼,加大音量說到:「其他的帝國南部貴族也都要派代表前往…父親他…他是這麼說的。」

  「…妳父親該不會已經忘記了皇帝陛下的意思了吧?難道真的要到我下達『殲滅命令』的時候才會清醒過來?最好的方法明明就是隱藏自己,盡可能不要出現在皇帝陛下的視野中,為什麼要去做勾結菲洛利斯王國貴族這麼高風險低回報的事情呢?」灰髮的中年男性帶著凝重的表情,佇立在柳德米拉面前,用自己的身高直接給這位嬌小的女孩施加壓力。

  「父…父親說,我們這樣只是在坐以待斃而已,我們必須要做點什麼。」柳德米拉雖然仍然發抖著,但還是雙手緊握的說出了自己父親的意思。

  甚至用那雙還帶著些許淚水的軟弱目光看著灰髮的中年男性,接著問到:「我…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畢竟大舅舅效忠的是皇帝陛下…而不是我們這些已經在歷史中腐朽的貴族…大舅舅…您就老實說吧…您打算幫助皇帝陛下把我們殺光…不是嗎?」

  「這要看情況,而你們現在打算做的事情,恐怕就很有可能讓情況惡化。」灰髮的中年男性沉聲問到:「就算這樣,你們也還是打算這麼做嗎?」

  「是,這是我們優波拉契侯爵家…不,是帝國全體南方貴族所做出的決定。」柳德米拉臉上雖然還是膽怯的表情,不過眼神中也表達出了眾人的決意。

  「好,那我就同意你們的計畫吧,不過—。」灰髮的中年男性吐出新的煙雲,用冰冷的目光說到:「所有…包括已經傾向皇帝陛下的那些皇帝派貴族?」

  「是。」柳德米拉點點頭,臉上膽怯的表情也開始漸漸地消失,看來是在說出家族的意圖時,感受到了些許支持自己的力量。

  「那這不就是一個非常明顯的陷阱了嗎?如果真的能讓貴族派獲得希望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會允許你們行動。」灰髮的中年男性蹲下來,和柳德米拉平視,用平穩的聲音接著說到:「他們這是想讓你們坐實叛國的罪名,這應該不難看出來才對,他們把刀揮向你們,你們居然想用脖子去接,這還真是讓人難懂的邏輯。」

  「我們有我們的辦法…反正大舅舅也沒打算救我們,那麼至少讓我們有拯救自己的機會吧。」柳德米拉抹去淚水,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灰髮的中年男性。

  和她對視的灰髮的中年男性則在她的眼中彷彿看見帝國的圖騰、帝國的意志,女孩剛才的軟弱已經完全一掃而空,就像是另一個人一般。

  「雖然我也向妳問過很多次了…妳確定要選擇站在那一邊嗎?皇帝陛下雖不殘暴卻也不仁慈,現在沒有死刑,但是還是可以流放妳們到極北,別以為年紀小就能不被發配到極北的『贖罪軍團』中。」灰髮的中年男性伸手捏住了柳德米拉的下巴和臉頰,繼續用平穩的語調說到:「妳是我姐姐的骨肉,妳以為我為什麼會讓妳進入貴族訓練兵兵團?就是為了讓妳把軍營內的情報分享給我那個姊夫?我這是在給妳撇清關係的機會,然後現在站到他們那邊就是妳的選擇?不後悔?」

  「噗後腿(不後悔)。」因為被抓著臉頰,柳德米拉只能用含糊的聲音說到。

  「好,之後妳會被調到幾乎全是貴族派的貴族訓練兵兵團第一訓練營,我不會在讓妳有勸誘和竊取情報的機會了。」灰髮的中年男性放開了手,重新回復了站姿,用冷漠的目光看著柳德米拉。

  不過下一刻,他卻輕輕拍了拍柳德米拉的頭,說到:「加油,我很看好妳,保持住妳現在的信念吧,這樣或許能有擊敗我的一天。」

  聽到灰髮的中年男性所說的,柳德米拉立刻熱淚盈眶,可憐巴巴的抱了上去,在灰髮的中年男性的腹部附近,哽咽地說著:「大舅舅—大舅舅—唔!」

  然後就被灰髮的中年男性用雙手給捏住了兩頰。

  「說過了要叫我司令官,連個稱謂都搞不定,未來似乎很危險啊。」灰髮的中年男性輕輕嘆了口氣,同時加大了拉動臉頰的幅度。

  柳德米拉用自己的小手抓住灰髮的中年男性的大手,卻怎麼樣都無法掙脫成人的力氣,只能可憐的用充滿淚水的雙眼看著灰髮的中年男性求饒:「咿咿咿…放過我吧…大舅舅…。」

  「真行啊,這麼死不悔改。」「咿咿咿!」



  與柳德米拉談妥(?)後,灰髮的中年男性來到了空港,並在看到空港裡的景象後,嘆了口氣說到:「也對,這些傢伙怎麼可能不帶護衛,老老實實的過去呢,不過再怎麼說…他們也帶了三十萬人左右這也是相當誇張了。」

  看著眼前穿著各個帝國貴族私兵裝備的人海,灰髮的中年男性再次幫自己點上了一根雪茄。

  吐出煙雲,灰髮的中年男性語重心長地說到:「好,讓我看看你們最後的掙扎,最後的生命之火吧。」

  說完之後,便吩咐身邊的女性軍官去分配那些貴族私兵搭乘空艇的位置,自己也在數萬名帝國士兵的護衛下登上了帝國空艇中大隊等級的旗艦。

  不久後,空艇便一一出發,向著弗洛利雷城的方向前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