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8理由(下)

藍飛璃 | 2021-07-30 19:30:02 | 巴幣 10 | 人氣 94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你想要我怎麼做?」瞪著他,我最終還是忍不住妥協了,因為我最一開始本來是想找葛爾路克談,希望他不要去沾這熱鍋邊,可是卻是傑拉爾直接來找了我,正面對我出手。
這陰險的古代人……
「我一直清楚利斯登的立場,所以當然也不會過分要求,由於七英雄開始找我們進行復仇的問題,使我不得不做選擇,因為他們已經被憤怒與仇恨蒙蔽雙眼,如今又有強大的力量,幾個傢伙已開始對一般人民下手,倘若他們知道在這一千年中,被視為下等人類的你們竟創造了利斯登,且還壯大了自己,為求勝利,他們勢必不會放過這機會從利斯登下手取得力量。
當然,說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測,但機率不低,何況位於利斯登頂點的妳,應該清楚這事情的嚴重性,雖然我不打算強迫妳出手。只不過,我聽說妳介入了這場王權之爭,因此我只想請妳代替我救出坎伯蘭的小王子,托馬,協助平息這場內亂。」
「……就只是這樣?」看著他,我狐疑地問,一臉的不信。
「是的。」他點頭,然後突然笑著說:「因為這個國家受到博庫歐的影響,才發生這件事情,當然,我多少可以臆測,一個利斯登的賢者會出手幫忙奪回王國的理由,肯定大部分是出於私心。
因為我看他還挺中意"妳"的能力,只不過這過程的發展完全超出了妳的預期,甚至完全和那七人有所牽連,因此我會負責處理七英雄的事,至於坎伯蘭的事,就完全委託給妳。」
「嗯……」我低應了聲,看得他的眼微瞇,目露凶光的瞇眼瞪著傑拉爾。
聽出他的懸外之音,想必他是知道什麼細節才對,但我也無法探究,因為我只覺得,那種反應,絕非好事。
想了想他的請託,雖這不是一件困難的事,但這卻也讓我忍不住想發難。
畢竟我已經捨命救葛爾路克一次,多少算干涉王國之事,只是我真心不想再更深一步的介入,因為我猜,這件事應該已被利斯登的長老們知道了,接下來,我將面臨的恐怕不會是簡單的挨罵就能了事的局面。
「如果你是擔心利斯登的那些老頑固會說話,請放心,他們不會的。」似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傑拉爾輕鬆的說。
「你怎麼知道……」我訝異。
「首先,我也認識他們,再者,妳是賢者之位,權力的運用本就沒有問題。嚴格說來,妳也完全沒有真正介入這場戰爭,試問,看著有人要死,妳出手相救,這樣子何罪之有?只不過剛好這是一個有關王國存亡的問題罷了。」
「但是,薩夫利托他……」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我卻想幫他們把那傢伙處理掉,因為他做的事,我真心覺得不該輕易放過他的。
「這件事情很簡單,交由蘇菲亞和葛爾路克處理不就好了?難道妳想親自逮他?」
「這……倒也沒有……」就算我逮了他,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
送去餵食魔物可能對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所以說,這些問題都很簡單,妳貢獻了妳的力量,救了人,幫助了王國,他們一定會感激利斯登的,其他的就交給王儲們自己處理就行了。」
「感激倒是不必,我只想趕快結束這一切……」然後閃他閃得遠遠的……
「那就無所謂了。總之,我希望能委託妳協助他們救出托馬,其他的事情就不用擔心了。」
「好吧……」最後,我想做的抗辯全都沒了,只剩下滿滿的妥協,就只因為真的沒有讓我去消滅七英雄。
瞬間,心底突然覺得,如此簡單的條件交換,竟讓我義無反顧的點頭答應,我的意志力怎麼這麼薄弱啊……
「妳好好休息吧,整體來說,時間還很充裕。」他溫和的說,隨即漾出一抹感激的笑,「老實說,我非常感謝妳的出手相救,由於妳的幫忙,讓這個王國有了轉機,否則原本在追查事情的我,根本無暇來進一步處理這裡,因為妳,使我有多餘的時間去處理博庫歐。」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看著他,淡漠的回。
換個方式而言,如果不是因為他同樣是過去活到今天的人,恐怕沒人會知道,一直製造坎伯蘭危機的斯泰布棲息地,其實就是七英雄所為,畢竟那裡的危險可不是短時間造就的。
何況,我之所以出手干涉,只是很單純的,我喜歡他而已……
「我也這麼認為,老實說,我期待著未來有機會能參與利斯登與坎伯蘭的婚宴。」他認同的點頭,隨後調侃了我,並帶著微笑轉身走遠。
那直言的詞句,讓我一愣,再次紅了臉,一口氣堵在心口,羞澀充斥身心,忍不住的,我對他大聲怒罵:「該死的!才不會有這種事發生!」
「看樣子,妳還是會乖乖的出手,對吧?」凱伊洛笑說。
「確定是只幫助坎伯蘭,這樣就無所謂了,只要不讓我去面對那七人就行。」我無奈的咕噥。
「但就算面對到他們,妳也莫可奈何,畢竟妳太善良了。」他笑嘆。
那明顯知道我不想參與原因的話語,使我沉默的不滿崛起嘴,只因為我無法真正的去傷害任何人……
「反正我天生就是個殺不了人的膽小鬼。」我輕哼了聲,無所謂的聳肩。
「殺人其實一點也不容易,那是萬不得已才會做的事。」聽著我與凱伊洛對話的蘇菲亞,語帶憂傷的開口,明顯告訴我他們迫於的無奈。
她的憂愁使我再次無語,確實,如果可以,誰想出手殺了對方呢?這一切,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不得已的啊……
「那麼,妳什麼時候要跟哥哥表白呢?」
「妳、妳別開玩笑了!」她突如其來的問題轉移,讓我錯愕,忍不住的再次紅了臉。
這一點也不好玩,因為喜歡他是一回事,想擁有他又是另一回事,雖然我已經開始貪婪的想多接觸他一點了……
「我沒有開玩笑,不然讓他來先說好了,以他的個性,他肯定會做的。」蘇菲亞下決定般的說,跨步直接離去。
「別──!」我伸手想拉住她,但無奈,我是個傷患,根本無法跑,只能看著她在我眼前越走越遠,而且還是朝著"他"的方向走去。
「要死了我……」看著蘇菲亞走去的方位,我的心跳是越跳越快,可是這不是羞澀,而是緊張,我緊張自己會就這麼失去一個很重要的朋友……
好啦,不是朋友,是暗戀對象!
「我不認為說出來是壞事。」始終陪在一旁的凱伊洛,突然語調平靜的說。
「對你們來說不是壞事,但對我來說是。」瞪了他一眼,我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回應他。
「妳只是害羞,才不敢說而已。」他望向我,水藍色的眼透著真摯。
「是,是,我害羞,我不過是有先見之明罷了。」他是王國的王子,我呢?我不過就是個喜歡研究東西,愛到處跑的一個工作狂份子,跟他根本無法相襯嘛。
「利斯登不好嗎?」他突然疑惑的問。
「沒有啊,怎麼了?」
「看著妳的反應,我只明顯的感覺到,妳認為自己配不上他。」
凱伊洛的話,很直接的命中了我的真正顧慮的點,瞥了他一眼,我抿唇,什麼話也沒有回。
「蕾伊,忘掉過去,看看現在的自己。」
「我有啊!」崛起嘴,我不滿的說。
「妳沒有,如果妳有,妳就不會認為自己矮他一節。」他誠懇地開口,同時轉看向蘇菲亞與葛爾路克的方位,繼續道。
「利斯登是世界顯赫有名的魔法中心帶,論實力、財力,皆強可敵國,也因為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才讓所有國家對我們敬畏三分。就連最強盛的帝國,瓦倫娜的皇帝都低頭來向妳請求了,身為三賢者之一的妳,難道有什麼不如人之處嗎?」
「……沒有……」就算如此,我們的出生還是不同的……
「如果沒有,那又何必認為自己無法匹配呢?利斯登再怎麼一板一眼,也還不至於介入干涉個人的情感發展。」
他的認真勸說,每一句都命中紅心,也確實如他所說的,真正過不去的是我自己的內心,因為我打從心底認為自己沒有一個良好的出生背景……
「……回去休息吧,妳待在外面有點久了,晚點我替妳拿些吃的。」他說著,並再次扶著我,緩步走回房中。
之後我簡單的吃過東西後,再次躺回床上,而凱伊洛也開始幫我換藥,轉頭望向窗外,沉默了片刻才緩緩開口。
「凱伊洛,你有喜歡過與自己差異很大的人嗎?」想著他稍早前的勸說,我忍不住好奇的想知道他可否曾有過那樣的心情。
他換藥的手沒有停,只是沉默了一下才道:「有的,每個人都可能有這樣的過去。」
「真的?那後來怎麼樣了?」好奇地轉頭看向他,我追問。
他看了我一眼,突然笑說:「怎麼突然開始八卦起來了?」
「嗯……也不是……」我否認,卻也低吟出聲,想了想,再次道:「只是聽你說了那麼多,感覺你好像經歷過,所以才想知道為什麼。」
「那個女孩是個貴族。」他完全拆除了我腳上的纏布,後繼續陳述:「但是當時的我,只是個懵懂無知的利斯登魔法師,受他們雇傭,在其下工作,保護他們的安全。」
「保護安全?我以為你是完全研究白魔法的。」我歪了頭,面露不解。
看他白魔法研究得很透徹,沒想到也有頻繁使用其他魔法的時期,這讓我對他又多一層的認識了。
「我是,而且一直都是。」他清除我傷口上的腐肉、腐皮,那弄得我有些痛,使我全身繃緊,但我依舊只是沉默忍著,沒有發出聲音。
「很痛,我知道,稍微忍耐一下。」發現到我的感受,他溫柔的安撫,刮搔著我小腿上的力道也跟著放輕,一會兒後,他停止了動作,開始將冰涼的藥膏塗抹在我的腳上,再次開口。
「她是一位溫柔的女孩,也很體貼,當然他的父母也是,是一個很溫馨的家庭,我在那裡工做了好一段時間,然後我們兩情相悅,她的父母對我們的關係也很支持和看好。」他塗抹完藥膏,放上外層布料,然後拿著纏布開始裹綁了起來。
「聽起來很好啊,那為什麼最後沒有在一起?」想像著他說的畫面,既然是這麼好的人,那為什麼最後卻消失了?
「因為他們死了。」
他輕描淡寫的說,但我仍清楚的聽出他語氣中的憂傷,內心開始悄悄地冒出濃濃的愧疚感,開口,我難過抱歉的說。
「對不起……」
「沒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對我露出微笑,然後繼續道:「也因為他們的死,才更促使我更加鑽研白魔法,當然,那時,我也曾瘋狂過。」
「你……該不會開始研究禁術……?」我問得小心,然而他抬眸看向我,水藍色的眼瞳透著難以忽視的痛。
他……真的很愛她……
「嗯,」他點頭,帶著淺笑的臉上沒有多餘的情緒。
「透過古老的書籍,我發現了古代人類的靈魂傳承技術,對於新一代的人類,他們是完全不教導這方面的能力,所以資料極少,但也因為這樣,這種技術就特別值得研究,因為只要找出靈魂保存的方法,我就能延續她的生命,和那些古代人類一樣。」他說著,語氣微顫,明顯的在忍隱。
「可是失敗了?」我直言,而他只是嗤了聲,露出嘲諷的笑容。
「對,甚至造成她的靈魂毀滅。」他淡淡的說,綁好了我腳上的纏布,才起身落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望了我一眼,他的視線便遺落在窗外的夜空裡。
他沉默著,似是在思考,也好像在回憶,半晌後,他才再次說道:「我痛苦了好久,甚至後悔起為什麼要那麼做,讓她連下一世的生存機會都沒有,好幾年,我都活在罪惡與悔恨之中。」
「你有因此放棄魔法嗎?」
「有。」他的視線回到我身上,凝視著我,他輕輕地道:「我甚至想死,想和她一起,可是又想,我該如何才能和她一樣?因為我死了,靈魂還在,然而她卻什麼也沒留下來。」
「為什麼他們會死?」想到那個過程,是發生了什麼事,造成他們的死亡嗎?
「一場瘟疫。」他說,然後沉重的閉上眼,面色痛苦,「但他們不是因為染疫而死,而是殺戮。那是一場肆虐整個王國的瘟疫,所有的醫者與魔法師們全都被召集,然而,不論我們怎麼做,那瘟疫就如同看不見的惡魔,逐漸侵蝕整個國家,就像詛咒一樣,蔓延整個王國的寸草寸土。」
沉重嘆了聲,他睜開眼,眸中盡是憂傷,「國王眼看國家陷入如此巨大的危機,民不聊生,甚至民怨四起,最後因為狀況不見好轉,他捨棄了王國,獨自一人逃走了。」
「……一個國王,竟然捨棄自己的國家……」這樣的劇情發展讓我不敢置信,看來,坎伯蘭的哈魯爾德國王,真的是位很好的王,因為他的三個孩子都非常的為國家盡心盡力,即使現在被叛變,他們依舊想著是國家的事情……
「是的。後來,由於王國失去了王的政權,人民開始將這些無處可洩的憤怒,全轉嫁到了貴族身上,然後就這麼從一場瘟疫,演變成一場殘忍的報復性殺戮,之後,就如同我剛才說的那樣了。」他說完,看向我,溫柔的表情再次回到了臉上。
然而那模樣,卻直直勾起了我心底的歉疚感,因為這個痛是如此的深,如此的沉,雖說他熬過了,但那過程,他究竟是反覆的經歷了多久才走到今天的,我想,我是真的很難想像……
「對不起,問了你這樣的問題。」聽完了他的故事,我真的對此感到非常抱歉,因為我不是故意要翻出他痛苦的記憶的。
「並不會,剩下的部分,相信妳應該都是知道的,因為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她出現了,並且改變了我,讓我重新再次重回學習魔法的軌道上。」
「嗯,我知道。」
我點頭,這部分我是非常清楚,而且還每天看在眼裡,因為他說的那個人,就是同為三賢者的另一個魔法師,紅晶石賢者。
她是一位非常有個性的女子,時而剛強,時而柔弱,且常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在利斯登,因為是前一位賢者的弟子,所以老是受到某些人的針對,而她就出手替我解圍了好幾次,對我來說,她就是個很厲害的大姊姊。
其實,她和凱伊洛都年長我很多,別看他們那年輕的外表,其實歲數都已經不知道多少去了,只是因為魔力強大,相對就看起來較年輕,另外,她與我們不同的地方,是她精專的是黑魔法,當然她也懂白魔法,可是她最愛的還是黑魔法系統的魔咒。
只不過,有時我真心搞不懂她在想什麼,因為她總是會用黑魔法把自己弄得一身傷,然後凱伊洛就會開始全天後的照顧她,導致兩人的研究進度拖延,最後演變成我也得下去幫忙的窘境。
或許是因為黑魔法本身就容易造成傷害,才會使她在研究過程中頻頻出狀況吧?是說,也多虧了她,我也學到不少治癒魔法,更也因為她的以身試法,我從中也研究出不少藥物來治療傷口。
然而,雖說在我眼裡,她是名聰明的女性,但其實,她算是一個工作狂加迷糊蟲的綜合體,那是一個非常極端的存在,於工作研究上,不用說,她是滿分的高手,可是相對於生活的一切,她就像少了那條生存線一樣的,總是東錯西錯,讓人忍不住懷疑,她的能力是不是全發展到了研究上,其他東西就變成了零發展了。
好比最簡單的下廚,有一回,她竟然不知道怎麼想的,認為黑魔法的黑火焰和一般的火焰是一樣的,結果把整個要煮的飯全煮成了詛咒套餐,那晚,害得我跟凱伊洛跟著餓肚子,同時還得對她上了一堂火焰的知識課程。
火焰的種類很多,有一般使用的橘火、帶著冰冷的藍火、還有極具傷害性的紅火,雖然同樣都叫做火,但其中的黑火卻是種帶著詛咒的火焰,那種東西怎可能拿來煮飯啊?煮下去,是要詛咒人嗎?吃的人可是會死的啊……
許許多多的過程,雖有頭痛的事,也有好玩的事,但在那過程中,我明顯的看出,她看起來凡是聰明獨立,卻很仰賴凱伊洛,兩人的相處可說是既好氣又好笑。
而凱伊洛似乎也很享受這樣的過程,因為他們可以一同研究魔法,透過彼此知道的地方,將對方的魔法缺點加以改進,甚或者相互照顧著彼此,補足對方的不足。
就我對她的認知,她好像也曾經歷過一場難以言喻的傷痛,所以才會鑽研起了黑魔法,黑魔法宛如她的救贖,讓她成長、前進,我想,就是因為都曾經痛過,所以才會如此相知相惜吧。
相較於我,他們就像在看小孩一樣,也因此才會有讓我有掛著賢者頭銜,卻還可以往外跑的機會,因為他們總說,世界很大,從小就在塔中生長的我,有機會一定要出去走走看看,才會知道這世界除了魔法,還有什麼樣的東西存在。
所以,我真的跑出了塔,就在我正式成為賢者的那一刻,我便如獲自由般的跑出了那如牢籠般的地方,開始在世界四處旅行。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