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4.父親(2)-畢業快樂

暮羽 | 2021-07-30 19:00:07 | 巴幣 42 | 人氣 72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人家都說女兒貼心懂事,看看你們家筠萱多乖巧可愛啊,不像我家裡那兩個臭兒子,整天搗亂不說,還時常把自己弄得髒兮兮的,跟個什麼泥球似的!」

  這一天他帶著廖筠萱出來倒垃圾,幾個熟識的左右鄰居一看到他帶著女兒出來便紛紛簇擁而上,在這漫長的等待時間中以閒話家常打發無聊。

  「就是說啊,我每天都想把我家那兒子塞回肚皮裡去呢!」

  住在樓下的劉太太扯著大嗓門說著,這句話一出便引起其他家裡有兒子的鄰居點頭如搗蒜。

  「還是女兒好,女兒乖巧又聽話,看看筠萱現在就乖乖在你旁邊玩著娃娃呢。」住在隔壁的王先生看著廖筠萱露出慈藹的微笑。「我和我老婆下一胎都想著要生個女兒呢。」

  「你們兩夫妻還真是增產報國,再生個女兒就要生第四胎啦!」

  話了,眾人一陣哄堂大笑。

  「是說筠萱現在多大啦?有沒有到讀幼稚園的年紀了?」蔡太太又將話題繞回到廖筠萱身上。

  「呃……快滿四歲了。」

  「四歲喔?那差不多可以讀中班啦?你們有要讓她讀嗎?」

  「嗯……這個我和淑芬還在考慮……」

  廖振和有些心虛地瞥了自己的女兒一眼,以前因為經濟困窘,所以沒讓廖俊哲讀幼稚園,而現在早就國小五年級的兒子也在學校適應得很好,所以他和老婆壓跟都沒有想到要讓廖筠萱上幼稚園的事情。

  「要趕快喔,這個時間是小孩的黃金時期,如果沒有好好把握,會大大影響以後小孩的發展喔。」

  「對阿,我聽我當老師的同學說,還是要讓小孩先去讀幼稚園比較好,這樣以後上國小才不會適應困難。」

  明明今日的天氣還算涼爽,但廖振和的額頭卻隱隱滲出了露珠大的汗水,握著女兒的手也因汗水而變得濕滑悶熱。

  「嘿阿,阿和,你和淑芬還是趕快考慮清楚吧,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啊。」

  「現在時代不一樣了,不像我們以前哪有幼稚園可以讀,說真的啦,如果有能力還是先送小孩去學校,畢竟,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啊!」

  垃圾車的音樂聲緩緩駛進巷子口,他們的閒話家常也在將垃圾丟進車廂閘門下後戛然而止,隨著垃圾車遠去,街坊鄰居的笑談聲也跟著一哄而散,廖俊哲帶著廖筠萱踏在返家的路上,亂哄哄的腦裡全都是剛剛的談話內容。

  「爸爸?」意識到他突然停下腳步,手裡緊握洋娃娃的廖筠萱疑惑地抬起頭。

  廖振和站在自家公寓的大門前,緩緩從褲子後方的口袋拿出乾扁的錢包,裡頭除了放了幾張百元鈔票跟金融卡外,還積滿無數白色的發票明細,他從中拿起前幾天才剛去銀行領完錢的帳戶餘額明細表,汗水滴落在紙上將印著金額數字的油墨給暈開,盯著那暈開的墨漬他發呆好一陣子,最後在女兒不耐的催促下趕緊將紙張揉成一團,胡亂塞進錢包裡。

  「媽媽,我們回來了!」鑰匙喀的一聲將大門開啟,女兒一看見正將廚房做好的菜端上桌的妻子,便蹦蹦跳跳地跳到飯廳的椅子上,鼻子用力一吸聞起滿桌的佳餚。「嗯~好香!」

  「你們回來啦?啊怎麼去這麼久,垃圾車都走了快十分鐘了吧。」潘淑芬盛了一些湯給廖筠萱品嘗,眼角的餘光則緩緩探向他。

  「爸爸在樓下一個人拿起皮夾發呆很久,我叫了好久爸爸才帶我上來。」廖筠萱邊說邊將白蘿蔔用湯匙舀起。

  聞言,廖振和不禁露出有些尷尬的神情,而潘淑芬似乎看出一些不對勁,拍拍女兒的肩膀說:「妳先去房間幫媽媽叫哥哥出來吃飯。」

  「好。」滿足地咬下紅蘿蔔後,廖筠萱迅速從椅子上跳下並朝廖俊哲的房間跑去。「哥哥出來吃飯了!」

  望著女兒消失在轉角處後,他回頭與妻子那眼裡的探詢對望。

  「發生什麼事誌(發生什麼事情),面色這麼歹看(臉色這麼難看)?」

  「無啦,沒什麼事情啦。」他逕自走到廚房裡幫妻子端出剩下的菜餚。

  「阿和,有什麼事誌無能講之嗎(有什麼事情不能講的嗎)?咱們攏結婚這麼久了(我們都結婚這麼久了)。」潘淑芬推開廚房門口的門簾,擋在門口攔住正要端菜出去的廖振和。

  他看著妻子好一陣子後,還是鑽過旁邊的空隙將菜餚放到餐桌上,然後在妻子再次開口詢問前小聲說道:「淑芬,我們讓筠萱去讀幼稚園吧。」

  「怎麼這麼突然?你進前無是還無想愛(你之前不是還不想要)。」

  盯著熱湯上的一層薄油,他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應答。

  「進前無是還講因為辰安才剛出生(之前不是還說因為辰安剛出生),開銷太大,怕給筠萱讀幼稚園負擔不起嗎?」

  他一轉頭就看見走到他身旁的潘淑芬,生養三個小孩的潘淑芬臉上的肌膚早已不如年輕時那樣光滑白晰,蠟黃的面容佈上幾條淺淺的皺紋,原本的纖纖玉手也因長年在寒冷刺骨的水中浸泡而變得相當粗糙,鮮少運動的她也因年紀到了中年,身形有逐漸發福的傾向。

  看著妻子飽受長年歲月的摧殘,廖振和的舌尖不禁嚐到一絲酸苦,因為自己沒有什麼太大的成就,讓這些年跟著自己的妻子辛苦許多,不論是日常生活開銷或是出外玩樂,他們總是能省吃儉用就盡量省,雖然妻子不曾有過任何怨言,但他還是對於自己僅能給予一家人這樣清貧寒苦的日子感到無比愧疚。

  「我擔心筠萱以後跟不上別人。」他對於之前自己竟然連女兒的教育費都想省而感到羞愧,匆忙拉開椅子坐下避開妻子的眼神。

  「剛剛倒垃圾時,厝邊隔壁攏抵講,若細囝沒先去上幼稚園以後會足辛苦(隔壁鄰居都在說,若小孩沒先去上幼稚園以後會很辛苦)。」

  此時潘淑芬才終於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但隨即又面目愁容地說:「我是覺得讓筠萱先上是不錯,但是我們錢夠嗎?」

  「不要緊,錢的代誌我處理。」

  額間又滲出滴滴冷汗,對於籌錢的事情他實在無十足把握,也聽說過外面的幼稚園一學期的學費都要一萬多元以上,而這份心虛似乎連著剛剛脫口而出的語句被妻子給察覺到。

  「我這邊還有些存款,你也別太擔心。」潘淑芬拿起飯碗,一一為家中的成員添飯。「我也有打算之後去外面兼差貼補家用。」

  聞言,廖振和驚訝地抬起頭。「妳低講什麼?這怎麼……」

  「阿和,我們快沒錢了。」

  潘淑芬的話硬是將他從美好的幻想中拉回現實。

  「辰安之後會先給媽顧,俊哲也國小五年級了,是到可以照顧自己的年紀了,而若之後筠萱要讀幼稚園,我也就比較有時間可以去外面兼差。」妻子一邊說道,一邊將手輕放在他那佈滿皺紋的左手上,柔聲道:「阿和,你別老是把重擔擔抵家己身上(你別老是把重擔擔在自己身上),這樣太辛苦了。」

  他怔怔看著眼神堅定的妻子,遲遲無法言語。

  「我在家閒著也是無聊,就讓我重回職場工作吧。」

  妻子的話說得理所當然,但廖振和知道比起出外工作,妻子應該更想在家裡全心全意照顧幼小的廖筠萱和廖辰安,尤其是還未滿周歲的廖辰安,在他都還沒來得及學會說爸爸媽媽之前就要被送去岳母家,這種骨肉分離的痛任任何一個愛子心切的母親應該都是萬分不願。

  「媽媽,我把哥哥帶來了。」這時進去房間叫廖俊哲吃飯的女兒終於走了出來。「哥哥一直說要等他把最後一題數學寫完才出來,所以我在旁邊一邊玩娃娃一邊等他,等了超級久的!」

  「妳真的很煩耶,就叫妳可以先出去吃飯,我等等算完題目就會出去啦。」廖俊哲跟在廖筠萱的後面,一臉厭惡地抱怨著。

  「好啦你們兄妹別吵架了,快過來吃飯,不然飯都要冷掉了。」潘淑芬將兒子女兒招呼到餐桌上。「筠萱啊,爸爸說之後讓妳去讀幼稚園,好不好?」

  「幼稚園?那是什麼?」

  「就是可以去上課讀書的地方啊,還可以認識到很多小朋友,跟他們一起玩喔!」

  「小朋友!我要去,我要去!」廖筠萱一聽到能認識許多小朋友便眼睛發亮,在餐桌前手舞足蹈起來。

  廖振和看著女兒興奮的樣子,原本愁苦的面容也不禁漾起一絲笑容。

  「蛤?為何妹妹可以讀幼稚園,我以前卻不行?」廖俊哲一邊扒著碗裡的飯菜,一邊大聲嚷嚷。

  「不然哥哥陪我一起去讀幼稚園,好不好?」

  「什麼啦?我都國小五年級了,去讀幼稚園會被同學笑好不好。」

  廖振和看著在飯桌上打鬧的兄妹倆,暗自慶幸廖筠萱的回話拉走廖俊哲的注意,才讓他和妻子免於一場窘迫。

  「筠萱,以後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去上學好嗎?」他輕輕撫上廖筠萱的頭說道。

  「爸爸和媽媽只希望妳將來能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長大。」

  他憶起四年多前,自己在產房懷抱著甫出世的女兒,看著那張熟睡而安詳的臉龐,暗自在心中許下的祈願。

  「好,我每天都要開開心心的去上學,然後要交到很多好朋友。」廖筠萱舉起雙手的同時還用力點頭,動作大到險些打翻一旁廖俊哲的餐具,讓後者又不禁出聲抱怨。

  看著女兒那滿足的笑顏,廖振和頓時覺得這一整天辛苦工作都不算什麼,只要能看到女兒綻放的笑容,再辛勞努力幾十年都值得。

  他也希望自己能竭盡所能,給予女兒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能為她鋪好一路平順的未來,保她一生平安順遂。

  那是他這種卑微不起眼的人僅能握住的一個微小夢想。

  

  「筠萱,恭喜妳從幼稚園畢業了,畢業快樂!」

  嬌小的身軀穿著偌大的學士服,一看到他的身影後便一手扶著頭上的學士帽匆匆跑來,未料一個腳步不穩重重跌倒在地,哇的一聲嚎啕大哭。

  費了不少心力才將女兒的心情安撫好,請老師幫他們一家五口拍合照時,女兒哭得紅腫的雙眼還未消退,擠出來的笑容在照片上看起來就像苦笑。

  「筠萱,恭喜妳從小學畢業了,畢業快樂!」

  女兒捧著花束輪流跟班上的同學一起合照一輪後,才請她最好的朋友幫他們一家人合照,那時廖俊哲已經在外地讀大學,沒來得及參加女兒的國小畢業典禮,只能在周末回家時補送上禮物給女兒當賠罪。

  「筠萱,恭喜妳從國中畢業了,畢業快樂!」

  在喧鬧的典禮上,女兒一人坐在最角落的位子,似乎竭盡所能地將原本就瘦弱的身子縮到最小,沉默的樣子跟這周遭歡樂的氛圍完全格格不入,請老師幫他們父女兩人合照時,女兒的臉上甚至還露出窘迫的笑容,沒來得及確認照片拍得好不好,便推開他匆匆回到那角落的位子上。

  他曾試圖問女兒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但最後卻找不到任何適合的語句,只能將所有的關心藏在雙眼裡,靜靜在遠處凝望著。

  「爸,你可以不要再來我的畢業典禮了嗎?」

  國中畢業典禮結束後,女兒留下這麼一句話。

  每一次女兒的畢業典禮他都一定會排除萬難出席,可是廖振和從未想過當女兒有一天拒絕自己參與時,他該如何是好。

  被孩子拒絕的苦澀在心裡緩緩蔓延開來,但那是女兒的要求,他不願意多問什麼,只是點頭答應。

  「筠萱,恭喜妳明天就要從高中畢業了,畢業快樂!」

  無法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他選擇在前晚跟女兒恭賀,並跟她說明天晚上全家人一起出去吃飯慶祝,女兒難得露出笑容並點頭說好,這時廖辰安出聲提出很多餐廳的選擇,但最後都被他和妻子嫌太貴。

  「不然吃個小火鍋吧。」

  廖辰安癱在沙發上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女兒則表示這樣負擔也不會太重,而且小火鍋也能吃得很飽。

  廖振和感謝女兒貼心懂事的同時,也在心中哀嘆自己的沒用,連慶祝畢業這種大日子也捨不得花多一點錢請家人吃高級餐廳。

  「筠萱,下次妳畢業就是大學畢業了,到時我們全家再一起去參加妳的畢業典禮,連你哥哥也找來,結束後我們就去吃高級一點的餐廳。」

  火鍋冒出的熱煙圍繞在他們四人之中,坐在他對面的廖辰安在旁邊嚷嚷該不會又是小火鍋吧,他則笑著搖頭表示絕對不是。

  「下次畢業典禮,一定帶你們去吃好吃的。」

  「好,下次我大學的畢業典禮,爸媽和辰安,還有大哥都要一起來,結束後再一起去吃好吃的。」

  女兒笑著回答,同時還轉頭問旁邊的廖辰安有什麼不錯的餐廳可以選擇,聽到女兒這次沒有拒絕他的出席,還笑著跟小兒子討論餐廳,廖振和的心頭頓時湧上一股溫暖,一掃今天無法出席畢業典禮的陰霾。
  「下次我們全家人一起出席妳的大學畢業典禮。」

  他一直在心中惦記這個願望,一直期待能親自看到女兒穿上學士服參與撥穗禮的那一日,替她送上祝賀的花束,祝她展翅高飛。

  然而那一聲畢業快樂還未來得及說出口,他的女兒,廖筠萱,就已經從這世的人生中永遠畢業了。


當社畜這麼多年,距離上次畢業典禮........(遠目

創作回應

你真TM噁心
之前讀過很多別人評價很容易哭的作品,但情緒的波動都不算大
不知為何這系列,尤其是父親的每次看到後面都覺得眼眶濕濕的
2021-07-30 20:34:37
暮羽
能讓你哭真是讓我莫大榮幸(誤)
自己寫這章的時候也時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但後面的篇章我寫得更難過QQ
2021-08-03 21:22:56
緣~/銨銨
距離上次畢業典禮...超過八年~[e6]
2021-08-01 18:25:15
暮羽
噓!你這樣透露年齡了啦[e28]
2021-08-03 21:23:47
緣~/銨銨
不會呀!有可能只有小學畢業~(X) (◐∇◐*)
2021-08-03 21:50:45
暮羽
其實我今年幼稚園才剛畢業(ㄟ黑
2021-08-05 21:01: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