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個人思考─想像與知道

雙面幣 | 2021-07-29 23:06:19 | 巴幣 0 | 人氣 35

晚了一天就當作我多停更一天,
反正我之前就說過沒靈感就不會Po,
隨興地更新乃是本廢文的主要宗旨,
我是盡量不要讓自己感到有壓力,
阿如果要確定更新時間的話,
只要晚上10點到晚上12點之間沒有看到我的廢文,
就知道我今天有大概的機率不會Po廢文,
好吧,那今天延續之前講的東西,
本來是想打「概念的形成」這個標題,
但想想還是「想像與知道」

在這裡我們要想一件事情:
「概念究竟是先想像後才知道,還是先知道後才想像?」

如果你是接受現代教育下的人,
你應該會說:「我們要先知道概念,才能夠想像」
但你知道的,各位,我是很會懷疑的人,
這時候我就開始想「知道概念」會到什麼程度?

好,我就拿「飛」這個概念來當作例子,
一般人的流程是這樣的:
「先知道飛的動詞→知道飛的意思→掌握飛的概念→開始想像「飛」」

看起來很合理,但是這是以語言來看的,
那如果我們把語言去掉怎麼辦?
如果你有看過人類大歷史的話,
就知道人類的祖先─尼安德塔人或是智人,
他們有語言跟文字嗎?

不,因為沒有記錄,所以我們也不知道,
但我們可以知道有壁畫這種東西,
從已知的東西開始推導,這也是合理的選擇,
說不定我們的祖先沒有記錄自己的文字的習慣,
他們只留下了壁畫這種東西

那畫這種東西怎麼來的,我想我們的祖先只會臨摹下來,
以我的想像是這樣的
「尼安德塔人看見鳥在飛→腦袋開始有鳥在飛的想像→回到洞穴中把自己的想像畫了下來」

各位可以看到遠古人類跟我們現代人類的思維不同,
一個是先知道,後想像
一個是先想像,後知道

我們再談一下「飛」這個概念好了,
我們要怎麼知道遠古人對於飛的定義是什麼?
不知道,但我們可以用我們的想像來推導,
遠古人看見鳥就知道鳥在飛,所以飛就是「一種空中運動的物體動作」

「一種空中運動的物體動作」這個句子,我稱之為「想像的模糊」
就是有這種模糊,我們才能夠知道概念對我們來講到底是什麼東西,
好,我們再把這模糊放在剛才的流程裡面

現代人:
「知道飛的動詞→了解飛的意義→掌握飛的概念(也就是模糊)→想像飛」
遠古人:
「看到鳥在飛→腦中開始有飛的想像(也就是模糊)→開始把鳥在飛畫在壁畫上」

好,我們再回到知道概念這個問題上面,
全知可以分成「能力的知道」和「知識的知道」,
所以對神的探討,全知會跟全能擺在一起的原因,
就是因為全知裡面有對於能力的知道

這就像一個網遊角色的技能,你玩愈久,
自然就知道技能的能力是什麼,
如果神對自己的能力都不知道,那還能叫做神嗎?

我們再把飛與神合起來想,
神會飛,因為神掌握了飛的概念,
他的掌握一定是「想像的完整」,比人類更能掌握飛的知識、能力,
也許神在飛的時候,可以把自己的身體改造成像鳥一樣,畢竟全能嘛!

如果神有人的大腦與身體,
神至少要想像飛,把自己的身體改造成像鳥一樣,才可以飛,
那如果有神無法想像的東西,一種神無法掌握的概念存在的話,
神該怎麼辦?

人類至少要看到某種東西,才能夠擁有這種想像的模擬,
難道神就不會遇到想像的模擬嗎?
我個人認為神所知道的概念也僅限於它想得到跟想不到,
面對無法想像的概念,神也會像我們一樣,只能得到想像的模擬,
當然啦!這一切的假設都是建立在神是真的擁有人的身體與大腦的情況之下

有人可能會懷疑我幹嘛一直討論神,
也許我的心中,對於真的有神的存在的話,我會想逃離神,
我想神跟我們的關係就好像創作者對故事角色的關係,
這種關係可以用一句話來說明
「神一直就在你的身邊!」

處於這種被看的關係,我會替故事角色感到不爽,
如果故事角色沒有得到好的結局(無論悲劇與否),
我就會希望故事角色能夠走出一段自己的路,
一段不被創作者打擾並遠離創作者的快樂生活,
用哲學的話來說,就是遠離神的烏托邦,
我只是這麼期望著而已

好啦!廢文就到這邊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