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八十三章 我寧願去外面流浪,也不要在這裡被當異類!

Mouse | 2021-07-29 19:56:05 | 巴幣 106 | 人氣 30


  蒙特看完書籍想好要摘的風信子,便帶著愉悅的心情前往花田。一到花田,看到瑞德坐在田邊,欣賞五彩繽紛的風信子。

  一眼望去,穿著米白色漢服的瑞德好似古書記載的花仙子,那樣清新脫俗,漂亮動人。湛藍的天空,如風鈴般隨風飄動的風信子,加上看顧這些花兒的美麗花仙,此番美景深深刻在蒙特眼中,不由得讚嘆。

  「好美──我要把這美景畫下來!」

  轉身跑回到旅館,一進門看到緹娜還在,急忙跑到櫃台向她詢問:「緹娜小姐,請問妳有畫具和畫布嗎?如果有顏料會更好!」

  緹娜思考一會,微笑道:「有的,請稍等一下。」,接著走進後方的房間。

  數分鐘過去,緹娜走出房間,手上拿著他要的畫布及畫具,連顏料一併交給蒙特。

  「你要得都在這裡,只是這些顏料不知道夠不夠用,不夠的話再來找我。」

  「好!謝謝妳。」

  蒙特背起畫布,拿著裝有畫具和顏料的木盒,跑出旅館。回到花田看到瑞德還坐在那邊,趕緊拿出畫具和顏料調出顏色,將眼前的美景畫下來。


  瑞德看著身上的漢服,雖和哈比尼斯的長袍類似,但長袍只要穿兩件就可以了,但這漢服要穿三件甚至四件,穿法又比較複雜,若要蒙特穿這漢服,肯定和穿宮廷服一樣抗拒到底。

  「我的襯衣應該補好了,也該把這漢服還給寇斯摩殿下了。」

  瑞德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一轉身便看到蒙特坐在前方,手上拿著畫布,眼神專注看著前方,不知道在畫什麼。

  「蒙特在畫我嗎?去看看!」

  瑞德一過去,蒙特見狀立即收起畫布快跑離去。

  「怎麼看到我就跑?」

  瑞德隨即衝上前擋在蒙特前方,面帶不悅道:「怎麼看到我就跑,你在畫什麼?」

  蒙特將畫布藏在背後,尷尬地笑道:「沒有呀!你想太多了,是你來的時候,我剛好也要離開了。」

  「騙人。」

  瑞德伸手想拿蒙特背後的畫布,蒙特連忙退後一步呵呵笑著。

  「我還沒畫好,等畫好再給你看。你穿這樣很漂亮,待會見!」

  話一說完,便抱著畫布,急忙跑離。

  「他到底畫了什麼,連我都不願透露。」瑞德沉思一會,勾起淡淡地微笑說:「越是這樣隱藏,只會讓我越想知道,我倒要來看看你能藏多久!」


  傍晚。

  瑞德趁蒙特還在用餐,偷跑進到他的房間找尋那塊畫布,但翻遍所有櫃子,找遍各個角落就是沒找到那塊畫布。

  「蒙特到底把畫布藏到哪裡去了,怎麼都找不到?現在只差床底沒找過了,會藏在床底下嗎?」

  瑞德雙腳跪地,探頭往床底看去,手伸進床底下摸索著。

  「奇怪,怎麼摸不到東西。再伸進去一點……」


  走廊。

  「吃德好飽呀!」蒙特摸著肚皮,心滿意足地朝房間走去。一想到瑞德吃完就離開,雙眉不禁皺起,輕嘆道:「瑞德還在氣我不給他看圖嗎?怎麼一吃飽就上樓,待會去跟他道歉好了。」

  吱呀!

  蒙特拉開木門,前腳剛踏進房間,就看到瑞德跪在地上,圓潤的屁股翹得高高地,嘴裡唸唸有詞。

  「怎麼都沒有,到底藏到哪裡去了?」

  「原來他吃飽上樓是想來找畫布呀。」

  蒙特摀嘴輕笑,看著瑞德的翹臀,起了想捉弄他的念頭,悄悄地走到他身後,俯身摟住他的腰,大力往後一仰,兩人頓時跌坐在地。

  「誰啦!」

  瑞德氣憤地喝斥,轉頭看到是蒙特,嚇得想掙脫他的懷抱,但他剛吃飽力氣正大,雙手緊緊交握不讓瑞德有機會逃脫。

  「小偷貓,你再找什麼呀?需不需要我幫你找。」

  蒙特笑得連聲音都聽得出喜悅,瑞德則皺著臉,不悅地心情除了寫在臉上,也從聲音表現出來。

  「我沒有要找什麼,可以請你放開我嗎?」

  「不行──既然我都抓到小偷貓了,當然要給他點處罰才行。」

  蒙特朝著瑞德的耳窩輕輕吹了一氣,含住他的耳垂輕咬一下。

  「不要咬……」

  聽到瑞德顫抖的聲線,蒙特更是喜悅不已,帶著笑意說:「不咬,那用舔的。」,話一說完便以溫熱的舌尖舔著冰涼的耳垂。

  「唔嗯……不要舔。」

  「連舔也不行呀。那就……」

  蒙特勾起唇角,雙手慢慢往下延伸,看著瑞德身上的漢服,想起在花田看到的美景,嘴角不由得往上揚。

  「瑞德,你穿漢服真很好看,我看就不要換回來了,就這樣穿著吧。」

  「不要……」瑞德小聲地說。

  「為什麼不要?」蒙特輕笑著,「這布料絲滑又柔軟,應該比穿襯衣和外褲還舒服。」

  「我的襯衣和外褲的布料也很好,穿起來也很合身舒適!」瑞德大聲反駁,「放開我!這漢服還要還給寇斯摩殿下,不能把它弄髒。」

  「你放心,我不會弄髒。」蒙特輕抹一笑,掀起下擺看到裡面還有一層,雙眉微微彎起,再掀起一層,看到裡面還有褲子,眉頭更是皺起,「這麼那麼多層啊!」

  瑞德聽到蒙特的抱怨聲笑得樂呵呵。

  「知道複雜了吧!還不趕快放我走。」

  「不要!」蒙特噘著嘴怒喊,伸手解開褲子,原以為這樣就沒了,沒想到裡面還有一件,氣得大罵:「這什麼服裝啦,這麼麻煩!」

  瑞德看到蒙特氣得臉紅脖子粗,笑得更是開心。

  「不是說我穿漢服很好看,要我常穿嗎?現在反悔啦?」

  蒙特鼓起雙頰,隔著褲子直接上下擼動,瑞德笑容瞬即消失,抓住蒙特的手大聲制止。

  「蒙特,不要鬧了,會弄髒服裝,快住手!」

  蒙特不予理會,更是加快速度。

  「啊──蒙特──我認輸了!不嘲笑你了,快住手!」

  「不要──你還沒把偷走的東西還來!」

  「……我什麼都沒找到……哪有偷走你的東西!」

  蒙特輕吻瑞德的臉頰,嘻笑道:「有──而且你一次偷走兩樣,你要怎麼賠我呀?」

  「我偷走你什麼東西!」

  瑞德才剛喊完,蒙特立刻撲倒他,抓起瑞德的手放在他的左胸,溫柔地笑道:「你偷走我的心和我的目光,該怎麼賠償我呀?」

  看著蒙特溫柔的眼神,瑞德害羞地別開頭,小聲地說:「你也偷走我的心和目光……那你要怎麼賠償我。」

  蒙特勾起瑞德的下巴,輕吻他的朱唇,輕笑道:「我用一輩子來賠償你。」

  如火山爆發般「碰」的一聲,雙頰立刻漲紅發熱,瑞德腦中耳裡不停迴繞那句話,沒想到蒙特也這麼會撩人,讓他有些招架不住。

  蒙特見瑞德低頭不語,貼近他的耳邊輕輕吹了一氣,帶點誘惑的氣音說:「你的答案呢?」

  瑞德漲紅著臉,微微點頭應允。

  「那你可以放我走了嗎?」

  「當然──不行!」

  看著蒙特賊頭賊腦地笑著,瑞德立刻板起一張臉,不悅道:「為什麼不行!都你摸了,你還想做什麼。」

  「想──完成昨天未完成的事。」

  蒙特立刻扯掉底褲,看著瑞德白皙滑嫩的肌膚,邪魅一笑。

  「蒙特,你想玩等我換掉這身服裝再陪你,現在先放我走。好不好?」瑞德握住蒙特的手,誠懇地看著他。

  「不要。不趁現在跟你玩,等寇斯摩來就沒得玩了。」

  蒙特話才剛說完,後方立刻傳來一聲怒吼。

  「你們在做什麼!」

  蒙特嚇得拉下棉被蓋在瑞德身上,瑞德則睜大雙眼,抬頭仰望凜若冰霜的寇斯摩。

  「寇……寇斯摩殿下。」

  蒙特聽到是寇斯摩,立即起身怒罵:「進來是不會敲門喔!沒禮貌!出去啦!」,出手大力將他推出房間。

  「蒙特,你們剛才在做什麼!你怎能對瑞德做這種事!」

  「關你屁事呀!下次進來再不敲門,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蒙特怒瞪寇斯摩一眼,用力關上木門並拉起門栓。

  「蒙特,你給我出來,不准你再對瑞德無禮!蒙特,出來!」

  寇斯摩拍著木門,激動地大喊。

  蒙特不予理會,走向瑞德蹲坐在他面前。

  「別擔心,我拉上門栓了,他進不來。」

  瑞德輕點了頭,仍顯擔憂道:「寇斯摩殿下有說什麼嗎?他有看到什麼嗎?」

  蒙特見瑞德緊張到身體顫抖,伸手將他擁入懷中,溫柔地安撫:「沒事。你不要緊張,他什麼都沒看到。」

  「那就好。」瑞德推開蒙特,淺笑道:「我先離開好了,以免你因為我受到責罵。」

  蒙特搖搖頭,再次抱住瑞德。

  「不准你走,我才不怕他咧!」

  「蒙特,別這麼孩子氣,寇斯摩殿下是關心你才來找你。有人關心你,你要懂得珍惜,別再跟他賭氣了。」

  「我才不要他的關心!」

  話音未落,後方突然傳來碰碰兩聲巨響,木門隨即倒落在地,寇斯摩踏著沉重的步伐,慢慢走向兩人,面如惡鬼,聲如冰霜。

  「蒙特,你跟我出來。瑞德,你先把衣服穿好,待會到大廳,我有話要跟你們說。」

  「我……」

  蒙特本想拒絕,瑞德瞬即摀住他的嘴,代替他回答。

  「好,我待會下去。」

  接著看向蒙特,小聲地說:「乖一點,別再惹怒寇斯摩殿下。」

  蒙特輕嘖一聲,點頭應允。

  接著起身看向寇斯摩,不情不願道:「走啦!」

  寇斯摩看了瑞德一眼,淡淡地說:「等你準備好再下來。」

  「好,謝謝寇斯摩殿下。」瑞德點頭回應。

  寇斯摩點了點頭,斜眼看著蒙特,冷冷地說:「走。」,便拉著他離開房間。

  「看寇斯摩殿下神態嚴肅,希望他不要責罰蒙特才好……」

  瑞德望著門口,低頭祈禱著。


  大廳。

  兩人大眼瞪小眼,互不開口。

  「來,喝杯茶,有什麼話好好說。」

  緹娜端著茶盤放到木桌,拿起茶壺各倒一杯茶給兩人。

  「謝謝。」寇斯摩冷淡地回答。

  「謝謝妳,緹娜小姐。」蒙特淺笑回答。

  「不會,你們慢慢用。」

  離開前,緹娜輕拍寇斯摩的肩膀,貼近耳邊細語:「別衝動,有話好好說。」

  寇斯摩輕點一下頭,嘆了一聲,開口道:「蒙特,你們……你們進展到哪種程度了?」

  「該做得,不該做得,都做了。」蒙特抑揚頓挫說。

  寇斯摩皺起眉頭,接著問:「那……你們剛才是在……」,後面幾個字遲遲無法說出口,一說出口得到的如果是「對」的答覆。他絕對無法忍受,一定會出手打蒙特,但卻又很想知道得到答案。

  「是在交……」寇斯摩咬緊牙關,吞吞吐吐地不敢說出口。

  蒙特見寇斯摩問不出來,直接了當說:「沒錯,我們在交媾,在性愛,在歡愛,你所想得都沒錯,我就是在跟瑞德做愛!」

  寇斯摩氣得大力拍打桌面,怒吼:「蒙特!他好歹也是我認的乾兒子,你怎麼能這樣傷害他!」

  「我傷害他?我哪裡傷害他了,我們是正常的伴侶,難道你跟緹娜小姐不會……」

  話未說完,寇斯摩一巴掌便打了上去,「啪」的一聲響徹整個大廳。

  「我跟緹娜是正常夫妻,不像你!你為什麼要和瑞德做那種事,你們都是男的啊!」

  蒙特摸著發燙的臉頰,眼眶含著淚光,大聲喝道:「男的又怎樣!男的就不能相愛嗎?就只有你們才算正常嗎!」

  瑞德一來到大廳,立馬看到寇斯摩打蒙特,連忙上前致歉。

  「寇斯摩殿下,對不起,是我跑進蒙特的房間,不是蒙特的錯,請您別責怪他。」

  寇斯摩見瑞德一來就鞠躬致歉,長嘆一聲,扶額無奈道:「瑞德,你起來。我打蒙特是因為他……」,看到蒙特憎恨地瞪著他,又嘆了一聲,「算了!是我的錯,我不該打人。對不起!」

  「我不稀罕你的道歉!反正你跟父王和母后一樣,都把我們當異類看待。」蒙特起身握住瑞德的手,「瑞德,等下東西收一收,我寧願去外面流浪,也不要在這裡被當異類!」

  「哼!」蒙特瞥了寇斯摩一眼,拉著瑞德往前方走去。

  瑞德皺著眉頭直望寇斯摩,垂下眼簾輕嘆道:「怎麼會變這樣……早知道就不去找畫布了。」

  緹娜走到寇斯摩身旁,輕拍他的肩膀,溫潤地說:「寇斯摩,不是要你別衝動嗎?你怎麼還打蒙特。」

  寇斯摩長嘆道:「一想到他和瑞德做那種事,我就忍不住打下去了……為什麼會這樣?起初聽母后說這件事,我還以為她在跟我開玩笑,蒙特怎麼可能會和瑞德私通。直到剛才我親眼見到兩人在……唉!算了,我去跟他道歉。不管怎樣,不能讓兩人在外流浪!」,頓了一會,抬頭看向緹娜,「緹娜,妳能陪我上樓嗎?我怕我又會失控打蒙特。」

  「好,我陪你去。」緹娜輕吻寇斯摩的額間,淺笑道:「以前不管蒙特多頑皮,多愛吵愛鬧,你都捨不得打罵他,現在怎麼狠得下心打他?」

  寇斯摩苦笑道:「可能是因為瑞德是我的兒子,看蒙特把他壓在地上,一時氣憤才忍不住打下去吧……」

  「不說了,趕快阻止他們離開。」

  寇斯摩一起身,緹娜便跟在身旁一同上樓。


  客房。

  瑞德跪在蒙特身旁,柔聲勸道:「蒙特,你真的不再想清楚嗎?你好不容易見到寇斯摩殿下,真的要這樣負氣離開嗎?」

  蒙特邊收拾行李,邊回答:「不要!既然他把我們當異類,待在這裡只會惹人厭而已!倒不如去外面流浪,世界這麼大,總會有地方願意收留我們。你快去收拾行李,我們今晚就走。」

  「好……」

  瑞德一起身,抬頭看到寇斯摩和緹娜來到,立即向兩人行禮。

  「寇斯摩殿下,緹娜王妃。」

  「不必拘禮,叫我『緹娜』就好。」緹娜淺笑道。

  「好的。緹娜小姐,既然您們來了,我就不打擾您們談話。我先……」

  寇斯摩輕拍瑞德的肩膀,淡淡地說:「你留下,我有話要跟你們說。」

  「滾出去,我沒話跟你說!」

  就算蒙特惡言相向,寇斯摩仍是好聲好氣地說:「對不起,我不該出手打你。只要你願意留下來,我願意聽你們說。我絕不會向父王那樣不分青紅皂白傷害瑞德,也不會向母后那樣威脅瑞德離開。請你們相信我!」

  「看來母后什麼都告訴你了,既然你都知道,為什麼還要反對我們?」蒙特抬頭看向寇斯摩,冷冷地說。

  「因為這本來就是不對的,你們這樣做根本違反常理!」

  寇斯摩語氣略顯激動,緹娜深怕寇斯摩衝動行事,緊握著他的手,頻頻安撫。

  「常理?常理也是人去判定的!如果每個人都跟我們一樣,那還算違反常理嗎?」蒙特起身直瞪著寇斯摩,「我愛瑞德,不管你怎麼阻止,我都不會跟他分開。你如果沒辦法像里拉一樣,就別在那邊說好聽話!」

  「你們兄弟吵架,怎麼會扯到我身上?」

  眾人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紛紛轉頭看了過去,各個展露驚訝。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