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嗆辣巫女 02巫女的任務

藍飛璃 | 2021-07-29 19:30:00 | 巴幣 130 | 人氣 110


三個月後,她好好的休養同時把那些記憶碎片整理出來,這天,她在確認好所有訊息後,拿著墨筆寫下的紙張,準備前往大廳,她走得急促,在長廊的轉角處,無意間撞上一堵肉牆,一個不穩,往後跌去。
「哇!」她驚呼,想伸手抓某些東西防止小屁股的疼痛之災,但卻有另一股力道拉住她,帶往一個溫暖的地方。
她被拉了過去,雙手下意識的貼上那堵肉牆,心跳的聲音與平穩的呼吸聲讓緊閉雙眼的她緩緩睜開,這觸感,明顯是個男人,因為沒有胸,但詭異的是,對方為什麼什麼話都沒說,就這樣抱著她?雖然她是很感激他讓自己免於跌倒之苦啦,但好歹也問個意思意思,關心一下啊。
她有些不悅的緩緩抬頭,看看這撞到的人是誰,然而眼前的景象是讓她驚訝的瞪著眼,紅唇忍不住微張。
是他!夜鳹!那個老成的小鬼真的也長大了,和那個真葉一樣,完全高出自己一個頭,且那冷臉是更加冰冷,黝黑色的眼瞳更是深得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直瞪著他,她驚訝得不知該說什麼,不,應該說更讓她驚訝的是,他竟然抱著自己,而且從頭到尾都沒放手,他......到底是在打什麼鬼主意?
「哥,你怎麼還在這,要趕快告知巫女大人,東西都......」尾隨上來的真葉,在轉角發現了夜鳹的身影,本想勸他動作快點,原本平靜的臉卻在眼前的景象下閃過一絲驚訝,但另一抹情緒也隨之而來,他卻順利的隱藏起來,故意咳了聲,調侃道。
「我說,巫女大人,您要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可否請您放了哥哥,好讓彼此都好作業呢?」
「什......什麼叫放了他!」白芸雪一愣,一把推開夜鳹,怒瞪向真葉,「是他抱著我不放好嗎?本姑娘才不會沒事對你們這些小毛頭動手動腳的,毛都沒長齊就在那邊耀武揚威,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老牛吃嫩草,殊不知是你們自己倒貼!」
「我們都已經三十有一了,早過適婚齡,想跟我們結婚的女人多到滿街都是,只是我們向來喜歡獨處,才一直沒對象。誰像妳,當初都要三十了,還沒有對象,過了十三年的現在,都已經四十多了,妳這母老虎肯定還沒有對象,是說妳這麼兇,有人要才怪!」他說著,隨即一臉地打量,「不過,都四十了,還能保持的這麼好,也真是厲害。」
「你討打嗎?」白芸雪怒瞪著他,伸手捲起袖子,惡狠狠的開口,「女人最忌諱的就是被說年齡老,你變成這種死個性,跟我說有女人緣,鬼才信!而且老娘現在才三十歲,根本沒過三十,只是剛好三十而已!還有,我才過了一年多就又被你們叫回來,你們這世界時間過這麼快,我…...」
突然,她一愣,幾秒後,驚訝道:「十三年?」
她驚愕,沉思了一下,來回看著他們:「所以,這世界過了十三年?而我的世界......只過了十三個月......」
沒想到仔細一算,這時間差還差真多耶......
「誰知道,反正我只知道以前妳就愛跟我哥東跑西跑的,口口聲聲自稱是姊姊、姊姊的,誰不知道妳喜歡我哥。」真葉冷哼,一臉的不屑,但心卻不是這樣說,冷著臉,其實內心多少不是滋味。
因為他......早已暗戀她許久,只是他一直是個不成材的守護者,才無法進入祭司的守護團隊中,反倒是哥哥,他的沉穩內斂,處變不驚,加上高強的武藝,讓他被這召喚到這世界的巫女大人選入了祭司的守護隊伍中。
他憑著實力,短時間內就當上隊長,自然就順理成章的成了巫女的護衛之一,甚至還被欽點為貼身護衛,反觀他,同樣被選入,卻在見習軍隊中待了很長的時間才成為正式成員,始終無法真正的接近她。
「我......」她一愣,頓時語塞,喜歡他?
悄悄地,她抬眼看向一旁始終沉默的夜鳹,老實說,她確實是喜歡他,更正確地說,她很喜歡這對兄弟,因為她本身是獨生女,初次來到這陌生世界,遇到才十八歲的他們,看著他們一連串的過程,默默引起了她的保護慾,早想要有個弟妹的她,因為他們的身世而對他們多了幾分照顧。
夜鳹和真葉,雖是同卵雙生,卻命運坎坷,只因這世界的雙胞胎會被視為惡魔,而他們的父母親又很不巧的因疾病雙雙過世,因此他們更被視為怪物般的存在,直到這個年紀輕輕就登基的不正經禪平王,因為愛玩而微服私尋中遇上這兩個孩子,看中他們,將他們帶回皇宮加以培育,果真不負期待,他們的實力遠遠超過所有精銳士兵與將領,靠著堅強實力而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當時她認識他們時,夜鳹因為是哥哥,所以非常善於隱藏情感,為了保護身為弟弟的真葉,任何事情都忍得下,唯獨真葉被欺負的事情會惹怒他,甚至毫不留情地把傷害真葉的人打到半殘,幾次在軍隊中,因為真葉愛哭的個性而被欺負,夜鳹因此被惹惱而動手打傷了那些同隊的士兵,因此被關入牢好幾次。
她知道這件事情後,清楚守護祭司的士兵是獨立被選出來的,因此她以巫女之名,讓他和真葉進入神殿,成為祭司守護隊的士兵,透過巫女的身分保護他們不必再受到如此不平等的對待。
不過那愛哭的真葉,老是因為夜鳹受傷而哭個不停,好幾次她受不了,忍不住對他嘮叨一翻,在那過程中,她多少能感覺到夜鳹的不悅,因為她總對他弟很兇,但因她有恩於他們,加上他也知道她罵真葉的理由,所以也就忍隱了下來。
他們的羈絆,她看在眼裡,只能說,她很羨慕,但也無可奈何,畢竟她是獨生女嘛!雖然家人都很寵她,但她還是會想要有個弟弟或妹妹,只是這場被召喚過來的意外讓她多少忍不住把這渴望轉移到這對雙胞胎身上了。
但,真要說喜歡他......
想了想,她......好像沒到那程度啊......
「怎樣!說不出來了吧!早說妳喜歡就不相信!」過去他就知道這女人總對哥很好,就只愛兇他,雖然他愛哭,但那是因為他無法忍受哥哥為了自己而受傷啊!他可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受了很多的委屈,這麼多年下來,他也早該成長,換他來替哥哥承擔些事情了。
「嗯......」她沉默了一下,抬眼毫不避諱的直視他,揚唇笑道:「老實說,我是喜歡他,更直接地說,我很喜歡你們兩個,這點我可以坦言承認。」
「妳......」她的直白,讓真葉傻住,臉瞬間脹紅,結巴的大吼:「妳、妳、妳這不知檢點的女人!竟然一次想腳踏兩條船!這龍神大人到底是怎麼看的,怎會看上妳這種不潔身自愛的女人當女巫啊!」
「就說你小鬼你就不信。」見到他的反應,她冷哼,「誰規定喜歡就一定是男女情感的喜歡?我喜歡你們是因為你們就像我弟弟一樣,我本身是獨身女,早想要有個弟弟或妹妹,但因為我媽生了我之後就無法再生育,家人因為疼惜她,所以整個家庭也就只有我這個女兒,不再有其他子女,所以我才把你們當弟弟般疼愛照顧,請問這有犯什麼法嗎?你這食古不化的古董。」
「我......這…...」她的辯白讓他頓時語塞,雖高興她疼愛他和哥哥是平等的,但只把他當弟弟看,這種感覺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因為這種明說了的情感,也就表示不可能有昇華的一天,看來,他的愛戀是只能埋藏在地底,永不見天日了。
「好啦!別在這裡囉囉嗦嗦的,我要去大殿找那個風流國王,有事,等事情結束再說。還有,你們也說東西都準備好了,那就要開始準備儀式,到時候可有你們忙的了。」說完,她頭也不回的朝大殿走去。
留下那對雙胞胎,一個是為了許多事而一臉哀怨的看她離開,另一個則是始終沉默不語,無表情的臉上雖看不出任何思緒,但黑色深遂的眼中卻隱隱透著某些不易察覺的思緒波動。
看著白芸雪越走越遠的身影,夜鳹扯動嘴角,帶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隱約間,似是暗自下了某種決定,凝視遠方身影的眼,某種情緒隱隱在其中閃爍著。
*****
「我把所有的片段整理出來後,只能說,這是你們歷代先王中的某任王與后的恩怨,當時的王辜負了該王后,於是她在死前就對你們皇家下了永世的詛咒,讓你們永遠無法與人相愛,只要真心愛上,你們就會命短的死去。
而且是男女雙方都會死,然後你剛好好死不死的和那個王一樣,花心愛玩,又很該死的很天才,管理政務強到沒話說,所以那個未投胎的皇后,原本就已經含恨而終,現在更是舊恨勾起,召集了許多怨靈,打算一次滅了襄陽國,好一洩心頭恨。」
「這......」禪平王聽了,一臉三條線,雖不可思議,但卻也無法反駁,因為他是有聽過他們歷代王朝中有這問題,所以每個王在位期間都很短暫,這問題他們並不曾跟這巫女提過,只因他們歷代都有因王朝陷入危機,能借助龍神大人的力量召喚異界巫女到這個世界。
被選上的巫女是龍神大人欽點,所以每次的召喚都是不同的巫女,只有這次真的很特別,來的是同一個,重點是,全在他登基的這段時間中發生,且國泰是完全不民安,而主因卻是因為,他太花心......
「怎麼?不相信?」她挑眉,看著一副有話要說又不敢說的禪平王,只見他困難的吞嚥了一下,緩緩開口。
「其實......朕的祖先確實有這麼一段故事,這也是為什麼朕年紀輕輕就即位,因為父王就是非常愛母后,可是母后卻在生下我不久便去逝,父王則因此鬱鬱寡歡,在我十歲那年,終於敵不過相思,也跟著過世。」
他面露無奈的苦笑,看向她,緩緩開口:「歷代王的狀況在那任王后之後,一直都是如此,不是病逝,就是發瘋,或是失了神智,無一倖免。」
「嘛......我是不想多管這方面的閒事,畢竟這是你們的家務事。」她無奈地撥了那烏黑的長髮,嘆了聲,她繼續道:「雖然我不是一個有什麼崇高大愛之心的人,但這種傷及無辜百姓的事真的很要不得,我是不敢保證我能做好這件事,但我會盡量做。」
說著,她拿起寫了滿滿字跡與圖樣的紙張看了看,繼續說:「過去就研究過你們的書籍,我家本身也有神壇,這方面的解決方法是有,只是我不敢確定能做到何種程度,因為這女人的怨恨太深,龍神之所以會失去力量,不,應該說,之所以會變得如此虛弱,是因為那女人和那些怨靈。
所有的憎恨集中在一起,壓制了龍神的魂體,本就負責淨化你們這塊土地瘴氣的龍神,因為那些是實質的人類靈魂,身為神,善良溫柔是天性,祂不忍將他們的靈魂消滅,想淨化了之,結果反被撲噬,才落得如此下場。」
她走上前,把紙張交給禪平王,「這是我想出來的陣法,是搭配你們古書資料畫成的,我不知道有沒有效,但這應該能夠設置結界,然後逐一淨化掉那些怨靈,如果可以,我應該會想辦法找出那個王后的靈魂,好好跟她談談,畢竟這樣做真的太過分了。」
「沒關係,死馬當活馬醫吧!」放下紙張,禪平王幽然道:「只要能救百姓,要怎麼做都行,就算是朕的命......」
「放心,不會要你的命,靈魂的世界有靈魂世界的規則,不干擾人世間的事也是規則之一,何況你又不欠她什麼,要你的命也太超過了。」她搖搖頭,自信一笑。
「請人幫我把所有東西準備好,我算過了,三天後是吉日,設置結界是最好的時刻,到時候應該整個國家就稍稍穩定下來,只是期望不能太大,因為這陣法是臨時想出來的,完全沒試過。」
「沒關係,就依您的方法行事吧!」禪平王說,望向眾人,「快去準備巫女大人要的一切物品。」
「是!」接受指示,眾人紛紛開始忙碌了起來。
「那,我先靜候了。」眼看大家開始忙,她擺擺手,轉身直接走出大殿,回到房中。
 

創作回應

小馬
原來是被辜負的王后的詛咒,百姓太無辜了。
2021-07-29 21:59:28
藍飛璃
殺人永遠要拖人下水,才是好方法~(?
2021-07-29 22:07:35
快樂肥宅
夜鳹是沈默悶騷型?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說,十三年沒見,好歹表現開心一點啊(還是那個擁抱就是XDDDD
2021-07-29 22:03:48
藍飛璃
身為作者,深感慚愧,完全忘了自己寫了什麼,還回頭惡補一下(掩面)
其實只是忍一時,風平浪靜,下一次,狂風暴雨。(?)
2021-07-29 22:19:00
快樂肥宅
正常的,你都寫完一陣子了XD
2021-07-29 22:57:12
藍飛璃
說的也是,就不往心裡去了。反正都要放了,就繼續讓系統慢慢出吧。感謝你們的觀看~
2021-07-29 23:06: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