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柯爾霍格帝國篇 第三章 增進 5

黑漆 | 2021-07-29 11:43:20 | 巴幣 10 | 人氣 70


5.
  參加完鬥技大會的隔日,我們與亞瑟和歌利亞與密絲媞約在通往城堡的大道中段廣場會合,說是要去觀光些好地方,自然是有預先設想是什麼樣的地方,不過鑒於對此處不熟,其實沒能有太多的想法。

  愛蘭站在我身旁左顧右盼的,看起來是在觀察著廣場的景色,廣場是一個十字路口,豎立著牢固的石頭建築與噴水池,周遭的建築大多都是商店,意外的是有專門販賣藝術品的商店。

  「其實對於有販賣藝術品的商店這點,挺意外的。」

  愛好戰爭的魔人族喜歡製作藝術品?想都想不透怎麼扯上關係的,如果說是刀劍與盔甲還能理解為什麼,唯獨藝術品感覺就是與他們扯不上半點關係。

  芙蘭兒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後回:「其實魔人族他們比多數人想的有文化涵養,國內也有許多典籍和藝術家,而且他們很喜歡歌頌英雄詩,好比關於不死皇帝就有許許多多的英雄詩集與相關衍伸的藝術品。」

  「這麼早就在這裡等了啊!」亞瑟快步的跑了過來並充滿精神的喊著,如果在修瑟里安王國有人用這音量打招呼應該會被一堆人注意,不過在這裡似乎顯得沒什麼特別的。

  愛蘭露出了一陣笑容後回:「畢竟很期待!所以就早點來等待了。」

  「我也挺期待的,感覺可以多認識這裡一些,說實話我還覺得自己對柯爾霍格帝國非常不熟悉,有很多不知道與不明白的事情。」

  能夠多知道一些事情是好事,再怎麼說都比什麼都不知道好上許多。

  亞瑟大笑了一陣,果斷的回:「我就是本地人啊!不過我不是最好的解釋人選。」

  「你是根本不會解釋吧?把自己說得太好聽了喔。」密絲媞從他身後走了出來,身子嬌小的她徹底被亞瑟蓋過了身影,同時間她說著嘲諷亞瑟的話語。

  「也許妳說的是對的,啊哈哈哈哈——」亞瑟絲毫不感到不悅,反而放聲大笑。

  「看來他一點都不在意被這般嘲諷。」正常人多少都會在意的,也許亞瑟是太過豪放所以不會在意這點小事情吧。

  愛蘭點了一下頭後說:「他確實不太在意一些小事情的,鍛鍊時有人叫他笨蛋會長他也不以為然。」

  芙蘭兒同意的回:「也因為這樣,柯爾霍格帝國的冒險者公會分部氣氛算是相當歡快的。」

  算是相當歡快的?反過來的意思就是公會分部也有氣氛不好的?

  「公會分部也有氣氛不好的?照字面意思去解讀的話就是相較之下有比較不好的吧?」

  芙蘭兒思索了一下後說:「確實有,據說現在的巴比菲王國(位於南方大陸上的人類大型國度,立於黃沙之中的沙漠之國。)支部有點混亂,公會長阿努比斯被國家收監,目前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

  亞瑟深吸了一口氣後認真的說:「我不覺得那群士兵可以壓制住那個阿努比斯,他可是我都認同的強敵,其中有些內幕吧,總會長方面調停似乎也沒有太大作用。」

  「他們國家內最近也是有些動盪,之後國家的狀態就有點變調,雖然這麼說不好,但我們也沒有餘裕去管其他國家,最近主戰派越鬧越大,你們自己看看那邊吧。」密絲媞面色嚴肅的說著並指著不遠處。

  不遠處的街道上貼滿了勘版以及拿著勘版大喊的人,現在我讀的懂那些文字,內容大概是:摧毀那些軟弱的人類與精靈!讓帝國成為西大陸上唯一的霸權!

  愛蘭稍稍皺了一下眉頭,語氣嚴肅的說:「就那麼想開戰嗎——我很不想家鄉陷入戰火。」

  密絲媞咧嘴冷笑,調侃的說:「主戰派的最大宗早就在上次革命被抓光了,當時領導革命的是戰鬼『托克』與一些當時參與戰爭的士兵,現在都被抓起來放在帝國最大的監獄『羅德恩』之中,他們就算在怎麼吵也無法真正的推動戰爭。」

  「但這麼說的話,為什麼沒有餘裕去管其他國家?」如果密絲媞所說是正確的,那麼應該不是很嚴重才是。

  此時歌利亞的聲音說:「就怕發生暴動啊,那就要軍隊鎮壓,如果延燒到羅德恩之中也發生暴動可就是一場大混亂的局面,運氣不好羅德恩的囚犯跑出來可能揭起第二次革命,當時會發生革命就是因為托克不滿皇帝殿下停戰。」

  回頭一看,歌利亞也抵達了,而他穿著普通的衣物卻配帶著鐵頭盔,似乎很不想讓人看見臉部。

  「那為什麼不直接處決了那些革命要犯?」很直接了當的作法,而且顛覆國家的罪應該很重,處死也不是怪事。

  「這就要從我們的文化開始說起了,一邊走一邊聽我解釋吧。」密絲媞說完後朝著遠處戰王殿的方向走去。

  愛蘭跟在我身旁好奇的問:「到底是什麼樣的文化可以讓人免死呀?」

  我自然也不知道,於是搖了搖頭,芙蘭兒在此時跟上並說:「說實話我也沒有到很懂魔人族的信仰文化。」

  「對魔人族來說,一生所追求的就是功名與榮譽,藉由戰爭可以得到許多功名與榮譽,例如殺死多少敵兵或是擊殺敵將或英雄之類的,當然也有像我這種主要負責指揮並贏得戰爭勝利的軍師,或者是對自己人發起挑戰,打倒很強的對手名望就會很高。」密絲媞走在最前頭認真解釋著。

  「為了追求名譽就要有無止盡的爭鬥,那麼追求名譽究竟是為了什麼?答案就在信仰之中,在魔人族的信仰之中,只要名譽足夠高昂且浩浩蕩蕩的過了一生就可以被徵招為『魔神』(戰王教信仰中的神祉。),嚴格來說戰王教的信仰主要是崇拜過去的英雄就是出於這個原因。」

  「魔神將會指引後世前進的道路並保佑他們光榮的奮戰並徵招新的魔神,所以戰王殿中的神像總是越來越多,我個人是不相信神的,所以我認為不是什麼天的決定,好比稱古爾拉蒂絲為魔神也是人民自己的選擇吧?」

  「嘛,先不談這部分,重點就在於為了成為魔神所以追求名譽,而名譽大了對魔人族來說等同於魔神候補,而遭受單方面的處決是對魔神候補最大的侮辱,加上他們在戰爭中的功勳讓許多主戰派的人民甚至中立派都不支持處死他們。」

  「雖然古爾拉蒂絲貴為皇帝是可以強制下令處死,可是那會揭起國內強大的不滿,結果之一就是她會被從魔神的行列中去除,結果之二就是國內會發生暴動,我想她擔憂的是結果之二,所以才遲遲沒有處死那些革命犯。」

  「簡單來說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才讓帝國國內目前處於一個烏煙瘴氣卻又難以變革的狀態,誰讓信仰本身就是這樣。」密絲媞說完後笑了一陣,笑聲聽起來略有嘲笑的意味。

  我大概懂她的意思了,處不處死跟信仰牽扯到了一起,而國內大多不支持處死,所以難以真的將托克送上死刑之路。

  密絲媞嘆了口氣後說:「其實我是有辦法的,不過我已經不是宰相了,而且那麼辦法要有比托克還強的人才行,例如亞瑟那個笨蛋。」她回頭撇了亞瑟一眼。

  亞瑟此時卻沒有開口笑,而是認真的回:「我還不想與過去的好友兵刃相向並殺死他。」

  「什麼意思?」愛蘭遲疑的看著亞瑟問道。

  密絲媞轉回頭後回:「就是讓古爾拉蒂絲以皇帝之名展開死鬥,由亞瑟或她本人上場親手殺了托克,如果是她本人上場大概能輕鬆殺了托克,但是她卻沒那麼執行,也許是以前的善良病又犯了吧。」

  「這大概就是帝國面對的現況了,主戰派延燒著,皇帝不斷在滅火想要防堵任何火苗。」歌利亞語氣沉重的說道。

  之前都沒有察覺,但這次聽了之後,我大致明白帝國內的狀態了,是說我大概也做不了什麼吧?

  只不過有一些疑點,之前爆發過革命被鎮壓,如今卻依然燃燒著,是在後面有什麼吹動著這股火焰嗎?當我這麼想時提在鳥籠中的海爾看著一旁的街道,當我跟著看過去時,是非常多的人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