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44回:神聖試煉

玉龍文 | 2021-07-29 06:22:13 | 巴幣 26 | 人氣 68


神魔語錄
神說:「記取教訓」;魔說:「人類的字典裡沒有教訓這兩個字」。
就在神門眾人因雪曼的驚呼聲而關注子傑時,一道身影快速地閃過,直到這個身影出現在昊天和語涵的面前時,大家才明瞭這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神門上上下下既畏懼又害怕的大魔頭—紅蓮本人。

昊天和語涵一是關心子傑、二是惡戰方歇,以致於查覺到紅蓮來犯時,紅蓮充滿聖光氣的雙拳已經招呼到兩人的身上,昊天和語涵雖然即時運氣抵抗,但仍慢一步,魔門絕學聖光氣隨著紅蓮的拳勁入侵體內,使得昊天和語涵兩人喉頭一甜,鮮血立刻從口中噴出。

隨後兩人如同斷線的風箏般重摔在地,昊天和語涵雖然勉強站起,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兩人已是身受重傷,恐難再戰,更別說要援救童子傑了。

「不錯,孫臏賽馬,這招不錯。守道,我承認我真得看錯凡人了,不過雖然過程多了些許干擾,不過結果還是不變,神門從今天起將成為歷史名詞。」

「我們還有北斗陣。」神門子弟齊聲呼喊。
紅蓮露出一個可笑的表情,完全不理會神門子弟的精神喊話,同時也毫不防備的轉過身,朝著南宮和子傑走去。

「守道,你不會天真地以為殺了金世仁,我就不知道北斗陣的秘密?」
守道這時才明白,紅蓮根本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若是自己沒有受傷或許還可以與紅蓮一戰,至少還可以擋下紅蓮那致命的一拳,好保住昊天和語涵,只是眼前的一切說明,一切都太遲了。

「紅蓮,放過他們,他們只是凡人!」守道對著紅蓮的背影呼喊,只是紅蓮依然沒有回應守道。
「臨危不亂,先有聲東擊西;後有孫臏賽馬,不錯。你叫童子傑吧,加入我們聖門吧,財富、權力……」,紅蓮頗為訝異財富和權力竟然無法讓子傑心動,順著子傑的視角看去,紅蓮莞爾一笑。
「女人?愛情?美麗又脆弱的羈絆。放心,只要你加入我們,我保證你能得到她!」
「掌教?」

紅蓮伸手制止南宮的發言,靜待子傑的回應。紅蓮對於子傑的讚賞,讓南宮的內心升起一股莫名的醋意,但是礙於紅蓮的權勢,無法違抗的南宮只能惡狠狠地瞪著腳下的童子傑。

「容我提醒你,惑心石帶給你的一切都是假的,所以加入我們吧,我能讓一切都成真!」
紅蓮語畢,守道、昊天、語涵、雪曼及所有的神門子弟全都靜待子傑的回應,現在的神門都是殘兵敗將,若子傑在這個時候倒戈,那無疑是給予神門最後的一擊,神門將真如紅蓮所言,成為歷史的名詞。

「雪曼,有句話其實我一直想告訴妳,但又一直不敢告訴妳。從小我就喜歡妳,所以當我知道惑心石能實現我的願望時,我就自私地希望惑心石能讓我得到妳。只是我真得很抱歉,因為我私慾害妳捲入這場風暴,最後對不起,我要食言了,幫我對魅豔和小蛛說聲抱歉,因為我無法遵守對她們的承諾了。」

聽到子傑的最後一句,雪曼驚訝地摀住嘴,因為雪曼知道子傑最後一句話所代表的意思,果然接著就傳來子傑的聲音,只是這次子傑是對著紅蓮說:「正因為惑心石所給我的一切都是假的,所以我也能確定,妳給我的也會是假的,我愛的是活生生有自由意識的雪曼,至於行屍走肉、被妳們控制的雪曼,那就算了,所以妳的好意容我拒絕。」

最後一句子傑刻意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出,以顯示自己的決心。聽到子傑的決定後,南宮笑了起來並轉頭望向紅蓮,靜待紅蓮的裁示。

「那就太可惜了,難得你是一個人才,不過正因為你是一個人才,所以不能為我所用,那我只好毀了你。殺了他!」

「紅蓮!」守道再次對著紅蓮吶喊,仍希望紅蓮手下留情。
得到紅蓮的指示後,南宮高舉權杖,對準子傑的喉嚨,並且對著子傑說:「不送了。」
「不」,雪曼大喊一聲,同時連射三箭,希望營救子傑。可惜,紅蓮大手一揮,一道深紅氣牆瞬間出現,硬是將雪曼射來的三箭擋下。

至此,眾人只能眼爭爭地看著南宮的權杖一步步地接近子傑的喉嚨,然而就在子傑命懸一線時,一旁的太虛劍突然散發出一股耀眼奪目的金色光茫,更神奇地將南宮和紅蓮逼退,並將子傑完全包覆為止。

光茫內的世界,光茫之外無人能知,就連守道和紅蓮這兩個門派之長也是一頭霧水,相較於紅蓮和南宮的驚疑,雪曼和守道等人則是稍微放心,至少童子傑躲過了南宮的致命一擊,只是後續如何?誰也說不準。   

不只眾人不知發生了何事,身處於光茫中心的童子傑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前一刻的自己是準備慷慨赴義,怎知下一刻的自己就出現在這一個全白的世界,無邊無際、無聲無息,彷彿天地間只剩下童子傑他自己一人似的。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才有腳步聲傳來,子傑才注意到有一個人影漸漸走來,人影靠近後,子傑赫然發現來者是一身休閒風,加上一副墨鏡,而且原本銀白的髮絲也變成黑色的徐福。

「啊,是老人家您!那就代表我掛了,對吧?」
「不,你還沒死,乾坤劍的劍氣保護了你!」
「乾坤劍?不會吧?為什麼?」子傑略感訝異地表示。
「不瞞您說,我也是剛剛才想通這一切,所以才來晚了。」

「我記得要得到乾坤劍的前題是要通過神魔試煉?我通過了?」子傑還是覺得莫名其妙。
「嚴格來說是神聖試煉。是的,恭禧你,你通過了神聖試煉。東港海堤,你們義釋巴蛇的舉動讓你們通過了聖族的試煉。」

「不會吧?魔族……聖族不都是……」
「不都是自私自利、率性而為之輩嗎?所以通過條件應該是殺了巴蛇才對吧?你是不是想說這些?」看著子傑點頭如搗蒜,徐福繼續解說:「自私自利、率性而為確實是聖族的特徵,但聰明多智也是聖族的長處,我想應該是聖族算準了我們神門子弟囿於刻板印象,所以來個反其道而行,設定成不殺才是唯一的解答。難怪自從滿清王朝瓦解後,我們一直找不到乾坤劍,原來是聖族耍了這個花招。」

「好吧!就算如此吧,那神族的試煉呢?又是什麼?」
「神族的試煉到是很簡單,就是拒絕誘惑的能力,尤其是在生死交關之時,畢竟乾坤劍的力量太過強大,如果落入意志不堅者手裡,那只會帶給人間災難。」

子傑拿起隨身的太虛劍一看,似乎也沒有什麼變化,於是半信半疑地問起徐福:「那現在呢?」
「看你嘍,是要跟我回蓬萊仙島呢?還是回去人間?」
童子傑露出一個微笑:「還用說嗎?」
徐福聞言也是微笑不語,接著轉身離開。

「徐福。」
徐福停了一下,並沒有轉過身來,但仍是側著身子,用著眼角餘光關注著童子傑,靜待童子傑的下一句。
「你這身打扮很帥。」

徐福一聽,笑了起來,接著輕揮手,繼續前行。隨著徐福的身軀愈來愈透明,金色光茫也重新凝聚在太虛劍的身上,子傑也重新回到了神門的廣場上,只是這次不是被南宮踩在腳底下,而是拿著閃著金色光茫的太虛劍,昂然地站立在紅蓮和南宮的面前。

「子傑小心!」雪曼警告子傑。
就在子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時,南宮一臉氣沖沖地衝向童子傑,得到雪曼的提醒後,子傑連忙舉劍相抗,接下南宮充滿怒氣和威力的一擊。

就在劍杖相交的剎那,一個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同時伴隨著奪目的光茫,接著竟然是南宮聖被震飛,而童子傑卻仍好端端的站在原地。逢此驟變,南宮和紅蓮都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原來乾坤劍的威力那麼大!」子傑興奮地表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