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十八回《我一定會成為像師父一樣的人》2021/07/28

龍上哲哉 | 2021-07-29 02:27:06 | 巴幣 14 | 人氣 85


    聯盟交易過後,赤冥寨中的大部分人都被分配出去,執行計畫,沒事做的阿然趁著這段時間天天練功,搭配夢境修練模式,決心突破二品。
    阿然無聊的躺在房間床上,翻看著風月採花錄打發時間,「中午春前輩走了之後,就好無聊,我又睡不著沒辦法進夢境模式,真慘!」阿然翻看著小說道。
    此時門外傳來齊那葶菀的聲音,「咚!咚咚!阿然你醒了沒?」
    「醒了!進來吧!」阿然略帶慵懶的道。
    齊那葶菀推門而入,一身魔族傳統服飾,黑色短裙左邊裙襬較長可以遮住小腿,短袖上衣帶有魔族的圖騰,黑色頭髮中透著藍色,還有兩個小角,長髮過肩綁了個馬尾,穠纖合度的身材,加上大長腿,標準的模特等級。
    「啥事?我很忙,有屁快放……」阿然看著書不屑道。
    「幹嘛?生氣啊?」齊那葶菀坐到阿然一旁道。
    「女扮男裝誘拐未成年少男,又找然把我打一頓,現在限制我的自由,你告訴我怎麼不生氣?」阿然喝道。
    「我這不就是好奇,所以才這樣!你身上有我們魔族的氣息,而且我對你還蠻有興趣的,就抓回來研究研究。」齊那葶菀有些羞怯的道。
    「握草!感興趣就抓回來研究研究!他不就滿大街抓不完?」阿然放下書喝道。
    「我知道你氣,我就是想確認一下,你是怎麼樣的人,怕我自己看走眼……」齊那葶菀雙頰微紅道。
    「所以勒?像我這種真男人,為朋友、兄弟兩肋插刀,你這麼坑我!」阿然激動的比手畫腳道。
    「還了你先別氣了,我來是給你賠罪的,你先冷靜冷靜聽我說!」齊那葶菀拍了拍阿然肩膀道。
    阿然突然跳下床喊道:「你幹嘛!你手上是不是有什麼暗器、毒之類的,又想害我!我不會再中招了!從現在起你要離我五個人身,以防我的生命安全。」
    「你有病啊!這寨子我說的算,要你死你早死了,白癡。」齊那葶菀不耐煩道。
    「我告訴你啊!我師父他們隨叫隨到的,你們也見識過了,自己小心一點。」阿然雙手叉腰囂張道。
    「我說你那些師父、叔叔阿姨的各個都是頂天的強,你怎麼就這麼弱?」齊那葶菀笑道。
    阿然拍桌喊道:「要不是我他們,從小都不教我,直到前陣子才開始修練,我目前真正開始修練也才不到兩個禮拜!」
    「我還以為你是個廢材,沒什麼修練天賦,沒想到還挺有天賦的……」齊那葶菀調侃道。
    「我說大小姐,你找我到底什麼事?我很忙的!」阿然不耐煩道。
    「不生氣啦?那你聽我說,我爹要見你,順便跟你討論之後的事情。」齊那葶菀道。
    「啥?你爹要見我?魔尊要見我?還要跟我討論後事?」阿然面有難色道。
    「對啦!快點走了,我爹還在等呢!等一下你不要亂說話知道不。」齊那葶菀拖著阿然邊走邊道。
    阿然被拖著走一臉苦惱道:「怎麼每個人都覺得我會亂說話,我就從來沒說錯過話……」
    阿然被拖著一路來到,山寨大廳門口,齊那滅早已經等候多時。
    「小姐,然兄弟,陛下已經等兩人許久了,趕緊進去吧!」齊那滅莊嚴道。
    齊那葶菀拖著阿然快步進入:「好的!快走,爹爹等很久了。」
    阿然不情願的道:「喔~」
    兩人來到王座前,魔尊齊那厲右手撐著頭,銳利的眼神看的阿然有些害怕。
    「你們來了,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們來嗎?」齊那厲冷冷道。
    「爹~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阿然,他可有趣了!」齊那葶菀笑道。
    「魔尊好,晚輩姓青名遠然,末寒村人。」阿然拱手道。
    「小菀這個!爹說正事,晚點我們再聊其他的,好嗎?」齊那厲無奈道。
    「我說的也是正事啊!女兒的終生大事!」齊那葶菀挽著阿然的手道。
    齊那厲突然激動右手捶在王座上,「什麼?就這小子?」
    「魔尊大人,絕對沒有這種事,我跟她清清白白,是被綁回來的。」阿然單膝下跪喊道。
    「我想也是!小菀人家對你沒意思,就別纏著人家了。」齊那厲勸說著葶菀。
    「爹~我會讓他愛上我的!他遲早是我的人。」齊那葶菀自信比著自己道。
    阿然:「神經!」
    齊那厲:「神經!」
    「好了!說正事!如今家族的計畫已經開始,阿然小兄弟,一個禮拜後就要前往天建閣,此次除了你自己的任務外,要請你送封信給天建閣主-白山。」齊那厲嚴肅道。
    「我沒問題!師父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魔尊的事就是我的事,送信小事情。」阿然拍了拍胸道。
    「很好!這次的任務我會讓小菀跟著你一起去,順便讓他出去見見世面,還要請你多多照顧。」齊那厲道。
    「爹~這小子修為比我還低,我保護他還差不多……」齊那葶菀喝道。
    「他怎麼說也是青箕劫尊的徒弟,那可是連你爹見到都要喊一聲前輩的高人,聽話!」齊那厲溫柔的勸說著。
    「聽到沒,小姑娘,以後跟著我聽話,不然有你骨頭吃!」阿然摩拳擦掌道。
    「哼!」齊那葶菀負氣離開大廳。
    「阿然小兄弟,你現在修為怎麼樣?」齊那厲輕聲問道。
    「一品靈竅,就這樣。」阿然道。
    「啥?你真的假的,他派你一個一品修士來辦這個任務?」齊那厲驚訝道。
    「是啊!我師父就我一個徒弟,他沒得選。」阿然雙手攤道。
    「這趟任務很危險的,我閨女年紀跟你差不多,他都要三品了,你還在一品……」齊那厲無奈道。
    「沒辦法,我師父不教!所以就這樣,我也才剛入道兩個禮拜,我盡力了。」阿然無奈道。
    「小菀,從小被我們寵著,路上你要吃些苦頭,幫我照顧好女兒,現在的赤冥寨隨時都有可能被墮天發現,離開對小菀比較好。」齊那厲道。
    「魔尊大人您放心吧!我們七宿廟,只要接了任務就一定會完成,就算我失敗了,我師父他們也會完成,小菀就交給我吧!」阿然道。
    「小兄弟,你可知道你父母是誰?我聽說你是個人、魔混血。」齊那厲摸了摸下巴道。
    「我也不知道,我沒見過他們,師父也沒跟我提過,我只知道等我十六歲那時候我家裡人會來接我,或是我自己回去。」阿然撓了撓頭道。
    「回去哪?」齊那厲道。
    「朱玄南宮,我父母好像就在那邊……」阿然道。
    「這樣,我還是不知道是誰,不過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到了天建閣,你不妨問問,那裡能知道這世界上一切的答案,只是代價都不一樣,去試試看吧。」齊那厲走下王座,拍了拍阿然的肩膀道。
    「謝謝,魔尊大人,我會去試試看的。」阿然拱手道。
    「沒事了,你下去吧!對了!你也算是魔族的人,以後叫我叔叔就好。」齊那厲揮手道。
    「厲叔叔,知道了,我先下去了。」阿然恭敬道。
    阿然走出門外,齊那滅全程都沒有離開過,一直待在門口等待阿然出來。
    「然兄弟,情況還好嗎?我看小姐好像不是很高興。」齊那滅道。
    「那丫頭自己找自己麻煩,自己生氣出去了,厲叔叔也只說讓我照顧好葶菀,還有任務是什麼。」阿然無奈道。
    「也好,小姐從小就沒了母親,魔尊又長年在外征戰,陪在他身邊的也只有身邊的下屬,因為一直躲避墮天到處搬遷,所以沒什麼朋友,常常都是孤單的一個人,自從你出現後,小姐的笑容也變多了,我們也感到欣慰。」齊那滅道。
    「那丫頭跟我差不多,我從小也沒什麼朋友,一直跟在師父、叔叔阿姨身邊,然後就是做廟公,最好的朋友也是頭熊。」阿然笑道。
    「然兄弟,小姐就拜託你了,也只能拜託你了……」齊那滅握著阿然的手誠懇道。
    「滅大哥,就不用這樣了,厲叔叔拜託我的事情,我一定會好好辦的,盡自己所能。」阿然委婉道。
    「甚好!甚好!這幾天你就加緊練功準備吧!不打擾你休息了。」齊那滅道。
    「我會的!我一定會成為像師父一樣的人,不能丟了他的臉。」阿然堅定道。
    墮天威脅漸漸逼近,齊那家聯盟計畫已經正式開始,大戰隨時可能一觸即發,阿然意識到自己,現在需要的是即戰力,他迫不急待成為最強,他知道自己沒有太多時間了,只要開戰,就沒有人能保護自己,他必須變得更強。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