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八十二章 後悔及道歉。

Mouse | 2021-07-28 22:17:55 | 巴幣 12 | 人氣 96


  片刻過去,寇斯摩推著餐車走了過來,左右兩側跟著一男一女,男的是剛才見過的亞當,女的則從未見過面,卻讓蒙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她那頭金髮還有如寶石般的紅瞳,好像在哪看過……

  「讓各位久等了,馬上為各位上菜。」寇斯摩看向亞當,淺笑道:「把菜放到桌上。」

  「是。」

  亞當拿起餐點逐一放到桌上。

  寇斯摩則走向兩人,向眾人介紹:「各位,這位是我的王弟,蒙特。」,介紹完蒙特,接著指向瑞德說:「這位是我的乾兒子,瑞德。」

  聽到寇斯摩這樣說,眾人紛紛驚訝地看著瑞德,沒想到寇斯摩有認這麼一個乾兒子。

  斯諾冷哼一聲,不屑地說:「寇斯摩,你還真厲害,居然有個這麼大的乾兒子。」,接著看向前方的女子說:「緹娜,妳知道這事嗎?」

  緹娜輕點著頭,淺淺一笑道:「請斯諾親王不用擔心,寇斯摩有跟我說過這件事。」

  斯諾以為有好戲可看,結果卻是和平收場,又冷哼一聲,撇頭看向一旁。

  寇斯摩乾笑幾聲,走向銀髮人士並向兩人介紹:「蒙特,瑞德,這位是烏咪王國的第三王子,宇士。」

  「他是男的?」蒙特驚訝地看著宇士,「我還以為他是女的!沒想到世上還有比瑞德更美的男人。」

  寇斯摩用力咳了一聲,尷尬笑道:「宇士,蒙特不是有意的,你別放在心上。」

  宇士輕勾起唇角,瞇眼笑道:「沒關係,我不會介意。」,接著起身向蒙特行拱手禮。

  「蒙特王子,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您確實如傳聞所言,是位心直口快的人。」

  「我是不知道你聽到什麼,反正我就是這樣,如有得罪之處,還望你海涵。」

  蒙特同樣以拱手禮回敬。

  「好的。」宇士輕抹一笑,接著看向瑞德,淺笑道:「瑞德先生,您好。」

  瑞德原以為宇士只和蒙特打招呼,沒想到連他也會,連忙雙手相疊向他行拱手禮。

  「您好,宇士王子。」

  宇士仔細端詳瑞德的容貌,不一會兒便開口:「您的容貌確實出色,那人若見到這般花容月貌,必定寵愛至極。」,接著看向寇斯摩,淺笑道:「寇斯摩,如果里拉沒辦法來,不如請他假扮嬪妃,安排在宇都身邊,更能為我們帶來有利情報。」

  「不行!」  「不准!」

  寇斯摩和蒙特同時出聲反對。

  「瑞德是我的,憑什麼給那個叫宇都的傢伙!」

  蒙特擋在瑞德面前,雙眼狠瞪著宇士。

  「你長得比瑞德還美,幹嘛不自己去色誘他!」

  「蒙特,冷靜點,別這麼激動,宇士王子只是提議而已。」

  瑞德拍著蒙特的肩膀,柔聲安撫他。

  「管他提議什麼,反正不准把歪腦筋動到你身上!你是我的,誰都不能把你搶走!」

  斯諾聽到蒙特的言論,捧腹大笑,像是找到新奇事物般,看著他們咧嘴笑道:「這可好玩了,原來傳言是真的!寇斯摩,蒙特比你有趣好幾百倍,他為了那位美男逃婚棄國,現在不是還被通……」

  「閉嘴!」

  寇斯摩一聲怒吼,氣氛瞬間降到冰點,空氣彷彿凝結成冰,無聲無息。

  「寇斯摩,菜都要涼了,等用完餐再做介紹吧。」

  緹娜優柔的嗓音,如暖陽般替這低迷的氛圍注入暖流,化解這尷尬的氣氛。

  接著,走到寇斯摩身旁,見他面如惡鬼,紅著眼直瞪著斯諾,便輕拍他的背,溫柔地說:「好了。別氣了,先來用餐。」,旋即看向兩人微笑道:「你們好,我是緹娜,歡迎你們來此。」

  「您好。」  「妳好。」

  兩人皆向緹娜點頭致意。

  「寇斯摩。」緹娜再次柔聲呼喊。

  寇斯摩點了點頭,淡淡地說:「好。」,再看向兩人微笑道:「先去用餐,待會再介紹你們認識。」

  「好。」兩人異口同聲回答。

  之後,隨寇斯摩去前方夾取菜餚,回到坐位享用。


  用完餐後,寇斯摩帶兩人繼續認識盟友。

  「這位是雷伊,他是蒼大帶來的幫手。」寇斯摩介紹雷伊的同時,順便介紹黑髮人士,「這位是蒼大,他來自沙奇王國,目前在史亞瓦瑟經營藝品店。」

  「雷伊不用介紹了,我們都認識他。」

  蒙特瞥了雷伊一眼,便看向蒼大,容貌雖普通,但近看那雙幽深的黑瞳還蠻漂亮的。

  「你叫蒼大喔,好奇特的名字。」

  蒼大輕抹微笑,手斜放在胸前,躬身向蒙特行禮。

  「再來就是緹娜了。她應該在廚房,我帶你們去找她。」寇斯摩輕笑道。

  「不用,我知道她是誰。」蒙特打了個呵欠,語帶慵懶道:「她是你說得那位愛哭的未婚妻吧。」,說完便又再打了個呵欠,垂著眼簾說:「我想睡覺了。我們的房間在哪裡?」

  「在三樓,我帶你們去。」

  語畢,寇斯摩便帶兩人上樓。

  木梯每踏上一階便會吱吱作響,中間還有約兩公分的空隙,蒙特走在上面,越走越是心驚膽戰,緊挽著瑞德不敢離開。

  走到二樓,蒙特看兩旁全是房間,便好奇問:「二樓都有人住嗎?」

  「沒有,二樓是一般旅人住的房間,不適合你們入住。」

  寇斯摩邊說邊踏上木梯走上三樓,兩人也跟隨在後。

  到了三樓,蒙特看兩旁的門上的雕飾精美,確實不像二樓的儉樸,用材上也感覺得出差異。不論是木材的光澤,還是味道都不一樣。

  「這裡是專門給望族或是高官入住,有錢的商人也會選擇住在這裡。」寇斯摩邊走邊向兩人介紹:「左邊第一間是斯諾的房間,右邊則是蒼大的房間。」,又往前走一點,繼續說:「右邊是雷伊的房間,左邊則是宇士的房間。」,走到底端指著左右兩側說:「瑞德住右邊,蒙特則住左邊。你們想洗澡就來找我拿大木桶,我會備好溫水讓你們使用。」

  「我不要,我要跟瑞德住一間!」

  寇斯摩看蒙特緊黏著瑞德,不禁搖頭嘆氣。

  「蒙特,就算我再怎麼疼愛你,我也不可能讓你們住同一間。你白天愛怎麼黏他,我可以裝沒看見,但晚上請你們分房睡!」

  「你憑什麼管我們!只不過比我大幾歲,就可以管教我嗎?」

  瑞德見蒙特失控飆罵,趕緊貼近他的耳邊私語個幾句,蒙特聽著聽著漸漸揚起笑臉,頻頻點頭應允。

  「我累了,我先進去休息了。」

  蒙特笑容滿面往左邊走去,拉開木門走進房間。

  才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居然能讓蒙特從大罵不分房,到自願走進房間。不禁讓寇斯摩深感疑惑,瑞德究竟跟蒙特說了什麼,讓他在短時間內由怒轉樂,還自願走回房間。

  「瑞德,你跟他說了什麼?」寇斯摩遲疑問。

  「沒什麼。寇斯摩殿下,我先進房休息了,您也早點休息。」

  瑞德向寇斯摩躬身行禮,便拉開木門走進房間。

  「真是太詭異了!之前哄蒙特都要哄上一個小時,他才會乖乖聽話,但瑞德不到五分鐘就讓蒙特息怒了,到底用了什麼方法?改天要來問他看看了!」寇斯摩喃喃幾句後,便往前方走去,下樓處理其他事。

  蒙特慢慢拉開木門,探頭往外張望,確定寇斯摩下樓了,欣喜地跑到瑞德的房間,直接拉開木門入內。

  一進門,正好撞見瑞德光著身體站在床旁,手上還拿著睡袍。雖然瑞德一看到他來,立刻把睡袍穿上,但那具迷人的酮體,卻深刻地印在蒙特的眼中。

  「蒙特,你進來怎麼不敲門啊!」

  「我下次會敲……現在先別說那些。」

  蒙特快步走向瑞德,猛然把他撲倒在床,輕撫他的臉,溫柔地笑道:「現在他不在了,我們可以來玩了。」

  瑞德見蒙特整個人壓在他身上,稍微使力是能把他推開,但這樣做反而會壞了他的興致。反正先讓他摸個幾下,之後再反攻回來就行,便點頭答應:「好,來玩吧。」

  蒙特大力點頭,燦爛地笑著,俯身親吻瑞德的頸部,正要往下親吻時,門上傳來急促地拍打聲,緊接而來是渾厚地高喊聲。

  「蒙特,出來!我知道你在裡面,快點出來!」

  蒙特不理會寇斯摩的呼喊,繼續吻著瑞德,但寇斯摩仍不斷的拍打著門,大聲吶喊。

  「蒙特,快出來,我有急事要跟你說!蒙特!」

  「蒙特,寇斯摩殿下好像有急事找你,你還是出去找他吧。」

  「不要理他!我們繼續做我們的事。」

  「可是他進來怎麼辦?」

  「放心!我拉上門栓了,他進不來。」

  瑞德輕點著頭,蒙特便繼續往下吻。

  過程中,寇斯摩仍不停拍門吶喊,蒙特聽著噪音深感煩躁,無法專心和瑞德纏綿,頻頻弄痛瑞德。就算他喊停也不理會,導致瑞德心生不滿,把他推下床鋪,趕他出門。

  「出去!既然你沒把心思放在這裡,就回你自己的房間!」

  「瑞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為寇斯摩一直鬧,害我整個心情變得很糟,所以才會沒注意到你的狀況。你不要生氣啦!」

  瑞德不聽蒙特解釋,拉起床簾,不予理會。

  「好啦……我出去就是了。」

  蒙特起身走到門口,聽見寇斯摩仍在拍門,氣得拉開木門,大吼:「都是你害的啦!要不是你一直鬧,瑞德也不會叫我離開!」

  「你和瑞德吵架了?」

  一提到瑞德的名字,讓蒙特更加氣憤。

  「還不都你害的!一直亂,害瑞德氣得不跟我好了!」

  「所以你們剛才是在做什麼?」

  「關你屁事,你到底想幹嘛啦!」

  「蒙特,不要生氣了。不然我明天幫你向瑞德解釋,讓他跟你和好。」

  「不需要!你不要再來管我們的事,我就很感激你了!」

  蒙特推開寇斯摩,走回他的房間。

  寇斯摩也跟上前走進房間。

  蒙特看他跟進來,更顯不悅道:「你到底想幹嘛,一直纏著我!」

  「抱歉,打擾你休息。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來彌補我們這幾年的親情嗎?」

  「不願意!」

  「不然今晚我們一起睡,順便聊聊這幾年的事。」

  「不要!」蒙特走到床旁,直接平躺在床,擺了擺手說:「我要睡覺了。沒事快離開,不要吵我睡覺。」

  寇斯摩走到床邊,直接躺在蒙特身旁。

  蒙特看到他睡在旁邊,眉頭皺得更緊,長嘆一聲,說:「你到底想幹嘛,不要一直纏著我!都說了,我不想跟你彌補親情,你還賴在這邊幹嘛。」

  寇斯摩轉身面向蒙特,語帶溫柔道:「你不想,但我想。拜託讓我彌補你,好嗎? 蒙特,對不起,這些年讓你獨自承受父王的壓力。你一定過得不開心,如果我有陪在你身邊就好了。」

  「你現在說這些有何意義,我現在不需要你了。你可以不要再管我了嗎?」話一說完,蒙特便轉身背對寇斯摩,闔眼睡著。

  寇斯摩輕拍蒙特的肩膀,輕聲地說:「蒙,晚安。」


  隔天,清晨。

  寇斯摩走出蒙特的房間,瑞德正巧也走出房間。

  「寇斯摩殿下,早安。」

  「早安。房間睡得還習慣嗎?」

  「還不錯。」瑞德輕笑道。

  寇斯摩點了點頭,接著問:「你昨天和蒙特吵架了?」

  瑞德沉默片刻,面帶微笑說:「沒有,我們沒有吵架。」

  寇斯摩見瑞德無異狀,輕笑道:「沒有就好,下來用餐吧。」

  「好的。」瑞德點頭應允,便跟著寇斯摩一起下樓。

  許久,蒙特一頭亂髮,睡眼惺忪地走下樓,瑞德用完餐正好要上樓,兩人就算在樓梯交會也無任何交集。

  用完餐,蒙特才想到要向瑞德道歉,連忙上樓來到瑞德的房間外,腦中不停演練該怎麼向他致歉,但不管演練幾百種模式,仍無法鼓起勇氣敲門。

  這樣講可以嗎?瑞德,對不起,我不該不顧你的感受,真的很抱歉!還是……瑞德,都是我的錯,你要怎麼罰我都可以,只要你願意原諒我就好!這樣好像不行……該怎麼說才好?

  「啊──不管了!就直接說吧。」

  蒙特鼓起勇氣大力敲打木門,每敲一下心臟便隨敲打聲跳動一下,敲打聲就如心跳聲般撲通撲通作響。

  沒多久,瑞德便來應門,蒙特一見到瑞德,立刻向他低頭致歉。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應該要注意你的狀況才對,請你原諒我!」

  瑞德見蒙特一來便低頭,不由得輕笑幾聲。

  「你知道錯了?」

  蒙特猛點頭應允。

  「只是這樣低頭道歉,我沒辦法感受到你的誠意。再做點什麼,我才能感受到你是真心誠意來向我致歉。」

  「要怎麼做你才能感受到我的誠意?」

  瑞德輕點一下蒙特的鼻頭,面帶微笑說:「這當然要你自己想,怎麼反而來問我?想到再來找我吧!」,說完便關上房門。

  蒙特左思右想,突然想到一個方法,或許能讓瑞德感受到他的誠意,急忙下樓衝出旅館,看附近有沒有花田或是可用的東西。

  走了許久,看到前方有片占地廣闊的花田,走近一看,花田有著五顏六色的花朵,每一朵花上都有六個小花,長長的一朵,就像倒掛的風鈴一樣。蒙特隨手摘取一朵,帶回旅館查閱書籍,看是什麼品種的花。

  回到旅館後,緹娜看到蒙特手上拿著一朵花,面帶微笑說:「你去風信子花田玩呀。」

  蒙特看著手中的花,淺笑道:「原來這朵花是風信子。」

  「是的。而你手上的紫色風信子,其花語為:『後悔及道歉』。此種顏色的風信子還有另一種涵義『得到我的愛,你一定會幸福快樂。』,如果你想跟人道歉,可以將這朵花送給對方。一方面向對方道歉,另一方面可以表達你對對方的愛。」

  蒙特聽完緹娜的解釋,看著這朵花更是欣喜不已,正好可以用風信子來向瑞德道歉。

  「緹娜小姐,我看到那裡還有不同顏色的風信子,能告訴我所有風信子的花語嗎?」

  只要知道全部的花語,就可以將花田內的風信子集結起來,全部送給瑞德了!

  緹娜想了一下,便從櫃子拿出一本書交給蒙特。

  「這本書你拿去看,裡面記載眾多品種的花卉,還有它的由來及花語。」

  蒙特接過書本,向緹娜點頭道謝後,便上樓回房詳閱,找尋適合的花語。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7-30 12:18:41
Mouse
謝謝[e12]
2021-07-30 13:58: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