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7理由(上)

藍飛璃 | 2021-07-28 19:30:02 | 巴幣 10 | 人氣 103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什麼意思?」
他的回答,令我是困惑不已,到底利斯登是發現了什麼?為何不是用魔法書信,而是直接派人過來,更離譜的是,還是派同為三賢者之一的凱伊洛過來。
「收到了瓦倫娜皇帝的來信,說他想確認三賢者的紫晶賢者是否仍在塔內,因為他看見了妳。」
「瓦倫娜的皇帝?」誰啊?我雖遇到過不少貴族,可是我從沒見過皇帝啊……
「不過,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真正的問題在於,信中提到瓦倫娜目前遭遇的問題和古代七英雄有關,由於事件和他們相關聯,加上近年發生的諸多怪事,使瓦皇帝開始著手調查,而他又恰巧與妳相遇,因此他才會寫信到利斯登求證,倘若賢者真的出塔了,他希望能借助賢者之力來完成這件事情。」
遇見我?能知道賢者長得是圓是扁的人根本屈指可數,我又不認識他,怎知道我是不是?竟然還寫信去求證,真是見鬼了。
「是在說七英雄回來的事情?」看著他,我冷哼了聲:「是要把七英雄滅掉?如果是,恕我不奉陪,因為那是他們自己搞出來的,跟我可沒關係。」
「我也猜想妳會這麼說,畢竟利斯登從來就不介入這世界的大小事,雖然我們也擁有那樣的技術。」
聽出他的意有所指,我無奈的翻了白眼,轉看向別處,無奈說:「嚴格來說,利斯登不過是效仿他們而已,就差沒跟他們一樣被同行給送到異次元。」
想著那種靈魂轉移的魔法技術,利斯登是耗費長達百年的時間才研究出一些皮毛,當然,這只有高層知道而已。
而且那種東西可以延續壽命,靈魂不死,整體來說,是真的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在我看來,人類追求不死什麼的,簡直是對生命的一種侮辱。
「其實,瓦倫娜的皇帝就是那樣的存在。」他突地對我坦言。
這樣的消息讓我瞪大眼,看向他:「你在跟我開玩笑?」
「我像嗎?」他故意佯裝可愛的歪了頭,笑看著我,從他臉上得到了確認,我忍不住咒罵出聲。
「啊──!該死的!」想到瓦倫娜的皇帝,竟然也是那些曾統領一時瘋子們的其中一個,就讓我覺得噁心。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過去他們所做的事,總還是有人不一樣,且清楚他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事,自然會有人想留下來替這世界做點什麼,就和我們一樣。」
「我不管他們過去做了什麼,反正是已成定局,我是絕對不會去幫忙的,是說,那傢伙的請託你們有拒絕嗎?」想到他剛才說的,瓦倫娜皇帝的提議,打死我都不會去協助他這件事。
「當然是拒絕了,不過他似乎不放棄,於前幾天的一場意外,好像又讓他再次燃起了希望,因為──」他刻意拉長了音,對我溫柔的微笑,「他經過旁人的轉述,確定了妳的身分,所以有意要來進行勸說。」
「別開玩笑了!」瞪向他,我哼了聲,冷漠回:「我是不可能插手幫忙的,那是他們自己以前做的事情,為何要我去淌渾水,當我太閒?何況同為賢者,你也已經出塔了,不可能只找我一個。」
「妳說的沒錯,我確實也受到了邀約,當然,我也和妳一樣都拒絕了他,只是他真的很有毅力,而且某個人也提出了邀請,加上好像還與人有什麼約定在,所以盛情難卻,我只好點頭了。」
「你什麼意思?」聽著他的隱晦,我瞪著他,與他含笑的眼對視,緩慢的,我才遲鈍意識到,驚愕坐起身:「該死的!難道是他!痛!嘶──」
移動拉扯了肌肉,被毒性侵蝕的腿傳來撕裂般的痛楚,咬牙忍著疼痛,含怒的開口:「難不成那傢伙也要去?他不是只想要回他的王權嗎?」
「當然,他的目標是不會變的,可是在知道王國之所以被叛變,且發生這一連串的事件,全和七英雄有關時,身為王國繼承人的他是不可能放著這件事情不管的,何況他還有個年幼的弟弟要照顧,自然不可能讓這些危機繼續下去,不過應該最多就是處理現在領地中的七英雄之一吧。」
「什麼鬼!博庫歐的存亡交給皇帝就好了,他去淌什麼渾水?而且我答應的是幫他奪回王國,可沒說要幫他一起討伐古代的那七位英雄啊!」看著他,我不滿的抗議。
那些人是真的英雄,只是被設計了而已,對我來說他們也是受害人,就算回歸後要找那群人算帳,也情有可原,因為換成是我,我也會這麼做的。
「我猜也是這樣,所以我只告訴他,詳細的情況,勢必要等妳醒來再說會比較妥當。」
他的話,使我沉思了一下,瞥了眼昏暗的窗外,我問:「現在很晚了嗎?」
「不晚,現在是吃晚飯時間,目前大家都在吃飯中。」
「那正好,可以把話給說清楚,我要告訴他,我可以幫忙搶回他的國家,但是七英雄的事,我不幹!」我憤恨的說,吃力的移動雙腳準備下床,可是受傷的左腳,卻不停傳來那撕裂的疼痛感,逼得我冷汗直冒。
「確定真的要去?」看著我的動作,他確認的問。
「廢話!難道要等他們整頓完畢,再來告訴我該出發了嗎?想都別想!」
看著我不悅的態度,他輕嘆了聲,無奈說:「好吧,不過我可以先告訴妳,這些事都還先不用擔心,距離妳昏倒到現在才過了十天,而王女蘇菲亞也昨日才剛到這裡,要出發還嫌早。」
「……想來,你也不是對魔道具沒興趣嘛……」他的回應,使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因為沒有我的許可,蘇菲亞殿下和她的騎士團成員,怎可能穿越迷霧進來?
「偶爾當玩具玩玩,並不失樂趣。」他依舊保持著溫柔的微笑。
不想與他爭辯,我吃力站起身,他也同時上前來攙扶我,跛著腳,倚靠著凱伊洛,帶著疼痛的一步步走出房間,下了樓梯,走往屋外。
「蕾伊大人!」
當凱伊洛扶著我走到屋子外頭,騎士團的騎士,亞斯特,見到我的出現,便趕忙朝我跑了過來。
「您沒事了嗎?真是太好了!」他關心的問,同時放下心中大石的鬆口氣,「您知道,那天真的是嚇壞所有人了,好險那傷勢沒造成大礙。」
偷偷地,他突然彎身靠近我耳邊,小聲地說:「尤其是葛爾路克殿下,他那天的表情,更是嚇傻了我們所有人。」
他的竊語,讓我忍不住皺了眉,困惑看了他一眼,眼角餘光便瞥見他談論的主角正朝我們的方向走來,而且來勢洶洶。
「妳怎麼下床了?妳的傷勢是不容許移動的。」葛爾路克一來,劈頭就是一陣碎唸。
我看向他,那剛毅英挺的臉龐明顯帶著怒意,但更多的是擔心之色,我嘆了聲,解釋道。
「雖會痛,但還不至於不能動……」
「妳需要休息。」他語態堅持,明顯的不肯退讓。
望著他,此時的我,心底有說不出的複雜,雖說他講的是事實,可是我的傷,其實也沒說一定得躺在床上不能下來的程度,就朋友而言,他……會不會太超過了點……
「哥,你這樣子會嚇壞女生的唷!再怎麼擔心,也不該這麼強硬的說話啊!」一道女性含笑的嗓音,從他身後傳來。
葛爾路克原本有些惱怒的神情,明顯一僵,尷尬頓時出現在他的臉上,側過身,他看向立於身後的女性,王女──蘇菲亞。
「見過蘇菲亞殿下。」見到是她,我忍著腳痛,彎身對她施行簡單的禮。
「別這樣,」她慌忙開口,並上前來攙扶我,溫和道:「該實行禮節的人應該是我,畢竟您可是利斯登的賢者大人,我不過是一個小小領土的領導者之一而已。」
「那不過就是個頭銜罷了。」我挑眉,無所謂的說。
「那這樣剛好,我們扯平了,以後也不需要刻意用敬語稱呼對方,就互相叫對方的名字即可,妳說好不好?」蘇菲亞開心的說,愉悅的思緒離不開她那嫩白的小臉。
「好吧……」聽著她的建議,我妥協的點頭。
「聽說妳的名字是蕾伊娜芙,那麼叫妳蕾伊,可以嗎?」
「可以。」我點頭,簡短回答。
「對了,蕾伊,我哥的話語雖然強硬了點,但我也覺得,妳應該要多休息才對,因為妳的腳傷,看起來不太樂觀。」蘇菲亞看著我,再看了看我的腳,認同的說。
「沒事的,有一些藥草可以使用,何況凱伊洛也在,這種傷勢自然是不用太久的時間就能恢復了。」只是要回復到能夠使用魔法程度,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妳別逞強。」葛爾路克的話語,冷不防地又從旁飄了過來,語調依舊是那萬年不變的清冷。
看了他一眼,於心底無奈的嘆息,好險在這段相處的日子中,慢慢掌握了他的個性以及他關心人的方式,否則他那表情,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要逼著我去跳崖,想置我於死地一般……
「哥!」蘇菲亞看向葛爾路克,表情有著責備,但他只是沉默的深深看了我一眼,沒有回話的,轉身就離去。
「對不起,我哥就是這種個性。」蘇菲亞抱歉的說。
「不會,和他相處的日子中,我多少也摸出他的個性了。」我無所謂的聳聳肩。
「這樣啊──」她聽了,原本的微笑,緩緩轉成了曖昧,視線落在不遠處的葛爾路克,好笑的說:「那這樣子,一切就說得通了。」
「什麼意思?」我不解地望向她。
「他喜歡妳。」在旁始終沉默的凱伊洛突然開口。
「什麼!」他的回答讓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向他,想說什麼,然而一陣熱燥感卻瞬間充上了我的臉,甚至傳到四肢百骸。
他、他竟然喜歡上我了……可是……完全看不出來啊……
「唉呀呀──」凱伊洛看著我,挑眉,神情微訝,但語調卻充滿玩味,「看來,有人終於情竇初開了。」
「你閉嘴!」羞澀,讓我惱怒的對他暴戾怒道。
別看凱伊洛如此溫柔,他就是個有如此表象,但有時講話卻是能狠狠命中核心的人,讓人是想駁斥卻又沒理由。
「我覺得這是好事呀!」蘇菲亞笑得溫和,「他也是該要有個對象了,畢竟他的生活總是面對著魔物,如果在他身邊的人又是如此有能力,那就更有幫助了。」
蘇菲亞說得輕鬆,但我卻聽得膽顫心驚,因為我不曾對他說過隻字片語,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面對他,心臟總是無法控制的狂跳,臉上也總是輕易地被緋紅佔據,全身上下總是處在羞澀的熱潮之中,而針對這樣的表現,他也是知道的。
只希望我如此行徑的真正原因,不要被他發現才好……
「別看他一副嚴肅老沉的樣子,在情感上,他可是很單純的。」蘇菲亞開心的說,再次面向我:「既然兩情相悅,何不就搓合呢?」
「我不要。」很乾脆的,我直接拒絕。
蘇菲亞聽了,一臉詫異,「為什麼?難道是我哥哥哪裡不好嗎?還是他哪邊做錯,如果妳不好意思說,我可以幫妳告訴他。」
「都不是,他很好。」我淡漠的回,心底卻也同時泛起一絲疼痛。
我跟他是不可能的,因為他終究是這個國家的王,而我只是普通的貧窮女孩,況且他無法離開他的王國,但我卻想遊走世界,想利用賢者的身分,替這世界創造出更美好、穩定的未來。
「我跑下來可不是來談情說愛的。」思緒拉回我的主要問題,看向蘇菲亞,我不悅的說:「凱伊洛告訴我,你們打算去討伐回歸的七英雄?」
「沒錯。」
對著蘇菲亞問,然而回答我的卻是另一個聲音。
「傑拉爾!」看向說話的人,我面露錯愕,「怎麼連你都在這裡?」
是來聚會嗎?怎麼意外一個接一個的出現……
「當然是為了徵兵辦事才來的,和蘇菲亞一起。」他回的輕鬆,我卻覺得事有蹊翹。
「怎會突然想找人辦事,不會是跟瓦倫娜的皇帝一樣想要去滅了七英雄吧?」我皺眉,語帶挑釁,不太高興地看著他。
「論目標,確實是一樣的。」他露齒無害一笑。
「蕾伊。」一旁的凱伊洛突然喚了我,但我則不悅的看向他。
「幹嘛?」
「傑拉爾,他就是瓦倫娜的皇帝。」他毫不隱諱,直接對我說了答案。
「什麼!」這突如其來的解答,讓我震驚的看向傑拉爾,只見他依舊保持著那無害的微笑,瞪著他,思緒想到過去的事,忍不住,我大聲道:「你這個偽善的傢伙,竟然是瓦倫娜的皇帝!」
「我從來沒有對妳說過謊,至少妳說需要魔法研究的協助時,我也義不容辭的動用人脈幫忙進行了測試。」
「但是你卻不曾告訴我你的真實身分,我一直以為你只是單純的很有人緣的貴族,且就住在瓦倫娜!」
「是沒錯,然而,畢竟是皇帝的身分,我總不能逢人便說吧?」他好笑的看著我,宛如我是個在鬧脾氣的孩子。
「……但是……你卻知道我是誰……」我眼微瞇,怒瞪著他。
沒錯,他確實沒有必要一定要告訴我他是誰,而他也沒有義務一定要幫我動用人脈進行實驗,只是因為他也同樣期望著人們能有更好的未來發展,所以對我伸出援手,也不過是剛好而已。
但是,這種被隱瞞的感覺,還是讓人覺得很不爽,更令人不爽的是,他是過去的那群人一直傳承下來的一員。
「蕾伊,相信我,一開始我也不知道妳是誰,而是無意中才知道,賢者們的稱謂是利用髮色或眼色著稱,加上特意的顏色外表也是賢者身分的象徵之一,所以才會有發信到利斯登的舉動。當然,我不主動告知真實身分這件事,我的理由和妳是一樣的。」傑拉爾凝視著我,一改剛才的輕鬆表情,認真道。
他此刻的坦言,讓我一時無法回應,真心換個角度來說,他講的也沒有錯,隱藏身分,對於有絕對地位的我們而言,真的是必須的,因為人真的是會畏懼甚或是響往那些東西,從古至今一直都是如此。
「那麼,為何要借用我們的力量去消滅七英雄?」看著他,我還是直接了當的問了。
「因為他們會危害到這個世界。」他簡單的回,頓了下,他再次說道:「我明白妳清楚那段過去,但我不得不說,做這件事是為了保護所有人。」
「如果你們當初不做那件事,就不會有今天!」忍不住的,我語調微揚,瞪著他的眼閃著怒火。
如果當初他們不把那群人,以那種名義送往其他次元,就不會發生今天的問題,畢竟那些人,他們真的是英雄,犧牲自己保護了這個世界!
「我知道,但過去已發生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如今既然確定他們回來了,眼前的情況勢必就要處理,因為他們已造成太多的傷亡了。」
「那也跟我沒有關係!是你們自己造的孽,自己解決!」我不滿的哼了聲,隨即再次怒道:「利斯登本來就沒有義務要幫你們做這種事,因為我們的存在就只是單純的研究,和改變被你們視為下等人類的未來!」
「我能理解妳的想法,但我相信,妳應該也能夠理解我們當時的選擇。」
他語調平緩地說著,但卻深入我的心底。
我看著他的眼微瞇,狠狠瞪著,因為我真的無法反駁,同樣立於權與利的頂點,我非常能體會他們那樣做的原因。
只因為力量越是強大,一旦走歪了道路,那一切就都完蛋了,而利斯登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設有非常嚴格的規定,同時也因此限制了魔法師們的數量與能力。
一切都只是為了避免那過於強大的力量,去製造不可挽回的黑暗面。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