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九十七章 蕭前輩

草士 | 2021-07-28 19:00:08 | 巴幣 0 | 人氣 51


第二百九十七章 蕭前輩

袁昊一愣之間,同樣察覺不對勁,他抬頭看去,只見有人緊緊捉著自己衣領,另一手捉著都爭先,背後負著李若虛,卻身輕如燕,行如疾風。奈何豔陽正甚,狂風頻來,袁昊瞇著一雙眼,看不大清楚此人面目。但見這人三兩步之間,渾身挾著一股剛猛之勢,向村外急馳而出。

袁昊看著周遭景色轉眼即變,那翠綠綠的連綿小山剛映入眼簾,下一座挺拔聳立的巨峰又搶了上前,蓋過適才所見之物的印象。

如此一來一去,過得片刻,茂林盡去,只聽得流水潺潺,遠遠望去,四人來到一處不遠的渡口。

那人隨興拋下左右手二人,最後輕輕放下背上的李若虛,哈哈一笑,聲音豪邁而沉,道:「素來聽說峨嵋派僧尼武功高強,品德高尚,還以為那尼姑多有本事,原來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還虧老子好聲好氣,想不到她全然沒有反應過來。唉,人果真不得不服老,瞎他媽一雙臭眼。」

袁昊雖對自己被扔下頗有言詞,不過轉念就不在意,當下總算有機會好好打量此人,他迫不及待看去一眼,只見此人五十來歲年紀,面皮焦黃,朝天大鼻泛著一層油光,身材又矮又胖,頭上載著黃布頭巾,身穿粗布黃衫,乍看似個普通的中年矮漢。

要是他方才沒有顯露一手絕妙輕功,任誰也瞧不出這人是個江湖武者。

那中年矮漢靜靜觀察三人,雙手負後,似笑非笑,尤其他先後看過袁昊、都爭先,最後停留在李若虛身上,眸中全是深深柔情。

都爭先起身,率先攙扶李若虛,低聲問了幾句,李若虛朝他勉強一笑,輕輕勾著他手,隨在一旁。都爭先抱拳施禮,道:「在下都爭先,謝過前輩救命大恩。」

那中年矮漢目光不離李若虛,見她和都爭先靠得甚近,微微瞇細眼,笑道:「用不著謝,本來老子沒想出手,然而那群蠢人瞎了眼,分明兇手另有其人,卻指著你們不停指責,老子看不過去,這才出手相助。」

都爭先道:「前輩所言甚是。」語態之間,恭恭敬敬,他話落下,隔了一拍,接著問:「敢問前輩尊姓大名?涓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他日無論有何難處,只要有晚輩等人做得到的,定當趕赴前輩身旁,在所不辭。」

中年矮漢聞言,不知為何嘿嘿一笑,搖了搖頭,道:「你們有這份心,就不枉老子特意出手救你們一回,不過老子究竟是誰,你們還是不要知道為好。」

袁昊笑嘻嘻道:「前輩,男兒漢大丈夫,不懂得報恩那就屁都不如,你要咱們二人從此爾後,連屁都不是?」

中年矮漢豪邁大笑起來,一副甚是痛快的模樣,道:「你個小屁娃兒,說話倒是有趣,你說的那便是至善的做人道理啦。先賢聖人要做得有何難?他們修身養性,推己及人,自然不難。只是咱們誰都不是聖人,要做到何其困難?」

他話說完,見袁、都二人依舊瞪著眼睹,臉上笑容不改,緊緊盯他不放。他微微一愣,臉色忽改,正色問道:「這事可不得胡開玩笑,你們當真想知道老子是誰?」

袁昊、都爭先二人嘻皮笑臉,前者風輕雲淡道:「前輩才是開玩笑了,承了恩情不報恩,得過且過,那就是無恥小人的行徑。」後者接話道:「前輩武功高強,自然對咱們二人看不上眼,不過這你幫我我幫你,本就不礙甚麼事,管他武功高強,身分高低,恩情報了,彼此也無瓜葛,何來開玩笑一說?」

其實袁昊、都爭先二人都曉得,他們嫌疑深重,今日要是讓定寧師太捉回派中,恐怕再無見到天日的機會,能夠逃出此劫,全是仰仗有這位矮漢出手相助,因此這份恩情不報不行。他們想著往後他日,待武功有成,定要還以這份恩情,管他身分是好是壞,反正瀛海島民四處皆敵,有甚麼好擔憂的?

那中年矮漢遲疑片刻,似感敬佩又似無奈,笑道:「服了你倆,老子姓蕭,除此之外就不得多說了。唉喲,你倆別這樣瞪來,不是老子不說,而是依你們現下武功,知道太多必會惹來殺生之禍。」

袁昊、都爭先深以為然,點點頭,便打消繼續詢問的念頭,齊想知道這位前輩姓蕭,那便足矣。

那中年矮漢目光一轉,看向李若虛,半晌也不說話,隨後才道:「小姑娘,妳可是李柜主之女?」

李若虛點頭,眨了眨漂亮眸子,道:「是,前輩。」適才黃灣村的驚險情狀,倘若這人要是再晚半步,難保先哥昊弟二人就會被捉回峨嵋派,受盡奇辱,更有可能從此天人永隔,她每每想到此處,便大大寬下心,對眼前矮漢的感激之情,又深了幾分。這情不自禁間,她懼于讓父親責備的膽怯漸漸自臉上散去,轉而是一片溫婉感激的笑意。

莫名之間,那中年矮漢目中迷離,當是回憶起甚麼往事,嘴中哈哈一聲,聲音幹啞,連連吁了好幾次氣,彷佛激動之極,胸口高鼓。他闔眼片刻,再吁了一大口氣,睜眼望天,笑道:「好,好,果真是名不虛傳,不,不對,少柜主容顏,分明更勝傳聞,哈哈,哈哈!」

袁昊、都爭先不明所以,只聽得一頭霧水,不過李若虛聽這人如此般誇耀自己,心中不知為何好是暖和,雀躍難言,臉上不住紅了些許。

中年矮漢看著袁昊二人,道:「好了,該做的事也做了。少柜主,老子這就送妳回峨眉山下,至於你倆,趕緊渡船離開,莫要再遲了,要想不久後,那老太定會想到法子,派遣追兵而來。」

李若虛聽到這話,心中一痛,滿臉憂傷地望著都爭先,想道:「又要和先哥分開,此次一別,咱們可還有相見的機會?」卻原來她和都爭先、袁昊相處之時,樂以忘憂,刻意不去想那些沉重事情,此時一知即要離別,相思苦處,湧上心頭,又是想起絕千閣少柜主的責任,又是想起和趙元佑的婚事,尤其後者一事,實在令她頭痛煩惱。

事已至此,李若虛心思堅定,已不願嫁給趙元佑,只是少柜主的責任,始終如枷鎖一般,牢牢桎梏著她不放。

只見都爭先同樣一臉沉痛,嘴幾欲張言,卻甚麼也說不出口。這時,只聽一旁的袁昊道:「前輩,既然如此,你能否順道帶咱們二人一同回峨嵋派?」

此言一出,震驚三人,無人不是瞪大眼睛,傻楞楞射來目光。

袁昊連連眨眼,道:「你、你們幹甚麼這般看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