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96-希望之光

九方思想貓 | 2021-07-27 17:20:16 | 巴幣 158 | 人氣 128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我將視線回到正在播放小默劇的電影螢幕上,看見統一萬塔伊島之後,倫坡納便從此臥病在床。

  這和我在諸侯宴之前看見的萬塔伊王,似乎有點不太一樣?我帶著無比困惑的表情,以詢問的眼光望向理典。

  「像我們這樣的存在,是以不干涉世界的運行為原則。」理典望著我疑惑的樣子,喃喃地說:「就算我們明白——他就快要死了,也絕不例外。光神也有靈容與靈力的高下之分,並不是每位光神,都有你和莫英那樣超卓的靈力資質。」

  「我知道在夜界有一個不可逆的現實,那就是靈力與靈容的高低決定了在夜界的壽命長短……」

  回想起來,我在諸侯宴的時候看見的倫坡納,他的靈力數值是14500/5000,處在靈力溢出靈容的奇怪狀態。

  「在光神當中,倫坡納擁有的權能最適合擔當國家領導者,但他的靈力卻是眾神之中最低的,非常短命。長年的拼搏加速消耗了他在夜界的壽命,你看看這時候他的身邊出現了誰?」

  我看著小螢幕上出現的小人偶們,他們圍繞在萬塔伊王與莫英的身邊,那焰紅色的披風非常顯眼,而且看著十分眼熟。

  「幽世旅團——?」

  理典微笑著點了點頭,「來自你和莫英原本世界的孽緣,就這麼跟到了夜界來。」

  焰紅色的人群,簇擁著一位身穿白色研究服,頭髮蓬亂的男人,那很明顯就是導致我失去莫英的元兇——化名為九印,自詡為術神的申遠丘。

  「就是在這個時候,幽世旅團與莫英第一次接觸了。他們提議利用莫英幾乎無限的靈力為苗床,製造能幫萬塔伊王倫坡納延壽的藥品,這部分你也曉得了,那就是『自然律』。」

  「難道,也是在這個時候,申遠丘用他的花言巧語矇騙了莫英,使她在這時起被禁錮在『虛界深境』嗎?」我咬牙切齒地說。

  「差不多吧。」

  畫面逐漸黯淡下來,電影院的燈光悠然點亮之後,黑與白的幼小身影又飄忽了起來。

  「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理典靜靜地望著憤怒的我,「你想說,我看著這一切,為什麼不出手阻止一下嗎?」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的雙手死緊地握著,如果沒有戰術特勤服的包覆,恐怕此時此刻我的指甲已全處插入我的掌心,「那麼,可以問妳為什麼嗎?」

  「道理很簡單啊,原則嘛。」理典飄忽的身影忽明忽滅,「萬事萬物皆有其理,我身為一切原理的『理型』,有義務看著芸芸眾生依照自己所做出的選擇,走向必然的未來。」

  「我們怎麼知道自己的選擇是不是對的?」我用幾乎扯破喉嚨的嗓門大聲嘶喊著,「如果有妳的引導,事情不就可以往好的方向去發展嗎?!」

  「何謂好?何謂不好?」理典歪著頭望著我,那表情像是有些戲謔,又像是有些惋惜,「退一步說,什麼又是『對』的呢?」

  「不要跟我玩這種文字遊戲了!」

  我的聲音在重新化為混沌的世界裡,發出巨大的回音,但周遭的景物像是無視我的抗議般改變著形貌。電影院的景象如同受熱的奶油般融化,光線與物件的存在,逐漸變得曖昧難辨。

  直到理典的身形再度明明白白地出現在我身邊時,所有像是白色奶油的顏料,悉數滴落在無垠的黑色虛空當中。

  「這就是以人的智識忝居神位,才造成的論辯呢。你是『真神』,但觀察角度仍然不脫四度空間的人類視角。擁有全知視角的我,能夠看穿一切事理的走向,但無意干涉、也不言明這些未來。因為所有在次元裡的存在,他們的選擇所引領的未來,都是獨一無二的。作為『理型』,永恆的旁觀是我們被賦予的絕對型態,而當時讓莫英贏得一部份權能,讓她重新以祖神的身份回生,就我們這種存在而言,已是空前絕後的殘響。」

  「這不正說明妳還是可以干涉的嗎!」我激動地顫抖著身子,無法克制的情緒使我忘記理典是個怎樣的存在。

  「對,而我的干涉,造就了前所未見的事態,而這一切早已不是屬於我的責任,是被我選擇的她應該譜寫的未來,也是她所選擇的你所應該去織就的嶄新旅程。」

  理典摸了摸我的頭,不知怎的,激動的情緒就這麼平復下來。

  「蒙受了我的祝福,你也應該有點理解才是。創世之神的選擇成就了世界的脈動,作為創世者的傾慕對象,你難道不應該更加油一點嗎?」

  慚愧,懷疑,自卑。

  負面的情緒在莫英消逝之後,緊緊纏繞著我。它掐著我的脖子,猶如奪命的尖刀抵著咽喉,卻遲遲不下手。這樣的我無比脆弱,也是這樣的脆弱,促使我對理典沒來由地發了好大一頓脾氣。

  而在這樣的我的面前,身為難以名狀的偉大存在,幼小的、黑與白的少女,還是用人類的口吻給予我鼓勵。

  但失去了摯愛的我,卻找不到什麼理由能夠重新讓我邁開步伐。

  望著眼神逐漸變得晦澀而空洞的我,理典深深嘆了一口氣,以她那幼小而纖細的幼女身軀,坐到了我的膝蓋上。

  「唉……我也是想不通,怎麼會對你們這樣一對令人操心的戀人如此揪心呢?」

  「咦?」

  「本來,無論是任何一種型態的干涉,身為旁觀者的我們都不該做的。千年以前,我因為輸給了莫英的意志,而干涉了她在夜界的生死。如今也許是因為你和她都已成為我的眷族吧,你那撕裂整個胸膛的空虛,簡直要把我的神力給掏空了。」

  膝蓋上的理典,一面露出可愛的嘟嘴表情,一面兇殘地用頭頂衝撞了我的下巴,撞得我眼冒金星。

  「煩死人了,你這個沒用的成年人!」

  「對、對不起!」被她這麼一說,我不自覺就認錯了。

  「真拿你沒辦法,就給你一點提示吧。」

  「……願聞其詳?」我摸著疼痛的下巴說。

  「首先,你用你在光界學到的學問思考看看。一個次元如果得到了唯一一位觀測者,那麼會發生什麼事?」

  「那麼,它的量子態就會被測定,從而成為被觀測的樣貌。」我歪著頭思考了一下,簡短地做出回答,「反過來說,如果唯一的觀測者消失,那麼量子態就會重新回到不確定。」

  「這就是『薛丁格的貓』實驗裡的內涵了。」理典滿意地點了點頭,「那麼,如果有複數的觀測者存在呢?」

  「那麼,具備同樣觀測角度的情況下,量子態能夠在他人的觀測之下持續保持原本的測定。以夜界的情況來說,夜人們現在生活著的空間理所當然地是應該有的樣子。」

  「假設夜界有些地方是只有莫英看過的,比如說萬塔伊島周邊的海域,零碎分布的一些無人島,甚至是萬塔伊島對面的大陸,這些都只有她去看過,你和其他光神都不曾造訪過吧?同時也不可能是目前只分布在萬塔伊島的夜人見過的地方。」

  「竟然還有大陸?」我張大了嘴,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我怎麼就沒有想過要去看看呢?

  「啊,說溜嘴了。總之呢——」理典清了清喉嚨,趕緊把話題轉回原本的方向,「如果失去了『唯一的觀測者』,那麼這些你和其他夜人都不曾看過的地方,應該會變成怎樣呢?」

  「可能會陷入認知的混亂,量子態會變得不安定吧。」想到這裡,我忽然在心中再次升起了一個詞彙,「難道說……『虛界深境』?」

  「呵呵,差不多吧。」理典再度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虛界深境就是『薛丁格的貓』實驗裡,用來關貓的盒子啊。」理典接著說,並比手畫腳地在空中畫著地圖,「然而,山川流水全都還在,海洋與對面的大陸,這些你和其他夜人根本就沒看過的地方依然沒有化為虛界,你覺得這代表什麼意思呢?」

  她雙手扠腰,抬著小臉笑吟吟地望著我。

  而我在這些推論的盡頭裡所思考到的答案,卻令我不敢置信。

  「喂,不要不相信啊。」理典沒好氣地嘟了嘟嘴,就像是小時候的莫英那樣獪黠的,賊兮兮的表情。

  「莫英……還活著?」

  「聰明。那麼你也應該想得到為什麼吧?」

  我表情木然地搖了搖頭,膝蓋上的理典立刻換上了一副嫌棄的樣子看著我。

  「我收回剛剛說的『聰明』……」

  理典在我的身上換了個方向,正面朝著我看了一會兒。她的表情像是很無奈又像是生氣,看得我心底發寒。

  「幹嘛……?」

  「那裡啊,那裡。」理典伸出她的小手,往我的頭上指了指。

  「這意思是說,莫英就活在我的心底嗎?」

  「不是。」理典的雙手盤胸,她看我的眼神開始從有點嫌棄變成在看髒東西的眼神。

  「要我……用意念凝聚出她的存在?」

  「不——對——」

  「莫英和我是一體?」

  「……」

  喔,理典的表情前所未見地,變成了看蟑螂或垃圾的眼神,我真想找個洞鑽進去。

  「唉……為什麼越是關係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人類這種生物的判斷力和理解能力就會變得特別差呢?」理典再度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小莫。」

  「小莫?」我不自覺地跟著喊了出來,隨即戰術額甲對我的呼喚做出了反應。

  「『莫改』靈驅動戰術頭盔語音精靈小莫,聽從你的吩咐。」

  這是當時莫英切割了靈容,安裝在頭盔裡的分身,如今是能回答我絕大多數問題的語音助理。嗯?這麼說來……

  「莫英留下的部分靈容!」我扯開喉嚨大聲喊道,並振奮地站了起來。

  結果因為我這麼大個動作,理典從我的膝蓋上倒栽蔥式地摔到了無形的地面上。

  ……而且保持著看蟑螂的眼神看著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