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52 默默承受著

肥宅鯊J shark | 2021-07-27 10:00:24 | 巴幣 1074 | 人氣 397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埃爾哈德準備得如何?」父親大人詢問埃爾哈德。

  「在劍帝之爭開始之前就可以準備好。」埃爾哈德畢恭畢敬地回應。

  父親大人聽到後滿意地笑了笑,這禮拜六就是劍帝之爭開始的日子,會有各國的選手以及許多來賓來觀看,到時候就會有豐富的魔力聚集在王都。

  「托蘿碧雅妳那邊如何?」父親大人看向埃爾哈德身旁的托蘿碧雅。

  「魔法師協會盯得很緊,要按照計畫部署驚喜有點困難,需要其他人幫助。」托蘿碧雅帶著幾分抱歉的口氣說道。

  「沒關係,就算沒有破壞魔法師協會也不會對我們造成危害,至於其他驚喜我再囑咐其他人。」父親大人有點無所謂地說道,破壞魔法師協會只是讓自己的計畫更方便,如果他們真的想妨礙,幾隻螞蟻又能夠做到什麼?

  至於驚喜,一開始就知道托蘿碧雅難以每件事都做到最好,尤其她還在魔法師協會底下工作,只好讓其他參與計畫的人幫忙。

  「另外,我之前聽到風聲,有名為解放軍的團體正潛伏在王都內,目的可能是要妨礙我們,甚至人數有到萬,只是裡頭的人好像都是無魔力的人。」托蘿碧雅突然插嘴說道。

  「解放軍嗎?雖然很久以前就聽過,說是軍但那是他們自己取的,實際上就只是一群沒有魔力的廢物組成的團體,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父親大人笑了笑,忍不住反問托蘿碧雅,「難道妳覺得他們有危害嗎?」

  「在我看來,雖然沒有魔力還是要注意,計畫不能夠有任何一點的差錯。」托蘿碧雅表示自己的看法,對她而言計畫最好是完美進行不要有任何差錯最好。

  「很像妳的風格,從小我就一直想把妳培育成一個完美的人,雖然之後用不到妳,但我相信妳仍然能派上其他用場。」父親大人走上前輕撫托蘿碧雅的肚子,「妳的體質加上艾爾夫搞不好能夠生出什麼特別的小孩。」

  「或許有可能。」托蘿碧雅淡淡地說道。

  「你們兩個繼續做準備吧,蘇帝魯好像還在試圖控制溫蒂中,應該能趕上我們的計畫。」父親大人揮揮手讓兩人離開,他們敬禮後就直接離開。

  「真沒想到妳居然從以前就知道,真好~」埃爾哈德帶著幾分羨慕的口氣向托蘿碧雅說道。

  「是嗎?」托蘿碧雅淡定地回應,看起來就是完全不在乎,聽到的埃爾哈德心中激起幾分嫉妒,那麼早知道卻給人一種無所謂的感覺,「話說二弟崔朗厄現在如何?」

  「他已經做好準備了,騎士團能夠成為不錯的棋子。」埃爾哈德笑笑地回應,提雷歐•馮比亞家族裡年長的孩子們幾乎都知道計畫,已經準備好面對父親大人希望的未來。

  「那就好,計畫不能夠有一絲差錯。」托蘿碧雅簡短地回應完就快步離開,應該是要去執行計畫。

  被拋下的埃爾哈德帶著幾分嫉妒,希望自己的表現能被父親大人看見進而取代托蘿碧雅的位置,然而這很困難,托蘿碧雅實在是太過完美,沒有發生什麼事根本不可能取代她的位置。

  ~★~

  「哼哼~」表現出開心模樣的芙妮雅蹦蹦跳跳,原本我以為她會按照泰拉和夏娜教導的繼續維持,結果又變回原樣。

  但詢問她本人就會回答說雷爾達姆就喜歡這樣,只要他們兩人喜歡就好了吧。

  而他們兩人甚至會在校園內放閃,看來他們兩人絕對沒問題。

  芙妮雅則是壞笑著考慮要對梅里絲命令什麼。

  而梅里絲雖然不開心,但有時候在校園內看到她並不會讓人覺得她輸了,眼神中時常帶著詭異的笑意。

  ~★~

  「該死的!」柯尼康大力地敲擊桌子,看著信件他忍不住的憤怒起來。

  「對方的速度居然那麼快,我們該不會來不及吧?」妮姬塔湊過去看見文件的內容,又是老大給的文件,很明顯是在催促解放軍展開行動,然而解放軍的計畫從一開始要成員們當任戰鬥員居然改成保護民眾,這點也是讓柯尼康不開心的原因之一。

  沒想到居然跟艾爾夫說的一樣,那為什麼老大一開始要我們當任戰鬥員呢?

  無法理解的焦躁在心中擴散,老大到底是保持著什麼想法組織解放軍?

  「很有可能,就算如此還是得繼續執行計畫,將計畫直接推動好幾個禮拜,並且把主要目的改成獲得艾爾夫的信任。」柯尼康在生氣時還是回答妮姬塔。

  「老大到底在想什麼?」妮姬塔看著文件忍不住說道。

  「想再多都沒有用,老大說了算,在劍帝之爭開始前一定要完成。」

  劍帝之爭就在這禮拜六,如果照老大之前說的,計畫失敗世界將會陷入無法挽回的境界。

  一切全看艾爾夫了。

  ~★~

  「哥哥…」溫蒂手裡拿著研究資料趴在我腿上熟睡,從我們和解以後溫蒂又開始黏我,但她做惡夢的狀況並沒有減少,反而是變得頻繁。

  做惡夢導致她注意力不集中,常常半夜驚醒需要我安撫才能入睡,因為這樣導致我的睡眠品質沒有到很好,一直被溫蒂叫醒,不知道溫蒂到底是出什麼狀況,就算診斷魔力也察覺不出來有什麼問題。

  突然門口傳來聲響,擔心吵到溫蒂的我趕緊回應並讓溫蒂躺好在沙發上。

  我一打開門就看見托蘿碧雅,我疑惑地看著她,「托蘿碧雅姐姐有什麼事嗎?」

  托蘿碧雅探頭看了房間一眼,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這樣做,她假裝沒事後開口,「我原本有事找溫蒂,但她看起來睡著了,可以跟請你幫我傳話嗎?」

  「沒有問題。」可是托蘿碧雅卻沒有馬上說話,而是遲遲不說。

  「那個…」我忍不住開口詢問。

  「我突然想起還有其他事,可以請你晚上九點的時候到大門口嗎?」托蘿碧雅突然改口。

  「可以是可以…」我看著時鐘,現在是晚上七點,兩個小時後才要跟我說,是要說什麼呢?

  「那就這樣了。」托蘿碧雅在我答應的瞬間就離開,我突然覺得答應下來是不是找麻煩給自己?但已經答應又沒辦法反悔。

  只好待在房間裡等待九點到來,在快要九點的時候,準備先去學院大門等待,起床的溫蒂聽到我要離開時露出不安的表情,我安撫她以後才離開。

  當我抵達大門口時並沒有遇到托蘿碧雅,反而是柯尼康和妮姬塔。

  「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裡?」我疑惑地看著兩人。

  柯尼康沒有回應我,而是衝過來抓住我,「艾爾夫這是很重要的問題,你先不要講其他的,先回應我的問題!」

  「嗯。」被他氣勢震懾住的我困惑地看著他。

  「上次跟你說過解放軍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我還記得。」我疑惑地看著柯尼康,他們為什麼知道我會在這個時間出現,「怎麼了嗎?」

  「我們需要你的幫忙。」柯尼康真誠地看著我。

  「當然可以,孤兒院的…」在我還沒說完話的時候,他喝聲說道。

  「不是孤兒院的事情!」

  面對他的大喊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愣在原地等待他回答我。

  「是拯救世界這件事情,我們解放軍的老大相信你一定能夠拯救世界,所以拜託你幫助我們。」

  我一定能拯救世界?精靈們是如此的相信我,但那個解放軍的老大是誰?為什麼會如此相信我?

  在我思考的時候,突然一陣殺氣傳來,我摸向腰際發覺自己並沒有帶武器出來,一旁的妮姬塔先拔出武器揮劍。

  清脆的撞擊聲從我背後傳來,回頭就看見托蘿碧雅拿著雙劍準備攻擊柯尼康,但是被妮姬塔擋下。

  托蘿碧雅保持警戒地看著他們,「你們抓著我弟弟幹嘛?」

  「感覺我們說什麼妳都不會信!」妮姬塔大吼一聲把托蘿碧雅推出去並趕緊往後退,柯尼康也馬上進入戒備狀態,但是普通人跟魔法師是無法一戰的。

  我趕緊讓雙方停下,托蘿碧雅這時候才稍微降低警戒,柯尼康看見對方沒有打算進攻就準備帶妮姬塔離開。

  「如果可以的話你就再次來孤兒院一趟。」柯尼康說完後就帶著妮姬塔離開。

  當兩人離開後,托蘿碧雅才靠近我。

  「你沒事吧?」托蘿碧雅關心我地問道。

  「我沒事。」在我說出沒事的時候,我不禁懷疑托蘿碧雅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點叫我出來。

  「沒想到我只是去魔法師協會處理一些事情就讓你遭受到貧民們的糾纏,真的沒什麼事嗎?」

  「嗯。」我看著托蘿碧雅的雙眼試圖找尋些什麼,但是我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她就像是真的在擔心我。

  「沒事就好。」托蘿碧雅拍了拍我的肩膀,隨後告訴我事情,原來是要拿魔法相關書籍給溫蒂,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需要去魔法師協會吧。

  托蘿碧雅要求我一定要讓溫蒂看完這本書後就離開,我則是疑惑地稍微翻閱書籍,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這本真的能夠幫助溫蒂嗎?

  ~★~

  「艾爾夫他會來嗎?」在一旁的妮姬塔忍不住開口。

  「不知道,但根據老大的想法應該會來,就算不來,老大應該也會想其他辦法保護他。」柯尼康說。

  「話說剛才那個女人是誰,二話不說就直接砍過來。」妮姬塔沒有好氣地說道。

  「砍過來算是我們幸運,她如果直接使用魔法才是真的不妙。」柯尼康不禁疑惑,明明就有感受到那個人的殺氣,但為什麼她只是選擇揮舞武器攻擊而不是更直接的使用?

  她如果使用魔法可以輕而易舉解決掉他們,而且她也是提雷歐•馮比亞家族的人,照埃爾哈德所說應該很容易就能解決我們。

  我在困惑之中回到孤兒院,並希望艾爾夫能夠相信解放軍並拯救這個世界。

  ~★~

  「哥哥,托蘿碧雅姐姐跟你說了些什麼?」我一回到房間溫蒂馬上靠過來詢問我,我將手中的書給她並且告訴她這是托蘿碧雅姐姐給的。

  溫蒂好奇地打開來,翻了幾頁後開始露出不舒服的表情,隨後突然開始急促呼吸就像做惡夢一樣的狀況,我趕緊把那本書丟到一旁。

  「溫蒂沒事吧?」溫蒂沒有回應我,而是一直抓著我喊著不要死。

  無法理解的我將溫蒂抱到床上,安撫她好一會才讓她冷靜下來。

  我打開書籍好奇地看一下,透過安他們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只好先把書放到書櫃上,打算之後找時間去問托蘿碧雅,不知道她是抱著什麼心態居然讓溫蒂感到不舒服。

  ~★~

  現在離劍帝之爭只剩下兩天而已,開始越來越習慣各種招式的流暢度,然而內心裡越來越焦躁,不只是比賽快要到了,同時自己開始感覺到有某種事情即將到來。

  精靈界的精靈們同樣焦躁不安,跟精靈界連結的我感受得很清楚,這點讓我難以平復下來,

  「怎麼了艾爾夫?一直有種心不在焉的感覺?」泰拉停止揮劍詢問我。

  「可能是有點累而已,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你現在可是劍帝之爭的代表選手。」泰拉叮嚀我。

  這禮拜學校直接給我們代表選手一個訓練場練習,目的是為了防止其他代表選手探查,這禮拜各國的代表選手都陸陸續續地過來。

  我一邊休息一邊看著查爾特正在跟夏娜對練,火與風不停地強烈碰撞。

  原本以為是他們的關係才導致視野有種晃動的感覺,等到他們兩人停下才發覺是腳底劇烈的震動,我以為是泰拉的時候看向她,才發現她正在警戒周圍。

  「艾爾夫小心!有股龐大的魔力從地底湧出!」霞大喊道,我趕緊通知附近的人。

  「小心地面!」

  在我喊出的同時,訓練場中央出現龜裂,隨即如同被爆破一般炸開,冒出一頭野牛外型的魔獸,按照魔力的感覺應該是A級魔獸。

  泰拉沒有猶豫的站在前方使用土柱限制住魔獸行動。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看見魔獸,這頭魔獸有著黑漆的皮毛,上頭沾上不少泥土,灰白的犄角頂部看起來尖銳無比,如果被頂到可能會直接死亡。

  當我與牠黑色的瞳孔對望時,不知為何覺得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艾爾夫你能夠戰鬥吧!」泰拉的聲音將我從思考拖回現實,我馬上回應並握緊武器面對牠。

  魔獸用頭大力地一甩,直接將土柱摧毀,我們馬上躲開飛散的碎塊並迅速討論該如何應對。

  最後我們選擇相互掩護同時交替進行攻擊,盡可能撐到援軍前來。

  泰拉利用土柱吸引魔獸的注意力,魔獸透過魔力反應認知到是泰拉在使用土柱,用健壯的四肢向前衝撞,泰拉馬上移動位置避開。

  而在一旁準備好的查爾特蓄勢待發地衝出去,強化自己後俐落地在魔獸皮膚畫上一個刀口,然而這擊太淺,沒能給魔獸帶來影響。

  「牠的皮毛好硬啊!」查爾特砍完後忍不住大喊,夏娜沒有理會,揮舞著火之刃劈向牠的身體,同樣沒辦法造成什麼傷害。

  察覺到夏娜攻擊的魔獸不再理會泰拉,而是轉向身軀面對夏娜,艾爾夫馬上強化自己的速度抓住在空中的夏娜,即時避開犄角。

  「夏娜沒事吧?」艾爾夫在抱走夏娜的瞬間,泰拉馬上用土柱干擾,讓魔獸再次分心。

  「沒事,只是他的皮毛實在是太硬了。」夏娜說。

  「如果他的皮毛都那麼硬,不知道牠的骨頭到底有多硬。」跟艾爾夫和夏娜匯合的查爾特忍不住說出口,尤其牛這類生物的頭部和角更為堅硬。

  「霞我可以精靈化嗎?」艾爾夫詢問霞。

  「不可以。」霞馬上拒絕,「精靈化要耗費許多魔力,你短時間內會很難活動,如果敵人這時候來怎麼辦?」

  「可是…」艾爾夫忍不住想提出意見,魔獸正在肆意地大鬧,整個競技場變得殘破不堪。

  「你盡力阻止牠傷害別人就好,至於擊倒牠這件事情就交給別人。」霞簡短地命令艾爾夫。

  艾爾夫只能夠看著泰拉不斷地使用土柱阻擋魔獸,這邊能有效阻止她的大概就是泰拉,源源不絕的土柱對魔獸而言十分煩躁。

  但艾爾夫看著魔獸發覺幾件事,魔獸與其說是在憤怒的破壞一切,不如說是在恐懼。

  艾爾夫踏出步伐,強化自己後跳上魔獸的背部,夏娜和查爾特沒辦法理解艾爾夫為什麼這麼做,但為了保護他也在從旁進行攻擊。

  「魔獸為什麼跟精靈如此相似?」艾爾夫輕撫魔獸時發現這一點,這些皮毛並非是實質的東西,而是魔力組成。

  艾爾夫手中湧出魔力灌入魔獸體內,一瞬間魔獸停下動作,安靜的像是被馴養的牲畜一般。

  「魔獸到底為何?」在艾爾夫心生疑惑的瞬間,一陣強大的魔力突然冒出,直衝魔獸。

  「天魔界•猛擊。」兩道壓縮至極限的魔力彈打中魔獸的頭部,劇烈的爆炸直接將魔獸背上的艾爾夫吹走。

  魔獸受到如此強烈的攻擊後緩緩倒下。

  「艾爾夫沒事吧?」發出強大攻擊的人靠近艾爾夫問道,來者是托蘿碧雅,那股攻擊是來自於她手上合稱為天魔界的兩把劍。

  「托蘿碧雅姐姐…」艾爾夫第一次看見托蘿碧雅使用如此強大的力量,不禁被震懾住。

  「看起來是沒事。」托蘿碧雅拍了拍艾爾夫的肩膀,在湊近艾爾夫耳邊的一瞬間,「你覺得魔獸是哪來的?」

  托蘿碧雅講完就離開,開始指揮前來的魔法師們。

  而我透過那個洞穴發覺到一件事,貌似還有許多魔力在底下。

  然而當我準備開口跟托蘿碧雅說的時候,她便命令其中一個部下將我帶走。

  ~★~

  被強迫帶走的我只能夠在外頭避開人群繼續訓練,直到晚上的時候才回到宿舍。

  「哥哥~」在我回到房間的時候,溫蒂馬上抱住我,最近幾天她都很少去實驗室,幾乎都是待在房間,而她可以進行研究並且隨時可以休息,這點讓我安心許多。

  我看著她臉上的微笑,看起來已經完全沒事。

  「溫蒂妳沒事了嗎?」我關心地詢問。

  「沒事了!今天起床以後完全沒事!」溫蒂用有活力的口氣回應我。

  「沒事就好。」溫蒂沒事我自然是很開心,但不知為何有點奇怪的感覺,還發現房間裡少了一本書,「托蘿碧雅姐姐給的書呢?」

  溫蒂聽到那本書馬上露出恐懼的眼神,「那本書好可怕…」

  我馬上安撫溫蒂的情緒,我猜測她應該是拿去丟掉之類的,這樣也好,只要能讓溫蒂感到安心就好。

  「對了哥哥,明天禮拜五的時候我想要帶你去個地方。」溫蒂突然改變恐懼的情緒開心地詢問我

  「什麼地方?不要忘記禮拜六還有劍帝之爭,可不能夠太晚。」我提醒溫蒂這件事情。

  「只要一下下就好。」溫蒂增加幾分撒嬌的口氣。

  「當然可以。」而我居然沒有思考溫蒂為什麼會突然急劇地變化。

  ~★~

  「老大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柯尼康對站在臺上的老大詢問,從面具露出的眼神中多少能夠感受到老大正在焦躁不安。

  「只能夠繼續執行計畫,同時我要向你們道歉。」老大微微的向臺下的幹部們道歉,「一開始我是覺得靠自己以及大家應該可以,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艾爾夫的出現改變一切,無魔力者的確是難以成為戰力。」

  老大說的話讓幹部們忍不住沉默,但老大沒有選擇讓我們失落而是繼續開口說話,「但是我仍然需要你們,雖然艾爾夫的出現讓我方增加一些魔法師的戰力,但仍然有許多弱者以及無魔力者需要幫忙,一但計畫開始,你們的首要任務就是保護平民,這就是我們應該要做的。

  「估計艾爾夫沒有時間來到這裡,所以明天我會盡可能帶艾爾夫過來,請你們保護他並等待禮拜六也就是劍帝之爭的到來,那天世界將會發生變化。」老大鄭重地說完後就命令幹部們提前準備好。

  幹部們雖然因為老大說的話有點失落,然而他們知道失落是沒有意義的,趕緊執行老大的命令。

  而大家離開時忍不住看向坐在椅子上思考的老大,他的背上彷彿背著沉重的巨石一般,一直默默地承受著並向前行走。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