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賭之章】第9集〈父之遺囑〉

『。』 | 2021-07-27 06:30:55 | 巴幣 18 | 人氣 165


骯,大家好

努力克制自己心裡那條懶蟲

動筆動筆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場外請在搜尋中打上【巴哈姆特事紀】的屬性框即可找到作品(不過好像被系統吃了)



那麼,第九集要開始囉



  「他早就死了。」燦炫上前輕拉起僵坐在麂皮椅上的Father之手,是冰冷的,但屍體尚無任何異味,若僅撇一眼看還不會發現有道精細的刀痕準確劃在屍體的頸部要害上,而不見絲毫血跡,看來被清得很乾淨,不僅如此,以這手法來看,下毒手的傢伙連這一刀會出多少血都精確計算過。

  「我已經被你們搞混亂了,」看著Father死體,貴為家族二把手,我妻有奶本該感到悲憤,諷刺的是前一刻他才決定狠下心放棄這份尊敬,「你們想怎麼做,迂迴到這種程度對你們有什麼好處?」眼前的景象令他無語,一開口瞬間便知自己早已語無倫次,他只好盡可能將自己想問的,化成腦中第一時間檢索到的文字並組合起來提出去。

  「我可以代表警備組向你保證這不是我們做的。」燦炫放開死體之手,隨後重力帶著冰冷的手自然垂下,面對合作夥伴的質疑,他有必要出面替自己所屬的單位做擔保,否則在任務完成之前,這段不堪一擊的合作關係就會因為彼此無法信任而先行破局。

  我妻有奶聽了,冷笑一聲,在這當下,他也並非真的想笑,只是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反應來回覆:「憑甚麼?你不過是警備組一個小小組員,代表他們?我想你八成也不知道自己頂頭的副長在暗地裡搞什麼吧。」

  「眼前的景象打亂你的思緒了嗎?看來你對自己首領還是有份情感。不過讓我提醒你,刺殺迪迪諾本來就在我們的計畫之中,又何來的必要得先在你之前對其下手?」鐵腕特務手插在西裝口袋內,冷靜地向對方提出分析。

  「如果你想保證不是你們,那又怎麼證明你是對的?」迪迪諾家族的少主按著帽子,心情五味雜陳,他心中漸漸明瞭,自己現在說的這些話,不過是想替自己剛才痛下殺手的決心脫鉤,嘴上矢口否認著,並且想將過錯歸咎至警備組,但心理上早已成為家族的背叛者。

  燦炫歎了一口,一邊檢視著辦公桌答道:「這不重要,我們本來就必須經歷這道程序,現在只不過是正好跳過一道,我們將計就計吧。」他決定放棄辯解,蹲下身繼續檢查事發現場有無任何異狀。

  ——外頭似乎有騷動——辦公室裡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咚地一聲厚實的防彈房門隨即被推開。

  「——哎呀......!?」情報屋放出的消息散播得又快又廣,我妻有奶最不希望在場的人都來了。

  「你給我解釋清楚!」戴著髮箍的白色長髮矮人,白毛,一見這幅景象忍不住衝動握緊拳頭跳上我妻有奶身上,打算先餵一拳再聽對方怎麼辯解——才剛作動,一個身影立即擋在兩者之間。

  滿身是血跡的白衣天使,阻止白毛的舉動且惡狠狠地瞪著:「你想幹什麼?」

  「NigHtCorE,你讓開!這男人已經破壞家族的信條了,你卻還袒護著他?」白毛忿忿不平,手上燃著火,能夠將血轉變成火焰是他的拿手絕活,但看著眼前滿身是血漬的NigHtCorE,他實在不想把自己危險的能力用在朋友身上,每當看到自己或重要的人身上流著血,都會令他感到不安,深怕自己一大意就會誤觸能力。

  「你冷靜點,白毛,我也很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整件事還沒證實,我們必須先聽有奶的解釋吧!?」勸說過後,NigHtCorE轉身向她最信賴的那人,「少主,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妻有奶雙眼直盯著眼前的女子,她眼裡藏著數種情緒,他自己是多麼受其信賴,才必須承擔這道眼神。NigHtCorE多想聽到自己深信不疑的對象,親口說出這件事與他無關......男子眼鏡映射出反光,他是可以大方地說出,自己與這起刺殺事件無關——

  「有奶,你說啊......!」

  ——說不出口,前一刻,決定狠下心下手的自己,那身影已經烙印在腦中揮之不去,他可以篤定當下那人就是自己沒錯,再者,事實上早就與自己最討厭的一群人——和家族立場全然相對的警備組合作,即使Father的死並非他所下的手,他也實在無力否認自己與這一連串風波毫無關聯。

  「不用跟他廢話那麼多了,看來情報屋說的都是真的,」白毛推開擋在中間的NigHtCorE,咬出血的手掌朝上作勢燃起火焰:「我看先解決你再說吧,警備組的臥底有的是時間找出來。」

  「——少主,找到了。」

  前來問話的一群家族成員,無人見到燦炫在場,待他從後方辦公桌下探出頭時,這才發現這名年輕的家族成員。

  「給我吧。」迪迪諾家族的少主接過手,燦炫,或者該說是年輕的家族成員——小D所遞出的是一封鑲著紅邊的黑色信封,中間還印有迪迪諾家徽的封蠟,「這個,就是我清白的證明。」

  「少主,請問那是......?」化名為小D臥底在家族中的燦炫冷靜地問起,即使這封信是他無意間發現的,但也許這是目前唯一能帶他們倆脫離這窘境的解方了。

  「Father囑託過我,若真有這一天到來,必將這封信打開來看,」迪迪諾的少主雙指夾著信封,事實上,就連他也僅是知道這東西的存在而已,關於裡面寫了些什麼,他可是渾然不知,也是因為這樣,突來的混亂使他一時忘了這封信的存在。

  我妻有奶故作冷靜,緩慢地拆開信封,他心裡早已忐忑不安,雖然不太可能,但若信裡所指也與自己相關,那麼事前把話說得那麼滿,再怎麼卸責這次也逃不掉了。

『迪迪諾家族的少主:

   終於還是到這一刻了嗎,若你帶著鑰匙打開辦公桌的保險櫃找到這個,就代表家族已經亂成一團,而我也已經無法掌控狀況了吧。這封信上記錄著事情為何走至此的原因,以及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措施。每當我預想事態會走向覆水難收的狀況,就會重寫一封信,將它封存在保險櫃中。

   稍後,我將密會一名來自BJ市,隸屬於寇龍組的幹部,近期寇龍組在強者港鎮上設立一處產業據點,已經威脅到我們的產業,家族的資產正以意料之外的速度被掏空,我與他將會以此進行交涉,很抱歉沒有事先告訴過你們,但相信你也知道,寇龍組的勢力不是迪迪諾家族可比擬的,我必須保全家族。請你們原諒我做了一個危險的決定,我也相信這事一定有風險在,所以交涉開始前特地重寫了這封信,如果我發生了什麼萬一,迪迪諾的少主......你將接下我與這個家族辛苦建立起的基業,並且立即接手,穩定局勢為優先,我信任的副手啊,相信你會知道該怎麼做的。
阿爾貝托.P.迪迪諾』

  「不......」這封信的內容令我妻有奶啞口無言,他脫身了,還成為家族的領袖......事情完全順著他的方向走,整起事件的矛頭正好完全指向寇龍組。

  「寇龍組的那些人...竟敢...!」白毛憤怒地握著拳頭,咬牙咒罵道,「少主...不...Father,下令吧,這筆帳非得要他們來還!」

  既然如此,將計就計吧,我妻有奶心想著:「把情報屋找來。」




  「沒清楚事情原委就放出消息,是我的錯,我願接受家法處置,Father。」一時之間在家族中的稱謂遭到改變,在家族中能夠讓情報屋這名顧問低頭的,一直以來也只有Father了,頂著大紅蝴蝶結的碧綠紮髮女子恭敬地鞠躬致歉,這種忽然的突兀感讓我妻有奶難以適應。

  「那不重要,情報屋,我要你用最快的速度查出家族目前可挪用的資金剩餘多少,儘早提交給我。」信上指出家族的資產正因寇龍組的侵略一步步被掏空,那麼必先解決這事不可,交付給情報屋辦,效率會快不少。

  「真有架勢呢,Father。」未来日記瞇起眼睛露出一抹訕笑嘀咕道,警備組還有另一隻老鼠在家族裡竄動,深諳此事她卻並未重提這點。

  「那我們呢,Father?請給予指示。」燦炫故作悲憤,鐵臂往木製辦公桌面重重敲下,但在小D偽裝的外皮下,心裡實則慶幸著自己逃過一劫。

  「真不習慣你們那樣稱呼......先安排Father的葬禮吧,現在情勢緊張,一切從簡就好。」高帽男子摘下帽子,對迪迪諾家族的前任首領致敬,「完事後,等情報屋回傳報告,我再給予指示,你們隨時候命。這段期間我得先處理接管家族的事情。」語畢,下令清空辦公室,僅留下兩人。

  ——我妻有奶,以及對講機另一頭的那名男人,「法網之眼」狄雲。

  「接著呢?」通話一接上,我妻有奶開門見山問道,這些麻煩事已經讓他懶得和警備組的副長耍嘴皮子了。

  「既然你沒受家法處置,而是在這跟我通話,我想你已經成功下手,當上迪迪諾的新領袖了吧?」狄雲悠哉地回道,對講機另一頭傳來鋼製菸斗在木桌上敲打的聲音,「如何?順利栽贓給寇龍組了嗎?」

  「比我想得還順利,老實說,你是不是擅自動了什麼手腳?就連你的跟班都不知道這件事。」Father的死、信封......這一切都轉變得過於自然,我妻有奶自始至終都不敢置信。

  「嗯?我什麼都不知道。」狄雲稍微拉高語調,隨後說道:「那是你家的事,況且,不也很好?」

  「算了,當我多想吧。」戴著眼鏡的高帽男子似乎已放棄和警備組副長有任何多餘的溝通,「下一步呢?」

  「進攻寇龍組。」

  「什麼?」

  「掃蕩寇龍組產業大樓。」警備組的副長再度複述一次。

  「你瘋了?」我妻有奶一再地確認自己是否聽錯。

  「老實跟你說吧,這是唯一可把他們驅逐出這座城市的方法。」鋼製菸斗在木桌上輕敲著,狄雲的話語在我妻有奶耳根子裡聽來十分不誠懇。

  「等等,容我提些問題。」我妻有奶面色緊繃,看來有些怒意。

  狄雲則相對地從容:「問吧。」

  「我會得到支援吧?」首先確認自己這次行動是否會獲得警備組的增援。

  「有,燦炫會跟你一起去。」

  我妻有奶語氣變得有些急躁:「你在開玩笑吧?就那個鐵腕小子而已?」

  「稍早,你不也親口揭露了我們的真相,事實就是警備組沒有多餘的人力能夠派出去進行這種大型的掃蕩行動,那可是被你揭穿的。」

  「我不幹。」狄雲的話語讓我妻有奶感受到惡意,迪迪諾家族的新任首領在心中默默認定自己被玩弄了。

  「不幹是吧?」對講機另一頭傳來鋼製椅背碰在水泥牆上的聲音,狄雲再次嚴厲地提到:「別忘了,你家還有一名臥底,而你在跟他合作可是鐵錚錚的事實。如果這事不解決,你是下不了台階的。」

  他說的沒錯,事情還在風頭上,倘若燦炫在這時候遭到發落,我妻有奶肯定依舊逃不掉——即便他已成為家族的領袖。

  「當然我也不會那麼殘忍,要你一個活口都不留。我只要你去找到一包藥劑,那是他們這次來到強者港設立產業開發的重點項目。前往寇龍組產業大樓,搜索一包上頭印有『LC』的藥劑,交回來給我......那麼,事情就一筆勾消了。」

  「不僅如此,相信他們建立產業也影響到你們家族吧,倘若這件事成了,對你家族也有利益,我猜你們現在也遭遇經濟危機對吧?面對搶你們錢的一群人,需要多說什麼嗎?」

  「好好想想,迪迪諾的首領。」說罷,狄雲切斷通話,徒留我妻有奶一人思考,警備組副長對其所言完全命中。


* * *



(隔日,旅人歇腳旅店......)

  「歡迎,要不要來份海港特製便當啊?」復古的木板門一推開,總能聽見旅店老闆說著那句不變的招呼語,這裡是強者港鎮唯一一間旅店——「旅人歇腳」。

  「啊,有奶小哥,今天要點什麼?」旅店老闆黑仔帶著微笑,等候客人的要求。

  「清場,我們需要談談。」我妻有奶拿出一疊鈔票壓在吧台上直說道,老闆黑仔一見,眼神似乎變了,隨後,整間旅店清場,只剩下黑仔和我妻有奶。

  「你需要什麼?」黑仔語氣變得不那麼輕快和熱情,這是平常客人看不到的一面。

  「我要你這能提供最好的人手。」我妻有奶直接開口要求道。

  黑仔聽了,隨即從吧台下拿出一疊名單,「預算多少?」他問道。

  「這是我組織目前能挪用的所有資金。」迪迪諾家族的新首領擺出一皮箱錢,單看為數不少,但以所有資金來說,似乎就嫌少了,這是情報屋查出所有可運用的資金,

  「這樣啊......」黑仔把名單擺上吧台,向對方展示:「你挑吧,上面全是最近來找工作的好手們。」

  「自來水、幕末之花、旺旺、鹿乃控、燒杯杯、日日野、N冈、藍橋牌熱狗、黑桃......他們的資料都記在上面。」

  「全要。」我妻有奶隨意瞥一眼,便開口直說。

  「嗯,這不可能。憑你提出的金額,最多就請得到兩人。」黑仔不帶多餘的情感,與平常那位熱情招待客人的旅店老闆形象背道而馳。

  我妻有奶也不多辯解,在這裡,具有話語權的只有金錢而已,「給我這兩個吧。」指向自來水和幕末之花的單子。

  黑仔拿起單子,自來水,上頭印有一位身穿黑鋼鎧甲的人像,根據描述是位狙擊手;幕末之花則是一位留著粉紅色雙馬尾的女子,是位使用武士刀作戰的劍士。

  「很可惜,就算你只雇傭一名,你的金額也請不到他。」黑仔看了那名為自來水的傭兵的單子後,歎了一聲便放回吧台上,「他是我這最昂貴的人手,S級傭兵,目前人在巴哈姆特大陸,只要你付得起,我就請得回他——但憑你的預算完全不夠。」

  實在沒辦法,我妻有奶思索一會兒後,拿起另一張名單:「給我這個吧。」

  黑桃,名單上的人像看來病懨懨的,但具備十分驚人的特殊能力,在他身上寫下一人的名字,倘若他遭受傷害,被寫下的對象也會受到同等的傷害,就算距離只有五公尺,也夠驚人了。

  「就他們了。」戴著高帽的眼鏡男不多猶豫,直接交付金額。在這請人,不需要說明要帶去做什麼,只要金額充足,這些傭兵肯定請得到手。

  黑仔點頭答應,並問:「什麼時候要?」

  「明天,」我妻有奶推了推眼鏡後起身,準備離開:「明天中午,叫他們到強者港鎮商業大廈等我。」

  是時候該做個了斷了。



碎碎念:

賭之章終於要率先進入高潮了

想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一定要繼續看下去哦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