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創作(無題-2)

挖哩雞閃到腰 | 2021-07-26 22:32:46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小說
資料夾簡介

總之繼續強迫自己寫了下去,因為想加快速度所以寫過之後很少往前翻修正,裡面一些設定說不定之後也會改變,如果真的這樣吃書的話我盡量提醒一下(汗),另外之後就按照腳色分段落丟了,還有這個閱覽分級,雖然現在還沒寫到什麼露骨的東西,不過反正也沒什麼人在看就不要管吧。


徹斯特
    當徹斯特注意到騎士們的身影出現在道路末端時,他曾經產生逃跑的念頭,但考慮到攜帶著瑪麗的關係,這個想法立刻被拋棄了。幸好隨著騎士隊伍越加靠近,他幾乎可以篤定眼前這支隊伍出自於帝國軍,一名斥侯保持三個馬身領隊,主隊伍則是三三成排,最中央配置指揮官,且馬匹步伐穩健一致,只有最精良的幾支軍隊可以組出如此訓練有素的小隊。
    (然而,軍隊中可能也有企圖對她不利的人士存在。)
    隨後幾張熟悉的臉孔打散了這個懷疑,而指揮官的身分更證實了徹斯特的推測—威庫赫·索爾,中央帝國的第一皇女,也是瑪麗同父異母的姊姊。
    徹斯特換乘馬匹,列隊於與皇姊共乘座騎的瑪麗身後,載著行李殿後的馬車則由年輕的斥侯駕駛,也算是對於他的懲罰,只見經驗不足的騎士面帶惱怒,嘴巴咕嚕個不停,古典故事籍對於戰鬥訓練無助,但它仍是騎士精神的展現,徹斯特希望年輕一代能重視這點。
    他回過頭,觀察起皇室姊妹花。威庫赫讓瑪麗坐在身前,自己拉著韁繩護住妹妹,兩人開懷地交談,不時爆出不太合乎禮儀的笑聲,徹斯特清了清喉嚨,威庫赫有點尷尬地扭過頭示意。
    「瑪麗,該談點正事了。」
    兩側的騎士聽聞,放慢速度退到距離四、五個馬身的後方,給予皇室成員適當的隱私,徹斯特踢了一下馬匹與威庫赫並行。
    「威庫赫大人,久未問候。」徹斯特接過第一皇女的手輕輕一吻。
    「請不要這麼見外,伯父。」威庫赫臉邊閃過一抹羞紅,一瞬間,徹斯特彷彿見到過去那位在花園中獨自揮舞著木劍的小女孩。他回過神來,細瞧眼前亭亭玉立的姪女,威庫赫繼承了皇后姣好的面容及皇帝的勇武,她的軀幹因鍛鍊而緊實,渾身散發出武者氣息,年僅二十出頭的第一皇女,作為數萬士兵的指揮官,活躍於討伐流寇及魔獸,而其於戰鬥中勇猛身先士卒的身姿,更是流傳整片大陸,只不過……
    「妳還沒有對象嗎?」徹斯特脫口而出。
    「噫!」威庫赫發出如同小動物被擠壓般的細聲,這次她是真的臉紅到耳根子去了。
    「徹斯特,我不允許你刺探淑女的隱私。」瑪麗眼見姊姊的窘態,便以主人身分下達正式的命令。
    「悉聽尊便。」徹斯特低下頭表示服從。
    「謝謝妳幫我解圍,瑪麗。」威庫赫親密地靠在瑪麗臉頰上表示感謝,但她隨後轉向徹斯特,耳朵仍透紅,表情卻一甩慌張呈現堅定,威庫赫開口:「但是我認為自己有義務向伯父回答這個問題。」多年不見,威庫赫的確不是那個只會整天練劍的少女了,身為成年的皇室成員,她早該捨棄第一皇女的身分,使索爾帝國的政權更加穩固。
    「我現在的確沒有交往的對象,也推掉了國外所有聯姻請求。」
    「聽起來……妳似乎沒有組成家室的打算。」徹斯特有點訝異,從小受國嚴格王室教育的威庫赫居然會拋棄傳統思想。
    「也不是沒有,但是同年紀中匹配的異性似乎因為我的武藝敬而遠之,我也不覺得和外國人通婚對我國有什麼幫助,剩下的選項就只有……」
    「剩下的?」徹斯特皺起眉頭,他很快理解並大叫:「妳想成為守誓者!?」
    「國王與王后也不反對這個想法,對於我個人來說,這也是我追求的理想之一。」威庫赫咬著嘴角,看得出她下了多少決心才跟父母親商量此事。
    「是因為我的關係嗎?」徹斯特冷酷地說道,其散發的肅殺之氣使威庫赫顫抖,但她不畏懼地回道:「堅如磐石。」
    那是守誓者唯一的信條。不論天崩地裂,唯有誓言不滅。守誓者藉由挑戰艱苦的試煉取得誓石,並立下不滅的誓言訂定契約,藉此超越自我發揮人類的潛力。徹斯特便是大陸上現存的少數守誓者之一,他拋棄了王位繼承權,永遠不婚不生,只為守護自己曾立下的誓言,當年索爾帝國皇室動盪,徹斯特成為守誓者並公然支持兄長庫尼格的舉動,促成最強大的勢力,立即使各方貴族不再插手鬥爭,現今恐怕也是如此情面,然而身為伯父的徹斯特還是希望威庫赫能多為自己的幸福著想。
    「唉,之後再討論細節吧,依妳的個性我應該是說不動。」徹斯特嘆了口氣,已經不是皇室成員的他並無任何實質政治力。
    「謝謝你,徹斯特大人。」威庫赫拾回笑容,瑪麗也鬆了口氣。
    兩人繼續交換情報,談論起國內外的大小事,其中最重要的則是國王召回瑪麗的理由。七年前,瑪麗的平民生母病逝,索爾王迫於貴族們的壓力,不得不將仍是幼童的瑪麗趕出宮殿,為了保護沒有任何政治庇護的瑪麗遭受不測,徹斯特帶著年僅五歲的瑪麗投靠可信任的貴族,一同住在位於鄉間的領地。
他曾經認為瑪麗的一生便是作為平民過著淡薄的日子,然而在她十歲的時候,國王突然下達了諭令,將瑪麗派遣至東南方愛絲托爾邦聯作為質子,徹斯特相當氣憤庫尼格將孩子當作政治武器的態度,誰都無法保證瑪麗在異國的安全。
  幸好愛絲托爾邦聯的領導人相當器重兩人的身分,使得徹斯特及瑪麗能在寒冷的前夕城過上舒適且安全的生活,瑪麗甚至與年紀相仿的城主成為朋友,比起在索爾境內各種限制,於愛絲托爾生活的兩年可說是更加愜意。
  然後就是突如其來的召回,瑪麗居然被視為王位繼承人召回索爾皇室?徹斯特簡直不敢相信那時收到的書信,但上頭的筆跡及印信無非出自於自己如此熟悉的兄長。
    「所以說,沒有人知道庫尼格真正的用意?」徹斯特詢問道。
    「我母親也氣急敗壞的樣子,應該不是她的主意。」威庫赫點點頭,隨後她壓低音量:「有可能是愚者的意見。」
    「愚者?我兄長什麼時候找了個旅行者當作國策顧問?」愚者是一批長年流連於各國的旅行者,他們收集故事,從中取得智慧,擅長口頭辯論,卻自稱愚蠢的俗人。
    「並沒有很久,這半年的事情,奇妙的是,沒有人知道她從何而來。」
    「她?國事議會的成員居然能接受女人的意見?」那批活在自己世界的貴族是徹斯特見過最頑固的人們。
    「因為她的決策確實符合索爾的利益……」威庫赫見到徹斯特抬起半邊眉毛時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貴族們的利益,而且預測精準。」
    「那愚者有解釋過這次的召回嗎?」
    威庫赫以聳肩結束了這段對話。
    徹斯特陷入沉思,而瑪麗再度提起選擇伴侶的事情,威庫赫則是招架不住地任憑妹妹替自己幻想結婚後的美好生活。
    日落前,隊伍抵達名為迪特姆采爾的小鎮,它坐落於山腳,偏離通商大道,人口僅數百,多數以農為生。威庫赫為了協助為數不多的居民抵禦魔物及強盜的侵害,協助建立了簡易的戰爭工事及烽火台,並派遣一隻小隊輪流駐紮於此,據說威庫赫的軍營附近數十個小鎮皆是採用此種聯合防禦模式,也因此第一皇女在索爾東南方的名聲大於當地領主,深受人民愛戴。
威庫赫沒有表明瑪麗等人的身分,也沒有事先聯絡要求住宿,儘管如此,鎮長仍是欣喜地將眾人邀請至集會所,各家各戶搬出鄉村美食及粗酒,擠得集會所大廳水洩不通。
徹斯特一開始還擔心是否有刺客潛伏其中,但隨著宴會上過一輪粗酒,徹斯特不再阻止活潑的瑪麗離開主座,來到外頭廣場營火,她一手拉著威庫赫,隨著旋律簡單的音樂擺動起身體。
    儘管生為皇室,瑪麗作為平民生活的日子比貴族還久,她快速地踏著舞步、不時旋轉身體向舞伴大笑,威庫赫雖然無法適應平民隨性的舞蹈,仍配合著節奏盡力使自己看起來不致於太愚蠢,眾人興奮地打著節拍,圍繞起小鎮難得的貴賓。
    徹斯特放下戒心,眼前只有操著口音的農家子女及威庫赫忠心耿耿的士兵們,更何況威庫赫就守在瑪麗身旁,又有誰敢挑戰武藝極致的第一皇女呢?或許徹斯特一路上過於謹慎、或許他太重視愛絲托爾領導人的警示,也許庫尼格只是回想起那名同樣被稱做瑪麗的妻子,那位他們一同愛上的女人。
    徹斯特搖了搖頭,重新將注意力放在瑪麗身上,舞曲的節奏不知何時慢了下來,此時威庫赫握起瑪麗的左手,另隻手環繞其腰間,擔任起宮廷內交際舞的男方腳色,引領著瑪麗有節奏地擺動身軀,一旁的農村女子們各個投以羨慕的眼神。
    宴會足足維持兩個小時之久,徹斯特才將精疲力盡的瑪麗抱上床去,他皺著眉思考從瑪麗身上傳來的酒味從何而來,一邊檢查鎮長出借的空屋是否有不牢固的破口,直到確認整間小屋僅有大門一個出入口後,他回頭望了一眼帶著微笑熟睡的瑪麗後,關上臥室的門並走出小屋,威庫赫正在等著他。
    「雙人哨,前後各一組?」威庫赫尋求指示。
    「讓士兵休息吧,我會在裏頭守著。」徹斯特搖了搖頭。
    威庫赫露出苦笑,揮手向身後待命的士兵示意,他們隨即離去。
  徹斯特巡視四周,仍清醒的鎮民正在清理殘局,而兵士們則有規矩地進行交接,許多人從營帳內進進出出的。
  「如果妳有話要說,就進來吧。」徹斯特拉開木門。
  兩人進入屋內,威庫赫環視了一下簡陋的客廳後,便打開臥室的門悄悄往裏頭瞧了一眼,隨後安心地找了張木椅坐下,徹斯特選了桌子對面的座位,並從一旁的布袋中拿出拳頭大小的方塊,只見他按壓了方塊上一個突出圓點後,方塊發出微微紅光及嗡嗡聲。
  「這是?」威庫赫伸手想要觸碰,但隨著手掌靠近,她才發現方塊不只產生光線及聲音,她感受到高溫。
  「人工火爐。」徹斯特同樣將雙手放置方塊邊感受著溫度,他繼續說道:「愛絲托爾人取暖的工具,溫度足以煮沸開水,小心頂端明亮的那面。」
  「宮殿內的魔法師們好像也有在使用類似的器具,不過體積更大,且火力更強。」威庫赫試圖回想魔法師們那雜亂的實驗室景象。
  「這是達斯克大人給瑪麗的日常用品之一。」
  「能得到這麼珍貴的禮物,看來愛絲托爾待人不薄。」
  「喔,他們的確很尊重我們,但我想講的不是這個。這個方塊,是生活用品,妳能理解這個意思嗎?我不敢說整個愛絲特爾都是這樣,但能夠確定前夕城的居民們家家戶戶至少持有一個類似的東西。」徹斯特回想起他剛抵達前夕城時,對於愛絲特爾人平民之富有而感到震驚,而眼前的威庫赫臉上的表情或許就跟那時的他一樣。
  「每戶?」威庫赫沒有再開口,徹斯特很好奇那張嚴肅的面容下到底再思考著什麼事情,是感慨他國的強大,還是憐憫國民的貧困。
  索爾就國力來說,絕對是大陸第一的候選人,索爾尚武、崇拜強者,經過數百年的戰爭將大陸中央地勢平坦的區域全數統一,僅有自然屏障外的地區得以倖免,這也是索爾被稱作中央之國的緣由。
  然而索爾的人民並沒有因此受惠,不如說,索爾的強大便是出自於犧牲人民福利換取而來,大多數男性必須強制接受徵招成為士兵,貴族則擔任軍官指揮作戰,而國家為了戰事準備,投入大部分的稅收,整個國家就彷如傳說中古代文明的自動戰爭機器,它的一舉一動都是為了征服。
  相較於索爾的好戰,由數十個小國組成的愛絲托爾邦聯因為天然氣候惡劣,自古以來幾乎無暇鬥爭,大約三百年前,教都普林斯特及前夕城提議建立聯盟,並由兩個城市的翼人族領袖擔任盟主,城市間互相協助彼此,並組成了全大陸最龐大的商會,貨物不斷出入,前夕城成為商業中心,普林斯特則是信仰中心。
  因為瑪麗的流放,徹斯特得以與達斯克及奧若拉相識,兩位即是邦聯的翼人族領袖。翼人族是古代種族中的長生種,據說於人類種誕生前的神話戰爭時,翼人族便擔任神明的士兵與其他遠古種族戰鬥,最終倖存的翼人們大多數永居於距離地表幾萬公尺高的天空之城,而少量的翼人們自願留在地表上引導新生人類建立文化,達斯克及奧若拉則是其中兩位願意拋頭露面的翼人。
  達斯克教導人類如何運用知識理解世界,而奧若拉則教導人類古代神明的故事進而建立信仰,兩人明明據稱是年齡相仿的伴侶,達斯克外表是比徹斯特還蒼老的白髮老人,而奧若拉卻是美如天仙的妙齡女子,分別擁有一對黑色及白色的翅膀,但徹斯特從來沒有見過他們使用。
  無論如何,在索爾這數百年間交戰統一成為大國之際,愛絲特爾邦聯在兩位翼人的幫助下,人民富有生活不虞匱乏,儘管軍力不足以抵擋住索爾,但在經濟及宗教的壓力下,如果硬是與愛絲特爾一戰,索爾國內恐怕會自己先行崩潰,這代表徹斯特的母國有著致命性的缺陷。
  「對不起,威庫赫,我明明知道內政是你兄長應該思考的問題,但仍是忍不住向妳拋了話。」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伯父。我當然也有注意到我們的國家對平民相對不公平,而我能想到幫助他們的辦法也只有保護他們的生命安全,再複雜一點的事情,我的腦袋就要打結了」威庫赫露出苦笑。
  「夜深了,妳還是快談談重要的事吧,不要管這個會發亮的方塊了。」
  「我不想讓瑪麗擔心,也害怕消息被部下洩漏。」威庫赫停頓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鄭重地開口:  「國王恐怕來日不長。」
  「……還有多久?」儘管內心替兄長難過,但徹斯特忍住哀傷。
  「最多不超過三年,最糟糕的話,我想都不敢想」
  三年?天知道索爾這三年內會混亂成怎樣的境界,國內二十年來的和平就要付之一炬了嗎?難怪威庫赫會認真考慮成為守誓者的打算,她一定不打算牽扯其中。
  「所以說,會召喚瑪麗歸國的原因果然是這樣。」徹斯特無奈地說道。
  「是的,王位繼承權戰爭即將開始。」而威庫赫則吐出那殘酷的事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