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無間教父 01-04:建教

古今變 | 2021-07-26 20:38:40 | 巴幣 388 | 人氣 214


第 04  章   建教

  洛薩因和千目老大雖然都不動聲色,但是心中都產生極大的反感。那名少女雖然是整起事件的導火線,但追根究柢還是剛才發話之人所挑起的禍端。
  洛薩因本著博愛的精神,對種種暴行罪業都懷抱著寬容和勸人為善的態度,但對於此人還是有點難以按捺打從心底湧出的厭惡。即便如此,現在的他已經能將這些情緒區隔開來,絲毫不為所動。
  千目老大的反應則現實得多。他「慮勝也慮敗」,在得知情況不如預期的時候,他就把這罪魁禍首找來,準備把他當成誘餌或棄子、轉移敵人的注意力以爭取應變的空間。可是那人到了這個節骨眼,居然還不知死活,在他跟人談事情的時候插嘴嚷嚷,還提出最自找死路的意見。
  因為昨夜一役所造成的犧牲,千目老大現在手頭上的戰力只足以維持組織的運作、抵抗其他勢力趁虛而入。如果昨晚的戰力、伏擊都不足以格殺那名老者,現在敵暗我明,又有誰可以抵抗他的襲擊?而那名少女不管擺在哪裡,哪裡就會變成那名老者的首要攻擊目標。憑良心說,千目老大對於洛薩因隻身前來還有點鬆了口氣,他雖然不把那些狐群狗黨放在眼裡,但那名少女可是極難處理的燙手山芋。
  千目老大最初也是看出那名少女奇貨可居,打算拿她去交換更大的利益、突破幫派目前進退兩難的處境,才會謀劃昨夜的圍殺。但是就眼前的情況看來,只要那名老者還有一口氣在,他在交易成功之前恐怕就會先丟掉性命。
  剛才發話之人就是自以為立了大功、為千目老大帶來這樁好買賣,氣焰才會如此囂張。卻沒想到事態進展至此,風向已然悄悄轉變。他見千目老大「居然」沒有立刻下令威逼那小小的祭司聽話,立刻又大聲說:「老大,快叫他把那小妞交出來,完成交易啊。」
  千目神色不變,額頭卻隱隱浮現青筋,眼中也現出冰寒的殺意。但是他還沒說話,洛薩因反倒先開口了:「聽聞千目老大不管看人、看貨都是一等一的眼光,所以在下準備了無價的至寶,前來跟您談談生意。」
  千目雙眼微瞇,他特意提及「看人」的眼光,似乎意有所指。更何況這人除了一身縫縫補補的袍子,可說是一無所有。手上厚重的經書雖然算得上是罕見的玩意兒,但在這個絕大多數人都是文盲的時代,它的價值大概等同於生火用的木柴……頂多就是更容易燃燒一點而已。
  誰知洛薩因的手在懷裏抱著的經書輕拍二下,居然真的說:「這裡面有無價的東西,以千目老大的眼力,想必一定能看出其中的價值,然後作出正確的決斷。」
  看洛薩因的神色一派誠懇,完全沒有戲耍說笑的成份,讓千目老大不由得心想:「難道這人真是個白痴?來到這裡也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應該早知道那一套是行不通的吧?」
  正當他以為此人並不是定力好,也不是心無挂礙,而是腦子有問題的時候,注意到了洛薩因眼中慧黠的光芒,於是沉住氣,冒著在眾目睽睽下遭受戲弄的風險,皮笑肉不管的對洛薩因說:「哦?那倒是得見識見識。」
  話聲剛落,旁邊便有一名手下過去將洛薩因懷裡的經書拿到千目的桌上。千目伸手掀開封面,他本以為書中必定有古怪,畢竟看到神職人員手裡抱著書,很容易先入為主的認定就是那一本,事實上並不見得必然如此。
  然而入目的幾行字,卻完全合乎一般人的期待。千目「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那本書最開頭幾句還是耳熟能詳。他正想要發作,卻注意到了一件事……正確來說,是二件事。洛薩因說的沒錯,在這個地方,說不定只有他才能看出當中的價值。
  他「碰!」的一聲奮力合上書頁,雙眼瞪大、緊盯著洛薩因,一旁的手下以為他因為被耍而發怒,全都將手搭在隨身兵刃上,準備上前將這個意圖對牛彈琴……不、是對惡講道的神棍碎屍萬段。
  但是千目右手緩緩舉起,示意他們退下;在心中計算了一陣之後,對洛薩因說:「確實是……前所未見的珍寶。坐、請坐,您想要談什麼生意?」
  他一邊說,一邊抬手擺向桌前的豪華座椅。這看似平淡無奇的舉動其實大有深意,一旁的手下全都知道,如果對方無足輕重,千目老大雖然把人「請」來了,但是根本不會理他,而是讓旁邊的副手去交待事情。
  對方至少要有點份量,千目才會親自出馬;談論的事情有相當的價值,才會請客人坐下。不過千目通常是坐到一旁的躺椅、把腳跨到矮几上,一邊享受美女槌腿按摩,一邊跟正襟危坐在木椅上的客人商談。
  像這時跟客人分別落坐在辦公桌的二邊,那就代表「要談大買賣」。旁邊的手下立刻把瑟縮在角落的男女老幼、搔首弄姿的娼妓全帶了出去,同時把嚇唬人的玩意兒一併撤走。剛才插嘴的傢伙雖然有點不滿,但也不敢再亂來,惡狠狠的盯著洛薩因,一邊跟著其他人離開。
  最後房裡只留下千目、副手和親衛隊長,以及處處格格不入的祭司。
  千目斜坐著,右手食指在桌上經書的封皮上敲了幾下,尋思了一會兒才開口:「這樣的寶貝,得來不易吧?而且價值恐怕無法估量。」
  洛薩因微微一笑,回答說:「神的道理是無價的。如果您指的是承載這些道理的容器,那麼其實十分便宜……至少比您所看過的都要便宜。」
  千目眼中閃過異采,說:「哦?但是物以稀為貴,這麼罕見難得的東西……」
  洛薩因說:「不不不,要多少就可以有多少,在下猜想有一天會到處都是,甚至沒有人要。」
  千目的副手和親衛隊長都努力的忍住笑,他自己也把已經到嘴邊的那句「就算是現在也沒人想要」給活生生忍住,才吸了口氣說:「哦?果真如此,那價值說不定就更高了,您想要用它來交易什麼?」
  洛薩因回答:「在下想在這邊建立教會。」
  就在洛薩因和千目老大談判之際,另一邊的鑽地鼠等人在洛薩因出門之後,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體認到自身尚未脫離險境,而那神棍正打算去做一件極端愚蠢而且危險的事情,完全不是可以放心吃喝的時候。
  有幾個人立即萌生去意,拉開木門就往外衝,其他人見狀也開始猶豫是否應該跟上。可是卻看剛剛出去的那些傢伙又退了回來,原來洛蕯因一出去就敗露了他們的行蹤,周圍早已被黑幫包圍得滴水不漏,連屋主都只能摸摸鼻子,乖乖從那茅坑裡的退路又鑽了回來。
  這下就算有山珍海味放在面前,他們也沒有心情享用,只有屋主抱著酒瓶猛灌,暗自嗟歎當初摻了太多的水,這下想借酒澆愁都沒辦法。
  時間在忐忑的等待中顯得特別漫長難熬,屋內眾人只覺得好像過了幾天,才有人拉開門說:「出來!」
  他們不約而同的嚥了嚥口水,很配合的一個接著一個走了出去,屋主勉強打個哈哈說:「咱……咱跟他們完全、完全不是一夥的……是、是,咱這就過去。」
  他本想撇清關係,但是看到那些壯漢手上的兵刃映照著眼中的寒光,他只好也乖乖的跟在隊伍的最後。
  跟隨洛薩因的那群人,本來就全是些命運窘迫的邊緣人,心中早有覺悟早晚會有這麼一天,這時全都不發一語的拖沓前行。那慘淡的氣氛就彷彿行刑的隊伍,又像是送葬的行列,只有屋主不死心的撐起笑臉,不斷對「護送」他們的人說:「不是啊,大哥,你們聽咱說,是他們硬闖進咱家,咱是無辜的。不然再向天借幾個膽,咱也不敢收容他們吶,您說是不是?」
  可惜不管他再怎麼分說,那些壯漢全當作沒聽到,連看也不看他一眼。最後是鑽地鼠轉頭對他說:「屋主人,真是感謝您昨晚的款待,我可有好久沒開過葷了,那塊火腿配上美酒,真是絕配呀絕配。」邊說邊咂嘴咂舌,一副回味無窮的模樣。
  屋主心膽俱裂,瞪大眼睛對他說:「我……你……我沒有……」
  旁邊的壯漢斜眼瞄了他一下,好似在問:「你還有什麼話說?」
  屋主最後只能放棄掙扎,閉上嘴垂頭喪氣的跟著隊伍,滿懷怨恨的盯著前頭的鑽地鼠。鑽地鼠則漫不在乎,嘴角掛著一抹幸災樂禍的冷笑。
  過了一會兒,屋主認出隊伍行進的方向,顧不得心中的怨恨,焦急的用手指戳了戳鑽地鼠的背,小聲問:「這……這是往碼頭的方向,他們帶咱們去碼頭幹啥?」
  鑽地鼠聳了聳肩,但是心裡也在暗自疑惑:「碼頭?帶我們去那裡作啥?難道是要當眾行刑、拿我們當個榜樣?」
  在黑幫的管理下,有幾個「非請莫入、閒人免進」的地方,「碼頭」就是其中之一。像屋主這種「尋常百姓」,除非有事並且取得許可,否則根本無法靠近。更正確的說,屋主從來也沒去過這個是非之地。
  至於鑽地鼠這類全無地位的渣滓,連走在尋常道路上都會遭人冷眼,跟這種區域更是絕無緣份。他原本以為會被帶到某個不知名的角落「處理」掉,現在看來黑幫是打算當街示眾、以儆效尤,不然還有什麼理由特地把他們帶去那裡?
  其他人顯然也有類似的想法,一股絕望的氛圍在無聲中擴散,屋主雖然還沒想透,但是也從中領受到「大事不妙」的預感,雙膝登時發軟。
  在他旁邊的壯漢拍了拍腰際,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屋主才注意到除了駭人的凶器之外,他還帶著一副連著鐵鏈的鐐銬。從壯漢的眼神中,屋主讀出了:「你要自己走,還是被拖著走?」的威嚇訊息,心知如果不乖乖配合,恐怕就要先吃一頓苦頭。讓他不由得悲從中來,眼角泛出悔不當初的淚光。
  鑽地鼠這下也笑不出來了,昨夜那場令他餘悸猶存的血腥殺戮,再加上黑幫擺出這麼大的陣仗,大概在殺他們之前還要先當眾狠狠折磨一番。想起傳聞中黑幫的種種酷刑,就連已經覺悟爛命一條、終點已在眼前的他都開始不寒而慄。
  一行人感覺到空氣中的濕氣逐漸加重。「碼頭」顧名思義應該是個鄰近水域、供船隻停泊以交易搬運物資的處所。河川、湖泊甚至海洋是最起碼的條件,因此照道理講這裡不可能會有真正的碼頭。屋主和鑽地鼠等人雖然都聽說過這麼一個地方,但是從來也沒親自見識過,所以向來以為那只是個象徵性的暱稱。等到他們親眼見到寬闊的水面、停泊的船隻,以及工人苦力往來搬運貨箱、木桶、皮袋的時候,個個張大了眼、幾乎忘了自己被帶來這邊的下場。
  既然這裡是貨真價實的碼頭,當然也就有大型的貨倉,他們被帶往一處看來牆壁和守衛都十分堅實,有三、四層樓那麼高的寬闊石造建築前,才收拾起驚訝的情緒,回想起即將面對的命運,不約而同心想:「看來這裡就是刑場了。」
  進入其中,果然除了前方盡頭一小塊空地外,已經擺好了二排長椅、坐了不少前來「參觀」的群眾。一個看來像是小頭目的人物對著「護送」眾人前來的壯漢們使了個眼色,他們就退到二旁牆邊,小頭目則把眾人領往前方的空地。
  情急智生,屋主瞅到坐在斜前方長椅上的,正是負責在他屋子那邊收保護費的黑幫頭目,雖然他只見過那人幾次,以他的身份也沒資格跟對方搭話,但現在真的是連根稻草也得抓住。於是假意跟著眾人前進,然後一個翻身跪倒在地,對著那人哀求說:「老大……請您救命,您也知道咱向來安份守己,全……全是他們硬闖進咱家、還隨意拿了東西吃喝,咱是無辜的呀……請您一定要相信咱、救咱一命吶!」
  那頭目皺了皺眉,他很習慣有人在他面前跪地求饒,所以對屋主突如其來的舉動並不覺得如何訝異,他皺眉的原因是絞無了腦汁,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這人是誰。
  不過他對於這人求饒的原因倒是了然於胸,千目老大這次召集這麼多幹部前來,想來就是為了「處理」他們立威。所以他也不多說,看了那小頭目一眼,小頭目一伸手把屋主拎了起來、扔回隊伍裡,然後繼續把他們帶到前面的空曠區域。
  雖然心中已有覺悟,但實際到了刑場立刻粉碎了眾人原本就不多的勇氣,中年婦女和少女立刻抽泣了起來。雖然有不少人想跪下來祈求觀眾的同情和原諒,但是屋主的例子在前,如果連他都無法倖免,自己還不如省下這份力氣。
  少了哭天搶地的前戲讓觀眾多少有點失望,不過想想千目老大接下來要怎麼對付他們,心中也都覺得:「算了,接下來有的是機會……說不定還會持續好幾天。」
  等千目老大的副手走出,所有人立刻正襟危坐,想著:「好戲上場了!」可是他卻宣佈:「千目老大同意洛薩因祭司在此地佈道,這二號倉以後就是教會,今天特地邀請各位前來觀禮。」
  此言一出,二號倉內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不約而同的「蛤?」了一聲。
  原來聽到「設立教會」的請求,千目神色不變,洛薩因的為人處世,以及來到這邊的目的,他當然早就摸得一清二楚。會提出這個要求並不令人意外,但是到了這個節骨眼依舊提出這個要求,他不得不承認內心對於這名祭司還是有幾分驚訝和佩服。他氣定神閒的反問:「你打算設在哪裡呢?」
  當洛薩因說出「碼頭」這個地名時,房裡的氣氛一下子緊繃了起來,千目「刷」的一聲挺直上半身、從斜坐轉過來正對著他。洛薩因不等他發話,就接著說:「在當今的情勢下,彼此都需要一點……保障,您說是不是?」
  對手的反應,證實了洛薩因心中的猜測,卻徹底顛覆了千目的想像。到目前為止的每一步,洛薩因都超出他的預料。從昨夜一役的犧牲慘重卻徒勞無功、洛薩因孤身前來、完全不動聲色的定力、手上握有的至寶,乃至於他提出的要求……特別是那個地點。
  碼頭是他最重要、最重視的區域,也因此他花費了無數心力掩飾,把那邊喬裝得好像只是他眾多的地盤之一、並沒有特別重要的地位。可是洛薩因卻偏偏選了這個地方,而且明顯不是隨便說個地名而已。
  「這人是我前所未見的厲害角色!」千目得出了這個結論,並收拾起輕視的態度,重新審慎應對眼前的祭司。
  他隨即想到:「這祭司既然知道那個地方的重要性,索命的煞星恐怕也早就知道,如果那老頭攻擊碼頭……」
  千目老大的心中開始七上八下,如果集結六成戰力都殺不了老者,剩下四成又能幹什麼?更何況為了維持組織,那四成戰力本來就不能妄動。在另一方面,那煞星向來目中無人、獨來獨往,卻不知道為什麼會跟隨洛薩因一行人,而且拼命保護那名少女。讓洛薩因在那裡建立教會,說不定是目前唯一可能確保那地區免受襲擊的手段,而且洛薩因也自信滿滿的保證:「只要讓我在那裡設立教會,『第一罪』絕對不會攻擊那裡……應該說是前任的『第一罪』。」
  權衡輕重之後,千目終於答應了洛薩因的要求。
  在他允諾之後,洛薩因神色如恆,然而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一切的一切,包括那名少女、那本經書、原本想要置他於死地的老者跟他化敵為……勉強算是朋友,乃至於那個地點,全是源自於某個前來考驗他的信仰,而且將要把地獄帶往人間的惡魔。

  前一篇    後一篇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7-27 14:28:26
Reineke
但是他還沒說話,“落”薩因反倒先開口了
→洛
2021-08-16 21:50:37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8-16 22:04: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