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6善後

藍飛璃 | 2021-07-26 19:30:03 | 巴幣 8 | 人氣 123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蕾伊大人。」
就在我想得出神時,一名騎士喊了我,望向他,我瞥見他手中有黑色斑點的海藍石,看樣子,應該是不知道怎麼使用才對。
「蕾伊大人,這東西,我……」他話還沒說完,我便伸抓住他穿著甲腕的手,看了看需要協助的方位,領著他前往該處。
一邊走,我也不忘一邊說:「這道具僅需要一點想像力,放輕鬆一點,不用太在意細項,你們騎士啊,總是喜歡一板一眼的,有時候又太過花心多情,真不知道你們腦袋在想什麼。」
來到已開始整理的其他騎士身邊,這個方位,草和土上染的黑紅色,使當時萊斯死去的記憶再次回到腦海,一陣酸澀湧現,淚又無情的灌入眼睫,無聲滴落。
「痾、蕾、蕾伊大人!」一旁的騎士見了,慌忙喊出聲。
「我沒事……」他的叫喚,使我拉回了思緒,拭去臉上的淚,我望向他,露出微笑:「把拿著魔石的手伸出來。」
騎士一臉的猶豫,但仍在我的注視下,聽話的舉起手。
我握住他拿著魔石的手,緩和道:「一開始要你直接想像可能很難,你先把視線專注在這顆石頭上,然後透過它的顏色,想像你的手捧著清涼的水,就當捧著水要洗臉那樣。」
他猶豫望著我,一臉困難的樣子,但仍深吸口氣後,緩緩讓自己放鬆,盯著手上的海藍石,很認真的……緊盯著……
那緊緊盯住的模樣,認真、嚴肅的神情,不知怎的,我竟連想到,若換成了葛爾路克殿下,這畫面,真的毫無違和感,反而還有點滑稽。
噗哧一聲,我忍不住笑出聲,而該名騎士,也因為我的反應而中斷了冥想練習,他望著我,臉被陽光曬得黝黑的肌膚,緩緩染上一層紅暈。
「蕾、蕾伊大人……」他尷尬的叫喚,甚至面露不安,彷彿像極了做錯事的小孩。
看見他既困窘又慌亂的樣子,我又是一陣想笑,這次,我毫不猶豫的笑出聲音。
「哈哈哈──」開懷的笑出聲,昨日的不快宛如雲煙不復存在,看著眼前的騎士,我笑道。
「你…...呵呵,你的神情太認真了啦,放輕鬆點,魔法並沒有很難,而且這個是魔道具,並不是真的魔法物,所以只要把你的想法放進去就可以了,不然這樣吧,想像你口渴了,在喝水怎麼樣?冰涼的水滑順過你的口腔、喉嚨,然後到達胃裡。」
「……好,我再試試看。」他點點頭說,再次嘗試了起來,這次,他成功了。
雖不清楚他想了什麼,但他手中的水魔石,已經開始顯現出型態了。
見到水魔石的變化,他震驚又興奮的瞪著它:「這……這就是魔法?」
「是的,看來這東西是確定一般人也可以使用的,只是沒有魔力的人需要練習而已,就整體來說,算是成功的,可是卻還是不便利,不過沒關係,很謝謝你們的幫忙,讓我清楚這問題在哪並加以改進。」我感激道,拿著手中的盒子,準備離去。
「就照這樣的方式去使用就可以了,我很抱歉沒有製作出更簡單使用的魔石。」臨走前,我抱歉的說。
「不,不會,能有這方便的東西,真的很感謝您。」騎士興奮不已的看著我:「亞斯特,我是亞斯特,很高興大人能教會我使用這東西。」
「很高興認識你,亞斯特。」我回以微笑,「你們忙吧,我先去布設保護結界了。」
帶著魔道具,我朝著被毀壞處走去,到了定點,負責守護入口的騎士們正在加強巡邏,不敢鬆懈一分。
看了眼他們,我邁步朝森林外走去,同時對他們說:「你們先休息吧,我現在要重新設置屏障,為避免迷失在迷霧中,還請各位先行返回吧。」
「賢者大人,還是讓我們……」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但這是為了減輕你們的負擔,所以我自己一人前往設置就好,你們無須陪同。」我搖頭拒絕,保持微笑的望著他們,「謝謝你們,只是簡單的設置屏障,沒什麼事情的。」
說完,我便自顧自地離去,一直往外走,沿途都是被我昨夜毀壞殆盡的森林碎木,以及被打到翻起的泥和草。
直走到一處的定點,我橫眼掃過四周,確定沒有魔物的蹤影,便開始將魔力注入了盒子,隨著魔力的注入,原本呈現深褐色的盒子,逐漸退了色,轉成淺褐色。
確定盒子的魔力已滿,在打開盒子之際,一陣振翅的聲音,伴隨著尖銳的叫聲從上空傳來,那刺耳的聲音,穿過我的耳膜,使我震驚的抬首,只見數隻飛行系的魔物朝我飛衝過來。
「糟糕!」眼看自己成了牠們的目標,但又礙於我沒有事先展開魔法防禦的魔法,而此刻將魔力完全注入這盒子,不僅花費時間與魔能量,更不能及時施展魔法。
我緊抱著盒子,往旁跑開,啪的一聲,那噴灑在地的毒物發出滋滋聲響,漸漸地腐蝕了泥地與草。
看了眼天空中的魔物,我趕忙的想尋找遮掩物,但由於昨天破壞過了頭,眼前一片是完全的光禿,無任何樹木可當作遮掩。
可惡,必須要讓這盒子的魔力,跟其他盒子的魔力相結合,才能完整的讓濃霧發揮作用,可是現在又有魔物干擾,我根本沒空將魔力源進行連接啊!
我邁步死命地奔跑,同時開始集中精神,將風之魔力凝聚在身側,忽然,一道濕潤的感受黏著在腳上劇痛隨之傳來。
「啊!」我驚喊,一個踉蹌,緊抱著手中盒子,摔倒在地。
清楚自己受到了攻擊,但礙於手中的盒子不能先打開,我不得不以這種形式閃躲,因為一旦盒子開了,那魔力源就會因散出的濃霧干擾而難以尋找。
「該死的……」瞪了眼被毒液沾染的左腳,這下子,必須在毒性擴散前把眼前的事情搞定,否則後面就難辦了。
就在這麼想時,身體凝聚的魔力也逐漸成形,因為一定要把祂們給一次打下來,不然的話,現在受傷的此時,肯定會被眼前的魔物給撕裂後生吞活剝的。
看著眼前準備朝我發動攻擊的魔物,我想辦法控制著身旁魔力的流動,釋放出魔法,刷了一聲,如利刃般的狂風掃向天際,將那些魔物們的翅膀全處斬斷,長毛的龐大軀體硬生掉落發出啪啪聲響。
失去翅膀的牠們,在巨大的扭動之後,翻過身,血紅的眼緊盯著我,準備再次撲上來,而我再次凝聚的魔力也已經完成,從我的身側,一道火焰閃過,一隻隻的魔物全數被烈火包圍,焚燒了起來。
「嘰──嘎──」
刺耳的尖叫聲不停傳來,瞥了眼那被火吞噬的傢伙,我趕忙伸手,先簡單的以魔力將擴散的毒性緩下,隨後站起身,回到原本的地點,繼續開始尋找著魔力的連接點。
感受著魔力的流向,確認了方位後,將手中的魔道具擺放定位,再次將魔力注入,把其他盒子的魔力相連接,竟待穩定後,我才將蓋子打開,濃霧瞬間散了出來,一下子就遮掩了四周,阻礙了視線。
「終於……」完成之後,我忍不住鬆了口氣,而腿上的刺痛也陣陣傳來。
「嘶……」我咬牙,忍下那幾乎刺骨的疼痛,看向傷處,被腐蝕的褲管露出了皮膚,該處已明顯的呈現黑色,以這種傷勢,要走回去,恐怕要花不少時間啊……
緩緩站起身,我強忍的逐漸增強的劇痛,一步步的朝屋子的方向走去,然而,刺痛卻隨著時間越來越強,我咬著牙,氣息變得粗喘。
「明明已經以魔力控制毒素了……」我忍不住的低喃,但身體卻無法控制的越來越沉重,甚至有如同火在燒一般的感受。
這感覺,表示毒素已經擴散了,明知道要趕快離開濃霧,可是我卻痛得幾乎快動不了,瞪著眼前有些朦朧的黑影,只要再走一下,只要再一下子,就可以回到屋中了,因為屋子裡有解毒劑啊。
我不停的對自己吶喊,拖著沉重吃力的步伐,一步步前進,終於在步出濃霧的那一刻,我終於支撐不住的倒向地面。
「蕾伊大人!」
正在巡邏的騎士,似是發現了我,那叫喚明顯帶著驚慌,然而我卻沒有力氣回,因為毒素早已影響了全身。
我非常清楚魔物的毒性,與人類所使用的毒差異有多大,但換個角度來說,或許就是我太過自信,才會在剛才的過程中被魔物擊中,倘若再更小心些,就不會把自己逼到如此絕境了。
那一聲聲的叫喚,隨著逐漸飄散的意識變得模糊。
唉……沒想到竟因為自己的疏失而丟了性命,這真的是有損賢者之名啊……
「蕾伊娜芙!」
就在我哀怨地想著,那熟悉的聲音伴隨著驚慌傳入耳中,意識也因那陣大喊而稍稍回籠,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無法動彈。
雖看不見週遭的情況,但隨著聲音,依舊能猜到怎麼回事,至少那一聲聲的慌亂,可以清楚的知道大家是整個手忙腳亂。
「該死!」
聽著周圍模糊的談話聲,離我最近的竟是那熟悉聲線的咒罵,由於毒素的影響,我的身體幾乎沒有感覺,但多少可以感覺到自己被搬移的動作,那巨大的晃動,我知道有人抱起或是扛起了我。
「你不會有事的!也絕對不能有事!」他不斷說著,怒罵聲也不停傳來。
聽得出他內心的焦急,也能感覺得到他的慌亂不安,可是這樣的過程,竟讓身中劇毒的我暗自感到竊喜,即使清楚這樣的想法不應該,但,在完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我竟然開心的想著。
能在死前這樣受到葛爾路克殿下如此的關切與在乎,那我此生也真的值得了……
由於魔物的劇毒影響,我想我是已經死了,畢竟經過那晚的混亂事件,整個區域中的魔法師就只剩我一個,而專研醫藥方面的也只有我,身為醫師的卡普托也還在外頭,替葛爾路克殿下找尋可以奪回王權的辦法。
緩緩地,就在我的意識再次開始思考之際,我又聽見了那熟悉的聲音。
「她真的沒事嗎?」葛爾路克語氣沉重的問,並且帶著濃濃的關切。
「沒事的,這種毒素並不會馬上造成致命,它是緩慢侵蝕的,所以時間上來說,雖慢了點,但不至於取走她的性命。」溫和的男性嗓音,語調溫柔的解釋。
那聲音,感覺好耳熟啊……
我思考著那聲音的主人是誰,葛爾路克的問話聲卻再次響起。
「那麼,能知道她何時會清醒嗎?」
「殿下,我很抱歉,就算我再有能力也無法斷言此事,畢竟這和傷者本身的復原速度有關。」
他抱歉的說,而葛爾路克似乎因這樣的答案而陷入沉默。
「殿下,請您放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救治她。」
「……謝謝,拜託您了……」
「是。」
聽見葛爾路克用了敬語,思緒一繞,些許模糊的記憶緩緩浮現。
是他!該死的,竟然是他!他怎麼會在這裡?
「蕾伊,我知道你已經醒了,但妳的身體仍無法承受現在的狀況,繼續睡吧,我會在旁邊的。」
等等!
我想反應,想開口,但身體卻無法動彈,也不聽使喚,只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手放到了我的額上,一股溫暖的魔力緩緩流入我的腦海,意識也同時跟著模糊起來,逐漸消失。
當我再次清醒時,已不知是何時了,只是這次,我已經有辦法睜開雙眼,但身體卻依舊如鐵塊般沉重。
我眨眨眼,眼睛轉了轉,看清四周景物,清楚自己是在自己的房間裡,窗外的光線同時也告訴我現在的時間是晚上,思緒回到還有意識前的狀態,想起那熟悉的聲音,我很清楚的知道那個人是誰。
他是凱伊洛,和我同樣都是賢者,是專攻於白魔法的魔法師──白晶石賢者頭銜的擁有者,然而,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照理說,除了我喜歡往外跑,他們兩個對外頭的世界沒多大興趣才對啊。
難道是因為我用了紫水晶的力量,所以他要來把我逮回去?可是不對啊,使用水晶並不違反規定,因為必要時,賢者身份是要釋出的,這除了是一種宣示,更是一種自我保護,畢竟頭銜這種東西本來就是這樣的存在啊……
只不過……只不過……他到底為何也離開了利斯登……?
這讓我好好奇啊……
「感覺還好嗎?」
「凱伊洛。」
那始終溫和的聲音,伴隨著開門聲,凱伊洛進入房中朝我走了過來,伸手便直摸上我的臉,探測我的體溫,動作和過往一樣依舊溫柔。
他摸了摸後,輕聲開口:「已經沒有在燒了。」伸手拉了擺在旁邊的椅子落了座,然後以他那水藍色的眼眸,溫柔的凝視著我。
「為什麼……」我開口,乾澀的喉發出嘶啞的聲音,話語還沒問完,他便笑著開口。
「別擔心,我們並不是來帶妳回去的。」說著,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小罐玻璃瓶,裡頭有著極少量的藍色液體,「先把這喝了,畢竟妳的狀況才剛穩定。」
他打開軟木塞,起身上前將我扶起,倚靠在他懷中,他緩慢地將那藥水餵入我的口中,吞下後,那甜甜的味道還殘留在嘴裡,他再次讓我躺回了床上,回到了床旁的椅子就座,然後開口。
「正事先晚點說,先來聊聊妳的身體狀況吧。」望向他,他露出微笑繼續道:「妳知道自己中的是什麼毒嗎?」
「飛行蠍蛇魔物的腐蝕唾液。」我說。
「妳知道,這東西差點要了妳的命。」聽到我的答案,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不是恰巧我在來找妳的路上,利斯登可能就要重新選一個新賢者了。」
「我當時已經做了緊急處理了。」撇撇嘴,我無所謂的開口。
「那種魔物的毒素侵蝕很慢,就算用魔力延緩擴散,卻也無法阻擋它的滲透力,如果沒及時趕上,先失去的不是妳的命,而是妳的腳。」
「我知道,不過為什麼你會到這裡來?」對於我的身體狀況,我不是很想知道太多,反正還活著就好了嘛……
「等我先說完妳身體的狀況再說別的。」他堅持,然後再次說:「那魔物的毒有另一個問題產生,似乎不是普通的魔物那麼簡單。」
他的言詞,使我皺了眉,面露不解的看著他,而他也開始耐心的解釋。
「那毒素影響了妳的魔力流動,所以在完全康復之前,妳都不能使用魔法,以免魔力混亂進而造成反噬效果。」
「我從沒聽過這種魔物……」這樣的說明,使我的眉頭更是緊皺,完全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走訪過許多地方,這種擁有干擾魔力的毒素甚至是魔物,真的是首次聽見,前所未聞。
看著我的反應,他勾起嘴角,漾出一抹如暖陽般的溫柔微笑:「我能明白,因為這也是我們第一次知道,同時也是我來找妳的原因之一。」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