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得抵抗

草士 | 2021-07-26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53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得抵抗

袁昊眉宇挑起,腦中不知自哪兒湧現某些可怖念頭,一閃即逝,但想來都覺得過於悚然,不大可能,一一摒去,過得片刻,還是搞不明白定寧師太為何會出現於此。他驚道:「師叔,妳老人家怎地會出現在此?」

他這話本是無心之起,根本沒多加思索,而那「老人家」三字,更是為表明他和定寧師太之間的長幼之別,尊敬稱詞,豈知定寧師太聽在耳底,當下臉色竟沉,甚是不快。

定寧師太如今不過三十出頭,正值風韻猶盛的年紀,她就算已出家為尼,終究保有女人心性,一聽別人說自己是老人家,哪裡能有好臉色?況且這話還是由袁昊說出口,她恨極袁昊當初壞了好事,打亂她整備已久的計畫,這話聽來那是格外諷刺,簡直和冷嘲熱諷毫無二異。

只見定寧師太臉上罩著冷漠,目光向江小二飯館掃去一眼,想道:「哼,你這小子就剩眼下還能得色,命案之地,你好巧不巧出現在這,接下來有苦頭等著你吃。」神色一定,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朗聲道:「昊兒,你為何會出現於此?派中所有弟子都在峨眉山巔替璃兒加油打氣,共睹本門奪得少年大會魁首的機會,偏生你卻偷偷跑來此地,你,這是存何歹意?」

袁昊又驚,暗叫不好,心想這定寧這一口「昊兒」叫得動聽,但話中之意居然是想誆他一把,是以想把殺害江大叔、江大娘的罪過,通通推到他身上。知要是自己再慢得片刻回話,必然會令周遭群眾更加起疑,斷定自己就是那殺人兇手,當下忙回:「師叔,弟子能有甚麼歹意?弟子只不過是對小琉璃師姐信心十足,相信依師姊武功,甚麼少年大會魁首,還不是手到擒來之物?弟子想來如斯,無聊性子一發,這才下山來找江大叔,告知告知他寶貝女兒接連過關斬將,奪得魁首,當要大肆慶祝才是。怎麼知道、怎麼知道……」

眾人心底明白袁昊接下來想說甚麼,瞧他小小年紀,一臉黯然傷神的模樣,不似作假,有些怪可憐的,人人臉上頓露憐憫之色。

眾人不禁均想:「要是並非眼前這娃兒殺了人,那是誰殺了江小二夫妻?」

定寧師太冷冷又問:「既然如此,飯館內那二人又是甚麼人?還不快速速現身!」

都爭先、李若虛聞言,互看一眼,料想二人再怎麼藏身,也藏不過堂堂體道境武者的眼睛,趕忙快步而出,低頭行禮,道:「弟子(晚輩)該死,見過師父(師太)。」

定寧師太對都爭先出現於此,早就心知肚明,然而李若虛會出現在此,當是出乎她意料之外,只見她冷峻目光微微一張,很快複然,透著淡淡敵意,道:「本門兩位弟子的所作所為,暫且不談,不過少柜主,妳為何會在這?」

李若虛啞口無言,想了一想,不由暈紅上頰,想道:「我、我總不能說先哥說去哪,我便想跟到哪,管它是上刀山下油鍋。要是讓人知道了,那可怪羞人的!」

定寧師太見李若虛不答,冷然又道:「少柜主,貧尼知妳貴為堂堂絕千閣下任柜主,不願多話,但此事攸關本門派譽,還請妳容忍容忍,如實回答。」

都爭先聽出定寧師太話中諷刺,心頭一熱,搶道:「師父,若……若虛姑娘她,是、是弟子的知心朋友。這回重逢,咱們都是喜不自勝,打算下山喝喝酒,吃些葷食。弟子二人並非出家弟子,要吃肉喝酒,應該不成問題才是。」他這聲「師父」叫得順嘴,正因派中除了少部分讓圓如、圓容二位師太看上眼的弟子,其餘弟子皆是定寧師太的門下弟子。

話雖如此,都爭先從未拜見過這位「師父」,更無施過一次大禮,他整日都和袁昊混在一塊,圓如、圓容二位師太亦不把他當作外人,袁昊學了甚麼,自然也傳他甚麼,好比那峨山四劍,袁、都二人盡數學全,誰也沒有遺漏。

定寧師太聞言,先是上下打量李若虛,繼而掃了都爭先一眼,臉上冷笑一陣,其言外之意,眾人皆知。

旁人同樣露出不懷好意的神色,眼看都爭先、李若虛二人寸步不離,舉止親昵,幾乎是肌膚貼肌膚,當他們目光一觸,柔情頓生,哪裡像是甚麼朋友?這知心是知心,但是不是朋友,那就不得而知。

定寧師太冷笑,心道:「有沒有問題,那可不是你一人說了算。」她道:「先兒,你說的話確實有理,不過此事蹊蹺處甚多,容不得為師一人決定,為了服眾,可得委屈委屈你和昊兒。」

袁昊聞得這話,察覺定寧師太話中冷意,如何會不明白?想道倘若他們讓定寧師太捉了去,那便是自投羅網,跳入人家挖好的大坑,再無翻身活命的機會。

當下眼珠子一轉,和都爭先目光微觸,會意彼此之意,正欲抓准機會逃跑。忽地,卻聽得定寧師太冷哼一聲,體道境道氣自她周身爆發而出,氣成流風,呼呼肆虐。

周遭旁人突來受道氣逼將,只覺狂風撲面而來,登時呼吸一窒,又是被嚇得哇哇亂叫,又是被流風吹得東倒西歪。

袁昊暗暗叫苦,勉強強撐身子,臉色微僵,道:「師叔威武!師叔威武!」

都爭先同樣撐住身子,臉上面不改色,連連贊聲道:「師父武藝超群,淵深難測,弟子不才,心拙口夯,當真只能說是佩服之情如滔滔江水,佩服得五體投地!」

只見定寧師太面容緩下,淡淡道:「大庭廣眾之下,先兒不許胡說八道。」峨嵋派三人當中,相較一心篤信佛法的圓如二人,她虛榮心最甚,恨不得能在任何事情上贏過另外圓如、圓容二人,她固然恨透袁昊、都爭先,言詞上冷漠一片,心中實則開心地不得了。

這一開心之下,定寧師太釋放出的道氣堪堪弱去,自狂風化成微風,過得少時,終而歸寂。

只聽得定寧師太接著道:「先兒,你們莫要胡思亂想,乖乖和為師回派中,聽從掌門師姐發落。只要你們不做反抗,為師保你們一路平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