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公主偉大的煩惱啊!》 第五章 赫伯特

珀璠 | 2021-07-26 12:00:05 | 巴幣 144 | 人氣 154


  「赫伯特。」瑟菲薇亞收拾了棋盤,拿起擺放到一旁的空桌子後,開口叫喚了他。
 
  「是。」他恭敬的回應。
 
  「身為騎士,也要學會所有舞蹈嗎?」放好棋盤,她轉身面對他,好奇的問。
 
  「是的,交際舞是成為騎士的基本。因為我們隨時侍奉著貴族,並保護貴族們的安全,隨側在身時,總會有被指定陪同進入會場的時候,尤其是擁有一定階級的騎士,被要求陪同參加也是常有的事。」
 
  聽著他詳細的解釋,瑟菲薇亞思考著,並緩緩落了座,紫羅蘭色的眼瞳,瞥了他一眼,轉了轉後,視線再度落到赫伯特身上。
 
  「那──意思是,你也很常被帶入會場囉?因為我記得父親有說,你和我年紀一樣,但卻已經是騎士團中的副隊長了。」
 
  她的提問,使他心一抽,一抹慌於心底急閃而逝,趕忙的,他壓下心中的思緒,徐徐道:「只是一個小隊的副隊長而已,基本上會被直接點名帶入的,都是隊長,身為副隊長的我是少之又少,幾乎可說是沒有。」
 
  「幾乎?所以還是有囉?」
 
  「啊、是、是的……」面對她的質問,不知怎麼地,讓他有些尷尬,且於心底竟希望她不要誤會自己。
 
  思緒閃過,他一愣,不希望她誤會……
 
  這樣的想法讓他感到震驚,緩緩地,抬頭看明顯在想事情,頭已向轉向一旁的瑟菲薇亞,腦海開始回想起再次見到她的剎那。
 
  那時他很緊張,本以為那感覺,是因為自己面對的是三大貴族中的克里斯提安家族,才使自己感到躊躇不安,然而此刻回想起來,似乎並不是那樣子。
 
  因為就在他抵達這裡時,見到本家的家主,他並未感到一絲慌亂,而是平靜地將任務該交與的東西奉上,就連見到公爵家的兩位公子,他依舊沒有那種混亂思緒,唯獨她……
 
  年幼時受克里斯提安家的公主救治後,於內心便開始掛念著她的身影,只因她的魔石遺留在他身上,而他也對自己立誓,一定要想辦法還給她,畢竟非己身之物,物歸原主自是必然的。
 
  然而,因為這份執著,加上萊斯特公爵家的騎士團人員召聘,這樣的動力,促使他在十二歲那年進入騎士團,成為見習生,最後利用四年時間順利晉升為正式騎士,並且在短短兩年中,因絕佳的表現被提拔為小隊的副隊長。
 
  這樣的過程,他始終都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將魔石物歸原主。
 
  因為更接近貴族,唯有提升自己的知名度才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成為騎士,以此服侍貴族,甚或是提升大量功勳而被封爵,才能更進一步地找到接觸克里斯提安家的方法。
 
  如今,心願已了,在三天前與她自那事件後的再次相見,事隔八年,她已擺脫了孩提時的稚嫩,長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視線的焦距,緩緩凝集在眼前的嬌容上。
 
  小巧的臉蛋上,有著一對好看的柳眉,水靈澄澈的紫羅蘭色眼瞳,隱隱透著不合年齡應有的聰慧光芒,小巧堅挺的鼻,勾勒出她微深的姣好五官,紅潤飽滿的唇瓣,嬌滴玉嫩的,使人忍不住的想一澤芳親。
 
  想親吻她的想法閃現,使赫伯特感到錯愕,瞬間,一股羞澀從心底翻出,熱燥爬滿全身,潮紅無法控制的滲透了他的臉,別過頭,下意識的伸手覆蓋住自己的臉,想藉此遮掩這層思緒。
 
  正當他想平息內心的躁動時,瑟菲薇亞甜美的聲音,帶著疑惑傳了過來。
 
  「這樣的話,你應該見過不少貴族千金吧?嗯?你怎麼了?」

  剛才一直想像著舞會可能的場面,想詢問赫伯特的經驗,一回過頭,就見赫伯特紅著臉轉看向一旁,雖與夕陽的照耀有些相似,使那麥色臉上的潮紅難以辨別,但她多少還是能猜出他紅了臉,只因他的眼明顯透著困窘。
 
  不明白他怎麼突然有此舉動,基於好奇,她起身,很直接的就走到他身邊,彎下身直視他,且臉幾乎零距離的停在他的眼前。
 
  「你還好嗎?感冒了?」她問,同時想著,會不會是因為前些日子的跋山涉水,使他太過勞累,即使經過休息,依舊不足以復原?只因克里斯提安真的是距離王都非常遙遠的一個區域。
 
  她沒有細想的,伸手就要摸上他的額,然而卻被眼前的男人即時抓住,這樣的動作,使她疑惑的臉是更加不解。
 
  赫伯特本想回應她,但她的動作卻比他的反應還快,只因那打從心底對自己的好奇與關切。
 
  看著近在咫尺,且面帶困惑的白皙臉蛋,那明顯幾乎不在外曝曬的透白,粉嫩的樣子,讓他心底又是一股譟動,想伸手摸上,確認自己的想像。
 
  但他的理智仍壓下了那股衝動,可是,此刻抓住她手腕的手,卻從掌心處傳來了她暖暖的體溫,數度刺激著他內心難以抹平的感受。
 
  「咳!」他刻意咳了一聲,藉此拉回思緒,收回凝視著她的目光,視線不著痕跡地落到一旁的地上,克制著已亂了序的心跳,緩緩開口:「我、我沒事,謝謝公主的關心。」
 
  「是嗎?」她不解,凝起那好看的眉,擔憂望著他,「如果需要休息,不用客氣的,我們可以再多延緩前往王都的時間,畢竟克里斯提安家可以隨意使用魔法傳送陣,不必像你一樣得大老遠地從王城區跑到這偏鄉之地。」
 
  「謝謝您,我很好。」聞言,他趕忙露出微笑,嘗試的想以此撫平她的憂心,而自己內心的緊張,也在努力的轉移目標,想辦法逐漸平息。
 
  「這樣啊……」凝望著他的笑臉,不知怎地,她感覺這好像只是為了安撫自己而嶄露的,難道是錯覺?
 
  收回被抓握的手,瑟菲薇亞雙眼依舊帶著懷疑的看著他,只希望能從他的臉看出些什麼。
 
  「回公主剛才的問題,屬下其實隸屬於萊斯特公爵的騎士團,但由於萊斯特公爵是輔佐王的家族,因此能遇見的貴族不勝枚舉,至於千金、公子們,自然也是不在話下。」赫伯特面對她,溫和有禮地說。
 
  「那麼你有和她們跳過舞囉?那些貴族們好相處嗎?」發現他轉移了話題,他的模樣也明顯沒有異狀,瑟菲薇亞聳了肩,跨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落座。
 
  「是跳過幾次。」
 
  他回得含蓄,但針對那些貴族的好相處與否的問題,他不敢多說什麼,因為截至目前為止,就他所見識到的貴族,不是小時候那種趾高氣昂的種類,不然就是對他們這些下等人漠不關心的人。
 
  能夠像身為克里斯提安本家的她,毫無隔閡的救治他們,甚至於此刻無界限的與自己暢談,就他的經驗與記憶來看,克里斯提安家族真的是最特別的一個貴族,因為就連同為公爵的萊斯特家族,也針對禮儀有特別的要求。
 
  「那相處呢?那些人可以像你一樣,和我暢談閒聊嗎?」她忍不住追問,雖說她其實也不是多希望可以向人分享自己的東西,只是幾乎不與外界接觸的克里斯提安本家,要認識其他貴族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才會止不住地追問有關其他貴族的消息。
 
  此外,除了家人,分家的人也幾乎都不太和自己說話,只有極少數的人是願意的,更遑論研究能力,真的找不到適合的合作對象,全部只能靠自己,能像赫伯特這樣聆聽自己聲音,甚至答應研究的人,於家中幾乎是不存在的。
 
  赫伯特於她的問題下,並未馬上回答,只是沉默了幾秒才開口:「回公主,這件事,屬下無法正確回應,還請您網開一面,能否不追尋答案?」
 
  他的回覆,瑟菲薇亞眼微睜,下一秒,卻面露失望地漾出一抹苦笑。
 
  「我想,我大概能明白你想表達的是什麼,想必跟分家的人可能差不多,不是很好搞的類型,可是,我真的只是想知道外面世界的樣貌而已,所以不需要那麼拘謹,還刻意迴避。
況且我也從沒把你的職位看得很重,雖然我是克里斯提安公爵家的人,但我也想有不論階位,聆聽我聲音的人。如果願意,我們能否相處的像朋友,而不是主僕?」

   她除了家人,真的什麼都沒有,長年下來,要說不孤單是騙人的,雖然哥哥們和父母一樣都疼愛著自己,可是看著分家的同儕們,能夠自由外出,甚至相談甚歡,多少她還是會羨慕的……
 
  朋友……
 
  赫伯特想著這樣的詞彙,雖是很平常且正常的事,但卻輕輕撩撥了他的心弦,望著她的深褐色眼瞳,再次不自主的露出一抹連自己都沒注意到的情感。
 
  凝視著這從小幾乎在這領地中成長的天才少女,他清楚,縱使她是在大家的呵護下成長,對於外界的事情是一無所知,但其實,這樣的遇境他卻替她感到心疼,即使他可以理解她不必知道的理由。
 
  因為外傳,雖尊稱他們為王族的頭腦,但實際上多數的貴族對他們是極盡的輕藐,只因他們不曾在社交場合露過面,尤其是本家的人。
 
  他們長年的隱居於此,守著國家,遵循著初代家主的規章而活,這樣的生活,看似清閒幽靜,但對於還年輕的瑟菲薇亞,同年齡的自己其實可以想像,這樣的生活真的有如牢籠一般。
 
  而八卦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的不露面,加上王族也對他們的態度算是鞠躬哈腰的模樣,這使他們在外的名聲可說是非常極端。
 
  雖然負評僅在貴族圈中較為明顯,但由於克里斯提安家族對王國的貢獻甚大,因此在喜愛社交的貴族圈中,固然有八卦留傳,卻仍對此公爵家保有一定敬意。
 
  「是,屬下很樂意,能與公主您成為朋友,這是屬下的光榮。」他溫和的回應並答應了她的請求。
 
  能和她以朋友自居,這真的是求之不得的事,獲得這樣的許可,他的內心早已被雀躍佔滿。
 
  「赫伯特。」瑟菲薇亞低喚。
 
  「是。」他抬頭,望向她,只見她一改剛才的神情,有些嚴肅的看著自己,這樣的轉變,心思也跟著微沉,靜靜地,他等待著她接話。
 
  「叫我的名字。」
 
  「啊、什、什麼?」這樣的接續,讓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心跳不可控的突然提高速率。
 
  赫伯特的反應,讓瑟菲薇亞一頓,歪頭想了下,很直言的說:「朋友不都是稱呼對方的名字嗎?我看分家的人都是這樣子的,他們有些人有其他的貴族朋友,都是稱呼對方名字的。」
 
  「這……」他尷尬,且面露難色。
 
  雖說她說的有理,可是不管怎樣,他都是低階者,直呼公爵千金的名字,這完全有失禮節啊……
 
  「不能嗎?」見到他遲疑的神情,瑟菲薇亞忍不住嘆息,兩手靠在桌上,傾身向前,靠著雙掌拖住腮幫,嘟起嘴,失望的咕噥:「就像我一直叫你的名字一樣,我也希望你能叫我的啊,如果能像父親、母親還有哥哥那樣,直接叫我的小名,那我會更開心的。」
 
  「叫……叫小名?」這樣的說詞,赫伯特是驚嚇得差點沒跳起來,只因她可是個舉國上下都敬重的魔法世家,克里斯提安家族的千金,如果被其他貴族發現他直呼名諱,他的腦袋是會直接被砍掉的啊……
 
  他如鸚鵡般的重複行為,讓瑟菲薇亞看向他,無奈的說:「我大概能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因為父親總是對我再三耳提面命,說貴族們其實非常重視禮節,而你又是服侍貴族的騎士,想必你應該接受過很嚴格的訓練,才會有這樣的表現。」
 
  她放下扶著臉的雙手,交叉的平放在桌上,緩緩地,她又說:「不然這樣好了,為了不打破一般世俗的禮貌規定,只要剩下你跟我時,你就直接叫我的小名如何?」
 
  赫伯特凝視著她,聽著那如惡魔般的提議,心跳倏地漏了一拍,這樣的提案是何等的誘人,只因他想再見她已經等了八年……
 
  如今再次見到,卻僅短短幾天的時間,兩人的距離就被拉得如此短,如此接近……
 
  垂下眸,他注視著早已因壓抑而握成拳的雙手,這樣的機會,他怎可能放過……
 
  「好。」抬眼,他回視她,義無反顧的開口允諾。
 
  「太好了!」聽到回覆,她開心的嶄露笑顏,「那、小薇,叫我小薇,家人都是這樣叫我的。」
 
  赫伯特在她那開心的模樣下,心狠狠抽緊,緊張的感覺幾乎充斥胸腔,但他仍努力壓下,張口,緩慢嗄啞地喚了她的小名:「……小、小薇……」
 
  瑟菲薇亞聽了,那男性低沉的聲音,輕柔如風的飄入耳中,心口因此傳來陣陣騷動,她無意識的伸手摸上胸口,疑惑那異樣的感覺,但卻完全不排斥,甚至還有種說不出的感受,於心底,她知道自己希望他能再如此叫喚那個名稱。
 
  「再叫一次。」她要求。
 
  「……小薇。」他遵循。
 
  赫伯特依順的答應了她的要求,那再次的叫喚,讓她的心頓時充滿著難以形容的感覺,眉眼輕彎,咧嘴,她漾出一抹如陽光般的甜美笑容:「哈──,太好了,我終於有朋友了!」
 
  那開心的模樣,看得出她那是發自內心的雀躍,也讓赫伯特看得出神,然而這樣的話語,卻深深地刺進他的心裡,心口隱隱泛著疼痛。
 
  沒想到,被人敬重,且凡事都力求完美的天才少女,她的心,就算被父母與兄長們的愛圍繞,但她依舊打從心底盼著一個能夠陪伴的朋友。
 
  「對了!赫伯特。」收起笑容,瑟菲薇亞開口,「我一直在想,你怎麼會有那條魔石項鍊呢?我雖沒看到模樣,但我能感覺到魔力的流動。」
 
  「那是……」她的問題,讓他收起了剛才的難受思緒,伸手,他直接從頸項上取下那條帶著多年項鍊,遞到她眼前,「其實……這是您、妳的東西……」
 
  「……這……真的是我的……」她伸手接過,詫異地看著那條有著熟悉的黑紫色魔石,抬頭,驚訝地看向他:「我一直以為我弄丟了,在那次的外出時……」
 
  「我想,八年前的記憶可能也有些模糊,但我卻永遠記得,因為那條項鍊總是提醒著我,那年救了我性命的人是誰。」他勾起嘴角,露出溫柔的笑,凝視著她的眼,是無盡的感激。
 
  「你……你是那時候的小男孩!」回憶起當時的混亂,她對此事有很深的印象,因為他是她照顧的第一個病人,而且傷勢很重,只是他醒後,她便開始忙於其他傷患的事,就完全忘記這條項鍊的去向以及他的存在了。
 
  「是的。」他點頭。
 
  「所以內心多少才會評估,覺得可以找你當舞伴,原來是因為我早就認識你了。」瑟菲薇亞了然地說,忽地站起身,跨步來到他身邊,並將手中的魔石遞給他,「既然已經在你身邊那麼久了,就給你吧。」
 
  「可是……」她的直接讓他驚訝,甚至有些猶豫。
 
  「這沒什麼的,我知道魔石在外界不容易取得,基本都一定要透過克里斯提安家提供。既然它已經在你身邊八年了,那繼續擁有也沒什麼不好,畢竟這是有保護能力的石頭,身為騎士的你能擁有它,我相信一定是太陽神阿萊爾以及月神艾菈的旨意,你就收下吧。」
 
  「……但是……」就算他也有同樣的想法,可是他依舊覺得不該接手,因為這是自己追尋她的目標,往後要做什麼,他其實也沒想過,而更沒想到的是,她竟然要他收下這顆魔石。
 
  「不然這樣好了,就當作交換,你陪我跳舞,這東西就當作禮物送你,畢竟你也是因我突如其來的提議而答應的,總不能沒有回饋,對吧?」她笑說,但眼前的他,卻是不認同的併起那好看的雙眉。
 
  「別猶豫了,就送你啦!」不顧赫伯特的反應,瑟菲薇亞直接將項鍊套回他的頸項,同時伸手抓住他結實的臂膀,愉悅開口。
 
  「我可不會白白浪費這個機會喔,雖然不能讓你陪我實驗,但既然答應要在舞會上跳舞,你就要陪我練一下,因為我雖學過,但已經很多年沒跳了,所以,為了讓我恢復記憶,不在舞會上出糗,你一定要幫我!」
 
  「好,屬下明白了。」聽著她的說詞,他很直接的點頭答應,因為他也不希望她在首次的社交舞會中出洋相,那樣他會感到不捨……
 
  站起身,赫伯特看著矮自己一個頭的她,清楚內心圍繞她的思緒,其實早在這八年的時間裡,慢慢的在不知何時已發酵成,從想物歸原主的想法,到現在的悄悄將她收入心底。
 
  他早已無形中喜歡上了她,這個克里斯提安家的公主。
 
  且於剛才的對話中,她期望擁有朋友的模樣,那開心的笑容,更是讓自己對她有更深的渴望,甚至無法自拔,只希望她能夠擺脫掉那潛藏的孤寂。
 
  伸手,他牽起她的手,另一手則輕摟在她的腰際,只見她神情頓了一下,也同樣讓空著的柔荑,輕輕地放在他的肩上,她仰頭看著他,微笑道。
 
  「要先跳華爾滋嗎?這裡雖不大,但這舞步的移動範圍還是可以的。」
 
  「這是社交舞的基本舞步之一,一個一個帶過吧,只是沒有音樂,可能會有點難?」赫伯特說。
 
  「別小看我!我可是被大家稱為天才的女性,就算沒有音樂,我也一樣可以跟上你的舞步。」她自信地笑道。
 
  「我相信。」赫伯特微笑,注視著她的眼卻深邃熾熱,下一秒,他跨步,在無音樂的狀態下,帶著懷中的瑟菲薇亞,踏著華爾滋的基本舞步,飄步在這穹頂之中。
 
  瑟菲薇亞貼靠在他懷中,跟隨著他的動作,前步、側踏、後步,然後轉圈,然而他那看著自己的眼,卻讓自己隱隱感到一絲羞澀,她忍不住的低下頭,卻也因此讓自己完全被他的氣息圍繞。
 
  他的體溫,隨著接觸,從皮膚流入她的心底,他身上的男性氣息,暖暖的將她包圍住,衣服上淡淡的清潔皂的香味,在呼吸下,從鼻進入肺中,泛起絲絲亂象,心跳無形的變得越來越快。
 
  這樣的感受,是她首次體驗到,雖不太明白這是什麼,但她不排斥,也不討厭,甚至很享受他的觸碰。
 
  抬頭看向他,只見他的視線已稍稍落在注視著周圍的東西,然後,下一瞬,那溫柔的深褐色眼瞳,再度回到她身上,凝視著自己。
 
  那視線讓她的心一熱,思緒也跟著有些迷濛,勾唇,她漾出一抹開心的笑,淺淺的,溫和的如花朵一般。
 
  她的表情讓赫伯特一愣,心跳再次失控,喜歡她的心思瞬間被帶出,凝望著她的眼頓時變得幽暗。
 
  緩緩地,在如此近距離接觸的舞步之下,彼此的心思被逐步交融,他輕輕地停下了步伐,注視著眼前的她,垂下眼,凝視著那粉嫩的紅唇,彎下身,輕柔地覆上,擄獲他早想品嘗的嬌滴唇瓣。
 
  一名身分卑微的騎士,在時間的洪流中,無法控制的,深深地愛上了那尊貴的魔法家族的公主……
 --------
觀看須知:
  此篇為兩位作者的共同創作,發文頻率約是1~2星期一篇,除了我以外,另一位作者名為:
【藍飛璃】,在此附上她的小屋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她的小屋打個招呼哦!
  另外小說封面貼圖榮幸邀請到【南方大表哥】製作,他的小屋裡有很多KUSO圖片及搞笑小說,在此附上小屋連結,歡迎大家跑去他的小屋衝撞。

創作回應

快樂肥宅
親了!!!!!!!!
2021-07-26 16:13:40
藍飛璃
親是親了,但我還是覺得還少了些東西,要再修補。(嘆)

別理我,只是龜毛症又發作了而已......囧
2021-07-26 16:46:38
夜梓的臨殃
親了真棒////
2021-07-26 19:38:32
快樂肥宅
我是覺得"凝望著她的眼頓時變得幽暗"這句,用幽暗兩個字好像有點怪怪的(?)我第一次看的時候,看到這邊有稍微卡了一下 ,不過看第二次後就又覺得還好@@ 好像可以理解赫伯特控制不住喜歡的心情的感覺
2021-07-27 04:15:05
藍飛璃
那是言情小說的用法,可能應該還要再補點什麼,才會比較順吧,我再研究看看。
2021-07-27 09:21: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