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曦光試煉:星銅戰途》第十七章:可憐的電腦‧2

時零 | 2021-07-26 10:34:16 | 巴幣 8 | 人氣 56

  「既然是我抓走沈冥宙的事你們都發現了,那我也不怕讓你們知道我的目的。」趙哲宇嘆口氣。「不過如果你們知道秦世淵為什麼要收集星銅以後,一定會感謝我的。」

  劉亞傑專注地聽著。

  「幾個禮拜前,臺中出現了一場大地震。」趙哲宇突然說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話,讓劉亞傑一怔。

  「而且這場地震以後,震央附近出現了通往『冷泉螢光』的蟲洞,這你們應該不知道吧?」

  「我知道。」劉亞傑點頭。

  「真的有這回事?」冥宙問道。

  「那你恐怕不知道,不只臺中,其他國家也有出現冷泉螢光的蟲洞吧?」趙哲宇又問。「現在的基礎時空,已經有十幾個冷泉螢光的蟲洞,而且這還只是目前發現的。」

  詹古廷臉色大變。「你……」

  「這也是台貴脫告訴我的。」趙哲宇道:「秦世淵似乎有某種方法,可以將蟲洞的數量增加,而且這些新的蟲洞都是同時產生的。」

  「……他是怎麼做到的?」楊子歐的口氣似乎不相信。

  「我不清楚。」趙哲宇搖頭。「一開始我原本好奇,為什麼趙哲宇戰勝四國後不直接統一他們,而是讓他們以附庸國的方式存在;但在聽說蟲洞的事後,我就明白了。

  「你們覺得,這個統御所有異形軍隊,且能夠製造出蟲洞的異形界王者,能夠做到的事情有哪些?」

  山風吹過樹林,讓劉亞傑感到一股寒意,如同他發涼的背脊。

  鐵蘭查死前宣布的古法,是赤依碎爾國不能入侵基礎時空,劉亞傑心想。

  但他並沒有規定其他國家的異形不能這麼做。

  ─────

  「我們快走吧。」詹古廷的嗓音莫名焦急。「我想起來了……那個檔案……其他的亂碼可能是……快走!」

  「講人話好不好?小心我揍你!」楊子歐用力拍他的背,企圖使他冷靜下來。

  劉亞傑想到前幾天,詹古廷駭到了思火的檔案。雖然當時他因為電腦爆炸而沒得到裡面的資訊,但……

  「我們等一下就走。」劉亞傑說完看向趙哲宇。「最後一個問題。」

  「你說。」

  「如果韓燕是飛令最強,那為什麼一開始的首領是你?」

  「喂……」肯尼喝道,又警戒地望向趙哲宇,彷彿怕他做出衝動之舉。

  趙哲宇雙手抱胸,對劉亞傑眨眨眼。「曦光最強的人是你,那為什麼隊長是沈冥宙?」

  劉亞傑噤聲了,因為他懂趙哲宇想表達什麼。

  「雖然在時空行者的世界,很多時候實力就是一切,但我懂你在想什麼。」趙哲宇露出鄙夷的表情。「可能你會覺得我是因為被取代而不滿,但我可以保證,韓燕上台到現在,出主意的一定都是鍾靈育。韓燕不懂領導、不懂得構思戰略,除了實力超群以外沒有其他長處,其他背叛我的人一定也心知肚明。

  「大多數的團體,領導者都不是最聰明的,而是最能替團隊負擔責任的,而韓燕的實力足以讓她對抗所有威脅到飛令的敵人,這也是鍾靈育會推舉她的原因。」

  「那你為什麼……」

  「我為什麼不讓她當領導?」趙哲宇挑眉。「因為韓燕背後的人不允許。」

  劉亞傑等待他繼續說。

  「韓燕的家族,是臺灣勢力最大的軍火走私組織,她老爸就是集團的首領。」趙哲宇說:「在她加入飛令以前,就替她的家族殺了犯罪界的重要人物,黑白兩道很多人都想要她的命。

  「在我得知韓燕的實力這麼強以後,也試探性地想把首領的位置給她,但當時的她拒絕了,因為如果她是首領的消息傳出去,會給飛令帶來很多麻煩。在過去,黑社會知道的韓燕都是韓家的韓燕,而不是飛令的韓燕。雖然韓燕是我們當中最強的,但我不常指派任務給她,除非是不會留下目擊證人的事,所以當時知道韓燕是飛令成員的人其實不多。」

  「那飛令為什麼現在敢讓韓燕當老大了?不怕她被發現了嗎?」楊子歐問。

  「因為你們啊。」趙哲宇露出苦笑。「當初如果我們跟鐵蘭查的計畫成功,臺灣早就毀了,到時韓燕是不是飛令成員也不重要了;但我們失敗後,韓燕也受到許多滅形者圍攻,雖然她成功脫身,但當時的情況太匆促,所以留下許多目擊證人,我們當然也沒辦法再隱瞞她了。」

  一陣響亮的嗡嗡聲傳進樹林中,似乎是消防車或警車之類的,劉亞傑望向遠方的山路,此時天色已晚,他看不清發出聲音的車是什麼。

  但這個聲音挑起了趙哲宇的警惕,他眉頭一皺。「你們……」

  「我們沒有叫警察,你放心。」劉亞傑剛說完,那台車也漸漸遠去了。「你們離開吧。」

  趙哲宇點點頭。「希望以後我們不會再見到,還有,秦世淵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他領著三名同伴離開樹林,回到他們來到這裡搭乘的汽車,離開了這裡。

  離開士林的路上,坐在副駕駛座的湯妤安看看駕駛的趙哲宇,不自在地搓搓手。「哲宇……我……」

  「妳不用感謝我,如果我放棄妳,早就被肯尼跟菲音殺了。」趙哲宇微笑。「他們兩個一直吵,叫我不能拋棄妳喔。」

  「什麼?啊……」肯尼不知所措,穆菲音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但湯妤安沒注意到,她眼眶泛淚,很快便哭了起來。「謝謝你們……我就知道你們是我的同伴……」

  「呃……畢竟我們人已經夠少了,當然不能再失去更多人。」肯尼擺擺手,然後對穆菲音用唇語說「什麼也別講」,後者識相地點點頭。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