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十六回《我就在市集買書,就被人騙來這邊了……》2021/07/25

龍上哲哉 | 2021-07-26 07:09:03 | 巴幣 8 | 人氣 68


    「事情我們都知道差不多了!這個忙可以幫!但僅限於我們的部分。」青箕喝著茶道。
    「前輩願意幫忙!齊那家定會給予最大的報酬。」滅抱拳恭敬道。
    「沒那麼嚴重!你能跟我們說這些,算是互惠了,我也聽到自己想聽的。」阿廉笑道。
    「各位前輩!今天的事情,還請幾位幫我們保密,畢竟我們現在要找到棲身地,也不容易,至於計畫上面的事情,會再派人與前輩們商談。」齊那葶菀道。
    「放心!我們幾個口風可緊了!」青女指著鼻子道。
    「那事情就先這樣了!需要幫什麼忙就叫我這個徒弟去吧!他正好有任務在身,要去天建閣。」青箕起身道。
    「恭送各位前輩!」齊那滅和齊那葶菀單膝下跪道。
    青箕揮手劃開空間,一行人踏入空間,就在空間準備關閉時,阿廉丟了一封信到桌上。
    「幫我交給然兒,這裡面有很重要的事情,只能他一個人看。」阿廉眼神銳利略有殺氣道。
    阿廉語畢,空間之門隨即關上,一旁的阿然依舊未醒,滅與葶菀二人,因為一整夜的交談也略顯疲態。
    「小姐!要不要先休息一會,午膳的時候我再叫您!」齊那滅恭敬道。
    「也好!我去隔壁客房小睡一下!昨天這幾位大神出現,我差點沒緩過來……」齊那葶菀睡眼惺忪道。
    隨後兩人便回房稍作休息,昨日晚上的動靜很快就傳到寨主耳裡。
    畫面一轉,山寨中的大廳堂中,有一人坐於王座上面有難色,渾身傷疤,一頭白髮其中有角,一邊全斷一邊剩下一半。
    「為什麼?這麼大的事情沒有通知我?咳咳……」齊那厲說話中帶著咳嗽。
    「稟告魔尊!是小姐讓我先別告訴您的,怕您擔心!如今我們有了末寒山的那些人幫助,相信不久的將來,我族必定興盛。」滅單膝下跪再王座之前。
    「別總是慣著那孩子,再說了!我們族還有什麼條件可以跟那些人做交換?」齊那厲捏著額頭道。
    「吾尊!青箕這人,在他心中最重要的無非就是蒼龍神宗的下落。」齊那滅認真道。
    「蒼龍神宗!覆滅這麼多年!哪還有什麼下落?難道要騙他?」齊那厲怒捶在王座上道。
    「吾尊!就在上次劫殺黑門鏢局所運「墮天」之物中,我們偶然發現,一項可以證明蒼龍神宗還沒有覆滅的證據。」齊那滅道。
    「證據?」齊那厲眼神凌厲道。
    「吾尊!是……」齊那滅汗顏道。
    「沒想到!太昊還有這手!當年是低估他了,原本以為他就是個敢死隊,守在魔族登入口第一戰線,就單薄的幾個人。」齊那厲驚訝道。
    「吾尊!我族還有希望!接下來只要按照計畫便能成功!」齊那滅道。
    齊那厲雙手緊扣道:「葶菀還好嗎!?」
    「還在休息,這孩子也越來越有吾尊的風采,就算在幾位仙尊面前,也不失我族風範。」齊那滅道。
    「很好!讓她多休息吧!下去吧!」齊那厲揮手道。
    齊那滅離開後,魔尊厲一人在大廳中沉思著,多年的征戰疲憊的他,一直想要復興家族,卻屢屢遭挫。
    魔尊厲的身體也飽受傷病之苦,在活可能也沒多久,此時的他只希望自己可以能見到自己的女兒不要再跟著自己奔波。
    「哈~睡的真舒服!」阿然伸了個懶腰道。
    阿然感覺昨天像是做了夢一樣,一切好不真實,起身的阿然看到桌上一封信。
    「這什麼信?給我的?」阿然好奇的打開信封。
    然兒,接下來要跟你說的事情很重要,當你看到這封信,代表你師父又要把你賣掉了!接下來天建閣的任務,將會多加一項就去找雨師-玄冥,當你到達天建閣後,就再次把玉牌啟動,我會陪你們一起去天建閣,千萬記住天建閣的任務,村長的信非常重要。
    「就這?還特定留封信?話說我什麼時候啟動玉牌了……」阿然不解道。
    「肚子好餓!馬的有沒有吃的啊!出去看看。」阿然興奮的向外走去。
    正當阿然推開房門之時小弟甲拿著一盤食物站在門口,恭敬的向阿然問候。
    「小少爺睡得好嗎?剛好算到你差不多該醒了,飯菜都給你備好了。」小弟甲道。
    「現在是怎樣?我不是被你們綁架嗎?對我這麼好?」阿然疑惑道。
    不過肚子餓的阿然顧不了太多,邊吃邊向小弟甲詢問。
    「我睡多久了?怎麼感覺一起床世界就變了?」阿然嘴裡吃著東西道。
    「不久就一天,那是之前我們誤會您了,現在您可是我們的座上賓。」小弟甲笑道。
    「這樣嗎?對了我那小兄弟呢?你們沒把他怎樣吧?」阿然突然想起道。
    「小姐昨天折騰了一天,現在還睡著呢!」小弟甲道。
    「小姐?什麼小姐?我帶來的是個男的,怎麼到你們這變女的了。」阿然道。
    「這實不相瞞,小姐女扮男裝,將你帶到寨子裡面,就是為了試探試探你,他說你身上有我們一族的氣息,懷疑你是間諜。」小弟甲攤手道。
    「啥?魔族的氣息?可能在哪邊不小心沾到吧!女扮男裝?難怪看著不像男孩子! 原來我性向沒問題。」阿然一口接著一口邊吃邊說。
    「就我們看,你應該是混血的,父母其中一方應該是魔族,如果是純魔族,都會有角,你看我的頭上。」小弟甲指著頭上的角道。
    「隨便啦!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我一天沒回家,怕家裡前輩會擔心。」阿然道。
    「現在還不能回去!有些事情要跟你說,晚點小姐起來就好了。」小弟甲道。
    「隨便啦!趕緊的去把你們小姐挖起來!我趕時間!」阿然不耐煩道。
    「小少爺!稍安勿躁!你師父他們已經跟我們家族合作了,接下來你是非常關鍵,很多事情還要依靠你。」小弟甲安撫道。
    此時門外吵雜,貌似有事情發生,外面亂成一團。
    「敵人來襲!就戰鬥準備!敵人來襲!就戰鬥準備!」門外傳來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你們仇家上門啦!」阿然笑道。
    「不太妙!小少爺你別亂跑,我先出去看看什麼事情。」小弟甲說完急忙奔出門外。
    「赤冥寨」門口,黑門鏢局羅令帶領了一票修士,殺到寨子來要人。
    「怎麼沒人敢出來?是不是怕了?今日新仇舊恨一次算清楚,我羅令就在這等著了。」羅令喝道。
    齊那滅此時來到,寨城門上,「羅總鏢頭,我齊那滅,今日一人做事一人當,老鏢頭是我殺的,鏢也是我劫的,但現在我還有大仇未報,我的人頭先給你寄上了。」
    「屁話!今日我們不血洗你這寨子,怎能對得起蒼天、百姓。」羅令揮著手中刀怒叫道。
    此時阿然也晃悠晃悠的走到了齊那滅身旁,一望而下一堆修士,還有些熟悉的面孔。
    「羅鏢頭!春前輩!我在這裡!」阿然招手喊道。
    春白雪抬頭看到,阿然一派輕鬆,「臭小子,一天沒回家,我還以為你偷跑出去,結果被抓到寨子裡來,我馬上就找了羅兄一同來救你了。」
    「春前輩!沒事的,他們人都很好,我只是被他們邀請來當賓客,說是有事情委託我們,誤會!誤會!」阿然揮手道。
    「小兄弟,這些魔族,並非善類,到處濫殺無辜,燒殺擄掠。」眾人修士喊道。
    「你們會錯意了,不如羅鏢頭跟春前輩進來跟他們好好說說?」阿然喊道。
    「羅兄你看如何?阿然現在不像被俘虜,不如我們進去看看。」春白雪問道。
    「也好!那個齊那滅看起來也還有些骨氣,不會進去會會他。」羅令點頭道。
    羅令看像身後種修士:「諸位!魔族想要和談,我輩中人並非不可理喻,我與春兄弟將會進去,請各位靜候佳音。」
    寨門開啟,羅、春二人緩步進入,在兩人進入後不久便關上。
    「羅鏢頭、春前輩,這邊!」阿然站在揮手道。
    兩人看見阿然精神不錯有說有笑的,漸漸也放下了心的戒備。
    「臭小子,你現在鬧哪齣?搞得我現在有些難下台。」春前輩喊道。
    「我就在市集買書,就被人騙來這邊了……」阿然抓頭笑道。
    「既然人沒事,我們就進去和魔族聊一聊吧!」羅令道。
    「諸位這邊請!」齊那滅恭敬道。
    一眾人在齊那滅的帶領下來到會客廳,各自入座。
    「諸位豪傑、道友,劫標、殺人是事實,但就算我們不這麼做也有人會這麼做。」齊那滅冷道。
    「你什麼意思?」羅令有些急的道。
    「實不相瞞,老鏢頭運的那趟鏢,就「墮天」的鏢,江湖人都知道這個組織的作風,凡是接觸過『墮天』的人,都是死人。」齊那滅喝了口茶道。
    「墮天?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們運的鏢是什麼?」羅令不解道。
    「就我所知這墮天,可是邪仙組織,一般不太會出現在下界。」春白雪道。
    「我們一族和墮天不共戴天,所以一直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這是老鏢頭運的鏢,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如果我們只是劫標,你們黑門鏢局現在已經是消逝在這世上了。」齊那滅道。
    「這樣我還要謝謝你們了?運鏢不問鏢,收錢運鏢天經地義,劫鏢不殺人也是行規。」羅令拍桌道。
    「羅鏢頭,我知道您的憤怒,但我們也不想要殺人,鏢我們拿走了,但是老鏢頭自己想不開,選擇開戰的,我在劫標時就跟老鏢頭說清楚了,這個鏢他們不能碰。」齊那滅冷道。
    「反正你的頭顱我記帳上了,墮天的事情我會請人再去查的,今天就先這樣吧!」羅令起身道。
    「且慢!羅鏢頭,我們一族想跟你們做一個交易!」齊那滅喊道。


        各位道友好,近日三級轉二級,出門在外還要注意防疫!預祝各位事業順心、馬到成功,堅持所愛!《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