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四國之北:鳳臨於淵】 9-1 木槿言的來訪(1)

珀璠 | 2021-07-25 23:59:13 | 巴幣 28 | 人氣 84



  ……

  早上的禮法課結束以後,許老師總算是在放飯前一刻放過了她,為了表達自己衷心無比的感謝,黎爾雙手奉上一盤香噴噴的核桃酥給許老師帶回家。

  許玉英臨走時這麼笑著對黎爾說:

  「微臣多謝娘娘厚愛,娘娘若是真想對微臣好,還是勤加練習見禮的動作,下次上課便來驗收。」

  黎爾只能僵著笑,滿頭滿臉的黑線,送許老師出了仰德殿的大門。

  「……您小心走好。」

  許玉英的身影消失在長街盡頭,容慈嬤嬤才從某個角落閃身出來,扶著黎爾進了早已擺好午膳的偏殿,讓她好好坐下後,在她腰後塞了顆鬆軟的迎枕。

  黎爾非常感激。

  「娘娘累了一早上,吃飯更得細嚼慢嚥才好,免得等會兒午睡後積食難消。」

  「謝謝嬤嬤。」黎爾笑著開動,也催著嬤嬤去吃飯,原本嬤嬤是不肯的,直到黎爾說:「我這兒的規矩便是這樣的,拿個碟子分些去吃吧,本宮一個人也吃不完啊。」

  容慈嬤嬤拗不過,只好拿了個大盤子裝了些菜,端著到一旁的小包廂和兩個紅兩個橙一起用了。

  興許是累得很,喝了碗雞湯,黎爾也就著豆瓣醬茄子下了半碗飯,再夾了幾筷子深綠色蔬菜就吃不動了,滿腦子只想著睡,容慈媽媽招呼著四個女孩把飯食都撤了,丹菊就服侍黎爾上了暖閣睡午覺。

  待黎爾睡著後,她才回到一旁的包廂裡去,換吃飽的丹楓過來服侍。

  烏紹甫一進門,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一隻剛吃飽的小豬正窩成顆球睡在暖閣上,還為了不阻礙消化弄了個高坐臥的姿勢,整個人都快陷進去撐住她的軟枕裡了。

  「陛下聖安。」丹楓趕緊跪下。

  烏紹揮了揮手讓她起來,轉身剛想把黎爾放平,丹楓趕緊上前一步:「陛下,娘娘說是這樣睡才不會積食,讓我們別動她的。」

  「她倒有理了。」

  男人上了暖閣的另一側,脫了鞋,也跟丹楓要了一個大迎枕,學著黎爾以同樣的姿勢睡下了。

  過了不久,容慈媽媽過來一看,各自往兩個睡得像豬的人腰側再塞了兩個圓枕。

  這一塞,倒是把黎爾給弄醒了。

  「……嬤嬤,現在甚麼時辰了?」睜著迷糊的雙眼,黎爾糯糯地問。

  「午時下三刻,娘娘還可以再睡一會兒。」嬤嬤看了眼滴漏,如此說道。

  「哦……」含糊地應了聲,黎爾又迷迷糊糊地躺下,這次她睡的低一點兒,腳好像搆到了甚麼東西。

  估計是桌腳之類的吧。

  總之她並不在意,眼一閉又沉沉睡去。

  這一睡就睡到下節課鐘響,教音樂的沈芫風早已被請到正廳去坐,容慈嬤嬤偕同王傳祿來把兩人喚醒。

  「……老師來了,怎麼不早些叫我……」

  「這不,沈大人剛一坐下,老奴就來叫您啦。」容慈嬤嬤的笑臉在她眼前放大,那慈祥溫婉的模樣,有一瞬間讓她想到了外婆。

  外婆……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溫水都備好了,娘娘快起來淨面吧。」容慈嬤嬤再次催促道。

  「好……」

  下床的時候,腳上像是踢到了甚麼東西,黎爾轉頭一看,正好對上男人那雙漆黑如夜的眸子,頓時呀地一聲尖叫,烏紹則用一種大驚小怪的表情瞅著她。

  「怎麼陛下來了也不叫我!」

  丹楓是新來的,不知道黎爾的脾氣,端了水進來又趕緊跪下了。「娘娘息怒。」
  
  「沒事,我沒生氣,妳自去忙吧。」

  丹楓謝過後趕緊爬了起來,拎著白色的巾子站到一邊。

  烏紹哼了一口氣,看著她,用衣袖把她嘴角的口水擦掉。「朕進來時妳睡的正香,所以不想吵醒妳。」

  黎爾想到之前在御書房那個吻,臉又紅了起來,緊急往後退了退。「臣、臣臣妾惶恐!」

  「嘴巴上說著惶恐,心裡怕是不然。」烏紹輕輕笑了,坐在暖閣上穿好了鞋,丹菊及橙萱過來服侍他淨了面。「快起了吧,耽誤了學習三天後可不許妳出宮的。」

  聽見了出宮這個關鍵詞,黎爾立刻爬到暖閤邊緣端坐著,緊緊閉著眼,等著女孩們來幫她洗臉。

  烏紹忍俊不住輕輕笑了,丹楓扭乾了巾子正準備上手,溫熱的巾子卻被另一隻大手接過,落空的手被冷空氣襲擊,丹楓嚇得輕輕呃了一聲,皇上對她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可憐兮兮的丹楓,今天就被嚇了兩次,她輕輕福了禮以後,就躲到兩個橙後面不出來了。

  黎爾正感覺這擦臉的觸感不像以往春茵那樣溫柔細緻,反而笨拙的很,以為只是新來的宮女不常做這等服侍人的事情,就沒放在心上,頂多就是皺著眉頭這樣過了。

  淨面完畢,黎爾白皙的臉紅成了蘋果,而肇事者正佯裝不知地坐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著她捂著臉對著鏡子慘叫。

  「這臉都紅了,嬤嬤,是誰下手這麼不留情面?」

  容慈媽媽笑帶指責地看了一眼調皮的烏紹,回過頭安撫黎爾:「待會多多抹上些粉,再上些胭脂,便也如常了。」

  黎爾當然沒有漏掉嬤嬤的小動作,想了想,覺得既然臉都紅了,還要特地弄白再塗紅有些多此一舉,便說:「算了吧,上些護膚的香膏即可,時間不早了,還是簡單處理就好了。」

  「是。」

  整裝完畢到達正廳的時候,沈芫風早已把她的教室布置妥當,一把古琴架在一旁的桌上,還有一本寫著《琴藝初級入門》的樂譜放在一旁。

  見到那把琴,黎爾才忽然驚覺到,原來住在這身體裡的那位黎玥小姐,似乎是一個琴藝的好手,而且還管了樂府官,而原本管著樂府官的,好像就是眼前這位沈老師……

  想來沈芫風應該對這位空降來搶她飯碗的黎嬪娘娘眼紅到不行。

  兩位師生互相見禮以後,沈老師肅著一張臉,字字鏗鏘地說:「微臣不管娘娘之前於琴藝造詣如何,如今既做了微臣的學生,那麼一切便從頭來過,可有異議?」

  「自然、那是自然,學生都聽老師的。」眼看沈老師殺氣洶洶,頗有想要來廝殺一場的氣勢,趕緊陪著笑臉。

  黎爾那時正想著該怎麼糊弄過去,如今正好沈老師說一切從頭來,她自然是樂得有個台階下。

  沈芫風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訝,很快又恢復如常。

  她是聽過宮裡的傳言,傳言說黎嬪曾經死過一次,後來起死回生,不僅拿到了恆后信物,就連個性也變得與從前不同,更重要的是,似乎不大認得人也不大記得事了。

  對這種怪力亂神的言論,沈芫風嗤之以鼻,她可還沒忘記一年前,黎嬪是如何在宮宴上對她大肆嘲諷,說她琴藝不過爾爾,擔任樂府官一職根本就是靠關係……

  再過不久,她就收到通知,樂府官另有新人,那新人便是元春宮的黎嬪娘娘。

  這道人事異動仍保留了沈芫風身為后裔司女官的地位,但多數的同僚都為她打抱不平,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宮裡的人除了陛下,大多數的宮人都不喜歡元春宮。

  微微點了頭,沈芫風把沙漏倒轉過來,翻開課本。「那便從最基礎的宮商角徵羽開始了。」

  「好的,請老師多多指教。」黎爾也翻開自己的那一本《琴藝初級入門》,握著毛筆,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沈老師。

  沈芫風愣了一楞,對黎嬪這麼有禮貌感到不適應,看著黎嬪臉上參差不齊的粉紅色,她心裡動了一動。

  眼前的人,真的是以前那位黎嬪嗎?

  ……

  教學意外的順利,也沒有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殺氣,黎爾忙著熟悉樂譜和指法,沈老師則在各式各樣的震驚中漸漸地體驗到如今的黎嬪似乎真的不是記憶中的黎嬪。

  黎爾強烈感受到了身體記憶的強大之處,對於她這樣一個只有在國小時學過直笛的音樂白癡來說,她覺得自己的進度意外的快速,至少她大致記住了古琴上宮商角徵羽的位置。

  可沈芫風卻覺得奇怪,黎嬪怎麼會連這麼簡單的文字譜都弄不清楚,就像初學的娃娃,對著譜對著琴還要比著半天,才終於可以把一個音給按到位。

  沈老師扶著額心,再次坐回一旁的椅子裡,恍惚間聞見雨前龍井的香味,拿起杯盞喝了一口茶,才覺得身心舒暢了些。

  再抬頭看看正忙著熟悉指法的黎嬪,她最後還是決定放慢速度來吧。

  「……今日的進度不如就先這樣吧,剩下的時間請娘娘好好練習,微臣就先告退了。」說完,就要去收拾東西。

  黎爾哪裡不知道是自己這個音樂白癡難教,沈芫風教得頭痛才想先走,便趕緊站起來,搓了搓有些生疼的指尖,吩咐了丹菊拿上剛蒸好的白糖糕給沈老師帶走。

  「……都是學生駑鈍,讓老師受累了。」

  沈芫風收東西的動作頓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黎嬪竟然會這麼說。

  「……微臣既說一切從頭,想必與娘娘之前所學大不相同,今日進度已經不錯,娘娘只需好好熟悉便是。」

  沈芫風不愧為官多年,說話的藝術這門課早已拿到了博士的結業證書,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給足了黎嬪台階下。

  「是,老師說的是。」一聽沈老師都這麼說了,黎爾自然是樂得順坡下驢。

  「那麼微臣先行告退,下星期便來驗收今日學的這首曲子。」

  「學生會努力練習的。」黎爾向前一揖,接著吩咐了丹菊送沈芫風出門。

  沈芫風離開後不久,橙萱掀了簾子進來稟報,說是木妃在廊下求見。

  單調零落的琴聲嘎然而止,黎爾雙手放在溫熱的琴弦上,撫平了琴音,問著:

  「她怎麼會來?」

  「說是有急事求見,娘娘見嗎?」

  「妳觀她面色如何?」

  橙萱想了一下,謹慎地回道:

  「眉頭緊鎖,坐立難安,想來是真有急要緊的事情求見娘娘。」

  「……那就見吧,本宮在花廳見她,妳請她過去稍候。」

  橙萱應是而出,黎爾看了看譜、又看了看琴架上的五根琴弦,嘆了一口氣。

  雖然說有黎玥的身體記憶加持,到底自己還是不擅長音律啊。

  打起精神,黎爾下達了指示。

  「……丹楓把琴收了,橙芷去花廳伺候茶水,就上陛下送的白玉茶吧……嬤嬤,能不能幫我再盤個頭髮,我總覺得頭髮鬆了……」

  眾人各自去忙,黎爾重新回到梳妝台前,再次洗了臉,發現臉上的紅已消去許多,基本上看不到了。

  「娘娘如若疲累,倒也不需見千秀宮的那位,找個理由打發了即可,陛下不怎麼待見她,娘娘也不必憂心陛下的想法。」

  榮慈嬤嬤看著閉眼養神的黎嬪如此說著。

  黎爾睜了眼瞧了瞧菱花鏡裡專心替她梳頭的嬤嬤,但看不清嬤嬤的臉色,黎爾便把她心裡的思量說了出來。

  「橙萱是嬤嬤培養出來的,這點兒看人的眼力價想必不會錯,她說有要急的事情,那我便見一見、聽聽看也無妨,興許能幫上忙,做個善事。」

  嬤嬤聽了,心裡對於黎嬪的不滿意減去幾分。

  「娘娘真是心善,後宮有娘娘統管,必定能祥和安泰、子嗣綿延。」

  對於嬤嬤由衷的讚美,黎爾只是笑了笑,並未接話。

  --------
作者有話要說:
  很抱歉這篇不知道為什麼讓我難產了這麼久,或許是前一陣子心理因素不好才寫不下去,也不怕各位知道,偶爾我會因為觀看人數較少而失落,那時候就會覺得:啊,我這麼努力寫這些做什麼,反正也沒甚麼人要看……
  不得不說這樣的想法真的很恐怖,一旦這麼想了,後續還真的就寫不太出來……可以說是,上兩個禮拜我都在跟心魔對抗吧?總之,跟精神科醫師討論過後,總算是難產出來了。
  ……希望我之後不要再這樣了QAQ真的對大家很抱歉。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嬤嬤感覺是壞的qwq
2021-07-26 19:34:29
珀璠
只能說女主太難了,附身的身體前主人在後宮的風評超爛,結果才剛上任休養一個月後老闆(烏紹)就想趕鴨子上架了。
2021-07-26 20:41: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