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四章—異常的起源(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7-25 20:42:16 | 巴幣 10 | 人氣 91


「殿下,請等一下,會議才開始不到十分鐘啊!」占卜師慌張走出來,拉著艾諾的衣服,對塔莉雅投以警戒的眼神。

「出了什麼事情?」克勒斯走出來,看了一下妻子和女兒。

「仙杜瑞拉是我最重要的寶貝,妳們再汙辱她,請不要怪我不客氣。」艾諾冰冷的眼神,說明她們的計畫完全破功。

當他的眼神降下彷彿絕對零度的冰冷時,散發出讓兩名千金小姐喘不過氣的威壓。

那一瞬間,她們的腦袋一片空白,雙腳就像被釘在原地似地,動彈不得。

「等一下,殿下,是我們說得太過分了,請您別樣。」塔莉雅連忙低頭,「是我這兩個孩子口無遮攔,仙杜瑞拉犧牲自己讓我們過好日子,是這兩個孩子太不懂珍惜,認為是妹妹搶走一切……」

「不是妳們搶走她的東西嗎?包含她的父親。」艾諾垂著眼,輕輕嘆了口氣,「夏格爾,在仙杜瑞拉回來前,把她們三個趕走,克勒斯大人、拉克雷大人,會議繼續吧。」

「等一下!殿下!請等一下!我、我們真的知道錯了,她們其實都是單純的孩子……」

克勒斯搖了搖頭,阻止她們上前,說:「別吵了,這樣很難看。」

三人當場僵硬,沒想到克勒斯會阻擋她們。

「單純的人會虐待妹妹?看來我對單純的認知可能得改改了。」艾諾眼神冷酷,留下這句話後,頭也不回走回占卜廳內。

「天啊……殿下知道了什麼?難道是那個紅髮騎士和那個黑髮的男人……」塔莉雅面色鐵青,咬著下唇。

塔莉雅、莫莉和莎娜絲被視為搗亂份子,五名護衛將她們強行帶出城堡。

有些混亂的占卜廳很快就恢復了秩序,眾人目不轉睛盯著巨大水晶球。

拉克雷把手放在水晶球上,閉上眼睛,凝聚魔力,擰起眉頭,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是……騎士競技能夠如期舉行,但有危機正在接近艾諾殿下,可能會危害到殿下的性命。」

「這……能說得再具體一點嗎?」皇帝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催促。

「非常抱歉,微臣沒辦法看得太清楚,只能知道有黑暗的存在打算對殿下出手。」

「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嗎?」皇帝勃然大怒吼道。

「我……真的不知道……連那個黑暗的存在是什麼都不知道。」

「父皇陛下,請冷靜一點,最苦惱的應該是皇兄。」公主低下頭,提著裙子,彎腰鞠躬,語氣有些著急。

眾人望向艾諾,艾諾摸著下巴,若有所思,「我有點頭緒。」

「真的嗎?」

「嗯,盧埃林可能知道什麼吧?昨天他被凱爾賽帶來城堡,問了我和仙杜瑞拉很多問題,然後說著『女人真難懂』、『政治好複雜』之類的抱怨就離開了。」

「盧埃林是誰?」皇帝疑惑問道。

「父皇,他讓凱爾賽在舞會上給了我一張奇怪的紙條,也因此被其他貴族非議喔。」

「我記得那孩子喔,克勒斯給了他很高的評價。」皇后輕笑著說,提議:「那麼,要把那孩子帶過來嗎?」
「這要問凱爾賽了,盧埃林和他的同伴現在暫時住在他家。」

「要、要不要請教主大人先向戰神大人請示看看呢?如果是戰神大人,一定能知道殿下身上發生的事情。」拉克雷提議。

「的確,只讓一個普通的魔法師來這裡,並不見得能得知發生在艾諾殿下身上的危機,最壞的情況是讓對方白跑一趟又什麼都問不出,浪費彼此的時間。」紅袍魔法師點了點頭分析。

皇帝讓自己的護衛去祈禱室帶教主來占卜廳,等教主來了,他們才繼續剛才的會議。

教主站在水晶球前,將自己的魔力注入水晶球內,水晶球發出耀眼的白光,一名身材壯碩、穿著一身沉重鎧甲的男人的影像出現在水晶球的表面上。

教主鬆了一口氣,平常很少能讓戰神大人親自露臉,十次內會失敗七八次的與神會面魔法,罕見地成功了一次。
「你們在煩惱的事情我大致知道了。」戰神瓦爾庫爾一看見人類,一副早就料到的樣子。

「那麼降臨在艾諾身上的危機到底是什麼?」

「神明代行者會解決。」瓦爾庫爾說得簡略,把視線轉向克勒斯,「請你向安卡露亞的使者說明安娜蒂亞死亡到你發現真相之後的事情,他會替你和你女兒結束一切。」

「……等一下,這跟艾諾殿下沒有關係吧?」

「有很大的關係。」戰神丟下這句話,無視其他人還想發問,直接斷訊。

「克勒斯,請你解釋清楚,戰神大人的話的意含?」

「……既然是戰神大人的旨意,我定會遵守。」克勒斯先是游移了一下,像是想到什麼,堅定回答。

「但是,我們要去哪裡尋找戰神大人說的使者?」二皇子.克羅諾提出的問題,讓所有人都愣了。

瓦爾庫爾根本沒有說使者是誰。

「會不會是那孩子呢?」克勒斯率先打破沉默。

「那孩子?」皇帝蹙眉表示疑惑。

「是的,那個叫做盧埃林的人。」

「證據呢?」皇帝仍覺得疑惑。

「說起來,盧埃林有說過,他的任務是阻止和修正,我不太懂他的意思。」艾諾回想起舞會和盧埃林第一次見面時的談話。

「神明代行者是神選上的使者,在世界的天平出現傾斜的跡象時,他們會解決異狀,以免原本預定發生的未來被改寫。若異狀已經發生,他們就會照著神意進行修正,使未來發展回到原位;若異狀尚未發生,他們就會阻止異狀的擴張。」克勒斯解釋道,思索了一下,又說:「神明使者出現,代表扭曲未來的跡象出現了。」

「扭曲未來最嚴重會到什麼程度?」皇帝不放心問道。

「能使一個本來還不會滅亡的國家滅亡。」教主公佈正確答案,聽得所有人倒抽一口氣。

「說來也真奇怪,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教主你們?同樣都是神職人員吧?」克羅諾再次發出疑惑。

「代行者才能消除異狀。」

同樣都是聽得見神諭,代行者比起普通的神職人員,有更多優勢。他們不能擅自轉達神諭,卻能得到部分的神力,擁有異於常人的戰鬥力。

並不是誰都能成為神明代行者,每個神選擇使者的條件不同,最多只會選兩個人,大多都是身體素質優秀、具有優秀能力和靈魂素質高的人。

沒有哪個神會選一個接受自己的力量後,就會沒命的人當使者。

「讓人自己避開災禍也不行嗎?」克羅諾質疑。

「這是不可能的,需要讓神派使者過來,說明了事情的嚴重性,還請各位皇族,務必相信代行者的能力。」教主恭敬回答。

「我在一團漆黑中看見的光,莫非會是那一位嗎?」拉雷克望著水晶球,喃喃問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