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閒聊】從-1到0

蓋瑞特 | 2021-07-25 20:10:14 | 巴幣 12 | 人氣 60

其實這篇閒聊原本的標題為「上班是為了什麼?」,但隨後融入一些近年來自己在職場上的一些體驗與小想法,才調整為「從-1到0」。然而在開始閒聊前,我覺得需要先討論議題以確立這次閒聊是立足於何種基礎之上。

當我回顧近期的種種時光,發覺收穫「慢慢來,比較快」這句建言已經快一年了,時間流逝的速度有時真讓人感到驚奇,因此我覺得需要總結這近一年來對於該建言的種種討論。首先,討論對於創作而言「慢慢來,比較快」的核心基礎在於「只有先克服了生存難題才能談藝術創作」,雖然生存不蘊含所謂夢想的人生激情,但回顧人類過去在荒野叢林求生到現代人類在鋼鐵叢林求生的歷史規律,對於生存需要抱著非常務實的角度與態度去面對,即所謂人生不僅僅是詩與遠方,還有為了眼前生活的苟且。

而當奠定該核心基礎後,接著立足於該基礎之上的創作理念為「創作即研究」。進行創作之所以被視為一種以實務為導向的研究,在於創作作品的過程便是在建構新知識;同時在藝術本位研究的觀點上,便是創作者自己對自己創作的作品進行研究,因此需要顧及三個方面,即為創作能力(也就是創作者將自身所思所想進行傳達的能力,深入探究創作者自己究竟要談論什麼)、批評能力(當創作者熟知自身的想法時,究竟該如何進行談論)與文化能力(由於文化作為眾人們的生活形態,討論的各種議題與想法往往無法與文化脫離,所以這點我自己的見解為作為單人的談論議題如何與眾人產生聯繫)。

隨後由於其他閒聊在自己的感覺上並沒有特別值得一談的見解,所以在該基礎之上的創作理念便整理至此。可是若將該基礎視為一個平面,創作理念是建構於該平面上的第一層,那麼使第一層得以穩固的地基地下第一層也需要被討論,因此創作與工作共同作為生活的一部份,工作上的種種經驗與體驗會影響創作,而創作上的所思所想也會影響工作,所以要將兩者完全毫不相關地進行拆分是不可能的,所以這次閒聊我想試著聊聊看工作作為地下第一層(也就是-1)到建構創作理念的平面(也就是0)。當然我並非在社會上打混許久的人士,也才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而已,所以這些想法僅僅是目前工作體驗的總結,未來勢必為經歷各種各樣的變化。

在開始聊工作前,我覺得有需要先將「工作」與「上班」在屬性角度上進行劃分,因為我覺得人們可能會不喜歡上班,但都會喜歡工作。首先我覺得「工作」是蘊含著主動屬性,因為當人們談論夢想時,往往會期望自己能在某項領域裡立足並以此為生,而這是當事人自己主動這樣想的,所以當以這個角度去檢視時便意味著每個人都是喜歡工作的;然而「上班」則蘊含著被動屬性,或者在勞工的定義上被稱為從屬性,也就是人們需要將自己嵌入公司的運作組織並服從其領導,這當中便能體察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意味,所以從這個角度去檢視時便能解釋為何許多人不喜歡上班。

根據目前的觀察,我所服務的傳產製造業在這次疫情中的影響算非常非常小,因為老闆不斷購買新設備、不斷招聘新員工與不斷地加班,讓我為了如何不要在週六加班與主管鬥智鬥勇成了周常事務。由於近期我的資歷已快滿入職一年,所以有時候晚上加班時主管會讓我去監督2-3名外勞的工作狀況,同時時常叮囑我「要知道外勞仔只是負責做而已,沒有在承擔責任的,所以你要給我看好他們」,而當中的「責任」我覺得是一個不錯的討論切入點。
當詢問到「上班是為了什麼?」時,想必會得到的答案都是為了錢,但在我看來「為了錢」只答對了部份,因為就事實層面去檢視便會發覺眾人上班不只是為了錢,更多的是遵循一種待在組織團體內的感覺,
也就是說人際關係的好壞與否其實站在金錢之上。只是在我看來,遵循感覺行動是非常危險且不可靠的,因為倘若一個組織團體有問題勢必會在商業競爭中被淘汰,所以除非能確實地找出並證實是組織的問題,否則更多時候是個人的問題。然而這個問題在未來從事自己想要的事業時能否被無形中解決便不得而知,再加上過去獨自創作來投稿出版社的比賽來出道的方法能維持多久是一個值得再討論的問題,所以與團隊合作愉快的重要程度在我看來是不亞於錢的,因為在未來也許會組建自己的創作團隊,此時的立場便是我在工作而別人在上班。此時若從責任的角度進行思考,便會發覺「做沒錢的也沒關係,但我想去某某團隊裡學習某項技術」是非常危險的想法,因為這樣的人在團隊內是無法承擔責任且無法問責的,這麼一來該人其實跟外勞是沒區別的。
綜上所述,在這世界為了生存無非是別人在工作,我在上班,或者是我在工作而別人在上班。然而對上班而言「做自己」是無意義的,為了整體團隊的和諧不一定能做自己,因此做自己是創作上的事,這也說明了為何創作與工作是無法進行拆分的,因為工作是在失去自己而創作是在做自己。

先聊到這裡,等之後有想到什麼了再繼續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