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5短暫的幸福(下)

藍飛璃 | 2021-07-25 19:30:03 | 巴幣 22 | 人氣 103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蕾伊……」
看見我神情的葛爾路克,那始終無表情的臉龐明顯的表露出錯愕,但我無暇理會,快步的,我朝著在騎士團中的那幾人走去,尤其是那個主使者。
走到他們眼前,我一拳就朝那女人臉上打過去,碰一聲,她直接被我打躺在地。
「妳、妳這是做什麼!」其他四名魔法師,有的趕忙檢查她的傷勢,有的則怒瞪著我,一副想修理我的模樣。
「妳、妳這不知好歹的女人,不要、不要以為有點魔力,還有殿下撐腰就可以對我們出手!」其中一名男魔法師顫著聲對我怒罵。
我冷眼掃向他,勾唇露出一抹冷笑,咬牙切齒的說:「不知好歹?有點魔力?」
下一秒,我無預警的從騎士的手中,搶過那把沉重的劍,奮力地朝那名魔法師揮出,他驚恐的縮起身,緊閉著眼,深怕我真的砍下去。
「哈!你也會害怕?」瞪著他的動作,我鄙夷的大笑,隨即嘶聲大吼,「在你害怕的同時,你可想過手那些無寸鐵的人們的感受是什麼!」
上前,我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怒聲道:「他們沒有力量,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所以必須仰賴其他人,仰賴騎士團的騎士以及擁有魔力的魔法師們,為了活下去,他們不得不讓自己倚靠在擁有力量的人們之下。
然而,身為擁有力量的你們,竟把他們看得比什麼都還低下!你們可曾想過,自己能有衣可穿、有食物可以吃,全都是因為有他們,你們才能有今天的享受!」
「妳、妳在發什麼瘋啊!莫名其妙地跟我們說這堆鬼話!」一旁的女魔法師,聲音顫抖的說,明顯的是敢怒不敢言。
看著他們的反應,想到剛才自己做的事情,鬆了抓著眼前男魔法師的手,我呵呵笑了起來,且猖狂悽喪:「呵──!發什麼瘋?」
我丟掉手中的劍,朝著擺放著濃霧盒子的地方走去,來到盒子的位置,彎身拿起,冷眼看向他們,語調冰冷的輕聲開口:「發什麼瘋?你們敢發誓這不是你們做的?」
對著他們舉起盒子,惡狠狠的看著他們嘶吼:「以魔法師的榮譽發誓,這東西不是被你們從原來位置拿到這裡來的?」
他們隨著我的動作與質問,臉上瞬間佈滿驚恐,無疑的,他們閉了嘴,一個聲音都不敢發出。
「魔道具、魔道具,你們以為魔道具真的是玩具嗎!」我怒喊,無法壓下心底的憤怒,咬牙對他們低吼:「我在上頭同時施加了記憶魔法,以便紀錄這東西的實用程度到哪裡,然而,我卻萬萬沒想到,甚至是從來不曾想過,這樣的魔法竟有一天會用在這裡,而且還是在人類身上!」
怒恨的,我用力地將盒子摔在地上,散成碎片,瞪向他們,我幾乎是尖叫的吶喊:「你們為了那無聊的歧視,為了那幼稚的惡作劇,把這重要的東西拿離了原本的位置,導致現在這種局面,有多少人民甚至是騎士團的人,因你們的此種行為舉止而喪命!你們的自私,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
我跨步走到他們幾步之遙的地方,含恨的說:「那些人的性命,都是因為你們,因為你們的無知而消失!」
「蕾伊,這種事我會以騎士團的規定進行處置,因為再怎麼說,他們都是我旗下的成員。」
此時葛爾路克開口插了話,同時緩步走到我身邊,我則抬頭瞥了他一眼,沒有回答,只是伸手奮力地從頸上,將一條項鍊扯下,收手緊握,舉起,用力朝眼前的五人丟去。
「痛!」被砸中的一人喊,同時伸手拿起那砸中自己的條項鍊,仔細看著。
那是一個帶著紫色卻呈現透明的水晶,裡頭還有著日與月相對著圖像,而和日月重疊的是一個五芒星。
他們看著那條項鍊久良,忽地,拿著那條項鍊的魔法師,驚慌的,如被燙著般的丟掉那條鍊子,同時恐懼的抬眼看向我。
「妳、您、您難、難道是……」他顫著手指向我,害怕的思緒完全表露,結巴的無法把話說完。
一旁的其他魔法師,在不解他的反應下,拿起那條項鍊,仔細端詳起來,當他們看清了上面的東西後,紛紛以驚恐的神色看著我,宛如我是隨時能取走他們性命的死神,他們原本的臉色即使在黑夜中,也明顯能看出被嚇得泛白。
「不、不可能、怎麼會……」
「原、原諒我們,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女魔法師顫抖著身子,跪趴在地對著我哀聲乞求。
「是我們的錯,都是我們的錯!求求您高抬貴手!」另一名男魔法師,慌恐的大聲道歉。
看著他們各個對我呈現驚懼且崇敬的姿態,我冷呵了一聲,想到萊斯死的瞬間,那畫面,使我無法平息的憤怒燃得更旺。
「在你們做這件事情以前,你們就該想到自己有今天。」走上前,我伸手從拿著項鍊的法師那搶回水晶墜飾,瞪著他們,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無情的笑,並緩緩地對葛爾路克說道。
「殿下,您不需要依照騎士團的規定對他們進行懲處,因為我知道,只要有損騎士團之名,且進而殘害他人性命的罪,大多都是以死刑判決,然而,我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處理這五個群體中的敗類!」
說完,我將魔力注入手中的紫色水晶,居高的瞪著早已嚇到跪坐在地的五人,噙著冷笑,語氣冰冷的開口:「我,蕾伊娜芙,將以利斯登三賢者,紫晶石賢者之名,廢除你們的所有魔力,且終生不得再接觸魔法相關產物!」
話一落,手中的水晶發出紫光,而他們身上也同時被紫光圍繞。
「不!不要!我們錯了!是我們錯了!求求您不要!」
他們驚恐的大喊,不停的求饒,然而我只是沉默看著,直到紫水晶的光芒消失,圍繞著他們的紫光也跟著消散。
清楚他們的魔力已完全被紫水晶所奪,瞪著他們的眼一暗,我冷聲下達了驅逐令:「滾!」
他們驚恐瑟縮,還想說什麼的表情,在我的怒目之下,他們神情驚懼的慌忙起身,步態踉蹌地一前一後跑離了眾人的視線。
「蕾伊,妳……」葛爾路克語氣明顯有些詫異,想來,剛才的身分表露,接下來恐會造成不小的騷動才是。
我沒有看向他,只是伸手將被我扯斷墜鍊的項鍊收入口袋,然後才轉過身看了他一眼,視線同時掃過眼前的人們,我輕嘆了聲。
「先收拾殘局吧……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盡快安葬死去的人們……至少……讓他們……有個安息之地……」想著死去的萊斯,心是一陣酸楚,語氣無法控制的哽咽著。
或許真如葛爾路克所說的,就是因為我沒有管好那幾個人,甚或是搬出頭銜鎮壓他們,才會導致出這場混亂,並間接害死了萊斯……
是我……都是我的錯……
咬住唇瓣,那疼痛如同緩解劑的刺激著我的觀感,強忍住懸吊在睫的淚,最終,我還是沒有替這些手無搏雞之力的人們做出任何幫助,甚至還害死了他們……
悲傷與痛苦的負向思緒完全佔據了我,如同黑霧一般的將我圍繞,困在其中,此時,那熟悉的聲音,伴隨著溫暖的溫度擁抱了我。
「別難過了,一切都過了。」葛爾路克關切擔憂的聲音從我上方傳來,粗壯的手臂,溫柔的將我輕擁在懷。
他的溫柔,使我無法控制的,眼淚落得更急更快,抽了聲,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
「嗚啊──」我張手,如同尋求溫暖的圈抱住他,手抓住他背後的衣服,緊緊地不肯鬆手,無數的思緒圍繞著我,使我在他懷中哭得像個孩子,嘶聲力竭。
內心的自我譴責,不停的鞭策在自己身上,許許多多的如果早知道,不斷的在腦海中環繞,如果當時我更在乎一點,更願意相信權力一點,如今或許就不會有這樣的演變和發展了。
「哭吧……哭出來會好一點……」他低語,語氣明顯的悲傷,擁著我的雙臂,無聲的收緊,安撫的大掌,溫柔的在我的背脊滑動。
我想,今天發生的事情,他也許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尤其是人民死傷的事情……
原本應該要是穩定的在這待著,直到王女蘇菲亞的到來,然而卻因為這場意外,一切都變了調,雖不知是否要繼續待在這裡,可是這起事件的發生,這個地方就宛如一個回憶的地獄,令人感到慌恐不安。
這樣的想法,我認為不論是誰都是一樣的,即使是身經百戰的騎士們,也肯定有同樣的想法,只不過受過訓練的他們,相較於我和一般人民,就顯得熟捻穩重許多。
我不停的放聲大哭,無視周遭的一切,只為將內心的痛苦與哀傷宣洩出來,不清楚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我不斷的哭著,甚至最後連怎麼哭到睡著的都沒有記憶。
當我醒過來時,我人已在房中的床上,窗外的天色也明顯的告訴我此時已經過了中午。
緩緩坐起身,凝視著眼前的一切,不清楚今朝何夕,唯一有的記憶,依舊是那黑暗的夜色中,萊斯死去的身影,淚再次染濕了眼,無聲落下。
「嗚嗚……」我摀住嘴,強迫自己冷靜,不要哭出聲,然而發生過的事情,卻是永遠無法抹去的記憶,只能任由它於腦海中諮議生長。
默默地哭了許久,情緒才稍稍撫平,而外頭此時也發出些許怪異的聲響,那聲音,是魔物又闖入了。
我趕忙起身,下了床,清楚的感覺到雙眼哭得又紅又腫,但眼下該做的事還是要做,於是我帶著這難看的雙眼,換過衣服後,離開房間來到樓下的客廳,只見大門敞開,有人進來也有人出去,外頭也同樣有許多人在不停忙碌著。
「賢者大人。」
一名騎士看見了我,恭敬的彎身行禮,我一頓,搖搖頭,無奈一笑:「別這樣,那只不過是個頭銜,這樣稱呼我,感覺很有壓力,就和殿下一樣,喊我蕾伊就好了。」
「是,蕾伊大人。」那名騎士依舊回應有禮,而他的叫喚,只不過是換個稱呼再加個大人,依舊讓我不適應,但我也不想在強迫他,於是轉了話題。
「你們在做什麼呢?忙進忙出的。」看著他們的動作,似乎是忙著搬水,因為他們有的走到浴室,有的在廚房水槽,全部的動作都是手中端著一盆水。
「回蕾伊大人,由於昨日的戰鬥,導致有些區域沒有水源供給給人民,加上有些區塊染了魔物的屍水,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問題,我們必須將其清掃乾淨才行。」
「原來如此。」望著他,我想了想,然後對著眼前屋內的騎士們問道:「你們會魔法嗎?即使一點也可以。」
「我會光明術。」
「我不會。」
「我也不會。」
「我會一點火的魔法。」
他們一人一句的回,我停頓了下,再次開口:「等我一下。」
我走向樓梯,拿出那始終放著一大堆東西的大木箱,找出咖啡色的麻繩線標記,這一個袋子相較於箱子中的其他袋,反而沉甸許多。
我用力的拉起,為了方便移動,伸指一揮,它在我的魔力下輕盈的飄起,來到桌上,我拉開咖啡色的繩子,開始翻找其中的東西。
裡面存放著許多的魔石,我逐一將海藍色的魔石拿了出來,其中包含了有黑色斑點的海藍色魔石。
我拿出那些石頭,對著騎士們說:「魔力就是意念的一種,所以只要有想法,基本上就能夠使用,只是目前成功的機率不大,這些都是我製作的魔石,不會使用魔法的人拿有黑色斑點的,會魔法的人直接拿純海藍的,如果拿黑色斑點石頭的人無法使用出來也沒關係,就當作幫我測試,看該魔石的穩定性如何。」
聽著我的說明,他們聽話的上前,一人拿了一個,我看了眼拿了黑色斑紋的幾人,再次開口。
「這是水魔石,你只要想像著使用它,就能夠運用了,但記得,要配合形象,以免對自己造成麻煩。」
「想像……」
「魔法就是靠想像,然後凝聚而來的。」一名會使用魔法的騎士對著一臉困惑的隊友說。
「……明白了,我會試試看的。」他頓了頓,握緊石頭堅毅道。
「不好意思,你們再等我一下。」我說,回身走往樓梯的隔間,翻出另一個箱子,打開,從中拿出一個方形盒,然後在朝他們走近,「走吧,去處理善後,剛才也有聽到一些聲響,魔物應該是發現了這個區域,所以才會耽擱了你們的清潔進度。」
說完,我便自顧自地往外走,一路來到昨夜被我毀了大片的森林,看著眼前的景象,心底其實有說不出的心虛感,因為眼前這被大肆殘害的光景,全是因為我憤怒的結果。
忍不住的,我輕嘆出聲,回想多年來,這大概是我最生氣的一次了吧……
「妳還好吧?」
葛爾路克的關心,從我身後傳了過來,我轉身望向他,露出尷尬的笑:「我很好,對不起,讓您擔心了。」
他沒有說話,只是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我,那好看的濃眉,卻因我的樣子而緊皺了起來。
他沉默地伸起那長滿厚繭的大掌,觸摸上了我的臉龐,輕輕地,溫柔撫過我仍腫脹的眼睛。
「殿、殿下……」我話語停頓,在他輕撫的觸摸,使我雙眼微瞇,粗糙的掌指在我的臉上刮搔,惹得身子不住地輕顫了下,心臟更因此開始失速的狂跳了起來。
啊啊……拜託……快住手啊……
我在心底忍不住大喊,祈求他停止。
「叫我的名字。」
「啊?」他突如其來的話語,令我錯愕,心一縮,下意識的緩緩別過臉,不敢與他直視,怯怯地,我小聲問道:「為、為什麼……」
對於這樣的要求,要說不心動是騙人的,因為這明顯的就是更進一步的發展啊……
「因為妳是利斯登的賢者。」
這意外的答案,使我內心的羞澀瞬間消散,回頭看向他,迎視著他的注視:「……什、什麼?」
我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就因為我是賢者的身分,就可以喊他的名字?且再怎麼說,他都是一國的王子,哪可能因為賢者身分就可以隨便亂喊的?
這不合理啊!
「就像瓦倫娜帝國一樣,利斯登的賢者,他們所擁有的權力與地位,基本不亞於瓦倫娜的皇帝,應該說是更高階才對。」
如此認真的言詞,對於能直接叫他的名字,我自然是在高興不過了,可是這一切的出發點,都不是因為與他的關係更進一步,這樣的發展,讓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哭。
「……我很想說好,但還是很抱歉,我習慣叫您殿下……」我無奈嘆息。
有時候他的溫柔,總會讓我產生誤會,但仔細想想,他對自己的弟弟妹妹時,肯定也是這樣的一位溫柔大哥哥的表現……想必,我應該也是被那樣看待了才對。
他沒有回答,但嚴肅的神情卻一抽,有些僵硬,緩緩收回撫摸著我的臉的手,他淡道:「隨便,妳喜歡就好。」轉過身,他便朝著騎士團的成員走去。
看著他離去的身影,我有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因為如果我沒想錯,剛才他的話,好像……是代表了他不太高興……?
不解的皺了眉,他是哪根筋不對了……?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